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章六十八 吞灭北狄?

    “殿下之意,正为我二人之意!却不知殿下以为,秦国接下来之路又该如何去走?”

    待整理好心神之后,三人终于正式讨论起了秦国日后的发展走向。

    “依芸儿之见……目下秦国之急,务必为尽遣谍间,深入大行找寻皇兄的下落!”

    此言一出,殿中之人尽皆连连颔首。

    毕竟说到底,秦国的统治根本与核心,还必须得依靠秦王殿下本人才行。

    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

    在古代封建社会,国君国君,无国自是无君,无君便也无国。

    故而,他们三人构建的这种相互制衡的三权分立模式,在秦王余威的影响之下,虽也勉强可以操控秦国这艘大船,但却终究不得长久。

    秦国若想良性健康的发展下去,就必须有国君亲掌大权,才能为秦国在这场大争乱流之中掌舵,使得秦国于大争之世中脱颖而出,震怖天下!

    总而言之,他们现在的一切努力,只不过是为了保证秦王殿下辅国大将军的权势不被得到削弱,甚至于变得更强!

    而后待秦王殿下天神下凡再度归来的那一刻,秦国必将在秦王殿下的带领之下,令九州侧目!!

    “确实如此,臣已安排锦衣卫精锐尽出,撒入大行国中秘密侦察秦王殿下的可能行踪!”

    执掌大秦特务机关锦衣卫的魏鞅,当即便拱手回应而道。

    “不!这还不够!这还远远不够!!”

    但赵芸却只是连连摇首,心中却仍觉不满。

    “目下大乾东厂、大行东厂,乃至于大骊东厂!早已将探子洒满了整个大行!可为何依旧毫无所获?”

    赵芸可并不认为,成立不过数载的秦国锦衣卫,在谍间方面会比三大王朝成立数十年的东厂还要厉害?

    故而,之所以三大王朝密间尽出,却依旧毫无所得的原因。

    除去皇兄意外身死这等可能之外,最大的可能便是皇兄在侥幸逃出之后,选择了一条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归国之路!

    否则但凡皇兄在大行国中露出一丝丝痕迹,也必然会被那帮东厂谍间们敏锐察觉!

    而一旦皇兄的行踪暴露,那么就表明皇兄的安危将再一次不受控制,随时有可能面临暗中势力无穷无尽的刺杀阻截!

    故而,虽然目下还依旧未得到皇兄的半点踪迹,但赵芸却并未显丝毫慌乱。

    反而沉着冷静的分析之后,决定从遍布天下的商贾开始着重入手。

    “依我之见,除去锦衣卫的探查之外,还必须发动华夏商社的力量,重金悬赏列国商贾!如果皇兄一旦现身,最先掌握行踪的必须是我秦国!如此……才能够确保皇兄安危无虞,万无一失的回抵国中!”

    此言一出,国相魏鞅与军师诸葛暗不禁相视一望,自然明白芸公主所言何意。

    很显然,目下芸公主已经不信任大乾朝中的任何人了,哪怕是大乾东厂的探子提前得到了消息,但秦王殿下的安危依旧无法得到保障!

    毕竟这大乾国中,想要加害秦王之人简直数不胜数,根本无法计数啊……

    而这,便是秦王殿下力推变法,得罪了世家名门之后的必然境遇!

    “除此之外,我秦国绝不可被动坐以待毙!必须要主动出击,增强我秦国国力!才能够在接下来的乱世之中,存有一席之地!”

    在安排完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事情之后,赵芸接下来却又提出了两点主动增强国力的战略部署。

    “其一,秦国目下既然暂代辅国大将军之职,执掌凉州军政,那就必须要抓紧机会,将整个凉州真真正正的纳入秦国统治之内!”

    此言一出,魏鞅目光炯炯,顿时出声而道。

    “敢问殿下,究竟该如何治理凉州?”

    “若想彻底掌控整个凉州,务必要自下而上,在整个凉州力推变法,施行秦国新政!!”

    赵芸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出口便要在整个凉州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须知变法之事,从来都是伴随着争斗与流血而生!

    而她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却是在亲眼目睹了秦国变法之后,对于基层百姓的强大统治力与随之而来的国力极速膨胀!

    只有从根本上颠覆整个凉州的政治体系,才有可能令凉州上千万普通百姓,真到了有朝一日不得不面临选择之时,会毅然决然的选择秦国,而非大乾!

    至于变法会从根本上动摇凉州世族的根基,必然会引起凉州世家名门的群起反抗之事,却根本不在赵芸的考虑范畴之中。

    须知秦国目下掌控整个凉州军政,又如何会怕凉州世族以卵击石般的可笑对抗?

    在如此非常之时,必然要行此非常之事!

    如此,才能将主动权掌握在秦国自己手中!

    “彩!殿下所言极是,竟与臣心中所想如出一辙!”

    魏鞅当即击节而赞,附声而道。

    “唯有如此,方能让凉州一十二郡,上千万平民百姓,心甘情愿为我秦国所用!”

    “不错,此为强国之策也!”

    军师诸葛暗此时也不禁连连点头,显然对于此策十分认可。

    “然此策只可强国,却并非兴国之策!”

    但赵芸却仍不满足,当即又伸出第二根手指继续侃侃而道。

    “除此之外,我秦国更应积极对外扩张,激增人口与土地!只有如此,方能令我秦国雄踞一隅,在这大争之世中立有一席之地!”

    赵芸说着声音越显激昂,甚至都忍不住豁然起身,神情激动般望着国相与军师两人。

    “对外扩张?却不知殿下此言何意?”

    军师诸葛暗闻听此言,不禁心中一跳,下意识便脱口问询而道。

    “依我之见……秦国应积极北上,进攻北狄领土,灭其国,隳其城,使北狄臣服大秦,将北狄并入我大秦版图之中!”

    赵芸目光炯炯,然所出之语却惊人异常,足以搅动九州局势风云!

    “如此一来,我大秦论疆域与大行持平,论人口与大乾均等!即便事出有变……也可割地而踞,自成一体!”

    如此惊人之语一出,却是连国相魏鞅与军师诸葛暗都不禁略显迟疑。

    显然,这相比于秦王殿下临走之时交待于他们二人的维稳之策,却显得有些太过激进!

    即便是连他们两人,都不禁深思熟虑,生怕与秦王殿下所想不符,违背了秦王殿下的意愿。

    而赵芸见此情形,也不禁心中一急,当即连忙而道。

    “军师大人!你可知皇兄当初为你特设军师一职……究竟有何用意么?”

    诸葛暗闻听此言顿时一怔,霎时间神思恍惚,似乎回忆起了当年之事。

    那时从未并未接触过兵武的自己,一被秦王殿下重用便得了个从未有过的军师一职。

    他无奈之下,只得苦修兵法,好配得上秦王殿下对他寄予的厚望。

    这般稀里糊涂,自己反倒是成了旁人眼中的兵道大家。

    皆以为自己修习兵书数十载,其实才不过数载而已。

    如今细细想来,难不成早在秦王殿下初入秦川之时,便已经……

    “不错!其实早在皇兄出入秦川之时,便早已立下了荡平北狄,横扫八荒之雄心壮志!!”

    赵芸神色激动,慷慨激昂而道!

    ……

    “时皇兄年仅十二,初封为王,临贫瘠之地而无所畏也!

    秦川愈贫,而皇兄之志愈盛矣!

    虽幼弱渺渺之身,欲加万民苍生之苦,此非圣皇,而孰人焉敢胜也?”

    《芸中记》·赵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