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戏鬼神 夜雨飘灯

321 苏妲己之死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一众和尚俱是呆立当场,满面骇然。

    只因那禅杖握在法海手中,砸的竟是老和尚。

    “啊!”

    “不可!”

    “法海你敢!”

    ……

    就在众人的惊呼中。

    禅杖结结实实,落在老僧的天灵之上。

    “轰!”

    宛若雷火炸裂,众人耳听巨响,立觉头晕目眩,耳膜震动,就连气血也都跟着不稳,纷纷踉跄瘫坐在地。但他们顾不得太多,忙稳心神,向那禅房一处瞧去。

    顿见惊人一幕。

    面前,他们眼中的师兄法海,正神情冷漠,眼露挣扎,双手以斜劈之势,紧握禅杖,一端在手,一端在他们师傅的头顶。

    老僧那不怖不喜的神情终见异色,他没喊疼,也没怪叫,但天灵上,却听“咔咔”之声,颅骨应声而裂,随即万千金光自裂隙中轰然爆散射出。

    冲击之下,苏鸿信就觉面前如有一股澎湃巨力袭来,禅杖脱手震飞,人已连连倒退,一张脸淡若金纸,等站定,他脚下虚浮,身形摇晃,嘴角已见一缕淡金色的血线淌下,落在雪白的僧衣上。

    “走!”

    未曾停留,一手抓过禅杖,苏鸿信已揽过地上的苏妲己,自窗畔闪身掠出,大袖一卷,如飞鹤翔空,掠向山下。

    老和尚颅骨崩裂,却仍旧不为所动。

    “去,传下法旨,广告天下佛门弟子,务必擒杀那蛇妖!”

    “师傅,那法海师兄怎么办?”

    那个送饭的小沙弥问。

    老和尚还未开口,忽听一旁的和尚堆里有人喝道:“法海勾结妖魔,离经叛道,还意图欺师灭祖,此等妖僧,自然已非我佛门中人,罪无可恕,自当擒来,与那蛇妖一同受罚!”

    此言一出,众和尚纷纷附和。

    老僧只一挥袖。

    “去吧!”

    言下之意,已是默许。

    ……

    再看山下,苏鸿信揽着苏妲己动作如飞,转眼已如飞鸟般掠至一处青山之上。

    他望着怀里重伤咳血的女人,本想要松手,但对方却是素素的那张脸,凄婉哀绝,令他心疼,可不松手,这副身体里的,又是苏妲己的意识,实在让人心生纠结。

    造成眼下这种局面,苏鸿信不知道对方是早有预谋,还是有其他目的,亦或是对方这么做,是为了千方百计的接近他?

    不过,好在先前舒了口恶气,压制住了法海那蠢蠢欲动的意识。

    而他的这些反应,落在苏妲己的眼中又是另一种情形,先前他亦有受伤,如今脸色苍白,眉头纠结,紧锁不散,眼神也跟着阴晴变化,时而露出柔和,时而又冷漠抗拒,几番来去,就好似一个为情所困,却又身份受限,不停煎熬的人。

    何况,先前这和尚为了她,还行那欺师灭祖之举,可真的是为了她么?但,若不是为了她,又能为了谁?

    “和尚,我没想过是这个结局、哇、”

    她虚弱的解释道。

    但话说一半,口中已鲜血狂涌,看来这一次,她伤的不轻啊。

    血水飞溅,落在苏鸿信的僧衣上,鲜艳的就似朵朵梅花,不知为何,他心绪似有波动,亦如初见苏媚时,对于这个女人,他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像是与他有万千说不清道不明的牵系。

    “我带你去找你妹妹!”

    他口中说的,当然就是小青了。

    “不用找了,我来了!”

    一道青色流光破空而至,落在他们面前。

    少女浑似不认识苏鸿信般,反倒恶狠狠的瞪了他几眼,然后这才有些惊慌的跑到苏妲己面前,嘴里喊着“姐姐”一脸担忧。

    “怪了,你的伤势怎会这么重?”

    但等一接触面前人的身躯,注意到苏妲己的伤势,蛮蛮小脸微变,眼露惊愕,神情诧异无比,再看苏妲己越来越虚弱的气息,这分明就是重伤濒死的征兆。

    遂见蛮蛮毫不避讳遮掩的解开苏妲己的衣襟,才见那皓白的血肉竟已一片模糊,整个胸口都似粉碎般内凹下去,显然遭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体内的妖气都被打散了,你这是遇到大罗神仙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苏妲己挣扎着忽做了个惊人的举动,她看着苏鸿信,口中咳血的同时,眉心乍见一抹乌光飞出,落在苏鸿信的面前。

    那是一柄刀,一柄支离破碎,却又极端可怕的凶刀。

    刀身上,竟然缀着九颗发光的奇石,神华流转,在虚空中沉浮不定,宛如吞噬了方圆周遭的光明,那凶刀之外,虚空一片晦暗,宛如一个黑洞,令人悚然。

    苏鸿信心中狂震,他盯着那九颗奇石,浑身毛骨悚然,只觉得有种做梦般的错觉,而且还是白日梦。

    盖因这竟然是九位守门人的命星,这世上竟有人以命星铸刀,那是否意味着,这柄凶刀的主人,曾斩杀过九位守门人?

    可苏妲己的话,却让他一怔。

    “你的东西,还你!”

    虚弱的话语断断续续,如风烛残年的老人。

    这下不光是苏鸿信愣住了,就连一旁的蛮蛮也有些傻眼,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苏妲己既然敢说这话,那就意味着她再无隐藏,而且,还取出了这柄凶刀,她竟然舍得。

    难道她现在所做的一切,当真是为了苏鸿信,甘愿牺牲所有?

    而这个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因为奄奄一息的苏妲己,竟然死了,她就这么死了,上古大妖,居然就死在一个小小的幻境中。

    到死,她都还凄婉神情的看着苏鸿信,双眼死不瞑目,连苏鸿信也跟着心颤,确实死了,气息已无,眼中神华已散,死的很简单,也很平静,妖气溃散,连人身也难维持,双腿已成蛇尾。

    哪怕反复确认之后,二人也都不信,望着怀里的尸体,苏鸿信和蛮蛮神色各异,一个古怪诧异,一个眉头紧锁。

    见了鬼了,眼下这事态的发展怎么越来越迷糊了?

    “不行!”

    但苏鸿信忽脸上再无什么慈悲平静,只有一脸的怒与惊,他双眼泛红,倘若这副身躯死了,那素素该怎么办。

    “你还不能死!”

    手中忙捏印掐诀,就见虚空无数祥和佛光洒下,化作点滴甘露,如流水般,流入了怀中人的口中。

    一旁的少女也抿着嘴上前援手。

    二人各施手段,稳固着那溃散的妖气,才见苏妲己渐渐又恢复人身,只是整个人却形如死尸,不见生机,动也不动,宛如睡着了似的,又好像成了活死人,可这就像是无根之木一样,他们二人一旦稍稍一缓,那苏妲己登时又要变回原形。

    不管对方是真死还是假死,苏鸿信现在都不管。

    “醒来,快给我醒来!”

    他目眦尽裂,近乎于吼的低喝道。

    体内浩瀚修为,更是不要命的渡向对方。

    “醒来!”

    像是终于起了作用。

    “咳咳!”

    一阵剧烈的呛咳,猛的惊起。

    苏鸿信大喜过望,正要开口,就听。

    “鸿信!”

    怀中女子已紧张的将他抱住。

    苏鸿信见到对方这般反应,顿时像明白了什么,他试探道:“素素?”

    蛮蛮与他对视了一眼,俱都察觉到对方眼中的怪异。

    如今既然陈如素意识回归,这样看来,那苏妲己竟然真的死了。

    可她当真死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