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全民剑圣 柿子鲸

第六百五十八章 觉悟和弯路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当最新的讯息抵达的时候,作为郑礼副官的林诗雨还有兴趣开玩笑但郑礼就算不看战报,也知道这好消息和坏消息大概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先听听好消息吧。”

    “嗯,上级给予了我们的嘉奖,因为战果远超预期,保守估计那些葛麦尔人在那场战役之中就折损了七十万以上。”

    郑礼低头,继续看自己过期了三个月的娱乐报纸,还顺手抿了口咖啡。

    这还需要上级确认?这都是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那个收割者根本没有把自己的凡人族裔当人,即使世界末日还在不断砸兵进去探路。

    “呵,现在,就是你不说,我都知道坏消息是什么了葛麦尔的数量比原本的更多?”

    “没错,现在预估是三百五十万。”

    敌人不减反增,明明是恐怖新闻,舰桥的其他人却仿若没有听闻,还是该干啥干啥。

    事实上,不仅是郑礼猜到了现实,看到了那个世界末日的人们,都可以很明白的确定这个真实收割者的军团甚至没有抵达上限。

    当初山羊座待的世界诡异而强大,那黑色的土地吃掉了无数的“迁移者”、“失败者”,无数在诸神角斗之中的失败者,为了那肥沃到离谱的土地来到那个世界,却没有几个成功离开。

    事后的研究者做出了探查,那个世界整个就是“生命的胎盘”,整个世界都是活着的,那些疯狂成长的粮食其实是‘祂’的血肉准确一点的比方,大概是头发屑和指甲屑,但其中已经蕴含着“祂”的基础细胞。

    祂甚至不用干涉这些外来者的意志,只需要激活这些生命的“欲望”,比如食欲、战争欲、交配欲、权力欲,这些和生命绑定的“基础需求”,就会让这些族裔在这里继续残酷的死斗,然后埋骨于此。

    他们的生命,进一步丰富了“世界”的基石,他们的基因和灵能,成为了世界之子诞生的营养品和积蓄。

    这一次的布局或许只有三五百年,但这“世界”的黑土地陷阱,却至少已经有数千年的记录。

    最终,当“祂”出生的那一刻,那积蓄就已经是生命之海的等级了。

    而当祂的灵魂,带着“灵魂之海”来了,那积蓄起来的可怕力量,就瞬间化作了“生命的泥沼”,一个永远沸腾的无限生命之池。

    或许,他出兵的上限,根本不是时间或资源,而是葛麦尔控制的上限。

    或许,祂不断的把炮灰抛弃,就是担心他们在更长的生命之中产生了自我,对“造物主”起了怨恨和怀疑

    “郑礼?”

    此时,郑礼意识到自己的走神了,他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继续备战吧,不管是一百万两百万,其实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区别”

    郑礼翻了一下自己这边的战略地图很好,还有大概五千战力。

    是的,反正打不过,一百万和三百万有什么区别。

    在“末日世界”之后,时迁城的主力战团就毫不犹豫的后撤了,其中一部分在后方重组,另外一部分,很干脆的退出了这场战役没有人阻拦他们,甚至连例行的上级劝诫都没有。

    这年头,没有傻子。

    这场甚至没有交锋的战役,也会被事后复盘,看到死亡陷阱,还不知道自己大概成了炮灰,很多人都会心情很复杂。

    有的人看多了,该干啥干啥,有些人的内心还乱成一团乱麻,还有的大概已经走了极端,准备投靠四神报复社会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不同人的身上,自然有很多区别,甚至有可能走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只是陈述事实,并没有谁对谁错,也没有谁高贵谁高尚谁伟大,真要说点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只有老战士们普遍心情平静,年轻人普遍有点意不平。

    在很多人心目之中,牺牲是可以接受的,但这样莫名其妙的“被牺牲”,就让人受不了至少现在,他们并不愿出力了。

    民间战力的另外一方面,就是当他们真的打算溜的时候,是很难拦住的,而有些难堪的时迁城军部,也没有去拦。

    而从某个军部高层私下对郑礼说的话来看,其实没有按原计划启动死亡陷阱,让他们也松了口气。

    “不管如何,这都是极其不光彩的我们能够解释,民众大概也能够理解,但我们付出的不仅仅是抚恤金,更要命还是民心和战士的信任。仅仅是不用启动末日计划的人情,我们就会全力支持你的新计划。”

    得到上面的认可,郑礼也松了口气。

    而看着一个个远离的战团,那些之前还能够托付生命的战友,郑礼的心情也很复杂。

    从某个角度来看,他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在自我认知上,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如果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人,你让我当陷阱炮灰?老子回头就和你死磕到底,大不了豁出这条命来,想要老子继续给你卖命?!爬!”

    本来,郑礼对这个事件的后续评估,就是舆论爆炸,所有人玩完那个档次的。

    结果,确实雷声大,雨点小。

    “那群混蛋,居然把我们当诱饵这兵,不当也罢!任务委托金拿过来,一份都不能少,还要精神赔偿金!”

    “对!这群混蛋,如果还想我们继续干,就必须报酬翻倍至少涨一倍五!”

    越是老资格,反而越是淡然即使口中破口大骂,但却最终轻松的放过,与其说是情绪波动,不如说是乘机多弄点赔偿金/下次委托翻倍。

    “难道他们觉得自己的命可以算钱?或者说,他们觉得自己的命不值钱?”

    下一刻,郑礼给了自己脑门一下,恐怕这无意识的吐糟,就是正解了。

    在老战士们的眼中,他们的确觉得自己的命就那样了,这并不是什么“牺牲”、“崇高责任”、“战士荣誉”这种形而上学的东西,只是经历多了生死和牺牲,看多了战友、朋友、前辈倒下的背影之后,就会隐约感觉到自己的那一天就在不远处。

    “我的命才是最重要的,一切都以此为基石。”是旧时代的主流价值观,因为那个时代,是幸福到发腻的和平时代,每个人的生命都很重要。

    “人总要死的,只是如果真的要牺牲,请给我足够去死的价值。”

    在这个人命很贱的时代,这才是战士们的主流价值观这并不是说谁好谁坏,只是时代的选择,就像是历史的某个阶段“士大夫才是人”、“人生来分几个阶级”、“奴隶不是人”这样的社会观念,在现在看起来简直不可思议,但在那个时代,的确是所有人/大部分人的共识。

    自然和环境造就了这一切,看着眼前的一幕,郑礼感觉自己都受到了震撼。

    或者,自己的觉悟,甚至比不上这年代的一个普通战士。

    但换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一个极其沉重和难堪的话题

    “军部的推演,是我们这七万人,无论如何都拦不住那百万大军,不如当做诱饵吸引火力吗?”

    “不,仅仅如此的话,军部会发出通告,让我们暂时避开,人始终比地重要除非背后是主城。”

    用着微妙的心情,郑礼询问了自己最亲近的人林雨樱,女子说出了更为残酷的现实。

    “那么”

    “嗯,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情况比预期的还要糟糕。军部评估,我们挡不住。这个‘我们’包括了时迁城在前线的全部战力。”

    郑礼默默的点了点头,他能够理解了。

    后方指挥部评估的结果,是可能导致时迁城遭遇威胁,甚至可能出现重要损伤那么,接下来阿特尔人主力军上阵的时候,就可能导致城市的崩溃和灭亡。

    以这个为前提的话,所有手段都可以使用。

    被当炮灰,老战士难道不生气?别扯了,一个个都气炸了,谁的命都只有一条,但和急匆匆暴走的年轻人相比,他们更有耐心,会自己看一下情况,评估一下自己的牺牲有没有价值和必要,如果没有或由于某些人的私欲就会瞬间爆发,而如果有“算老子倒霉。”

    “呵,我大概,就是一个新兵,还是一个不及格的。”

    在郑礼在自怨自艾的时候,突然背心的柔软,让他一愣。

    他一抬头,却是包含一切的温软和满是爱意的笑脸。

    “可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

    满脸无辜的女子眨了眨眼,然后回应青年的动作,缓缓低头,时光再度高速划过——

    在短暂的矫情之后,郑礼也只有加快忙碌手中的工作。

    那些离开的战团,相当大部分还是会留在后方的世界,那就能够顺应自己的“方案”了。

    而那个倒霉世界的波折,才刚刚开始。

    一条大路上断了一截桥梁,就算要接起来,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但如果那条路是数个世界组成的“世界走廊”,崩掉的是一个世界了?

    事实上,由于世界末日实在太过罕见,对这方的资料,郑礼都不清楚。

    但从结果来看,哪里现在已经成为了位面的禁区。

    并没有随便和某个世界链接这么简单的事情,哪里现在变成无法观察的位面空缺点,就是“谁都知道哪里似乎有什么,但却无法靠近”的那种诡异情况。

    这条路显然是不能走了,而这样的结果,却一开始就在郑礼的预期之中,甚至完成度比他最好的规划还高。

    “不用牺牲太多,就让他们走上我选的路,算是唯一的好消息。”

    不管哪位收割者有多猛,祂依旧只能绕路,而最近的那一条路,就是郑礼为其选择的。

    “最快,也要半个多月,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做准备了”

    郑礼思索着,最好的结果,就是走在路途之中,祂被一纸信函调回去了,那么,连打都不会打了。

    “算了,别做梦了,那家伙是不可能后退的,祂也没有退路了。”

    想起那平静中缓缓燃烧的神瞳,郑礼就知道这事根本无法善了。

    他更关心的,还是后方的进展,要应对收割者近乎无穷尽的大军,必须使用非常手段那也意味着更多的资源调度,还有尚未攻关的技术难关。

    前者有整个时迁城帮忙,甚至双子城都承诺在必要的时候参战,至于什么时候必要,自然是他们自己说了算。

    而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收割者的麻烦,那些个体实力不弱的百万炮灰,让任何准备和其死磕的势力,都会先看看自己的钱包再看看自己的库存倒不是磕不赢,而是磕赢划算不。

    郑礼思索着,如果那些混蛋一路向北,真的抵达了时迁城的城墙面前,那就没话说了,死磕到底完事,双子城也会直接出手

    “但我们是不会接受这样的结局的,那等于我们这几百年扩张的地盘全部丢掉,祂只需要在城外绕上一圈,就可以享受英雄一般的凯旋而归了。”

    以这个为前提,一个个战略布局被布置下去。

    依旧不需要死磕,只是破坏他们前行的道路,简单一点的办法有毁掉通行世界的主干道,减慢他们的前进速度,复杂一点的,人为的制造空间震,破坏最近的次元传送门之类的。

    再贱格一点,还可以让猎手部勾引几个神级野兽到祂的必经之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提前战役结束如果那家伙依旧和上次一样自大,直接攻击眼前的挡路物的话。

    要知道,就如当年的时鲸,很多低智慧的“野兽”是真的强的离谱,秋日庆典其实都不算太麻烦的怪物,猎手部这样引导大型“低智慧天灾”远离自己族群的机关,很多种族都有的。

    各种手段用上,最快半个月的路,如果能拖到一两个月的话,自己的计划就更稳妥了。

    而在这个关头,郑礼也使用了自己手上还没焐热的指挥官权限,给出了一个让所有人费解的命令。

    “尽量驱赶‘人马族裔’到决战世界?为什么?那些家伙,连当炮灰都不够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