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阡南望

304 为迪亚波罗工作的金并像个傻子(万字大章)

    “死了?那位和自然几乎融为一体的存在会死?这可比你沃鲁斯克想要奉献自己还要离谱。”

    布尔凯索摇了摇头说着,然后快走了几步,直接用自己的臂膀将李奥瑞克打翻在了地上。

    “李奥瑞克!我警告过你了!这是是哈洛加斯!”

    布尔凯索踩在李奥瑞克的胸骨上,俯下了身子用一双圆睁的眼睛盯着这个猖狂的骷髅王。

    骷髅王之前对蕾蔻和沃鲁斯克的攻击不算是什么问题,布尔凯索也不会把这些东西视作挑衅。

    但是李奥瑞克真切的做到了挑衅这件事。

    他用自己的领域影响了哈洛加斯!

    “布尔凯索,你觉得你能杀死我吗?”

    李奥瑞克的下巴骨摇晃了几下,发出了轻蔑的笑声。

    但是他已经没有再战斗的意思了。

    布尔凯索的确强大的无可匹敌,但是又能怎么样?

    杀死李奥瑞克这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李奥瑞克发自内心的认为自己不存在了。

    不然想要杀死一个存在本身?

    即便是布尔凯索完全掌握了胸口的吞噬规则他也是做不到的。

    吞噬不过是让李奥瑞克用了另外一种方式继续存在着罢了,毫无意义。

    “我不用‘杀死’你,因为你早就死了。”

    布尔凯索把自己的脸贴近了李奥瑞克,直视着那有些帅气的骸骨之王。

    “黑暗灵魂石在我的额头上已经很久了,难道我会对这个东西毫无了解?”

    布尔凯索抬起了自己的脚,直接坐在了地上。

    布尔凯索的威胁并不算多么的隐秘,至少骷髅王是明白的。

    黑暗灵魂石能够封印地狱魔王,那么封印他骷髅王也不是什么问题。

    这一点李奥瑞克十分的清楚。

    “我只是旁观者,谁知道蕾蔻那个疯婆子会直接把我卷入战斗里,我不会光是挨打而不还手的。”

    李奥瑞克的话像是在辩解一样,但是他显然已经放松了下来。

    既然布尔凯索会直接这样说,那么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野蛮人从来不会记仇,即便是当时没办法报仇,那么也会不断地尝试下去。

    要么死,要么报仇,这就是大多数野蛮人的写照。

    在李奥瑞克疯了的那段时间里,他可是杀死了不少冒失的野蛮人。

    对于这些家伙的性格他很清楚。

    “对了,蕾寇去哪了?”

    李奥瑞克随口问着,语气中有些辛灾乐祸。

    “你想见她?然后再被暴打一顿?你那个黑王进军在蕾蔻的面前就是一个笑话。”

    沃鲁斯克毫不客气的说着,然后将视线转移到了布尔凯索的身上。

    对于李奥瑞克,沃鲁斯克没有丝毫的愧疚。

    即便是利用了李奥瑞克这个家伙,他也不怎么在意。

    原本他的打算就是在夺取蕾蔻的传奇失败之后,就立刻将目标放在李奥瑞克身上。

    狂君权杖一样是一个可选的装备。

    带着李奥瑞克疯狂的象征足以让维达的灵魂再坚持一段时间了。

    最不济沃鲁斯克还有一个王座能够赋予的。

    “你打算怎么面对蕾蔻?要知道你还是让她的套装缺少了一件。”

    沃鲁斯克这样问着。

    虽然布尔凯索当年拒绝了蕾蔻交托套装的意思,但是对于蕾蔻的传世铠这套野蛮人的套装还是十分在意的。

    就好像大地之力和荒原套装一样,其中有着让野蛮人走向技能融会贯通的方法。

    “我带走了她的重任,现在那份责任已经在我的肩膀上了。”

    布尔凯索用双关的话回答了沃鲁斯克的问题。

    蕾蔻的重任是什么?那不过是让野蛮人能够继续存在,不会消亡的夙愿。

    现在这份责任已经落在了布尔凯索的身上,蕾蔻可以每天沉浸在她的爱恋中不必考虑野蛮人一族的未来了。

    “我的碎石锤也完蛋了,现在圣山上边除了你之外,已经没有能够让规则退避的强者。”

    沃鲁斯克目光灼灼的看着布尔凯索。

    失去了套装组件的蕾蔻不能再展现出生前的力量,没有了不朽之王的碎石锤之后,沃鲁斯克也是不能再作为野蛮人的底牌出现了。

    “我知道你的套装是七件,我会把你的腰带给你的。”

    布尔凯索瞪了一眼沃鲁斯克。

    不朽之王套装和蕾蔻的套装不太一样,是一套除了常规组件之外多了一柄武器的套装。

    所以沃鲁斯克想要展现生前的力量并不会因为少了一柄武器而无能为力,只是腰带比起武器会让沃鲁斯克展现的力量打个折扣罢了。

    况且沃鲁斯克向来不怎么喜欢那条重型腰带。

    打了折扣的沃鲁斯克依然不是一个能够被轻易击败的家伙。

    这个家伙从弱小到强大的让敌人闻风逃窜,可是从来没有战败过。

    即便是死在了死亡规则的手里,那也是一场两百俱伤的战斗。

    沃鲁斯克付出了生命,死亡失去了高高在上的位格。

    沃鲁斯克他需要齐拉尼克之链来给自己增加速度好去收拾那些跑的比兔子还快的敌人,所以在得到齐拉尼克之链以后,就不再带着那酷似拳王腰带的装备了。

    即便重型腰带能够起到一定护盾的作用,他也不怎么喜欢。

    “都散了吧,明年的庆典我会准备好食物和酒水的。”

    布尔凯索朝着那些已经停手了的先祖们喊了一声,那些先祖们和战斗的对手对视了一眼,一个个的消失在了原地。

    只有地面上的痕迹能够证明他们曾经在这个地方战斗了一次。

    “我敢用我的王座打赌,他们回头还会再打一架。”

    沃鲁斯克挑了挑眉毛说着:

    “布尔凯索,你为什么觉得我不会奉献?”

    沃鲁斯克搓了搓下巴直接坐在了地上。

    “我为了你的道路,可是被蕾蔻暴揍了一顿。”

    沃鲁斯克的语气有些诡异,但是布尔凯索没怎么在意。

    事情已经过去了,追寻真相的确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但是为了所谓的“真相”去逼迫一个相处了数百年的熟人这种事情还是有些过分了。

    况且沃鲁斯克要是不打算说的话,那不管是发生了什么都不会让他开口的。

    这一点布尔凯索太清楚了。

    “在这一件事上,我感谢你们。但是你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主动的奉献过什么。你的行动总是充满了强烈的目的性,我相信你想要帮我,但是我更相信你帮我是为了让我做些什么。”

    布尔凯索在身上随意的抹了两下,将手上的污迹擦在了身上。

    然后将手塞进了自己的背包中打算取一些他酿造的烈酒当做谢礼。

    “你们三个,为什么这件事不提前告诉我。”

    布尔凯索随手将几瓶酒丢给了马道克他们,有些不满的问着。

    “切,你不是早就有所感觉了吗,只不过这件事发生的时间不在你的预期之中而已。”

    马道克走到了那些先祖们丢下了兵器的地方,用脚在地面上蹭了几下,似乎是打算看看自己的传奇是不是还有什么痕迹留下。

    就像是马道克说的那样,布尔凯索对他们的打算并不是一无所知,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一天有些突然的进行。

    按照他的想法,这一次的帮助应该会在他真正成为不朽之王的时候发生才对。

    “别找了,什么都不会剩下的。你还不如让布尔凯索给你重新打造一柄,反正他已经仿制了不知道多少柄传奇了。”

    塔力克一巴掌扇在了马道克的后脑勺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塔力克对于这个问题没有什么想说的,反倒是他已经挤兑了一次布尔凯索。

    他很清楚布尔凯索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会做些什么,反正他不会吃亏就是了。

    “巴斯廷之力这个倒霉的名字!布尔凯索!回头给我打造一柄全新的武器,这一次我要让我的武器冠以我的名字。”

    科力克咬碎了瓶口一边吞咽着烈酒一边说着。

    “伙计,你已经死了,你不可能重新塑造一段传奇了。”

    布尔凯索眼睛都没有抬起,随口说着。

    科力克又不是骷髅王那样存在,不可能在死了之后重新塑造什么诡异的传奇。

    重新打造一柄传奇武器这件事要是别人这么要求,那么布尔凯索肯定会翻一个白眼给对方。

    因为传奇武器只有在传奇的塑造者手中才是真正的传奇。

    太古传奇要是到了那些传奇的塑造者手中,自然而然的会成为原本的传奇,在两者之间牢不可破的联系中,武器会逐渐地变成它应该的模样。

    只是需要一点时间罢了,毕竟武器这种东西大多数时候都是消耗品。

    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武器在漫长的战斗中会不会忽然碎裂,所以大多数野蛮人的武器早就是不是最开始的那一柄了。

    “我是说在我的武器上帮我打个孔,然后给我一块最高级的绿宝石!”

    科力克对着布尔凯索吼着,然后看了一眼地上还躺着的卡努克,不屑地吐了一口唾沫。

    卡努克的确很强,但是他没有为自己活过。

    这个家伙居然曾经作为公牛部落的酋长而活跃,这让科力克有些反感。

    “真是够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可能比我切了菠萝的时候还要麻烦。”

    “好吧,我的确是有事情想要让你去做,但是现在的你还差得很远。”

    沃鲁斯克这样说着,布尔凯索的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说吧,我会考虑之后给你答案。”

    布尔凯索说话的时候手指有节奏的拍打着手中的酒瓶。

    “我要你碾碎拉斯玛那个混蛋,注意,是碾碎!”

    沃鲁斯克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十分的严肃。

    但是越是严肃,布尔凯索就越是无法相信。

    沃鲁斯克从来都不是一个严肃的人,像是这种要求,布尔凯索想不到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联系。

    “为什么,你难道还遭遇了拉斯玛?别告诉我你没有战胜死亡的原因也是他?”

    布尔凯索有些惊疑不定的问着。

    “只要你能碾碎他,你就会知道的。我怀疑马萨伊尔会被那些家伙掏出了,其中少不了拉斯玛的影子。”

    “听你说的拉斯玛好像是个专门坏人好事的恶棍,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个家伙虽然阴测测的像是一个疯子,但是他可能比你我更清醒。”

    布尔凯索若有所思。

    “那个家伙的确是比你我更聪明,法师一贯如此。况且拉斯玛还是初代奈非天中唯一一个还在不断活动的家伙。”

    沃鲁斯克闭着眼睛说着。

    至于拉斯倒是后应该怎么处理,那是布尔凯索的事情。

    沃鲁斯克不担心布尔凯索会失败,因为布尔凯索从未失败过。

    即便是再怎么可怕的敌人,布尔凯索都没有失败过。

    “拉斯玛绝对有着和你我一样的打算,甚至他可能比我们知道的更加的多,不然没办法解释他总是够破坏别人的好事。”

    沃鲁斯克像是在思索一样,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许多。

    “我认为拉斯玛也想要成为创世神,这是那些走到了巅峰的人都会念头!

    我也是一样,蕾蔻也是,甚至如果你还能见到李敏,那丫头可能也会走上成神的道路。只是有拉斯玛存在,我认为没有人会成功。”

    沃鲁斯不断地说着他对拉斯玛的认识。

    死灵法师总是不怎么讨喜这或许和他们的战斗方式有关。

    尸爆、骸骨、幽魂、

    甚至死灵法师还能变幻出足冰冷的死亡之地。

    “这么说你和蕾蔻当时也尝试过成神?你们选择了什么道路?”

    布尔凯索对于拉斯玛的事情不怎么感兴趣。

    相比较沃鲁斯克相信并提防着拉斯玛,他只会用相同的态度去对待马萨伊尔。

    拉斯玛再怎么聪慧,也不可能比曾经作为智慧大天使的马萨伊尔更加聪明。

    马萨伊尔选择了吸收大魔神的力量,这绝对不是一时间的心血来潮。

    这更可能是马萨伊尔等待了多年的一个机会。

    智慧够做到这一点似乎不值得大惊小怪的。

    “我选择了像是马萨伊尔一样的路,我想要掌握规则。至于蕾蔻,她想要扰乱规则,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创造世界。”

    沃鲁斯克瞅了瞅布尔凯索,他说的不算太清楚,但是布尔凯索应该是能理解的。

    “因为你们都失败了,所以次啊想要让我走上最初先祖的道路?”

    “那是我知道的,最接近成功的一次。”

    “显然,那位存在和你之间有着联系,所以你才是第二位不朽之王?”

    布尔凯索看了一眼沃鲁斯克,然后就转过了头。

    “他的虚影你应该见过了,我吸收了他遗留下来的产物,所以我的强大一直有迹可循。”

    “好了,我不想听你们讲述过去的故事,我只想知道,你们打算怎么对待那些付出了牺牲的灵魂。”

    李奥瑞克咋咋呼呼的喊着。

    光是听两个人有些云里雾里的对话就让他没有脑浆的大脑开始升温了。

    习惯了疯狂之后,思考变得多少有困难。

    布尔凯索踹了一脚还躺着的李奥瑞克说:

    “好了李奥瑞克,你还想要听关于莉亚的事情吗?”

    “说吧,我在听。然后你最好想想要把我安置到什么地方。我懒得再去找人帮我修建一个地宫了。”

    李奥瑞克躺在地上没有起来的意思。

    不死的存在依然会痛,他算是遭了无妄之灾。

    怒火本身就是能够伤及灵魂的力量,那是生命对于非生命的复仇。

    李奥瑞克作为对生命的亵渎,相对的也会被生命的力量所伤害。

    然而每一个生命都是生命权柄的显化,只要是活着的,就能够对骷髅王造成个伤害。

    两者之间大概是完全不能共存了。

    “这里是哈洛加斯,需要我再次让你加深记忆吗?”

    布尔凯索的声音暴躁了起来。

    骷髅王虽然复苏之后会带来更大的助力,但是带来的麻烦也是一点都不少。

    “你总是喜欢用拳头谈乱这些,不过无所谓。”

    李奥瑞克直接坐了起来,空洞的头骨中开始闪现灵魂的光辉。

    “我曾经是一个生命,但是我从来没有感受到什么生命的权柄。甚至权柄这种东西还是在我死去变成一堆烂骨头之后才得到的。

    不知道你们说的那位原初野蛮人是怎么回事,但是显然他没有动摇自己的生命本质。”

    李奥瑞克打算用自己知道的一些讯息作为从布尔凯索口中听到莉亚故事的酬劳,他毫无保留的说着。

    “生命才是你们最宝贵的东西,即便是马萨伊尔他吸收了大天使和地狱魔王,他也依然是他。

    而沃鲁斯克你想要以凡人之身掌握规则?你究竟知不知道死亡代表着什么?

    我想你当时要是选择一些微弱的规则,你可能根本不会留下一个说不清楚的污点。”

    李奥瑞克将脑袋转过去面对着沃鲁斯克,那脊椎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响。

    “成为神明?你们所说的神明大概是创世神吧,但是你觉得我现在算不算一个神明?

    死亡的骸骨在我的力量下回复苏,在我的领域中甚至能够展现出生气的模样,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我算不算神明?

    掌握了规则之后,就是神明了,而成为神明才是迈向创世神的第一步。”

    骷髅王将自己的王冠取了下来,然后丢给了沃鲁斯克。

    “这是我给你的报酬,希望你没有忘掉帮我照顾那个小子。”

    沃鲁斯克一言不发的接住了李奥瑞克的王冠,然后继续等待着骷髅王的下文。

    “你选择让布尔凯索走一条老路,因为有人差点成功?

    但是他还是失败了没错吧?”

    李奥瑞克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说着。

    “失败是理所当然的,你们几乎从未体验过失败的感受,难道就只有胜利才算是有意义的东西?

    我可是在失败中成长到现在的。

    失败算不算规则?失败的规则就是你自己放弃?别开玩笑了,失败就是失败,当你没有达成目的的时候,你就是失败了。

    失败的规则就是帮你排除一条错误的道路。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路可以选择?”

    李奥瑞克开始了说教模式。

    作为一个国家的王者,培养了黑暗流浪者艾丹这个英雄的引路人。

    李奥瑞克在很多事情上都有着独到的看法。

    只是他现在想要做的事情是说服两个野蛮人。

    而野蛮人都是固执地。

    “说这么多废话,你终归连那个门槛都没有摸到过。”

    沃鲁斯克没好气的说着。

    李奥瑞克这个家伙活着的时候绝对没有死了以后强大。

    虽然他活着的时候也是响当当的强者,但是距离“神”这个层面有着太远的距离。

    “我以为你会说什么有用的东西,按你所说,失败就是排除法?那么要是有人掌握的失败的规则他又能做些什么?

    难道告诉你,这条路通向一条没有结果的路,快回头?

    你就是这样教导艾丹的吗?难怪他会被艾德莉亚迷的五迷三道的。”

    沃鲁斯克对于李奥瑞克的话一点兴趣的都没有。

    “够了,我听烦了!”

    布尔凯索粗暴地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

    “现在,李奥瑞克,你还想要知道莉亚的事情吗?”

    布尔凯索的语气十分的强硬,无疑是说让两人闭嘴。

    沃鲁斯克自讨没趣的消失在了原地,顺带的带走了维达。

    维达之前消耗很大,现在需要一些帮助才能恢复状态。

    所以沃鲁斯克带着维达去卡奈魔盒那里了。

    至于卡努克则是被布尔凯索直接一把抓住了手臂,高高的朝着长者圣殿的方向丢了过去。

    他瞪大了一双给眼睛,死死的看着李奥瑞克,一副“你再多说一句试试”的表情。

    ……

    “你好菲斯克先生,我是重案组的警员安吉尔·道森,我想你已经知道了。我身边的这位是我的朋友,他是一个律师。”

    安吉尔对着眼前的金并说着,脸上毫无变化。

    金并他已经见过不止一次了,只是每一次都感觉有些不同。

    听说金并一直养着几个和他长的很像的人当做替身,安吉尔心里有数。

    至于是长的很像还是手术的效果,她才不在乎。

    “现在这个办公室中除了我们三个之外没有其他人了,我有事想要拜托你。”

    安吉尔眼前的那个金并用着一贯的语气说着,但是显然他只是一个替身。

    这一点马修听的很清楚。

    眼前的金并就像是人工催肥之后的普通人一样,心脏的跳动十分的不正常。

    那是外表变化之后带来的副作用。

    显然他这一趟并没有见到真正的金并,那么蜘蛛侠所说的可怕变化也就无法验证了。

    “您请说。”

    安吉尔在礼仪上没有什么问题,依然表现得十分正常。

    即便知道眼前的人不是真正的金并,也不会有人用轻蔑的态度去面对。

    毕竟这家伙顶着金并的外形。

    “今天我见到了我的老板,他显然有些不正常。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我见到他的时候十分的害怕。”

    眼前金并的替身完全不在乎自己暴露了身份这回事。

    这是金并不能容忍的,但是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这个家伙事金并所有替身中活的最久的一个,就是因为他对于金并十分的畏惧,所以按照金并希望的,那样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该有的情绪。

    服服帖帖的就像是一个奴仆小心翼翼的完成了主人所有的要求。

    为此他拥有了在私人时间享有金并这个名字带来的便利的特权。

    只是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办法了。

    “我是说金并!我不是金并,你们应该知道!我是说所有人都差不多知道我不是金并这件事。

    金今天召集了我们这些替身,但是见面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平淡的看着我们。

    这很不寻常!”

    这个可怜的家伙似乎已经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前言不搭后语的说着。

    “他看着我们的时候就像是看着一颗石头,或者说什么都没有看到,原本他在见到我们的时候还是把我们当做一个人的,只是……”

    眼前的这个金并替身在说话的时候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显然他现在充满畏惧。

    就在他全身的肉都像是波浪一样翻滚的时候,楼上忽然传出了巨大的声响。

    马修能够听到那是蜘蛛侠被打飞了的身影!

    但是他却根本没有听到攻击蜘蛛侠的那个家伙的动静,哪怕一点都没有!

    “是老板!”

    那个可怜的替身一瞬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整个人全身上下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帮帮我!我知道很多内幕,帮帮我!带我走吧你是警察,帮我申请特殊保护!帮帮……”

    替身的话没有说完,一个巨大的身体就打碎了天花板出现在了这一层中。

    那个家伙的手中拿着一柄巨大的锤子,身上金色的斑纹不断地闪烁着光芒。

    马修终于感知到了金并的存在,不是因为灵敏的感觉,而是那种无法忽视的罪恶的气息!

    一阵阵像是潮汐一样的气息冲击着一切。

    马修的身体真格紧绷了起来。

    【见鬼!这个家伙比蜘蛛侠说的还要强大!罗夏能不能和他战斗?】

    马修的脑海中这样想着。

    “菲斯克先生,显然你当着我的面做了什么了不得事情,那么你打算连我一起留下吗?”

    安吉尔拍了拍马修的肩膀这样说着。

    “我没有这个打算,正好我找你们有事,这个蠢货以我的名义约见了你们,那么正好,我来和们见面了。”

    金并原本的声音中虽然沉稳但是却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冰冷过。

    这让安吉尔感觉到了一阵恶寒。

    “那么律师先生,你找我有什事情?”

    金并看了一眼马修,马修立刻就感觉到了。

    那种被无穷恶意包裹着的感觉让他差点就直接发出战吼了。

    “我只是陪同安吉尔过来而已,金并先生,对于你今天的义举我很感激,地狱厨房有很多难以生存的人享受到了菲斯克集团的帮助,所以我求着安吉尔警员给我一个向你亲自道谢的机会。”

    马修有些磕磕巴巴的说完了一长串话。

    这话恶心的他自己都差点受不了。

    虽然金并的集团的的确确是做了一些慈善,也的确有人从中受。

    但是最大的受益者一直都是金并他自己。

    慈善对于金并来讲就是一门生意,洗钱和避税两不耽误。

    “显然你不是这么想的,不过无所谓,只要你懂得心存畏惧就足够了。”

    金并把手上的巨锤抗在肩膀上,对着马修和安吉尔说着。

    马修是个盲人,对发生的一切理应“毫不知情”,但是安吉尔是一个正常人,那么金并敢于暴露在对方的面前,那显然不是一个好的讯号。

    “安吉尔警员,你打算对我说些什么?”

    金并像是打瞌睡了一样,走到了沙发边上。

    巨大的身体坐在上边,沙发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响声。

    金并的生活用品都是特制的,不然没办法承受他远超常人的体重。

    “我是被邀请来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安吉尔有些颤抖的从口袋中取出了香烟,默默地放在了嘴上。

    但是打火机好几次都没有点燃香烟,表现着她的不平静。

    “好了,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那就没有什么好隐藏的了。”

    马修一把扯掉了自己的的领带,衣服上的扣子发出一连串的嘣嘣声散落在了地上。

    金并饶有兴趣的看着马修的动作,神色中显而易见的轻蔑。

    他的气息在天锤碎石者的帮助下完全的隐藏了起来,对于一个瞎子来讲那是最差的情况了。

    恐惧的力量让所有对他存在敌意的存在都无法准确的辨识他。

    就像是在漆黑的屋子中听着自己血液流淌的声响。

    无声恐惧!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没办法听到你的动静,你就像是消失在了世界中一样。”

    马修自顾自的说着。

    他的确没办法用他一贯的方式来确定金并的位置,但是那种浓厚的罪恶气息已经给他指明了方向!

    马修从背包中掏出了自己的钉头锤,面对着金并身边的位置气势汹汹。

    金并对于自己的能力十分相信,所以马修要利用这一点。

    即便会让自己表现得十分滑稽,但是这很好用。

    面对无法力敌的怪物,运用智慧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你做好准备了吗?我要为那些饱受伤害的向你讨个公道!”

    马修大吼了一声,脚步迅速的朝着那个方向冲了过去,然后高高跃起,双脚重重地踩在了墙壁上!

    借助这巨大的力量,马修挥舞着手中的钉头锤,就像是胡乱的挥舞一样。

    只是他轻而易举的经过了金并的身体,单抱住了安吉尔的腰,朝着窗户的方向冲了过去。

    手中的刀钉头锤重重砸在防弹玻璃上,一个转身的功夫就跳了出去。

    “有趣?我记住了。”

    金并没有丝毫去追击的意思,只是默默地看着那个颤抖的越发激烈的替身。

    而跃出窗外的马修和安吉尔在半空中跌落在了一张巨大的蛛网上边,平安的落了地。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正是蜘蛛侠。

    只是他的状态看起来一点都不好。

    劣质的制服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破口,头套上带着明显的血腥味。

    “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了,现在的金并的确不是我们能够面对的敌人。”

    马修把手里的安吉尔直接放了下来。

    之前情况紧急,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注意自己是怎么带着安吉尔离开的。

    “下一次,我是说如果有下一次,我希望不要用抱着麻袋一样的方式抱住我。”

    安吉尔直接干呕着说着。

    马修之前巨大的冲击力让她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挤压了,现在除了想要呕吐之外再没有其他的想法。

    “走吧,我会联系人手的,只是我的律师事务所似乎不得不关门几天了。”

    马修深深的看了一眼蜘蛛侠。

    在他的感知中蜘蛛侠那强壮的身体上伤势十分的严重,那不是什么好消息,至少这一周之内,蜘蛛侠都不会有什么战斗力了。

    “抱歉,默多克律师。让你的朋友卷入到了这场意外之中。”

    蜘蛛侠虚弱的说着,带着深深的歉意。

    “你去休息几天吧,给我留下一个联系方式,我会在行动的时候联系你的。”

    马修扯了一下脸上的肌肉,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意。

    他能够想到的最强大的助力就是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举着木牌乱窜的罗夏,老实说他不喜欢喝罗夏打交道。

    那个家伙太直接了,很多时候根本没办法讲道理。

    至于朗姆洛和卢克他们,面对金并的时候似乎也显得有些无力。

    这是马修基于自己力量的判断。

    他在面对金并的时候,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危险。

    朗姆洛虽然比他稍微强那么一点点,但是面对金并的话不会比他表现得好到哪里去。

    至于卢克,现在的卢克没办法胜过马修,虽然并不能算是弱者,但是作为战斗力只能算是一个添头。

    马修需要好好想想该怎么面对金并了。

    至于布尔凯索,马修不打算去麻烦他。

    布尔凯索最近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虽然马修也搞不清楚是什么地方有问题。

    “我想,我们都低估了金并,他只是随意的一锤就把我打飞了出去。

    要不是我提前感觉到了危险,你们可能只能在地上的烂肉中找到我存在的痕迹了。”

    蜘蛛侠咳嗽了两声说着,然后给出了一个写着地址的纸条。

    马修默默地接了过来,转头对着安吉尔说着:

    “你最好躲起来,如果金并想要找我们的话,你是最危险的一个。虽然我觉得他可能没打算直接要我们的命。”

    马修有些疑惑。

    金并绝对做的到将蜘蛛侠杀死,甚至杀死马修也不算是多么困难得事情。

    但是他就像是乐意见到这一切这让进行一样。

    金并的表现让马修有些摸不着头脑。

    “金并想要找的人,没有一个能够跑掉的。我决定明天正常去上班。”

    安吉尔终于从干呕中缓过了劲说着。

    作为一个警员,安吉尔很清楚被金并注意到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所以他没打算改变自己对待生活的态度。

    而就在此时,站在原地看着那个对他充满了恐惧的替身的金并却是露出怪异的表情。

    库尔的天锤尊者以散播恐惧为己任,而迪亚波罗干预下的天锤尊者会做的更加过分。

    杀戮只是带来恐惧的手段,对于未知的恐惧才是最为深切的本能。

    所以金并用诡异的行事风格来面对身边的所有人,这样能够有效的让恐惧更加深入人心。

    但就在刚才,他感觉一份原本深刻的恐惧在转瞬之间就消散了。

    所以这吸引了金并的注意力。

    “你说,我吓人吗?”

    金并对着眼前的替身这样说着。

    像是死人一样的表情冷冷的注视着那个通过手术和他长的十分相似的替身。

    “吓人!不!不吓人!”

    那个可怜的替身只是一个普通人,面对金并的时候根本没办法冷静地思考了。

    “那么你为什么会寻找别人的关照?还是说你有了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金并用最平静的语气说着。

    他清楚这样做能够给那个可怜的替身带来最为浓厚的恐惧。

    迪亚波罗需要的恐惧不是最广泛的那种。

    恐惧无处不在,那种恐惧只能让他恢复自己的力量。

    但是这种程度想要战胜布尔凯索那就是痴人说梦。

    他需要更加深刻的那种,更加的诡异的恐惧才是能让他一点点迈向更高层的力量。

    为此他不惜让那些天锤尊者去做多余的事情,不惜用自己的意志干扰天锤的选择。

    恐惧是强大的力量,但是太过于庞杂了。

    对于一切都有可能催生恐惧,就好像有人会害怕蜘蛛,有人会害怕蛇一样。

    不同的恐惧能让他更好的感受到人类的弱点。

    他不相信布尔凯索能够通过分割灵魂将所有的恐惧都封印了起来。

    恐惧总会有被遗漏的东西,就好像一个人会突然的对熟悉的事物产生恐惧一样。

    “好了你继续你的工作吧,我会在不久之后在处理你的。”

    金并随口安排了替身。

    直接惩罚甚至杀死都么有意义,也满足不了金并信奉的那个“神”。

    未知能够让替身终日恐惧,多少会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人会在不断地畏惧中更加坚信自己无法战胜恐惧。

    类似于自我催眠。

    总是觉得自己做不到的话,那么有一天真的就再也做不到了。

    意志是最宝贵的力量,用来给自己上锁的话也一样的好用。

    只是金并的做法有些傻乎乎的,犹犹豫豫一点黑道帝王的样子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