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132. 甜甜的,苹果味

    对夏怿藏了一株花的事情,黑蛇白蛇还有褐土都没有在意,白蛇一家都是大大咧咧的性格,除了白蛇无聊时会强迫症发作。

    将剩下半朵花存放到白蛇的肚子里,夏怿看向黑蛇。

    盯

    “你干什么?”黑蛇后退一步。

    “变来看看。”夏怿还没有见过黑蛇变身,之前在山洞里太黑,根本没看清。

    “五色莲的力量要慢慢消化,现在还不能变!”黑蛇说。

    “这样啊。”夏怿有些失望。

    他们收拾好东西,起身回去。一天的路程后,夏怿见到空中有一只巨大的灰色鸽子飞过,飞向了五色湖的方向。

    那应该就是黑蛇说的队友灰鸽神了,这都过去了五六天,它才往那里赶。

    又走了五天的路,出了大森林,到达人类活动的区域,黑蛇他们和夏怿告别。

    “有什么事就叫我。”黑蛇说。

    它是感谢半朵五色莲,暗示有事可以出力,但就是不明说。

    褐土给了它一拳,对夏怿说:“我们明年再来看你们。”

    夏怿挥手告别,和白蛇回到了灰石村旁。

    半个月过去,洞窟里有了灰尘,还有不知道从哪吹来的落叶,白蛇拒绝进入山洞。

    夏怿懒得自己动手,他骑上白蛇,来到村子里,在路上捉了五个妇人,让她们去打扫山洞。

    妇人们的手脚麻利,按夏怿的要求弄得干干净净。

    这时候,灰石带着两个村民跑来了。

    他见到白蛇,深深的松了口气。这几天,他生怕白蛇离开,担忧了好久。

    “蛇神和神子有什么吩咐吗?”灰石恭敬的说。

    他的面色如常,似乎之前褐土没和他发生过冲突。

    夏怿懒得理他,挥挥手让他离开。

    没多久,箫力军四人又跑了过来,夏怿同样打发他们回去村子。

    之前留着箫力军几人,是因为无聊,现在夏怿可以玩白蛇,他们已经没有了作用,留在这里还碍事。

    比如说,妨碍他进行神子的契约仪式了。

    箫力军有些担忧,但一看到白蛇,担忧顿时消失不见。

    另外两个女队友也没有意见,在村子里比在山洞旁边方便。

    有意见的只有段圆圆。

    “我不放心!”段圆圆说,“一个人多危险。”

    箫力军不以为然:“有白蛇在,夏兄弟能有什么危险。”

    “就是因为白蛇在才危险。”段圆圆抓着衣摆。

    “啊?”箫力军不明白,“白蛇又不会伤人。”

    “你不懂。”段圆圆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箫力军抓抓脑袋,他是真的不懂。

    夏怿没在意箫力军四人,他此刻心中只有一件事领证!

    他抱住白蛇:“契约呢?说好的契约呢?”

    白蛇伸出舌头,将他卷起,来到了洞外的空地。

    夏怿有些紧张,不知道契约是个什么流程,要做什么。

    “我先去换件衣服。”夏怿来到木屋里,找到灰石献上的衣服箱子。

    箱子里是各式各样的衣服,都是从过往的旅客那里顺来的,那些衣服虽然比村民们穿的麻布衣好一些,但好的有限。

    夏怿看不中这些衣服,还是穿着白虎神的长袍。

    “我准备好了,接下来要怎么办?”夏怿看着白蛇。

    白蛇伸出舌头,捆住夏怿的右手臂,将他的手抬了起来。

    然后啊呜一口咬进了嘴里。

    夏怿感到一阵刺痛,血液从他的手臂上汩汩流出,进入到白蛇的嘴里。

    白蛇吐出了夏怿的手,一道血痕在他的手臂内侧,是白蛇用牙齿划出来的。

    白蛇的脑袋上亮起绿色的光,光覆盖到夏怿的手上,那一片由牙齿刺破的伤口,快速复原。

    这就是白蛇从五色莲中获得的能力,不过距离白蛇想要的复活,还有很大的距离。

    夏怿有些怀疑,这个能力到底能不能达到复活的水平。

    根据黑蛇的解释,五色莲需要一年的时间消化,一年后就能知道了。

    一分钟后,夏怿手臂上的伤口消失,如果没有旁边的血迹,根本看不出受伤过。

    白蛇伸出舌头舔了舔,血迹也消失不见。

    “这就好了?”

    夏怿抓住了白蛇的舌头,舌头冰冰的、软软的,还能绕在手上,十分有趣。

    白蛇点点头,并抽了抽自己的舌头,让夏怿放开。

    夏怿不肯松,但舌头滑,白蛇一个用力,就收回了舌头。

    “给我。”夏怿去掰白蛇的嘴。

    白蛇不依,它昂起头,让夏怿摸不到。

    “给我!”夏怿抱着白蛇的身子,用目光威胁它。

    白蛇摇摇头,这些天夏怿总是玩它的舌头,虽然有些舒服,但也有些难受。

    见威逼无用,夏怿握住了自己的右手:“我的手好疼。”

    白蛇低头瞧了瞧,手白白脆脆的,没有任何伤痕。

    “是你刚刚咬的。”夏怿又说。

    白蛇的确咬了,它有些愧疚,不过它已经治好了啊!

    “治好了就没疼过吗!我从来没有流过血,还是那么大一道口子,一想到我就浑身颤抖,晚上肯定要做噩梦。”夏怿蹲在地上,声音哽咽。

    白蛇用尾巴挠挠脑袋,内心的愧疚达到了最高峰。

    “我要舌舌安慰。”夏怿说出真正的目的。

    白蛇无奈,它趴在夏怿面前,夏怿嘻嘻一笑,伸手进白蛇的嘴里,拉出了舌头。

    他突发奇想,将舌头绕在自己腰上:“走,白蛇怪,我们巡逻去!”

    白蛇抬起头,夏怿挂在他的舌头上,摇摇晃晃,十分刺激。

    不过舌头比不上脑袋安稳,夏怿一会儿就晃得头晕,回到了白蛇的脑袋上。

    白蛇慢慢在树林里游动着。

    夏怿的目光放过舌头,转向了白蛇的尾巴。

    舌头他已经摸了好多次,但尾巴还是一次都碰不得。

    他沉思两秒,给白蛇的舌头打了个结,发出奸诈的笑声。

    白蛇愣神的看着自己的舌头,不知道如何是好。

    “给我摸尾巴,我就给你解!”夏怿不是趁火打劫,而是放火打劫。

    白蛇慌张了一阵子,将舌头缩回口中,它平静下来,再吐舌头,结已经解开。

    它只是没见过结,不是解不开。

    夏怿不服气,换了一个复杂的结,白蛇还是轻易破解。

    白蛇目光得意,它将舌头伸到夏怿面前,控制舌头自己打了个结,然后自己松开结,伸直,在夏怿眼前晃悠。

    这是挑衅!

    夏怿威胁不成,心中气恼,恶向胆边生。

    他抓住白蛇的舌头,一口咬了上去。

    他的牙齿传来柔软的触感,他的舌尖传来一丝甜味。

    这时候,他才想过来,自己咬住的是什么东西。

    放开白蛇的舌头,夏怿抬头看天,装作无事发生。

    白蛇缩回舌头,砸了咂嘴。

    “色蛇!”夏怿用脚踢它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