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章二十 本王现在只想搞钱!

    赵政万万没有想到。

    举郡纳粮一事,竟会进行的如此顺利……

    在他以国君之身,带头捐粮十万之后,汉阳世族,秦川官吏尽皆踊跃捐粮,从数千石到数万石不等,从官吏到世族毫无例外,尽皆慷慨而捐!

    这还真是有些出乎意料。

    赵政没想到国宴之时举行的捐粮一事竟会如此畅通无阻,丝毫不费吹灰之力!

    这令他一时有些错愕,甚至连早早埋伏在郡府四周的甲士禁卫,竟然也都毫无用武之地!

    他本想着,按照那些古装电视剧里的剧情,这时候肯定会有一两个不长眼的刺头冒出来,然后被自己杀鸡儆猴啊!

    可……这剧情怎么完全不对啊?

    我好像也没开什么自带王霸之气的光环吧??

    怎么我这都还没用力呢……这些秦川世族就全倒下了?!

    一想到这里,赵政这心中……还真是有点小失落了。

    但现实就是这般,总与人的预期不谋而错。

    困扰赵政许久,令他感到头痛无比的赈灾之危,竟然就如此这般轻松化解!

    在秦川郡上百家大小世族的鼎力支持之下,郡府轻而易举便募到了七十多万石粮草,与赵政这边准备好的四十万石相加,比起百万赈灾缺额来说,甚至还略有超出!

    这令赵政突然便有种恍然如梦般的感觉……

    谁特么说秦川穷了?

    我看这些秦川世族也特么不穷啊!!

    看来还是党的路线是最正确的啊,要想革命成功,就先得打倒这些地主老财啊!

    赵政食髓知味,却是忍不住将脑子,又动在了这些秦川世族身上……

    不过他并没有操之过急,目下还需仰仗这些秦川世族的鼎力支持,好度过此次旱灾。

    而自己真正堪称大杀器,真正算是拿刀子在这些老世族身上割肉的新政摊丁入亩,却还并未对外名言!

    他心中明白,让这些秦川世族捐粮其实还算不了什么,在自己带头以身作则的情况之下,谅他们心中再如何不满,也不敢当面发作。

    不过是损失一些钱粮而已,在秦王殿下初来乍到之际,不会有世族因为这点身外之物与秦王殿下明火执仗的对着干。

    故而,即便心中再有不愿,也都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

    但摊丁入亩,却大大不同!

    如此新政,将彻底改变整个秦川的赋税制度,从此将以丁纳税,变为以地纳税!

    这种新的赋税制度,对于这些兼并了大量土地的世族来说,甚至都已经不能用割肉来形容了,而是在要他们老命,挖他们的祖坟,断他们的基业啊!!

    此种赋税制度之下,日后宗族子孙,世世代代都要以亩地多少向国家纳税!

    这!这究竟要出多少血才是个头啊??

    这根本就是九州三国,无论哪一家世族都永远不可能接受的绝户税制啊!!

    因此,赵政心中明白,让世族捐粮与让他们接受摊丁入亩,并且还乖乖按地纳税,这其间差距之大简直不可以道里计!

    此次捐粮世族大多无奈配合,但若直接放出摊丁入亩的消息,怕不是会在整个秦川郡中都引起一场动荡骚乱!

    故而,饭要一口一口吃,千万不可操之过急。

    先解决赈灾济民之困,而后再慢慢图谋摊丁入亩这等千年大计!

    不过此次举郡纳粮居然进行的如此顺利,倒也令赵政少费了许多心思,终于能好好的安然睡上一觉。

    至于赈灾济民的具体落实措施,这些细节上的问题,自然用不上他堂堂一国之君去费心思了,而是全权交予秦国大军师诸葛暗主持操办。

    在各地粮草纳收盘点清楚之后,秦王赵政更是特意在郡府举行祭天大典的祭坛之中,为此次赈灾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壮行仪式!

    郡中文武百官,秦川大小世族,尽皆悉数到场,为赈灾之师壮行!

    “军师……此去赈灾,定要发放仔细!绝不能令赈灾之粮,糟蹋在层层盘剥的无良官吏手中!”

    秦王赵政高立于祭台之上,向羽扇纶巾,身披大氅,全权主持此次赈灾的大军师诸葛暗正色而道!

    “臣……谨遵王命!”

    诸葛暗当即跪地,连声高唱!

    “霍金!”

    秦王赵政突然大喝!

    “臣在!”

    已被委任为赈灾御使的霍金当即出列,跪地大声应道!

    “你身为赈灾御使,需竭尽全力,尽心辅佐军师操持赈灾济民一事!”

    秦王赵政朗声而道,霍金登时叩首,亲领王命!

    “喏!臣领旨!!”

    “关飞!”

    秦王赵政再次大喝!

    “臣在!”

    禁军统领都尉关飞豁然出列,高声应道!

    “你亲领五百皇家禁卫,随时听从军师、赈灾御使调遣指派!定要护卫他们人身周全!且要守卫赈灾济民之行,安然结束!”  

    秦王赵政当众交出禁卫兵符,命禁军统领关飞,贴身护卫赈灾之师,全力确保赈灾维安!

    “喏!臣领旨!!”

    都尉关飞当即叩首,而后大步上前,亲手接过兵符,自领五百皇家禁卫!

    “军师!”

    壮行仪式即将进入尾声,赵政却是快步上前,一把将军师诸葛暗亲扶起身,而后肃然说道。

    “此去赈灾,本王将贴身佩剑神兵干将亲赐与你!”

    说罢,竟当场解剑,双手赐与军师!

    “此剑乃本王贴身佩剑!更为此次赈灾之王命之剑!”

    诸葛暗双手颤抖,缓缓从秦王殿下手中接过此剑。

    虽只一剑,但他却从中深深感受到了,那种来自秦王殿下的信任和寄托!!

    赵政郑重赐剑,而后目光峻冷,横扫全场而道!

    “若遇无理阻挠者!杀无赦!!”

    “若遇贪墨赈粮者!杀无赦!!”

    “若遇违令而抗者!杀无赦!!”

    连续三声冰冷严酷之杀无赦,却顿令秦川众臣,尽皆浑身一抖,心中一跳!

    “此王命之剑!上斩太守!下斩草吏!若无见血!不可回返!!”

    而秦王殿下紧接之语,却是更令众臣胆寒,当即纷纷而跪,异口同声而道!

    “臣等必将戮心竭力!全力辅佐军师!!”

    赵政见此情形,不由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如此甚好!”

    ……

    “德叔,收拾行装,准备出趟远门……”

    举行完盛大的壮行仪式之后,赵政回至府中,当即便吩咐大管家高德即刻准备,动身出行。

    “殿下……好的,老奴这就准备。”

    高德虽心有疑惑,却并未多言,而是当即点头应道。

    殿下要去往何处,又哪是他一介管家可以轻易置喙的?

    一辈子服务于帝王家,高德明白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却是最好闭嘴。

    有眼无嘴,方可长久啊……

    “皇兄?出远门吗?我们去哪里呀?”

    不过对于七公主赵芸来说,却没这么多忌讳和讲究了,心有疑惑,当即便笑嘻嘻的当场问道。

    “去虎牢关吧……若想使秦川成为商贸枢纽,却还必须亲赴虎牢,看看该如何打通商道才好。”

    赵政也不隐瞒,当场便直言说道。

    现今秦川最危之急赈灾济民,已经交由军师诸葛暗与赈灾御使霍金两人全权处置,自己又当着秦川百官之面,当众赐下王命之剑!

    想来,赈灾济民一事自是再无疏漏,剩下的也仅是处置时间的长短而已。

    有百万粮草以作后应,又有诸葛军师运筹帷幄,此事定能妥善处置才是!

    那么接下来,就需得思考秦川振兴之法了!

    正如军师所言,秦川地处边郡,以至于战乱不休,刀兵不止,此乃秦川之最大致命伤也。

    然而边郡虽导致战乱不止,却也有通商之利,这西域奇物、异域珍宝,全都得通过边塞进入中土,而后遍及九州。

    故而通商,自是振兴秦川的不二法门!

    且秦川面积甚大,接壤大骊、北狄,若真能作以三国贸易枢纽,那自然可大兴商贸,坐享大利!

    这虎牢关,便是秦川东北门户,更是大乾东北边塞重镇!

    虎牢关往东,便是大骊王朝,虎牢关往北,便是北狄境内。

    故而,赵政欲想通商,无论如何也是绕不开虎牢关的!

    在率先解决了赈灾这一大难题之后,赵政便忍不住立刻远行,前往虎牢关视察地利,思虑通商之法!

    他现在什么都不愿多想,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本王只想搞钱!!

    ……

    三日后,庞大的秦王车队再次出发,在三百亲卫甲士的护送之下,直奔虎牢而去。

    而秦王殿下的突然远行,却令汉阳城内的大小官吏,名门世族们,尽皆心中一松。

    这秦王殿下年岁虽小,但行事之间极具章法,行怒哀乐更是收放自如,且又有前科在先,简直是凶名赫赫,哪是仅仅十二岁少年所能够拥有的心智及手段?!

    故而秦川世族在骤闻捐粮这等荒唐之举时,有秦王殿下以身作则在先,竟无一人愿意触及霉头,都只想着花钱消灾……

    在纷纷肉痛捐粮之后,这内心中却奇怪的顿觉一松,知道秦王殿下驾临秦川后的第一把火,总算就这么挺过去了!

    想必日后,只要不触动秦王利益,这日子,却也应当与之前那般一般无二吧?

    不过汉阳世族在心中大松口气的同时,却也不由开始疑惑。

    秦王殿下驾临秦川,一不修缮郡府以作临时行宫,二不大兴土木,在汉阳城内修建秦王王府。

    反而逼着秦川世族捐粮献物,而后便匆匆而走,竟也不知去往何处?

    只知他告知太守耀飞大人,此行路远,郡内事务一切照旧。

    这……还当真是令人大惑不解啊!

    一时间,秦王殿下在汉阳世族的眼中,却是越发神秘起来。

    这内心之中,更是越发忌惮万分!

    若是依照这般章法看来,这位秦王殿下……只怕不好伺候啊!

    汉阳世族尽皆惶恐,大感不安……

    ……

    “殿下,前方便是边塞雄关虎牢关了!”

    赵龙遥遥一指坐落在秦川山脉之中的巍峨雄关,面上不由便有些激动神色。

    他自幼长在秦川,又如何未曾听闻过,虎牢关天下第一雄关之名?!

    故而在亲眼得见如此边塞要冲之后,心下却是不由有些激动。

    “这虎牢关……当真不虚虎牢之名啊!”

    赵政立于王车之上,极目眺望着远处雄关,不禁微微感慨。

    这虎牢关却是连他也早有耳闻。

    据说是山中大虎,若无意误入此关,都将如入囚牢,无法脱身,故得名虎牢关!

    此关为大乾东北门户,同时接壤大骊、北狄两国,且常年仅有万人把守而已。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虎牢关坐落在秦川山脉之中,恰好由天险所形成的一处关口内,修建而成的天下雄关!

    此关依山而建,被延绵数百里的秦川山脉紧紧包围在内,仅有一处正入口正对前方平原!

    这等天赐之险,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故而如此关键要冲,大乾竟只派万人驻守便已足矣!

    而无论是对于大骊王朝或是北狄蛮夷来说,对于此等天下雄关都可谓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就不愿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代价,去强行攻打此等占据天地之奇险的边塞要冲!

    这便导致明明最为前突,深入大骊的虎牢雄关,反而战事极少,罕有争端!

    如此地利,又兼有战事平和,理应是极好的通商关卡才是!

    然则虎牢之关,对于大乾来说实在过于重要,故而历代太守,从未有人敢有过如此想法!

    且行商一事本就低贱,士族名流,历来不屑与之,又有谁会想过,将如此重要的边塞要冲,去当作通商关卡使用呢?

    直至太极圣皇亲赐封地,将秦川之郡赐予秦王赵政,一切……却有了天翻地覆般的惊世之变!

    ……

    “虎牢关,天下第一关也!

    论天险地利为第一,论商贸通往亦为第一也!

    神武十二年,乾始皇获封秦王,封地秦川郡,特亲赴虎牢,大开商路,大兴商贸!

    致使虎牢雄关,一跃而至天下第一商贸中枢也!

    自此,秦川之大兴,大乾之崛起,如大日跃升,势不可挡矣!”

    九州风云录泰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