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左道江湖 驿路羁旅

37.择日而死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看书领现金红包!

    “你若是再不来,我可就玩完了。”

    仙山主峰之上的天际,沈秋长出了一口气,以手拂了拂心口,对身边张莫邪说:

    “我绞尽脑汁,说出如此难堪话语,臊的我自己脸颊都红,这才堪堪拖延了这么点时间,你们这些高手,是不是总要压轴出现,才觉得心满意足?”

    “别在意细节。”

    张莫邪摆了摆手,伸手抱起脚边,悬空趴在高处的胖橘猫,他看了一眼身前老祖,对沈秋说:

    “在恰当的时候现身,是身为高手的第一准则,来得太早,或者太晚,都会有不妙之事你看,张某人这不来的正是时候吗?”

    “你加上我,也不是他的对手,其他‘朋友’,来了吗?”

    沈秋伸手欲将却邪丢给张莫邪,后者摇了摇头,从沈秋右手里,拿过七星摇光刀,随手耍了个刀花,点头说到:

    “虽然聚拢起来有点麻烦,但确实大部分都到了。”

    “那还等什么?”

    沈秋提起却邪,面向老祖,他说:

    “关门!放狗!”

    “哐”

    随着沈秋话音落下,蓬莱仙山中的灵气骤然一收,在护山大阵处守护的花青察觉到灵气倒灌,当即将护山大阵尽数关闭。

    此山中与外界的空间再无阻隔。

    在老祖诧异的注视中,张莫邪怀中的胖橘猫张开大嘴,嘶鸣一声,下一瞬,团团紫光,于空中四周乍现开来。

    流光消散满溢,分作十二旋转不休的光幕,分列在十二个方向上,就像是十二道门,将这仙山与万里之外的另一处,紧紧结合在了一起。

    然后

    “嗷!”

    凄厉嘶鸣声中,一头长着两个脑袋,三对翅膀,两条尾巴的怪物,从紫光中艰难的挤出身体。

    在那如巨蛇般长满鳞片的躯体上,还爬满了各色怪异妖物。

    像极了一辆怪兽大巴车一样。

    这一出现当空,那怪物似是嗅到了此地浓厚的灵气,两个脑袋上的六只血红眼睛中,顿时闪过愉悦之色。

    它吼叫着,舒展着躯体。

    背后的小妖物就像是被抖落尘埃的泥土石块,浩浩荡荡的砸向地面,而那妖物自己,也似察觉到在场三人难缠危险,便拍打翅膀,欲飞离此地。

    这家伙,还挺狡猾。

    只是它如闪电般向天空飞出一瞬,就被一道血色刀光,又逼了回来。

    “可不能让它们乱跑。”

    在更高处的云层中,沈秋提着刀,大喊到:

    “老祖,我知你跨越群星而来,见识广阔的很,对于妖物怕也有了解,但听沈某一句,这些怪物,和你认知中的‘妖’,可不太一样。”

    话音刚落,十二道光幕中,都有更多的妖物,如开闸的洪水般,涌入仙山之中。

    被镇压在昆仑仙池之下的妖物,寻到了自由的气息。

    它们早已急不可耐,要冲入这新的天地之中,寻得食物,犒劳早已饥饿不堪的肠胃。

    而那天坑之下,到底镇压了多少妖物?

    身为“深渊监视者”的张莫邪,也没办法给出一个具体的数字,只知道,哪怕只是妖王,就有不下两百余数。

    “砰”

    几头无脑的妖兽靠近老祖太近,也不见老祖如何出手,它们便化作齑粉,腥臭的血肉洒满大地,被刺激到的妖兽们一个个仰头嘶吼。

    但更多的妖物,踏足此地的一瞬,便顺延着大变样的仙山各处裂谷逃跑出去。

    老祖根本不理会这些妖物,它们连天榜都敌不过,对于老祖而言,完全构不成威胁,他的目标一直放在沈秋身上。

    在天际光幕不断吞吐出妖物的同时,老祖也没有放下对沈秋的追捕,但此时,他面对的不只是沈秋一人。

    “砰”

    撕裂空间的黑色裂痕如刀痕般拉出,在轰到沈秋的前一瞬,被张莫邪以贪狼刀术撕裂开来,沈秋趁着机会,向前挥出无生一刀。

    附带碎灵之法,逼退老祖一瞬。

    三人身影缠绕,其战场从这碎裂主峰向外蔓延,以纯粹的视觉,已完全跟不上三人的挪移打斗速度。

    他们在主峰下对拼几记,身形闪躲。

    又在侧峰之上与老祖缠斗,那老鬼挥出一拳,将沈秋以灵气扭曲托起的山峰打的粉碎,又以蛮横之态,踢出一脚,将偷袭的张莫邪踹飞出去。

    这等单打独斗之时,化作凶兽对敌反而失了灵活。

    老祖干脆用出化身之法,一虚一实,同时与张莫邪和沈秋对搏。

    他对于宝体的操纵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更加娴熟,让两人面对的压力也节节攀升,但这种战斗,更多的是为了拖延时间。

    “沈秋,不要恋战,该走了。”

    半柱香后,张莫邪收刀而立,身上长袍染了几个脚印,面对眼前刀枪不入,蛮力破天的老祖,张莫邪这天下第一,也感觉到了许久未有的沉重压力。

    他亦不是这个老鬼的对手。

    就算再怎么心高气傲,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人,和他之前面对的所有对手,都不一样,这已完全是另一个层次的敌人。

    那堵墙压着他们这些武者,让他们的实力最多只能无限靠近那个天花板,就连张莫邪也是如此,沈秋亦是如此。

    而眼前的老祖,却在天花板降临之前,就已在那层天花板之上。

    除非武者也得超脱,能击碎那道拦路的墙,踏上通往更高处的路,否则再怎么惊才艳绝,也不可能在这样的战斗里,取得胜利。

    这样的失败,没什么好羞愧的。

    能斗败巨人的,只有巨人,所谓蚂蚁咬死大象,那只是童话里的故事罢了。

    “走!”

    沈秋踏步挪移,在灵气充盈体魄中,以登龙步越过几十丈,和张莫邪聚在一处,老祖化身合二为一,嘶吼着追踏而来。

    那股汹涌的气势,压得仙山中遍布的妖物一个个惊若寒蝉。

    在他以重拳打入两人躯体的前一瞬,紫光乍现,包裹着沈秋和张莫邪消失在原地,让老祖这撕裂空间的必杀一拳彻底落空。

    下一刻,两人出现在护山大阵的阵眼之处,守在这里的花青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被紫光笼罩,消失于原地。

    “哐”

    就在他们消失的瞬间,整个护山大阵上方的山石崩溃开来,就好似一座山峰,都被化身凶兽朱厌的老祖,一拳压碎。

    “唰”

    三人再次出现时,便踏足在蓬莱山门之下,在那黑色的蓬莱宝船甲板上闭目调息的纯阳子睁开眼睛,眼见张莫邪也在此处,老道便松了口气。

    方才仙山剧变,他当真以为,沈秋将他们送出险境,是为了行牺牲之事,以自我存在为交换,换的老祖永困于此。

    老道压根就没想过,武者们能在此处灭杀老祖,在亲眼见到老祖恐怖的战斗力后,老道已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

    “砰”

    紫光散落一瞬,众人便听到一声巨响,化作凶兽梼杌的老祖从天而降,以兽躯落在山门之后。

    在那扭曲破碎的裂谷之上,当老祖落地时,一头躲闪不及的妖王,被他利爪轻松分尸,剩下的妖物没命的四处逃窜。

    它们以为自己来了个好地方。

    但现在看来,这里根本就是它们这些妖物的杀生绝地,早知如此,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待在昆仑仙池之下呢。

    那地方虽然挤了点。

    虽然同类彼此吞食,处境凶恶了点。

    但最少是个强者为王的地方,而这里,这里根本就不是它们这些小妖该来的,可惜,如人生一样,妖物们做出的选择,走出的路,已没有后悔可言了。

    “它会冲过来吗?”

    宝船甲板上,一众浴血厮杀过的江湖武者们面面相觑,有恐惧的话语在人群中蔓延,这不怪这些武者胆怯畏惧。

    实在是眼前这敌人,确实已超乎他们的想象。

    而在宝船之前,沈秋和张莫邪站在那里,就挡在黑色宝船和山门下的凶兽之间,有人认出了张莫邪,但这会实在不是发声的好时候。

    场面在这一瞬,变得非常安静。

    武者们本来心中还有喜悦,在是非寨阴兵的帮助下,他们一场搏杀,已将仙山中的蓬莱贼子杀伤大半,眼看着就要将这个古老的组织覆灭当场。

    但现在,心中那点喜悦早已不翼而飞。

    所有人都很清楚。

    只要眼前这位老祖还在,什么蓬莱,什么追随者,要不要都无所谓的,只他一人,就足以覆灭这方天地。

    “嗷!”

    血色怪虎,凶兽梼杌扬天怒吼,引来天雷滚滚,风起云涌,在那灭世凶威之下,所有人都惊若寒蝉,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兵刃。

    在这可能是决死之时,也只有手中兵刃,才能给这些武者些许安全感。

    在众人死寂的注视中,沈秋伸出手来,五指紧扣,仙山地下的剑玉被再次引动,灵气吞吐再盛几分,灌入护山大阵里,将悬浮于天际的仙山四周封死。

    一如之前众人刚登岛时的场面再次出现,月纱一样的光,又将已经彻底变样的仙山笼罩起来,这方圆数百里的仙山,又一次被封闭。

    但老祖只是抬起爪子,随手一爪,便将身前摇曳的月纱撕裂开来。

    这等护山大阵,于他而言,毫无用处。

    只是

    当他迈步踏出此阵的那一瞬,一股难以忍受的奇痒,便从前爪滋生,每一寸血肉中,好像都有无数只虫子,在疯狂的汲取体内灵气。

    这种古怪的麻痹感觉,让老祖又收回了爪子。

    这一个动作,让宝船之上,提心吊胆的所有人,都齐刷刷的舒了口气。

    “别怕,他不敢出来。”

    站在船首的桐棠夫人,也在这一瞬松了口气,这位风姿卓绝的前巫女,盯着山门之下,化身凶兽的老祖,她冷声说:

    “宝体已练成宝蛊,没了仙山灵气滋养,只要他踏足凡尘,宝蛊就会激发,汲取他神魂中所有的灵气,最终将他吃干抹净!

    刀枪不入的宝体,确实保护着他的神魂,却也约束着他的行动。

    除非他愿意甘愿放弃仙尊之魂,断绝自身仙道,化作凡人,否则,他只能以此仙山为界,画地为牢!

    至此之后,也只有在这蓬莱妖山里,他才是仙尊。”

    夫人这番话,不仅是给武者们宽心,也是给老祖的一个警告,后者听的清楚,下一瞬,凶兽之躯化作人形。

    他就站在那山门之下,九百九十九节阶梯之上,冷冷的看着下方凡人自救,高傲的犹若云端仙灵。

    只是身后那扭曲交错的地狱景象,实在不像是仙人该待的地方。

    “你们困不住老祖我。”

    他感受着体内血肉中,那股不舒服的痛痒,如宣告般说:

    “沈秋,你替换了我灵阵阵眼,让灵阵无力攫取天下复苏的灵气,破了老祖我千年谋划,最终引回灵气复苏,确实厉害。

    可惜,最多一年,此界中灵气复苏的程度,便足矣让老祖我踏出此山,自由行动。

    尔等今日决死一战,也不过将你们覆灭的时间,再拖延一年罢了。

    一年之后,老祖我会带着你的剑玉去找你的,沈秋,老祖会让你心甘情愿的,为我重开修行之路。

    你躲不掉!

    你身后的那些人,你所护的这方世界,躲不掉!”

    “不用你来!”

    沈秋朗声说:

    “一年之后,沈某自会再回蓬莱赴约。

    老祖,你也不必着急,且用心等待吧,一年之后的今天,将是你与沈某所有纠缠,所有争斗的结局之日。”

    “好!有胆气!”

    老祖扬天长笑,一挥衣袖,毫无眷恋的转身大步离开。

    “那我,便许你一年交代后事。

    一年之后,老祖等你,前来送死,滚吧!凡人们,今日,尔等逃得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