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阡南望

253 卡西利亚斯出师

    “这种日子还要持续多长时间?”

    托尔鼻青脸肿的对着自己的弟弟问着,口气很不耐烦。

    他已经受够了这种枯燥的日子。

    虽然他向来喜欢战斗,但是那种战斗之后一点点赞誉都没有的生活让他感到烦躁。

    “哥哥,不要着急,现在还不是时候。”

    洛基在这段时间已经找到了一点关于妙尔尼尔的小道消息,毕竟那些法师们之间得到聊天可不会全都是电子游戏多么好玩。

    他们除了修炼和学习之外,也会谈论一些神秘测的八卦。

    所以关于两柄锤子落在地上这种消息他们还是知道的。

    洛基已经在努力的寻找这方面的消息了,但是收效也很一般,尤其是他还得分出精力去复习那些知识。

    “你看看我每天都过得是什么日子!”

    托尔指了指自己脸上的淤青,有些暴躁的喊着。

    他时常会对沃鲁斯克表示自己的不满,但是沃鲁斯克可没时间和他慢慢的讲解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所以他的问题只会被武力说服。

    毕竟这段时间沃鲁斯克正忙着在观察着布尔凯索的状态。

    封印一个魔王的灵魂不是一件能够放松的事情,这段时间里沃鲁斯克基本上都在观察着布尔凯索的情况。

    虽然出现问题的机会不大,但这不是放松警惕的理由。

    “我想你应该变强了不少吧,哥哥。”

    洛基拿着一根权杖转了几下,死死的看着托尔。

    相比较托尔那种肉眼可见的变强,他的学习之路并不怎么顺畅。

    法师该怎么变强?

    除了打磨自己对于法力的控制之外,就是不断的用知识填充自己对于世界的理解,然后去掌握新的咒语。

    这个过程从来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除非能够拥有超过寻常人的智慧,能够清晰的明白世界和知识之间的道理。

    洛基很有天分,但还不足以让他快速的消化掉高端的知识。

    论起天赋他距离仙后弗丽嘉还都有点差距。

    “变强?我已经很强了!如果我能拿起妙尔尼尔,我才不会每一次都带着伤势从秘境中出来。”

    托尔的现在还对妙尔尼尔不响应他的召唤而闷闷不乐。

    即便他已经明白自己得到的是什么样的一个机会,但是他稍微有些匮乏的大脑可能还不足以支撑他的思考。

    或许想要杀死他的话,攻击心脏是个比攻击大脑更好的做法。

    毕竟他的心脏可能比大脑要大上好几圈。

    “好吧,你是哥哥,你说了算。”

    洛基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打算继续争论下去了。

    他今天还得去整理之前的笔记,有时候一段安心的学习时光是能让人感受到平静和充实的。

    阿斯嘉德,他会回去的。

    不过他更希望自己能够继承至尊法师这个称号,然后以强者的姿态出现在奥丁的面前。

    “托尔,继续训练去。”

    沃鲁斯克隔着老远喊了一声,现在的托尔已经不会再做无谓的反抗了。

    那种忤逆除了让他被沃鲁斯克直接扔进秘籍之外不会有什么别的变化。

    沃鲁斯克不介意托尔休息一会,但是时间已经够长了,现在的他需要的是继续训练。

    不远处的卡努克正看着卡西利亚斯从秘境中有些踉跄的走了出来,眼中终于有了些赞许。

    “你终于不去思考那些毫无意义的阴谋了?”

    卡努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辟邪肩甲闪过了一道金属的光泽。

    卡西利亚斯身上多了几分战士的悍勇,也变得沉默寡言了许多,这一点让卡努克最为满意。

    他一向不喜欢那些大呼小叫得好像一切都辜负了他的那种人,与其在脑中探索一万年,也不如早些进行尝试。

    “我还是有些在意至尊法师这个称呼,我原以为那是强大的象征。”

    卡西利亚斯拍了拍腰上的手斧,带着些自嘲的笑容说着。不过现在的他身上多了很多坦然,感谢卡努克那种非人道的教育方式,让卡西利亚斯终于明白自己应该要做什么了。

    “不是因为称号而强大,是因为强大而被冠以称号,小子。”

    卡努克掏了掏口袋,拿出了一瓶酒递给了卡西利亚斯。

    “现在我认可你了,你可以去你想去的地方,只要记得回来训练就可以。”

    卡努克摆了摆手,经过了一段艰辛的训练,卡西利亚斯终于被修正了。

    在损失了满口的牙之后,他终于被打上了牢不可破的思想钢印。

    现在,他能去任何一个他想要去的地方了,卡努克相信自己的教育成果。

    “那么,你觉得我该去什么地方呢?”

    卡西利亚斯扯了扯嘴角反问着,他是被古一扔到了布尔凯索手里的,现在他即便是自由了,也没有回到法师那边去的想法。

    虽然他不再因为浅显的贪婪而怨恨,但是多少还是有些拉不下脸来。

    “你要是没地方去,就传送到朗姆洛那边去吧,好像他们最近是有事可做的。你要是打算继续训练的话,我也可以。”

    卡努克盘坐在地上,又开始擦拭起了自己的肩凯。

    他不在乎卡西利亚斯要干什么,反正干不了坏事。

    卡西利亚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去找朗姆洛他们,因为每次看到卡努克的脸他都会觉得牙疼。

    在他知道自己用牙床就咬断了黑面包之后,他已经无法直视每天的食物了。

    【感谢托尔,感谢阿斯嘉德!】

    卡西利亚斯心里边这样想着。

    阿斯嘉德每天都会送来食物和酒水,也把他从黑面包的地狱中解放了出来。

    “嗨,卡西利亚斯恭喜你能够离开无趣的卡努克了!”

    维达笑着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根刚刚烤完火的黑面包。

    “对了,你能再表演一下那个吗?”

    卡西利亚斯脸色有些难看。

    “不能!”

    他好不容易才长回来了一口的牙,现在让他表演用牙床咬断黑面包?

    “维达,送卡西利亚斯去布尔凯索那边吧,这小子还没来及学习传送,让布尔凯索送他一趟。”

    卡努克头也没抬地说着。

    “不用麻烦了,我之前好歹是个法师。”

    卡西利亚斯伸出手在身前划了个圆圈,然后打开了前往伦敦的传送门。

    对于朗姆洛他们来说,回趟圣山那就是原地站一会的事情。

    掌握了回程之类的魔法就是这么的方便。

    “记得告诉朗姆洛一声,塔力克好像正打算找他。”

    卡努克抬眼对着即将走过传送门的卡西利亚斯说着。

    等到传送门的光圈消失之后,卡努克转头看了一眼显现出身影的古一。

    “现在你满意了?”

    “我觉得不错。”

    两个人随口说了一句,然后就又各忙各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