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港综位面开始 六万光年

第0408章 美术生的终极追求【5更】

    毕大勇茫然时,陈董才哆嗦着身子道,“我记得以前全港伪钞大王、姚先生和谭成的假钞,最多是电板功夫了得,但在印刷机、纸张、变色油墨等方面,其实缺陷很大吧?”

    “他们印刷的美刀,最多是骗骗行外人普通人,真正的内行人,其实很容易看得出来!”

    印钞票不是说你搞定一个电板,就能轻松上阵了。

    电板不管做的再好,印刷机不行,很容易被行家看出破绽,商业流通的印刷机,都是凸版印刷机,而印钞票全是用的凹版机。

    凹版机,是各国政府才能使用的。

    就算印刷机你也搞定了,纸张呢?

    制造美刀的无酸纸,也是受白头鹰政府专门管制的钞票纸张,检查伪钞的防伪笔对普通纸有化学反应,会导致纸张上笔迹变成紫色,只有无酸纸会变黄色。

    真钞假钞,你若手里有一根防伪笔,划一下就知道了。

    最后,是变色油墨了,这玩意印刷成钞票成品后,通过肉眼观察,都能看出不同的色彩变化。

    这也是专门受国家管制的,每个国家油墨配方各有不同,都是最核心事物。

    那是钞票,各国流通货币的最重要事物,谁能一口气打通这四个环节,印出来的钞票,就算是你私下里印刷里,其实和真钞没什么区别了。

    以前李诚不懂这些,可是看电影长知识啊。

    他是在另一个伪钞大王李问,纵横全球的伪钞业里学来的知识点,没想到现在用上了。

    除了变色油墨,各国前三步用的都差不多。

    不过因为面值、价值等因素,全球最受欢迎的,还是假美刀。

    无双故事里,画家李问和电板师傅各种精益求精,才搞定了最新款美刀的电板,搞印刷机,都是跑去东欧,在各种国家机器被贱卖时,以买废铁的价格买到了国家专用的凹版印刷机。

    无酸纸,是在一个提供纸张的老板那里买到的,白头鹰国印钞用不完的原材料纸张,被白头鹰通讯局拿去印成了通讯录了,有专业商人才处理那些多余的无酸纸。

    最最后一步的变色油墨,先是去打劫运输车,打死打伤一票警察和护卫人员,才抢了“两小桶”,原本计划里是有一车的,这玩意国家层面的运输看护力度,也是直追运钞车的。

    但画家李问被一个藏在车厢内的护卫员激怒,一通乱枪连射打死护卫员,还打烂了所有装变色油墨的其余油墨桶,报废了。

    后来,他们在泰国做事时,才意外发现一量汽车的喷漆,用于喷车漆的变色油墨,和印美刀的油墨是一款的。同一配方!!

    那是十几年前白头鹰太空署用这种油墨,做穿梭机的变色玻璃,后来又把配方卖给了一家汽车喷漆厂。

    接连搞定四部曲,纵横全球的伪钞大王李问,才开始大量海量的印刷美刀,和正版一模一样的味道。

    这货从提供无酸纸的厂商里定了500吨无酸纸,什么概念??

    一百万美刀11公斤,900万才99公斤,9000万才一吨。

    李问疯狂的搞来了500吨原材料!

    真要是全部成功印刷出来,这特么是450亿美刀的伪钞。

    还是各种防伪笔、验钞机,甚至让防伪专家亲自下手检查,带着工具都查不出真假的货!

    对比起来,以前的姚先生和谭成,甚至小马、宋子豪他们印刷的,就算有自己的专业电板师傅,可一块电板搞定,真的无法提供出能忽悠专业人员行内人,以及通的过各种验钞机防伪笔的检查。

    李诚是从无双的剧情里,学到了印钞知识,一个学画画的美术生,靠着自己的才艺成为全球伪钞大王,没毛病。

    美术生的终极追求,就该是像真画!!

    现在,无双里的那货估计还在枫叶国浪吧,事业起步多少还不清楚,却遇到了CIA指派的高桥裕二去搞乱岛国货币市场……既然是CIA主导,那么,对方出产的假钞也能达到像真画层次。

    简单啊。

    他看故事学知识,陈董就是行内人,银行家,清楚了解所有过程,伪钞做到这一步,那真是……远远不是一般的伪钞贩子能掌控的。

    “高桥裕二背后??”

    有点哆嗦的问出这句话,李诚笑着摆手,“暂时不清楚,但来头应该不低。”

    “这种有大型组织的人,主动追求你女儿要和她结婚,我估计背后事情也没那么简单。”

    陈董彻底悟了,“是我唐突了,那样的人或者组织盯上我,一千万……”

    一千万真的太少了。

    可这只能说是信息差导致的,他以为高桥是个普通的投资公司掌舵人,有点钱而已。

    花钱雇佣毕大勇,也只是想查一查那货是不是真的爱他女儿,有没有什么风流韵事,瞒着他女儿养其他的,好用这些打醒陈美思。

    若是查这样的消息,肯定用不了多少钱。

    现在?

    没等陈董讲下去,李诚就再次道,“我说了,一千万虽然不够,可我也不会加价,只是事后需要从你们这里拿走一点东西,那东西对你不值钱。”

    “具体来讲,应该就是高桥合伙神户组搞伪钞,以及岛国议员当保护伞的证据。”

    陈董差点吓得跳起来,“那些证据,在我们这里?”

    他是一个成功的银行家,当然知道你掌握着这样的证据,代表着什么,一旦被神户组或者……

    咦,突然想起来港岛恐怕是目前全世界最安全城市之一了,有李诚照顾坐镇,那些岛国佬即便来做事,也没那么容易。

    “这些证据,我肯定找出来送给李生您。”

    李诚点头,“那些东西暂时放在哪里,我也不清楚,还要查一查才知道,也可能是我猜错了,没放在你们这里。”

    “等我和草刈一雄联系一下,再让高捷打探一些信息,再说吧。”

    山口组五代目草刈一雄,对他连任何线索和消息都没说过,架不住这种事,李诚说是,就是了。

    难不成陈董这正经的港岛银行家还会跑去找岛国最大暴力社团龙头草刈一雄求证?

    求证了,草刈一雄又能怎么办?跑来质问李诚为什么让他背黑锅?质问时,李诚点头说我就是找你当个幌子,背下黑锅,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