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阡南望

188 野蛮人不用想太多!

    “布尔凯索~”

    奥莉尔的声音忽然在长者圣殿中响起。

    但是这声音只是一段单纯的留言而已。

    通过短暂的接触之后,布尔凯索已经明白了那个世界中发生了什么,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尽快的变得更加强大,才能有机会在马萨伊尔降临这个世界之前找到胜利的机会。

    但是野蛮人从来不会畏惧!

    “现在我们正在这个世界逐渐地恢复,终有一刻我们都会恢复,但是在那之前需要你的力量!

    地狱七魔王和我们一样不甘心被马萨伊尔彻底的吞噬,但是他们不会老老实实的等待最终的战斗。

    你需要找到他们,然后尽力维系这份脆弱的平衡,直到我们能够战胜马萨伊尔。”

    奥莉尔的天外之音只在长者圣殿的范围中响起。

    她遗留的这一份力量已经微弱的无法做到更多了。

    之前奥莉尔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将自己的力量随着这个世界的天堂之力一同进入了安吉尔的身体之中,甚至没来得及和布尔凯索打声招呼就陷入了沉睡。

    这道力量不过是一个讯息而已。

    然后在康斯坦丁面临死亡的那一刻才展露出了一丝气息,奥莉尔短暂的苏醒留下了这道讯息和一段记忆,将一切告诉了布尔凯索。

    布尔凯索坐在了地上,单手撑着下巴进行着思索。

    两柄传奇武器就随意的放在他的身边。

    惨白色的须发恢复了金色的光泽之后,布尔凯索身上卸下了许多老年人的那种暮气。

    但是他的气息仍旧沉重。

    现在四位大天使正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等待着苏醒,而地狱魔王也已经潜伏进了这个世界之中。

    即便他们还很虚弱,但是这种情况一点都不能放松了警惕。

    只要存在符合了地狱魔王的规则,他们复苏的速度会快的超乎想象。

    “接着。”

    沃鲁斯克将不朽之王的碎石锤挂回了腰间,从王座后边取出了他的珍藏丢给了布尔凯索。

    一瓶有着一千九百多年岁月沉淀的烈酒,里面还能看到果肉的残渣。

    那个年代的酿造技术不过是将有味道的东西放在罐子里,等待一个缘分而已。

    要不是里面灌了天堂的泉水和恶魔的血液,就凭那点水果可酿造不出什么烈酒来。

    布尔凯索接过这瓶差不多有四个半他岁数的烈酒,直接咬碎了瓶口,往嘴里灌着。

    “那个混蛋原来没有死!那我还有机会把我的双刀塞进他的嘴里!”

    布尔凯索站起了身子,身上的怒炎明灭不定。

    布尔凯索一生中唯一的败绩就是来自于那个死亡天使。

    只不过当时的战斗没有夺走他的生命,那么布尔凯索就不会再一次的尝到失败的苦果!

    “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是野蛮人的愤怒!”

    布尔凯索将空了的酒瓶直接摔碎在了地上,然后发出了一阵震耳欲溃的咆哮声。

    他身后勇气的光翼和战旗浮现了出来,整个长者圣殿中都开始散发出那种蛮荒的气息。

    此时他的气魄将沃鲁斯克都生生逼退了一步。

    “沃鲁斯克,你的的珍藏真是太烂了!”

    布尔凯索朝着沃鲁斯克大声的对嘲笑着,什么危险!什么难题!那些都是虚的!

    野蛮人不可阻挡!

    布尔凯索作为最出色的酿酒师,他有资格评价这些先祖们的珍藏。

    “布尔凯索,你已经是最强了!”

    沃鲁斯克从王座了走了下来,深深的看了布尔凯索一眼。

    “下一次祭典,拿出你的珍藏请我喝一杯吧!我要最好的那种!”

    沃鲁斯克站在原地大笑着。

    作为第二代不朽之王,沃鲁斯克是野蛮人中活的最恣肆的那一位!

    娶最多最漂亮的老婆,喝最烈的酒,然后用最狂暴的姿态轰杀那些不开眼的家伙!

    “乌拉!”

    巴那尔的双眼直接变成了一片赤红,陷入了狂暴当中!

    战斗的气息一旦临近,巴那尔就是这个样子的,兴奋起来的都巴那尔眼中只有恶魔飞舞的鲜血和残肢!

    “布尔凯索忽悠着我!”

    欧隆古斯一把抱住了暴走的巴那尔,嘴里没好气的喊着。

    平时阻止巴那尔撒疯的任务一般都是科图尔这个能把荆棘巨人摔倒的怪力男来做的。

    但是这一次只能让欧隆古斯来了,谁让他距离巴那尔最近呢。

    “这么说我还能给阿兹莫丹来一个狠的?”

    酋长卡努克活动着肩膀,做着冲锋的准备。他肩膀上的辟邪肩甲散发出了一道红光。

    在这种危急当中,哈洛加斯圣山不会介意给这些先祖一些力量,让他们和恶魔战斗一场的。

    “我这次要砍下巴尔的脑袋,让他给我冷静一点!”

    马道克抽出了那柄马道克的悲伤,然后随意的挥舞着。

    活着的三先祖本身就具备着让巴尔退避的力量,即便他们死了也不妨碍他们看不上巴尔那个家伙!

    “那群法师都能正面硬撼马萨伊尔,我们能做得更好。”

    塔力克平静的语气下蕴含着跃跃欲试。

    “我能砍下马萨伊尔的脑袋!”

    “科力克你快闭嘴!你看布尔凯索的脸色!”

    马道克一斧子把科力克打晕在原地,嘴里骂着。

    科力克的话直接是在说当时被马萨伊尔打败的布尔凯索是个连死人都比不上的弱鸡。

    他的喊声自然换来了布尔凯索不善的目光。

    “我不想再力挽狂澜了,布尔凯索。”

    奥拉克双手抱在胸前,对着布尔凯索说着。

    他想要一场彻彻底底的碾压大胜!

    每次都是进行力挽狂澜的战斗,奥拉克已经感觉到腻歪了。

    “再有什么新兵的话就交给我吧,多来几个也无所谓。”

    夸尔凯克依然是那副平稳中带着疲惫的腔调。

    但是炽热的怒火正在他的身上燃烧着。

    “等战斗的时候再来喊我。”

    蕾蔻直接转身离开了长者圣殿,她对于战斗从来如此。

    不问其他,只要告诉她“到哪去,砍死谁”就足够了。

    像是剑圣卡恩、卡尔加、卡修斯,寇尔之类的野蛮人先祖一个个的正挥舞着手里的兵器,大声地呼喊着。

    “光膀子扎……”

    征服者海拉伯张嘴大喊着,但是被布尔凯索的的眼神死死盯着,他直接将后半句话给咽回了肚子里。

    他就是当年制止了布尔凯索改名字的那位先祖,在布尔凯索继承了“布尔凯索”这个名字之后,他抓着海拉伯揍了整整一周。

    那时候布尔凯索已经成为了一个标杆。

    “布尔凯索护佑着我!”

    海拉伯直接改口,大声地呼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