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84 人间太岁神

    这不就是日本的相扑手么。

    望着眼前臃肿似肉山的二人,饶是苏鸿信也不由得眼皮狂跳,以往他只以为这般体型庞大的人,动行已是不易,除了气力远超常人便再无优点,可今天这一番交手却是出乎意料,非但不见迟钝,反倒是灵活迅疾。

    不但如此,更让苏鸿信意外的是,对方这一身肥肉看来不单单只是表面上的所见到的那样,竟是藏着东西,他这断魂刀适才砍进肉里的瞬间,那肥肉竟然如波浪涟漪般颤抖了几下,如此变化,不但化去了几分他断魂刀上的力道,更是将刃口带偏了一丝,以至于失了先机。

    “嘿嘿,你那断魂刀号称斩鬼杀妖,可惜,我们是人,对我们不起作用,你遇到克星了!”

    形势至此,当先一人还不忘出言讥讽,但那一双堆满肉褶的双臂却是在不停发着恐怖气力,本就丑陋狰狞的面目更是呲牙瞪目,宛若恶鬼一般。

    而扣住他双腿的那人亦是在发力,口发怪笑。

    苏鸿信只觉得自己双腿如被两匹烈马撕扯,腰身则是被铁箍紧紧箍着,而且越收越紧,以至于他气息都不由一滞,身子更是和那相扑手死死贴在一起,几乎都快被箍进肉里了。

    非但如此,一旁的东瀛浪人见机自然不会放过,提刀已是杀来。

    形势赫然到了千钧一发的地步。

    那搂抱紧箍的相扑手还在呲牙狞笑,他仿似已能看见怀中人骨裂惨叫,五脏俱碎的凄惨死状;自他履足中土之后,所遇汉人高手不少,可能赢他的却是少之又少,死在他手里的更是不在少数。

    眼下,看来又要再添一人。

    可他正发笑呢,不想神情忽变,一张脸先是扭曲狰狞再到怔楞茫然,而后变的惊恐万分,脚下一晃,他竟然是想要后退,双臂发颤更是似要松手。

    他看的是怀里的苏鸿信。

    但此刻再看,就这几个眨眼瞬息的功夫,怀里的人已难见身形,取而代之的,是一团漆黑夹杂着乌红的煞气,正升腾而起,熊熊如焰。

    而他的双臂乃至与之接触的血肉,顷刻间就像是晒蔫的柿子,原本粗壮的双臂,竟是飞快皱缩,像是血肉消失了一般。

    煞气中,正有一双红瞳正徐徐抬起,如两点血色铺展开。

    不只是他,另一紧扣苏鸿信双腿的人同样也是如此,双臂正飞快干枯,像是晒干的橘子皮,生机绝灭。

    见发生这般古怪,两个相扑手哪还能惦记着取苏鸿信的性命,他们想退,想跑,更想松手。

    可惜,为时已晚。

    “噗!”

    但见两条枯干手臂连筋带肉,拖着血水抛起在空中,竟是被巨力齐根挣断了。

    “啊!”

    那相扑手瞧着自己坠地的双臂,双眼瞪圆,口中嘶声怪叫,只是叫声起的快,落的更快,叫声方起,便戛然而止,而后仰面栽倒,臃肿的身体沉沉倒下,发出一声闷响,五注血箭则是从他天灵上溅射而出,那赫然是五个清晰指洞。

    谁的指洞?当然是苏鸿信的。

    这些人肉身虽然古怪,皮肉堆叠难伤根本,但人身要害何其之多。

    另一相扑手见状哪还敢迟疑,双手一松就要急撤,不想眼前一花,顿觉腥风大作,不待反应,一道浑身洋溢着缕缕煞气的身影已从天而降。一起落下的还有一个东瀛浪人,此人尚在空中,眉心便见一缕血线浮出,而后无声从中开裂,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径直便落向远处,到死还摆着出刀的姿势,死的干脆。

    只是这剩下的相扑手已来不及去看,因为他的肩上,已落下一人,抬眼一瞧,正对一双隐泛血光的妖邪红瞳。

    他心头一颤,下意识伸手双掌已势如推山般拍出。

    “嘿嘿!”

    耳畔却听一声冷笑。

    “啪啪!”

    双掌受阻,竟是被对方硬生生的接下,掌心相对,只似雷鸣一般。

    原来,此刻他双臂干枯如柴,却是失了气血,又能剩下几分气力,僵持不过四五秒,但听“嘎嘣”两声,便无力的垂落了下来,口鼻鲜血直往外涌。

    但更让他惊恐的是,他整个身子如今都似枯叶烂壳般飞快干瘪了下来,气血精气飞快流失,臃肿魁梧的身子正肉眼可见的消瘦下来,皮肉不见血色,死灰暗淡,就连口中的惊呼惨叫都在飞快沙哑,没了气力,像是个油尽灯枯,病入膏肓的老人。

    “笑啊,你怎么不笑了?”

    苏鸿信望着眼前的相扑手,刚硬的面容上,正露着择人而噬的恶相以及残忍和冷厉。

    不待对方回话,他右手五指陡弯,已是电闪般在对方咽喉一扣,左手则是一撑对方圆滚滚的肚皮,下盘一稳,双臂发力,双手托举,只似擎天一般,将至整个豁然撑起到空中,然后将之狠狠砸在了地上。

    “轰!”

    但闻平地一声炸响,相扑手的身子已是一半在外,另一半却如打桩般被生生砸进了土中,浑身骨头无不碎裂,七窍喷血,像是一滩烂泥,惨不忍睹。

    可饶是如此,他也还没毙命。

    苏鸿信冷眼一瞥,右腿蓦然一绷,朝着对方的脑袋就扫了过去,急风掠声,空中乍见一道匹练,像是响鞭般当空炸响。

    “噗!”

    一起炸响的还有那正在挣扎的头颅,应声爆开,地上就只剩一具埋了一半的无头身子。

    这场厮杀,看着变化繁琐,有些长,可从开始到结束实则不过是在短短几分钟内发生的,也就是这几分钟的光景,苏鸿信脚下已是残肢断臂一地,放眼瞧去,连具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出来。

    再看杀红眼的苏鸿信,如今浑身煞气大涨,杀心大作,这煞气之浓郁,竟是让方圆近处的草木都纷纷枯亡,虽非妖鬼,却是比那恶妖厉鬼犹要恐怖上数分,令人望之胆寒,见之魂飞。

    那剩下的一些个日本高手,何尝目睹这等凶残恶相,再见苏鸿信这骇人的杀生手段,胆气弱的,竟然是被吓尿当场,腿软手软,汗流浃背,竟然是想跑,想逃。

    “呸!”

    一口带血的唾液吐出。

    苏鸿信眯眼冷笑,扬刀一勾。

    “再来!”

    却是好一尊人间太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