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全民剑圣 柿子鲸

第八十八章 战士

    “你运气不错,如果他没把扇回来,我的射程绝对不够。你死的位置刚刚好,再远一点就要赌运气你离真死,大概只差两米。”

    虎一咲刚回来,郑礼一句话,就让她脸色变得煞白。

    而接下来,就不是单纯的后怕了。

    “你可以随便糟蹋自己的性命,更何况团队其他人的,我不需要累赘如果在这次任务完成中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回去就解约吧。”

    说完,就不管她了。

    战局依旧吃紧,这只是浪费两句话的时间,就错过了好几个机会。

    战场再度升级,那个合成出现的超级巨妖,开始冲击防线而人类方隐藏着的准神话、神话级战力,也挡在了巨妖的面前。

    战争的走势,从来不会因为某个个体而改变,更不提某个小虾米的退场。

    人类方的战略目标很明确,这里离时迁城并不算远,只要哨兵到了最近的驿站,援兵立马就能上路。

    和这神性妖魔死磕打大会战?不划算的。

    “防御住就行了,第二波骑兵队准备。前线指挥官压力过大就喊一声,我们马上支援。1号车的,刚才撤下来的冲锋队可以重组第三波吗炮火呢?我好久没看到火炮了,呃,全部报销了,见鬼的‘枪火公司’,这就是他们广告中反复吹的,可以攻击神性生物的火炮?”

    “不错了,坚持了这么久。这种等级的怪物出来了,很多小车的领域防御瞬间垮了,你没看到后面的炮火早就全部哑火了。”

    看了一眼聊天屏,郑礼的眼泪就差点出来了。

    为何?萤火才1突,又太过年轻,即使最早开始压缩防御范围,领域依旧最早破的那一批。

    当时,刚刚装在平台上的防空火炮就哑火了,明明郑礼都舍不得用弹药的,至今只发射了十发不到,就彻底趴窝了,还不知道能不能修的好多半是修不好的,考虑到它的二手程度,修理费大概比购买价还贵。

    “我的三十万啊!”

    这一瞬间,郑礼真的好好考虑了,是不是要给萤火再投下重金,好好突破一下。

    真金不怕火炼,实战就是验证道路和选择的“火焰”。

    万幸,这次暴露出来的时候还有大佬顶着,交通部每个大火车头都有神话准神话大佬如果是独自遭遇了这种情况,恐怕逃都没可能。

    之前郑礼的想法,的确有些过于理论化,别人不惜工本的砸钱强突大车,也是有理由的。

    “射手呢?射手们,我们需要远程支援!那个车上的那个射手,就是射出‘治疗’箭的。你还可以再来一发吗?治疗有什么限制吗?他是谁家的,快联络,前线在问。”

    临时的指挥官,直接在指挥频道中询问起来。

    郑礼露出了苦笑,虽然知道肯定藏不住,但这曝光的是不是有点太快大家都是时迁城居民,谁没见过大竞技场的时光倒流。

    叫一声“治疗箭”是给你留点余地,让你有瞎编糊弄的选择。

    “是我。才诞生不久的0突灵刃,使用限制需要用她杀死对手,才能获得一定程度的治疗能力。我这边努力的话,十分钟内应该有一发。但我并没有对她进行射术向改造,射程不超过1.2公里,刚才那个位置就是极限。而且一次攻击后,就必须手动捡回来。”

    郑礼没有隐瞒,他甚至都猜到了前线询问是为了什么,但很遗憾,答案多半是否定的。

    “我自己四刃,灵刃零突还是个婴儿,根据意识和物质相适应原则,“治疗”一些菜鸟是没有问题的,神话大佬我可以试试,但可能性不大,理论可能性近乎没有。”

    只是救一个人的话,对整个战局根本毫无意义,指挥官根本不会浪费宝贵的时间。

    但如果被“治疗”的是神话大佬?以伤换伤的话,那些顶尖战力,就可以毫不犹豫的换掉那只疯狂的超巨妖。

    实话说,指挥官也没有抱多大期望,他们对时间能力的超鸡肋尿性一清二楚,真要能够无条件瞬间治愈,那个射手也早就出名了这类能力,基本都要吃神话生物、伪神的抗性,效果必然打折。

    其实,郑礼反而有几分期待,毕竟他的灵魂比较特殊,搞不好真的跨越灵能学的限制,治愈神话大佬。

    “靠,那现在就试,3号车前那个,红衣的大个子,就是我。”

    指挥官并没有死心,这诱惑实在太大。

    从虎一咲那里接过细剑,确定了其中还剩下近乎一分钟的“资源”,郑礼毫不犹豫的再次拉弓。

    银光再次从夜空中滑过,郑礼亲眼看到那位红衣大汉瞬间锁定了“长箭”的轨迹和落点,并在箭及身的那一霎,狠狠的在自己手臂上划开一条口子然后,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即使中箭了,那口子依旧在流血。

    郑礼却感觉头晕目眩,浑身瞬间发虚,灵能再度到底仅仅只是试图改变的反作用力,还是在对方没有敌意收敛自己的情况下,都让郑礼有些承受不住。

    “宙斯”的特权并没有出现,灵能学第一定律还是摆在了郑礼面前。

    残酷的现实告诉他别瞎想了,一切都要按规矩来想要时光倒流神话生物?先自己变成神话生物吧。

    “你尽快恢复,我们还需要你的支援。接下来你随意发挥,你已经做得够好了,你的日子还很长,不要急于一时。”

    指挥官似乎查阅了郑礼的资料,知道他是很年轻的四刃,就没再说什么,反而劝了两句。

    事实上,他还动用了自己的权限,重新调整了撤退名单,把郑礼和他的团体调到了重要性的第一梯队。

    这代表着,如果最坏的情况发生,会被优先送走,或是被保护到最后一刻他都不用思考和解释,优先保护有希望、有价值的种子,这已经是人类种族的战场习惯了。

    “这夜,有点长。”

    更多的投石器和木桶还在路上,那个未知的空间裂口恐怕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加敌人的援军,谁都知道今夜恐怕要难熬了。

    “我需要一把大弓,一把专业的远程武器。还需要突破梦苓双剑。呃,萤火的再改造就要提上日程。还有雨樱如果七突,很可能给我带来质变,那巨大的进化原力,甚至可以让我变成五刃”

    实战之中暴露出来的东西太多,需要弥补的弱点也很明显,太多的事情要做,郑礼的工作目标直接超载。

    但现在,最重要的,依旧是好好完成自己这份工作。

    拉弓、上弦、松手,简练的动作甚至有一股美感,持续了无数次,郑礼的动作没有丝毫变形,这是某流派给其打下的坚实基本功。

    姿势正确,才会不会射的太偏很简单的一句话一个理念,就是无数个岁月的打磨,这份辛苦,开始回馈郑礼。

    但有时,他宁愿自己和其他人一般,有崩溃的选择。

    事实上,他逐渐成为少数几个还能维持精度的射手。

    时光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开始面无表情的完成自己的这份工作或杀人,或救人。

    当他发现杀人的选择,往往可以救下好几个人的时候,就依旧以完成自己的射杀任务为主,只有没有支援目标的时候,才选择救人。

    冷血、残酷?只是尽可能的高效而已。

    当战场成为了没有输赢的血肉磨盘,就是在比谁能够熬得更久。

    而几次梦苓明明射中了目标,却没有成功救人的事实,无疑告知了他另外一个现实过强的超凡个体,也是无法救回来的,反噬如期而至。

    一次反噬,都让他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半天缓不过劲又是十几次的出手机会,被浪费掉了。

    不救人了吗?他第一次发现,选择是一件异常痛苦的事情明明是他每次选择都是正确的,确是在一个糟糕的选择和绝望的决策中做徘徊。

    最终,他只能选择,麻木的完成自己的工作。

    一切从效率出发,从尽可能存活更多人的角度出发。

    虎一咲也找到了她的新工作,她在林雨樱和兔子的帮助下,组成了战斗小组,去捕获那些恶鬼妖魔,弄的半死抓上来给郑礼弄死,充当一轮又一轮的“时间祭品”。

    同时,帮忙回收梦苓双剑大部分时间,那对双剑都会在被送回的路上。

    这也让郑礼从十分钟一发的救援箭,变成了三五分钟一发但实际上,就是救回几十人,也改变不了什么。

    战斗进行到了这种地步,已经变成了赤裸裸的血肉磨盘,填多少人命不是关键,能够活下来才有机会抱怨。

    让郑礼有些无法理解的,即使如此,那火车论坛中讨论女人的话题依旧如火如荼,各种黄段子和色图齐飞,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身处战场。

    指挥频道也稳定如常,即使那个红衣的指挥官刚刚从战场上被人救回来,现在绑的和木乃伊一样,语音讯息玩的和年轻人一样,还有心情开玩笑。

    他和另外两个人以伤换命,换掉了那只超巨妖但远处,明显有两只巨妖,正在进行下一轮的融合。

    会见到更大的吗?有人问出了这个问题,但很多人判断是不可能的。

    “刚才那个档次的,消耗都相当吓人了,你没看到他一直在吃自己的炮灰,再上个档次,他就算干掉我们,也回不了本。这玩意超会计算的,从来不亏本,放心吧。”

    战场越发残酷,聊天频道却越发轻松,似乎马上要获胜的是己方,战场防线不断收缩都快进河的是对方。

    郑礼无法理解,直到他看到有人说了一句。

    “啧,这个月才十几号,就第三次了,我是不是有点倒霉。”

    下面的回应,却有人吹“我这个月四次了”、“我去年有个月遇到了九次,那叫一个惨”。

    “他们,已经习惯了?”

    这一刻,郑礼终于能够理解了,他概念里面的血肉绞肉机,大概在这些老手眼中,只是日常的小会战。

    郑礼却不知道,这些老手们也在暗自感叹后生可畏。

    这扎实过头的基础功和似乎根本不见底的灵能上限,比性能特别的珍稀灵刃更值得羡慕后者只是一时的凭仗,前者确是通往高层巅峰的踏脚石。

    对了,他的异能应该是辅助性的,但明显消耗极小特别适合实战,再度拉高了评价。

    郑礼更不知道,他个人已经被调到了“逃生序列”的前三,成为了这个车队最值得保护到底的财富。

    “郑礼?”

    绑着烧的半死的恶鬼,虎一咲站在自己面前,满脸都是讨好的笑容。

    郑礼摇了摇头,驱散了多余的想法,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他只是继续完成自己的工作,收割恶鬼,一箭、二箭,收割恶鬼在这个战场上,每个人都是有价值的,都是必要的,但没有谁,是特殊的,是不可获缺的。

    有你,更好,没你,也行。

    如果要成为“有你,就行”少年,努力吧。

    这一夜,不知道熬了多久,郑礼已经麻木了。

    这一夜,少了一个有些许觉悟的少年,多了一个真正的战士。

    再长的夜晚终将过去,当东方隐隐约约出现亮光,黎明的光辉撒下的时候,太阳也出来了还出来了两个!

    其中一个出来的方向似乎不太对,他还没抵达现场,就制造了火山一般的高温和灼烧,整个战场开始升温。

    “援军来了,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