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全民剑圣 柿子鲸

第八十六章 进步

    “有低温或高温系能力的,站出来,组织起来!来上一波反冲锋。”

    “射手们,狙击木桶,尽可能在中途击碎!不要再让他们丢进来。”

    “援军有可能吗?之前的飞行哨兵已经去了?好,守住就行了,等援军来。”

    “12号车、15号车动起来,快点,堵上营地右上方的缺口。”

    “湖那边有人看吗?别又来个水怪,至少派个小组去看看。”

    随着战事的进行,指挥阵列也开始刷屏。

    郑礼并没有插嘴,他试了一下使用自己的能力,推演战事进程然后就头痛欲裂,差点当场玩脱。

    涉及到太多的强力剑主、灵能生物,甚至还包括了神性生物当因果线的那一头牵上了这么一堆东西,现在的郑礼,还做不到镇压全场,强行推算。

    而只看实战经验的话,郑礼也只有听指挥的份别说兔子没有准备好,城里城外两个世界,郑礼一样需要学很多。

    同时,他在认真的学习实战指挥的技巧和系统,战场局域网的大规模使用,极大的加强了人类方的团结协作和资源调度。

    稍微把自己的目标放低点,抱着一个学徒的心,他也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17车下面那个红毛小子,低头。”

    刚刚通过语音完成了通告,郑礼就松开弓弦,长箭消失在夜空之中,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那只妖魔恶鬼的头颅,瞬间将其击穿。

    周遭的战士们,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瞬间剑、焰齐上,把当地的妖魔直接扬了。

    是的,妖魔恶鬼,一种新的的敌人,连带着的还有妖魔人类。

    如果“蓝色沼泽”遇到了人类的肉体,它们实际上是有两个选择的,一个将其融入体内,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直白点,吃下了,然后将残渣转变成自己的新分身,也是它的繁衍方式。

    或者,自己融入对方成为一只披着人皮的野兽。

    而现在处于战场期,炮灰的需求量无限多,显然后者会更好。

    现在,在北方战场上,最让人头痛的,就是一对野猪人兄弟,他们皮糙肉厚再生能力强不爱穿甲,第一时间和就小恶鬼肉搏,当场被木桶打中他们就变成了它们。

    现在,浑身闪耀着甘蓝色的光辉的两个野猪人兄弟,四肢着地,浑身肌肉膨胀到变态的程度,疯狂的胡乱冲撞人类的阵地。

    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居然还可以说话,劝诱自己过去的同伴,让泥状生物寄生。

    脑袋已经变成了别人的工具,智商和世界观也改变了,一开口,就让人知道为何蓝色沼泽明明可以用寄生者的大脑思考,却不能如恐怖片般潜伏入城了。

    说来说去,用“转化后生灵都超级美味,可以每天享受大餐”去劝诱人类投降,正常人都不会听的。

    它只是可以使用大脑,离完全拥有是两回事,但从死后的异乡来看,受害者的灵魂也被其控制在体内,成为它驾驭肉体的工具。

    更可怕的是,这种“妖魔人类”、“妖魔恶鬼”不惧生死,肢体轻微破损吃掉一个小恶鬼就能补回来,只是体型特征变得越来越奇怪而已,那野猪人肚子上已经有十几个恶鬼手人手了。

    而就算寄生体彻底死亡了,蓝色沼泽失去了寄生物只是新一轮的开始。

    当人类剑主们开始警觉,可以抵御寄生的灵族、高温能力者、低温能力者站在了最前列,损失也开始减少了。

    而发现无法随意制造新的妖魔人类后,从某一刻起,所有的蓝色沼泽都开始对同伴下手了,无数的妖魔恶鬼被制造出来了。

    被透支了生命潜力的小恶鬼,可不再是之前一击秒杀的炮灰,他们的肉体力量甚至隐隐约约超过了一线的精锐剑主,再加上没有痛觉不惧生死,大部分前线人员选择避开锋芒的应对方式。

    战线,就不可避免的被越推越后。

    这还不是最让人恐惧的存在。

    如果周遭没有小恶鬼?那些蓝色沼泽就会自然的链接到一起,直接变得更加庞大如果只是体型增大,那根本不是个事。

    这些微弱神性的怪物,如果聚集到一起,它的神性会迅速增加,不仅会变得更强,而且会重新拥有智力。

    一个个个体,堆积到了一起,入侵者开始进化出了野生的强力指挥官。

    只不过

    “咔嚓!”

    那只四米多高的巨妖,吐了一口残渣,其中至少上百根骨头,绝大部分都是小恶鬼的。

    在真正的蓝色沼泽眼中,这些繁殖迅速的小家伙,只是一群方便驱使的备用口粮。

    不是没有小恶鬼转头就跑,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根本没路可退,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同胞驱赶自己前进,最后还有几只巨妖坐镇。

    沼泽妖魔,危险度0到300的传奇天灾物种,纯粹的神性生物,现在才开始展露自己真正可怕的地方。

    那一滩滩无智能的分身状态,只是他的“节能状态”,当他发现有足够的粮食的时候,就融合出真正的自己,开始狩猎。

    整个小恶鬼族群,只是他用来移动自己的工具和备用口粮。

    至于他的上限有多强从来没有人知道,在无数世界都有这种妖魔的存在记录,每一刻都有无数的受害者产生,而据他自己所说,所有的妖魔都是他自己,根本就没有分身和本体的区别。

    巨妖还没有直接加入战场,战场的局势,已经陷入了焦灼之中。

    当地面上满是妖魔恶鬼的时候,人类方不可避免的被压缩了,这种强力的量产炮灰太过作弊。

    万幸,这里依旧是人类的营地,大车的炮火支援没有停下过,受伤的战士也能够得到治疗和支援。

    但对郑礼来说,已经到了他最佳的工作时间。

    他只是缓缓的拉动弓弦,在漆黑的夜中,为前线的战士提供恰到好处的支援,就能够收获丰盛的战果。

    妖魔恶鬼和妖魔人类一样是肉体凡身,由于过度激发肉体生命力,反而缺乏灵能方面的防护。

    一支刺穿大脑的长箭,就可以让他们再度解脱。

    即使离得很远,郑礼耳边也听到了无数声“谢谢”、“大概是表达谢意的嗷嗷怪叫”。

    而在联络器中,各种感谢和支援申请都没停止过。

    营火标记的大车上神射手,已经在通讯渠道中传开。

    甚至连巨妖们,都指挥了两轮袭击,丢上了两个木桶和妖魔恶鬼。

    这些突袭者,被已经准备好的林雨樱、兰梦琪搞定了。

    值得一提的,蛇博士也一直在提供支援,她自身也是一个四刃的精英剑主,还有一个钢铁肌肉男的男性灵族护卫,帮了大忙。

    战场的局势太乱了,漆黑的夜晚让大部分射手变成了睁眼瞎。

    人造灵器夜视眼和夜视药剂?呵,当神性生物出现在战场的时候,这些人造灵器和衍生物,都会变得相当的不可靠。

    房间里的萤火已经泪眼汪汪,她借给兔子的“飞剑”已经彻底报销。

    在真正的战场上,没有灵能联通的人造灵器,就是擦边就毁的脆弱玻璃制品。

    “玩具?对,在真正的战场上就是玩具。”这样的话郑礼说过不止一次,萤火也没法反驳。

    这也是人造灵器,始终无法成为主流的根源。

    失去了额外的夜视能力,其他的射手即使依旧能够支援,射程也大幅降低或许,这也是因为顶端射手一向是最缺的战士分支。

    在这种情况下,完整夜视能力的郑礼,明显是稀有的神射手,近乎百发百中无虚弦,更显得极为打眼了。

    入侵者开始针对,万幸它们并没有带来飞翼种,偶然上来的几个突袭者,护卫们都能够应付。

    发现郑礼这边的护卫有点不足,周边的几辆车各自匀了一个人过来支援,甚至还带来了更多的箭矢毕竟,这周遭一公里,都在这个神射手的支援范围内。

    “如果,我能射的更远点,或许,很多人都能够活下来。”

    在这一刻,他深刻的理解了“射手的射程就是生命”、“强大的火力就是你的价值”的银子论。

    过去,他在狭小的城市之中,对手都是和自己一样的人类,强大的个体同时也有脆弱的要害,恰到好处的一击就足够了。

    距离?从来都不是问题,难道你还能不让别人靠近你身边的小吃店买个早点吗?

    现在,他是真的羡慕长程射手和狙击手了。

    “等战斗结束了,也想办法弄把好弓。呃,我好像已经满载了。”

    战争,不会因为某个个体的出色表现而改变,但一个团体的突入,却开始改变这难以动弹的僵局。

    一群肌肉大汉,突然从前线营地的火车头那里冲出来,最前排的,都是浑身烈焰的炎属性能力者。

    他们明显养精蓄锐很久了,一路狂冲梦进,别说妖魔恶鬼了,连巨妖都被他们瞬间击杀了一个。

    郑礼,在里面在队伍的最前端,发现了一往无前的虎一咲。

    她浑身毒焰,正在大杀特杀,一时无二。

    极端克制生命的能力配置,让她随意撕裂着挡路的妖魔,甚至由于突破太过顺利,冲到了队伍的最前端,成了众人瞩目的突击箭头先锋官。

    “呃,酒终于醒了吗?喝多了,还有这种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