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32 人皮画

    冷笑声来。

    那黑影已一个箭步奔入房中,却非奔向那人,而是朝那副画冲去,大手一探一抓,眼瞅着就要抓上画轴,不料一只苍白手掌倏然自画中伸出,五指指甲暴涨,如利刃弯勾一般,看的人胆寒。

    而那被迷了魂的刘家少爷,则是从空中摔落,就这眨眼间的短短几息,就瞧地上这人,浑似饿了三两个月,一丝不挂的身子已脱了相,瘦成了皮包骨,可邪门的是,这人脸上还挂着一副享受的笑。

    “笑你奶奶个腿儿!”

    苏鸿信嘴里没好气的骂了一句,脚尖往前一勾,已把这货拨出去老远,同时左手反扣一抓,将那鬼爪擒入手中,扣腕一抓。

    “呀!”

    可刚抓住,一声凄厉尖啸暴起,那从画里飘出来的头发,唰的扬起,扭曲狂舞,似一条条怪蛇藤蔓般捆缚住了苏鸿信的手脚,形势变化太快,猝不及防,他竟然被捆个正着,瞧着就和五花大绑一样,双臂平举,双腿并拢,挣扎不得,一根根头发狂舞扭动,已把他整个包裹在了里面。

    这画纸长短约有两米,里面的女子,高低如常人,这会儿正和苏鸿信相对而视,一点点凑了过来,满头发丝狂舞,更关键的,是光溜溜的没穿衣裳,偏偏那张脸上不见眼耳口鼻,竟是没有五官。

    苏鸿信可没什么异样的心思,眼瞅着鬼脸越来越近,马上就要亲上,他心里简直是膈应的快要吐了,眼窝里的眼珠子忽的骨碌往上一翻,一双瞳孔猝然变成了暗金色,嘴里更有两颗尖利的虎牙吐露了出来。

    他歪了歪脑袋,满是戾气的冷笑道:“嘿嘿嘿,哪来的不长眼的玩意儿,也敢打你爷爷的注意,活腻味儿了?”

    本是捆缚的四肢,此刻豁然紧绷,袖筒裤腿尽皆鼓起,内里如有风云涌动,呼呼作响。

    僵持中,苏鸿信一点点拖动着缠裹的发丝,探手抓出,竟是不偏不倚,“啪”的一声,结结实实的落在了那女鬼贴过来的脸上。

    “去你妈的!”

    “啊!”

    一声惨叫,面前女鬼登时缩回了画中。

    然下一秒,却见女鬼又从画中探出上身,发着怨毒凄厉的叫声,一双鬼爪携滚滚阴风扑面而来。

    “我要你死,你……啊……”

    奈何话到一半,忽见有条身影腾空翻起,右手如苍鹰俯空一抓,已把女鬼脖颈抓个正着。

    “乖乖给我出来吧你!”

    苏鸿信转身落地,手中正抓着那女鬼,趁着对方还没来得及挣扎动弹,左手五指握拳,已是招呼了上去,打到酣畅处,苏鸿信索性将那女鬼摔在地上,双手抡圆了,拳影直如狂风骤雨般披头盖脸的砸下。

    可怜这好歹也算是令人闻风色变,吸人精血的精怪鬼魅,此刻只如破麻袋一样,在苏鸿信手里被摔打爆锤,惨叫连连。

    “咕嘟!”

    屋内一旁,刘府的老管家刚扶起自家少爷,眼见这一幕,吓得一口吐沫咔喉咙里,差点没咽下去,眼珠子瞪得溜圆。

    再看苏鸿信边打,时不时还发出真真让人毛骨悚然的狂笑,整颗心都凉了半截。

    怀里的刘家少爷则是在先前的呼喊中渐渐回过神来,等他记起先前的一切,再看看眼前多少场面,哼都不哼,眼睛一翻,干脆又晕了过去。

    几分钟后,就听一声惨叫,画中女鬼已在那雨点般的拳头下,整个化作一团鬼气,被苏鸿信吞吸入了口中。

    “哎呦,我的祖宗诶,真是要了命了!”

    老管家心里绝望的呻吟了一声,这一晚上可真是大起大落,还以为来了救星,谁成想却是个更不得了的。

    正心怀不安的时候,管家就听到耳边有人说:“老头,家里有酒没?”

    怔了一怔,老人忙反应过来。

    “有有,小老儿这就取来!”

    只要不吃人,啥都好说。

    等管家手忙脚乱的走了,苏鸿信这才坐了下来,看着那幅挂起来的画,画上女子如旧,只是已没了先前的妖邪诡异,变得寻常普通。

    待伸手摩挲着画纸,苏鸿信眼露诧异,不过也在情理之中。

    “人皮么?”

    他只觉指下触感细腻光滑,当真如抚过女子的肌肤一般,但又不全像,许是经过了什么特殊的处理,方能不腐为纸,且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香,如兰似麝,熏得人意乱神迷。

    苏鸿信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他又仔细瞧了瞧画上的颜料,等辨别清楚了,才一面骂着晦气,一面擦洗着手。

    敢情这颜料里竟混合了人骨研磨的粉末,适才散发的异香,赫然就是那女子骨头的香气,仿似体香。

    好家伙,人皮为纸,人骨为墨,这么一副丹青墨宝,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玩意儿弄出来的,怕是搭上的人命还不少,怪不得生出这等邪祟。

    “这、这位大爷,酒来了!”

    老管家去而复还,手中拎着一小坛烧刀子。

    苏鸿信见状抬手裹起那画,另一手提过酒坛,已朝着外面的雨帘奔了进去,临了还顺嘴叮嘱道:“你家少爷精血亏损,记得以后多补补,还有,色字头上一把刀,这也算让他涨涨记性,哈哈,我去也!”

    ……

    “哎呦,大爷,明儿可记得还来啊!”

    雨氛幽暗,一条胡同里头,只见有个身穿袍子的大汉正从一扇半掩的门户里挤了出来,这人膀大腰圆,身强体壮,一脸的络腮胡,豹头环眼,面黑如铁,挽着袖子,露着两条结实的小臂,步伐矫健,一溜烟的便窜到了街上。

    “嘿嘿,这娘们儿可真够劲儿了!”

    伸手胡乱擦了擦脸上沾染的脂粉,汉子嘴里发着只有自己才懂的笑,时不时还砸吧着嘴。

    但随后又摇摇头。

    “就是贵了点,不过那好酒好菜也不亏,嘿嘿嘿!”

    自说自话,大汉贴着街边走着。

    可走着走着,他就听身后像是多了个脚步声,起初还没留意,只以为也是赶夜路的人,但走了没几步,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原来,这脚步声“踏踏踏”的一直跟在他后头,他走,那脚步也跟着走,他一停,那脚步也跟着停,端是古怪。

    “谁啊?一直跟在老子身后?”

    汉子壮着胆子骂了一句,但他却没回头,这走夜路,最忌讳的就是回头,而且这事来的离奇,汉子记得一些说法,就上了点心。

    可这话说出去,身后静悄悄的一片,除了雨声,一点动静都没有,汉子额头上渐渐冒汗了,迟疑了一下,随即撒开脚丫子就狂奔了起来。

    就这样,一口气也不知道跑出多远,等听不到动静了,这才停下大口喘了起来。

    “他娘的,果然是长走夜路终遇鬼,看来赶明儿得去城隍庙拜拜……呼……”

    但隐隐的,他就觉得后颈发冷,只似有人往他脖领子里吹气一样。

    汉子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顺势张望了一下四周,却是发现已经错过了回家的路,当下一转身子,就准备回去,可他身子猛的僵住,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面,就见地上的影子里,肩膀头上,似搭着什么东西。

    那黑影细长,直立,瞧着像是条昂首的长虫。

    大汉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果真就见自己的左肩有一条黑蛇昂首趴在上面,他心中一突,吓了一跳,正准备伸手去擒,只听。

    “你瞧我长得像啥?”

    目瞪口呆中,那长虫嗖的一窜,竟是直着身子立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