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全民剑圣 柿子鲸

第六百三十一章 争夺

    在人类的城镇之中,有一样功能性建筑物是必备的,但在郑礼曾经经历过的旧时代,那却是历史之中已经绝迹的名词。

    竞技场,或者说,斗兽场。

    原本中部六城之一,排名第一的竞技场是数字城的梦境竞技场,那其中不仅可以感受近乎真实的死亡,还能在梦境之中耗尽自己的灵能,出去之后却依旧灵能满载这意味着,可以短期内高强度的死战训练,不用担心会失去什么。

    时迁城的时光竞技场,经历的生死更加“真实”,但灵能消耗了就消耗,灵刃、人造灵刃的受损,更是不可回溯的重创。

    但现在,时迁城的竞技场毫无疑问已经是第一竞技场,如果不是某些政治因素,每三年一度的剑圣赛都只会在哪里办。

    毕竟,数字城到双子城虽然意味着综合国力的大幅增加,也意味着“先知”系统的解脱,那么,衍生出来的梦境系统自然也没有了。

    别小看这个看似微小的改变,更别忽视三年一度的剑圣赛的政治、经济价值,实战始终是剑主的第一精进方式,平日里就能经历生死实战,那不仅能加速剑主的成长,还能吸引更多的剑主迁移定居。

    在政治上,可以参考一下旧时代,如果每一次奥运会都由一个国家举办,所有的录像、直播都播放它的最新现状,一点点城市的进步都宣传到边境众所周知那累积个十几年,那座城市不是首都胜似首都。

    累积的宣传之下,只要城市建设不拉垮,那国度也会成为人们心目之中的政治、经济中心。

    时迁城就站在历史的交接点之上,之前四分之一左右的剑圣赛在自己这边举报,数字城至少承担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哪一点其他四城均分,但实际上论及精彩程度、人民群众的喜爱程度、参赛剑主自己的评价、衍生的经济效应,其他四城举办的都远不如两城。

    毕竟,真刃对决这玩意,见不见血差距巨大,分不分生死影响的不仅仅是观众的欲求,也直接影响到交战双方的状态。

    但对决的双方,都必须手下留情的时候,十分力能用四五分就不错了,那有时迁、数字两城血淋淋的十二分死斗精彩。

    在数字城倒下后,双子城虽然接下了它各方面的遗产,但这个梦境竞技场是接不下来的,那就意味着唯一能够举报“死斗剑圣赛”的城市,只剩下时迁城了。

    这个现状,各城高层看得很清楚,甚至内心有笔账,计算每一次的举报会给时迁城带来多少经济、政治、声望上的收获,这样下去是否会导致复兴联盟的内部势力逐渐失衡。

    同时,那神奇的“时间倒退”的战略武器,也必然会成为观赛者渴求、憧憬、惊奇的存在。

    每一次剑圣赛,都会成为时迁城强大战略武器的展览会,这带来的城内向心力和人才吸引力,会与日俱增尤其是其他五城的战争压力相对较大,之前的时迁城是最和平的城市的那个时间段,人类都渴望和平而安逸的生活,大量而持续的移民是可以预期的。

    各大城的内部竞争,包括且不限于人力、资源、科技层面的竞争,人始终是一件的根本,当总蛋糕有限的时候,你多吃一口,就等于我少吃一口。

    所以,当数字城丢掉了“死斗举办地”之后,时迁城即使成为了唯一的选择,却依旧拿不到举办权。

    别说什么谦让之类的好话,这种官话说起来好听,但当城市作为一个独立政治主体的时候,就是纯粹的利益机构,人情或许存在,但本身就是一种可利用的资源,怎么可能主动放弃自己长远而庞大的利益。

    只不过,在六城组建的复兴联盟之中,时迁城的确是最年轻且最弱的,那意味着话语权偏低,而原本的铁杆盟友双子城、秀江城在遇到这种政治资源的争夺战上,不背后插时迁一刀就算不错了,怎么可能支持他次次拿到举办权。

    因此,即使谁都知道时迁城才是剑圣赛最适合的举办地,但最近几期的举办权是不太可能拿到的时迁城也不急,急也没用,事实上,也不用太急,也不能太急。

    看似很绕口的话语,实际上就是时迁城尴尬的“太子”身份的现状。

    考虑到时迁城在这方面的优势是独一无二的,下面的实战剑主、参赛选手依旧有怨言了,一次两次这样胡来是可以,但随着时间推移,随着下面的怨念、观念越发统一,最终还是有压不住的那一天,举办权永久性的交给时迁城只是时间问题。

    但具体要多久,还是要看时迁城自己争不争气,能不能多拿点话语权回来。

    事实上,这只是一个“太子”身份的缩影,作为中部六城战略武器最强的城市,作为公认的东大陆“三大王城”的候选,时迁城的顶尖潜力是不言而喻的。

    这年头能做到城市高层的,谁都不傻,自然看得出时迁城只要不出意外,崛起只是时间问题,复兴联盟的未来首都高几率落在时迁身上可现在五城,怎么可能看着最弱的时迁等着登上王位。

    在登基之前,太子被围殴、围攻其实是理所当然的,时迁城即使努力保持低调,在各方面甚至愿意充当“小弟”的身份,随着复兴联盟的链接加深,他的潜力逐渐成为底蕴,在人才、资源竞争之中已经开始发力,自然受到了各城的警惕。

    这是相当正常的现象,也是一个大势力内部整合的必经之路但当时迁城真的遭难的时候,其他几城的支援却来的很快。

    和平时代、发展期全力的内斗,争夺生存资源,遭遇外敌的战争时期却能抛下小我,共谋生路,竞争和合作始终伴随左右,这扭曲而合理的时代主旋律,就是诸神竞技场残酷的种族竞争造就的结果。

    但即使此刻,内部的竞争依旧是不会少的。

    比如此时,对于潘多拉的归属,双子城和时迁城已经吵过了两轮,连郑礼都被请过去当“情报介绍者”、“见证者”,作为老爷们吵架的筹码。

    而就如之前李市长他们指出的,郑礼的身份相当微妙,经历了双秋战役的他从某种意义上是双子城的恩人,被其视作自己人,而他的籍贯和源头又是毫无疑问的时迁人。

    能够同时被双方视作自己人,是他被派遣(破格)加入本地游骑兵团的根源,也是他之前混的开的主因之一但仅限于双方的蜜月合作期。

    以两城的体量,三年的时间相当短程,但随着“伟大公路”的初步建成,随着一条条来往商路被建立,两城之间的关系从好哥们合作到竞争者的转化毫无缝隙提前看到这一切的郑礼,选择了游骑兵军团内的提前退休。

    “在和平合作期间,被双方视作自己人,自然是好事,我们可以吃两头,可以利用双方的人脉。但如果双方处于竞争期,双方之间的摩擦不断迟早会让我们发言的,怎么说都是错的日子想体验吗?既然我们无论如何都是时迁人,这么的资源迟早会成为单纯的财产,不如早做决断。真的当必须表态,结果两边不是人,被双方同时怀疑立场的时候,就晚了。”

    一次,在内部的会议之中,面对诸人对自己“退出军团”的个人独断,大部分干部都提出了反对,郑礼依旧想办法说服了他们。

    事态的发展,也证明了当时的决断是如何正确。

    随着双方人口、资源的流通越发频繁,彼此之间的摩擦也日益加剧,留在游骑兵军团的某些人就私下向郑礼抱怨过,自己这边有点两边不是人的感觉。

    “我个人认为,潘多拉小姐愿意加入人族,是整个人类的幸运,但她的确继承了郑家的血脉,你们可以做DNA检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我个人的血脉,而我的籍贯是时迁城”

    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

    原本还可以吃两头的红利时代已经结束,这一次被双方高层找过去“评理”、“做建议”,郑礼并没有如大多数人期待、预期的一般和稀泥,他毫不犹豫的做出了选择。

    “不是我个人表功,但她的诞生,的确有我们时迁城和我个人和平战团的因果关系,按照战利品原则,也应该由我们时迁人”

    “好了,我们知道了,你可以下去了。”

    这里是双子城,会议室之中人多、官位高的一方,自然是本地双子城的大佬。

    对面的市长直接表达了不满,这相当不合规则,但这里他最多,所以没事。

    报告被打断了,郑礼耸了耸肩,也不在意,就直接转头走人了。

    平日里可以成为两边的人,但当双方开始争夺重要的利益甚至战略资源的时候,依旧想当两面人,那就等于同时得罪双方,就是自走取死之道了。

    你表达中立?和稀泥谁都不得罪?那在将你看做自己人的双方眼中,就是背叛了自己的阵营。

    想要中立和客观,那需要足够的实力做出支撑,能够走中立路线的骑墙派,至少要有。

    现在的郑礼知道自己的分量,也没那么蠢,他知道作为一个虾米,到了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

    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时迁城。

    果然,当他刚刚走出门,得到了某些人冰冷的眼神的同时,联络手表之中受到了短信,还是熟人。

    “李振君(市长):干的不错。”

    很简单的一个短信,内容却相当值得回味。

    看来,双方对“潘多拉”的争夺,涉及到了高层的核心利益。

    郑礼估计,最终的胜利者应该还是时迁城倒不是因为什么强龙不压地头蛇之类,也不是郑礼刚刚公开场合说出的“似乎很有道理的废话(表态)”,只是单纯的物理距离。

    潘多拉本身没有多少价值,对一个大城来说,一个高维算个什么,真正有价值是复苏的马人群体。

    “看来,星光武器的评价不低,这个种族的战争潜力应该是水准线之上。”

    从双方争夺的烈度,郑礼做出了判断,如果马人没有足够的战力预估,双方也不会为潘多拉争成这样双方都是一把手或直接、间接干涉谈判,这是最高层级的直接争夺了。

    李振君他们或许人不在,但应该在远程遥控着这场竞争,双方都不愿意放弃这么有潜力的战争资源。

    而在郑礼看来,虽然双子城来势汹汹,他依旧觉得时迁城会赢。

    这是因为双子城迟早会回到它的领地,而马人们的嬉戏世界就在这周遭,这物理上的近距离也限制了潘多拉的活动范围,本地的时迁城是“驯服”工作的主力担当。

    这“复苏族群”注定是长期任务,没有时迁城的全程配合是搞不定的,别看双子城这么来势汹汹,他们大概也早看出了最后的结果。

    限制表现的这么凶,其实和多城争夺剑圣赛举办权一回事,都是在“必输”的前提下,对胜者咬下点血肉,作为放弃的补偿而已。

    大概,最终的结果,就是组成联合行动专班,时迁城占个八九,吃肉,双子城占个一二,喝点汤。

    事态的发展正如郑礼的预期,双方都开始喊“中立方”、“现场观众”进行无用评理(证人说什么都不会听)了,谈判其实也到了尾声。

    双方都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利益,自然达不成最终的正式协议,只有一个临时的联合行动草案。

    从专班组成人员,时迁城占六、七

    “时迁城让了不少,看样子,是给双子城援军的回报?”

    对于自己表态造成的影响,其实郑礼并没有太过在乎,自己一个小虾米卷不起大浪,一般来说大佬也不会这么小气真的被计较了,大不了回时迁城发展就是。

    他本来以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结果确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让和平战团参与‘群星复苏’计划?让我们带着潘多拉去复苏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