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章八十四 骊民入秦

    原本荒凉死寂的虎牢边关,如今在华夏商贸城的带动之下,骤然间勃发出几分生机与活力。

    热热闹闹的商贸城中,红绸遍目,喜气洋洋,满城上下都洋溢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新春盎然。

    魏鞅披着大氅,就这般随意的行进在熙攘的人群之中,感受着这股弥漫开来的幸福与愉悦,心中难得的感受到一种平静与欣慰。

    这一张张发自内心的笑颜,令他从生活在这片土地的民众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叫做希望和憧憬的东西……

    这对于任何国家的底层民众来说,都是极为难得极为罕见的一种奢想!

    而在这里,在秦国!

    却处处皆是如此,人人满怀希望!!

    如此奇象,却是令魏鞅都忍不下心下好奇,主动与一位经营吃食的小贩攀谈起来。

    “店家,来两个大肉包子。”

    魏鞅一边说着,一边从袖中掏出几枚铜子来。

    “好嘞!客官!”

    那店家兴高采烈的应了一声,当即便麻利的从笼屉中取出两个热乎乎的大热包子。

    “两枚铜子是么?”

    魏鞅看了眼挂于一旁的价目牌,只见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肉包子一文一个,菜包子一文两个,且最上方还用红字特意标明。

    ‘华夏商社监制’

    眼见得这几个大字,魏鞅不由当即一动,心中若有所思。

    “哎对着嘞!收您两文钱!谢谢您嘞!”

    店家用荷叶小心包住两枚大包子,当下便笑着递了过来。

    魏鞅接过包子,顺手便将钱递了过去,但却意外发现店家正努了努嘴,示意手下正忙,将铜板放在钱匣里便可。

    “咦?店家,你就如此放心……将钱匣放在此处么?”

    魏鞅顿时轻咦一声,趁着放钱的当口扫了一眼,却发现里面满满当当,显然今日是收获颇丰。

    “害~客官,一看你就是外地来的吧?”

    店家当即笑了一声,不假思索般直言而道。

    “哦?此话怎讲?”

    魏鞅也不回应,只是笑眯眯的望着对方,等待对方作答。

    “呵呵……只要是生活在这华夏商贸城超过十天半月的,都不会问出这等问题!”

    那店家也是健谈,当下便跟这名外地来的客观闲聊起来。

    “客官可能还有所不知,这华夏商贸城可是由华夏商社直接管理,而华夏商社也不简简单单只是个商社,其背后啊……可是我们的秦王殿下!”

    一说起秦王殿下,那店家当下便有些激动起来。

    “哦?一家商社而已……如何能扯到秦王殿下了?”

    魏鞅明知故问,却是想要探查到更多讯息。

    “要说我们秦王殿下啊,可真真是爱民如子……为了使秦国富强,百姓安康,甚至于动用私库,成立了这华夏商社,耗费了上百万金在此打通虎牢商道,真可谓是造福了一方百姓啊!”

    那店家说到这里,却是连手头的活计也不由停了下来,满面感慨之色。

    “秦王殿下以君王之尊,不惜操持商贾贱业,不惜大开王府私库,就是为了让秦国国富民强!你说……这天底下哪还有这么好的君主呢?”

    闻听此言,就连魏鞅也不禁连连颔首,面有动容。

    但他心中还是谨记探查之事,连忙又收拢心神,追问而道。

    “秦王殿下仁德之名自是毋庸置疑,在下也是早有耳闻!不过店家,你还未曾回答……如何能放心将钱匣放在此处呢?”

    店家顿时一笑,又开始忙起了手中活计,同时解释而道。

    “这位客官,你要知这华夏商社背后便是我们秦王殿下!那么负责维持治安的自然也是秦王亲军!你说在这秦国境内……谁昏了脑袋,敢去惹秦王亲军呢?”

    魏鞅闻言不由颔首,心中渐渐明悟。

    “再说了,这华夏商贸城的治安非常严厉!别说是私下交易、偷税逃税这等重罪,即便是坑蒙拐骗,强卖盗抢这等罪行,那也是要严加惩处的!最严重的……甚至于都要被驱逐出境!”

    一提起‘驱逐出境’这四个字,那店家顿时心中一颤,似乎完全不敢想象,这等后果若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究竟该如何是好!

    “嗯?驱逐出境?怎的,莫非这小小秦国……还真真是令人有些颇为不舍么?”

    魏鞅顿时一笑,饶有兴趣般反问而道。

    “那当然了!这秦国啊……可真是一来就不想走了哇!”

    那店家不由连连点头,当即附声而道。

    “你说说……这天底下,哪有不用缴税的好地方啊?这秦国国内,可是有地才需缴税,无地却是连一分一文都不用缴啊!”

    说到此处,那店家的脸上顿时便洋溢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幸福感与归宿感!

    “所以但凡是来到这秦国做买卖的……谁不感念着秦王殿下的大恩大德啊?却是规规矩矩都还来不及呢,谁又会想着去作奸犯事呢?”

    那店家一脸理所应当的肯定道,手底下的活计也是一直未停。

    “哦?照你这么说,却是准备在这秦国一直待下去了?”

    魏鞅听到此时,如何还不知这店家必定同自己一样,是个外乡人。

    可一个外地来的外乡人,如何在这秦国国境之内,不仅安安稳稳的做起了生意,反而还一口一个我们秦王殿下?

    “那是当然!这么好的地方……不留在这岂不是个傻子?”

    店家当即点头,一脸认真的肯定而道。

    “而且我不光一个人留在这,还要将我们一家老小都接过来!还要将我那些亲戚朋友,全都给叫过来!”

    说到这里,那店家脸上的笑意却是如何也隐藏不住。

    虽说他一个外乡人,在这秦国连一块地都没有,更是无亲无故,贸然举家搬迁,怕不是全都得饿死在这。

    可在秦国境内,不论你一家有几口人,只要你没有地,就一分钱的税都不用缴!

    而且刚好又有华夏商贸城这等官方设立的贸易之所,根本就不用发愁生计,只要肯吃苦耐劳,就一定能在这秦国生存下去,且远要比以前生活的还要更好!

    “什么?你、你是说……你要举家搬迁过来??”

    直到此时,魏鞅是真的有些吃惊了!

    因为他听出了这位店家的口音,应当是大骊人无疑!

    若是大骊人来秦国经商那自然是极为正常,但一个大骊人竟然生出了留在秦国,甚至于举家搬迁至秦国定居的这等想法!

    这可真真是令魏鞅有些震惊了!

    毕竟,大骊可是当之无愧的中原大国,更是公认的三国第一强国啊!!

    “是啊,这么好的地方……不搬过来才是傻子呢!”

    那店家一脸的理所应当,反倒是令魏鞅不由怔在原地。

    “莫非……你觉着秦国比大骊更好么?”

    魏鞅沉默半晌,最终还是一脸难以置信的问询而道。

    “这……”

    此言一出,那店家面上终于显露出几分犹疑之色。

    毕竟大骊第一强国的名号,那可不是吹出来的,而是九州公认!

    “说老实话,秦国是没有大骊富强……但在秦国,我们这些庶民却都能活的更好啊!即便大骊再强,又与我们这些庶民又何关系呢?”

    此言一出,却犹如灵魂拷问一般,顿令魏鞅愣在原地,久久难以自语。

    是啊,即便大骊再怎么富强,那都是皇家贵胄,世家大族们的荣耀与光辉。

    对于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早已被极为沉重的赋税和徭役,压迫的喘不过气的庶民百姓来说……

    又能有多大干系呢?

    “而且这位客官,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也应当是骊人不错吧?而你……不也来到这秦国境内了么?”

    那店家自然早都听出了他的口音,这才会热情的聊了如此之久,且在当下之间,又出声揶揄而道。

    “额,这……”

    魏鞅闻言登时一滞,顿感哭笑不得。

    自己是为了理想和抱负,且在大骊不可能得到重用,才来到这贫瘠穷困的秦国。

    否则,恐怕此生都不会踏入这大乾国境之内啊!

    但他转念间却又想到,自己空有一腔热血与抱负却无处施展,故而来到这秦国境内。

    而对于天下普通民众来说,他们没有那么多的学识与文化,更没有什么理想与抱负!

    他们心中存有的,只要是能够安安稳稳的生存下去,能够生活的更好就已经足够了!

    可放眼九州,论及天下,却又有哪一国哪一地,能够真正满足普通百姓……

    这些最为基本的民生需求呢?

    “客官,我看你应当是个有学问的人!之所以流落到这异地秦国……恐怕也是在大骊国中无处可施吧?”

    这店家走南闯北,却是何等眼光?

    只是瞧望一眼,这位客官的穿着打扮,以及言行举止,便能八九不离十的猜出几分来。

    “额……算是如此吧。”

    魏鞅先是一怔,而后颇显惊奇的看那店家一眼,倒也爽快的当即颔首。

    最起码总体来说,这店家猜的倒也不差。

    “有学问好啊!我们秦国啊,最缺的可就是你们这些学问人了!”

    没成想那店家闻听此言,却是当即大喜,连忙一指汉阳城的方向,主动而道。

    “先生初入秦国,恐怕还不知我秦国国境之中,有一座寅时学宫吧?”

    三言两语之间,竟是连称呼也都变了。

    “咦?寅时学宫?这还真是从未听闻……”

    魏鞅当即轻咦一声,不禁升起了几分好奇之心,随口揣测而道。

    “莫非……又是由秦王殿下所创不成?”

    “对头对头!这寅时学宫啊,正是由我们秦王殿下亲指所创!且负责学宫之人……先生不妨猜猜是哪位当世名儒啊?”

    那店家故意卖个关子,反问而道。

    “哦?哪位当世名儒么……”

    魏鞅心中大奇,却不知哪位当世名儒,竟会屈尊来这秦国学宫任职任教?

    毕竟能被称为当世名儒的大儒宗师们,莫说是去这等小小郡国,无论是去九州三大王朝任何一国,那可都是会被奉为座上宾的啊!

    闻名于世的名儒宗师,前往郡国一处学宫任教……

    这还真算是有些屈尊了啊。

    不过那店家倒也是急性子,就在魏鞅都还在心中揣测之时,他便已经急不可耐般的抢先而道!

    “那可是大乾第一名儒南阳经神左玄!”

    “什么?南阳经神……左老先生?!”

    魏鞅顿然大惊,却还真真是未曾想到,竟会是这位德高望重的大儒前辈!

    须知这位号称南阳经神的左老先生,若非要为当世名儒排个位次名列的话,那也完全是能够排进前三位的儒道宗师啊!

    如此大儒宗师,竟屈尊前往秦国寅时学宫任教?

    这……

    一时之间,魏鞅对于这座由秦王殿下亲指,由大儒宗师左玄任教的寅时学宫,可真真是大感好奇起来。

    “不错!正是南阳经神左玄左老先生!”

    那店家面露骄傲神色,仿佛对于秦国学宫能够有此等大儒任教,感到极为自豪一般。

    “这……以左老先生之尊,何以、何以……”

    魏鞅一时之间,可还真真是有些想不明白!

    即便远在大骊国中,但也早有听闻左玄左老先生之生平事迹!

    据说他出身寒门,却一心向学,最终辗转反侧,历经艰辛才来到儒道圣地临安城拜师求学!

    最终学有所成,并在临安一鸣惊人,成为学冠九州的当世名儒!

    而后却激流勇退,选择回到了自己的祖地南阳郡,在祖地颐养天年,教书育人。

    据说大乾立国之时,太极圣皇曾亲下御旨,想要召左老先生入朝为官,执掌大乾教化大业,却都被左老先生一言婉拒。

    可如今……却怎的会来到这小小秦国之中,堪为任教呢?!

    “哈哈!左老先生不也是受我们秦王殿下的仁德感召,这才会主动投效嘛!”

    店家一口一个我们秦王殿下,俨然已是将自己视为秦国子民一般看待!

    “哎对了!这位先生……你若是果真有所抱负,便去那寅时学宫!只要你真有才学……就一定能在我秦国出人头地,崭露头角!”

    哈哈笑完之后,那店家却还不忘继续出言相劝,让他直入学宫之中好搏个前途似锦!

    “害~此言却是说笑了,入学宫也不过是继续深造而已,或许学识还可增进一二,但若说什么出人头地……”

    言及此处,魏鞅不禁轻笑摇首,不以为然而道。

    “怕还是有些言过其实了吧!”

    “呃……先生此言,却是何意啊?”

    那店家顿感迷惑,却是对于此言颇为不解。

    “若想出人头地,非入仕为官不可!然放眼天下九州,想要入仕为官,又非察举推荐不可!故而……学宫之中,又何谈出人头地之语呢?”

    魏鞅只以为这店家说不懂察举制为何物,当下便耐着性子解释而道。

    “哈哈!先生却是说笑了,在下虽大字不识几个,但成日里走南闯北,如何会连察举选官制都不甚清楚呢?”

    那店家闻言之后当即大笑不止,却是连连摆手而道。

    “哦?那店家此言……却是何意啊?”

    这下可就轮到魏鞅有些大感不解了。

    既然这店家知道若想入仕为官,非一郡之守察举推荐不可,却又为何会说去那寅时学宫,便可出人头地,崭露头角呢?

    “先生有所不知啊!天下九州皆推行察举制,然我秦国有秦王殿下,却是废除察举制而另行设立科举制!”

    那店家言及此处,面色的自豪之色更是尤甚。

    且满面充斥着满满骄傲神情之外,更是隐隐间有些希冀与期盼!

    须知这科举制,对于他这等大字不识几个都庶民来说,自是无关紧要,并无多大干系。

    但对他无用,却并不代表对他的子孙后代无用啊!

    若是能够将他的儿子孙子,也送入那寅时学宫求学问道,那假以时日……

    或许他们家,还能够出一位官老爷却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啊!

    而这等足以改变整个家族命运得机会,更是促使这位店家,欲要举家搬迁至秦国的原因之一!

    毕竟科举制,对于底层百姓来说,实则是千载难逢,从未有过的!

    只要努力就能够改变命运的绝好机会啊!!

    “什么?废察举而立科举?这所谓的科举制……却又是如何啊?”

    魏鞅当下大惊,连忙追问而道!

    他自认为博览群书,学贯古今,但对于这所谓的科举制度,却还真真是首次听闻啊!

    更何况,察举制是为古制,又岂是说废便废?!

    “科举制?”

    沉浸在对于日后生活美好幻想之中的店家顿时惊醒过来,下意识重复一遍之后,当即解释而道。

    “不以出身而囿,只以才学而论!这……便是我秦国科举制也!”

    此言一出,魏鞅顿然失神,久久难以自语……

    ……

    “人丁之兴,是为国本!

    然秦王其人,费尽心机,使尽手段,诱我大骊之民转投弱秦,实不齿也!

    如此小人行径,岂乃君王所为乎?

    呜呼哀哉!食骊民而肥秦,实非君子之正,更非圣王之德也!”

    《骊书》·范建(原大骊王朝太史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