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阡南望

361 两个布尔凯索(保底,后续还有)

    罗夏依然一副呆呆的样子握着审判之锤,布尔凯索则是歪着脑袋坐在王座上,像是曾经的沃鲁斯克一样的姿势。

    不朽之王,一个悲剧的王者称号。

    这个王位或许比起堪杜拉斯的王座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去。

    布尔凯索感受到了许久未曾感觉到了疲惫。

    那不是来自身体上的,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一种迷惘。

    “沃鲁斯克,你寂寞吗?”

    布尔凯索用手敲着王座那残破的扶手,随口问着。

    即便他没有指望能够听到沃鲁斯克的回答。

    寂寞?

    当然寂寞。

    数千年的枯守,不和其他的存在有过多的交流。

    与其用寂寞来形容,倒不如思考沃鲁斯克为什么没有在漫长的孤独中陷入疯狂。

    王座上开始散发着温暖,让布尔凯索越发的疲惫了。

    仔细想想,这个被称为最强的野蛮人好像没怎么安然入睡过。

    两柄原始的传奇跌落在了布尔凯索的手边,直直的刺穿了地面,卡在了那里。

    布尔凯索的勇士之血和布尔凯索的庄严之誓。

    两柄原始的传奇。

    来自于最初先祖的馈赠。

    当布尔凯索捏住这两柄传奇的把手时,就意味着成为不朽之王的仪式已经开始。

    布尔凯索歪着脑袋,用手支撑着脸颊,做出了沃鲁斯克一向喜欢的那个动作。

    看着两柄传奇,他有些出神。

    即便他不止一次的仿制过这两斌传奇重武器,但是真正见到这两件拥有无上荣光的武器还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在他和初代先祖产生了联系的时候。

    “胜利的象征?族人们是用这个称呼来形容你们的?”

    布尔凯索像是一个疯子一样对着眼前的两柄传奇说着。

    虽然武器不能说话,但是忽明忽暗的光芒像是在回应着布尔凯索的疑问一样。

    “真是无聊的心里寄托,初代难道就没有失败过?或者说在圣山上除了我之外,有谁没有失败过?”

    布尔凯索用自嘲的语气说着。

    双手压在了自己的膝盖上,眼神有些冰冷。

    信任谈何容易。

    即便是对于那个奠定了野蛮人强大的先祖,布尔凯索也没有多少的信任。

    圣山的那些先祖,大多数布尔凯索都很熟悉,所以才会产生信任。

    但是一个老早就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中的先祖,有什么值得信任的?

    难道就依靠着那些古老的传说和只字片语的记载?

    这简直像是一个玩笑。

    布尔凯索说着伸出了双手,攥住了那两柄传奇。

    翠绿的光辉一瞬间就像是沸腾了一样,充满了灼热的气息。

    原始的传奇本该具备力量的赐予,但是那份力量对于眼下的布尔凯索来说什么都算不上了。

    最多,算是一顿正餐?

    时间的力量在布尔凯索的身上涌动着,他感觉到了一种窥探感。

    就好像某个家伙正在暗自观察一样,让他有些烦闷。

    一个湛蓝的裂缝出现在了长者圣殿后边的墙壁上,那一头又出现了似曾相识的光辉。

    布尔凯索不打算松开手去观察那些意外,不朽之王的传承正在继续着。

    现在没有比那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初代先祖的幻象即将出现,然后沃鲁斯克将会进行他存在以来的最后一次露面。

    只是布尔凯索的身上似乎是少了一些东西。

    比如一身正装。

    初代先祖那一身象征废土之怒的荒原套装和沃鲁斯克身上的不朽之王套装看起来都很不错。

    至少透露着一些威严。

    现在的布尔凯索身上却是敞露胸怀,只有一件裙甲被腰带系在腰上。

    赤脚、散发、

    没有一点点王者的威严。

    有的只是如同野蛮人这个称呼一样的蛮荒气息。

    身上的伤疤正在一点点的跳动着,然后消糜不见。

    只在胸膛的位置上留下了赤红色的战纹。

    “我从未想过,野蛮人会有一天连战甲都穿不上。”

    一个带着诧异的声音慢慢的传来。

    初代先祖的影像出现在了王座的一边,用心疼孩子的口吻说着。

    布尔凯索翻了个白眼,将两柄传奇别在了腰上,顺便捋了捋头上的乱发,将那颗腥红的黑暗灵魂石展现给了初代先祖。

    “我也没想过,会有一天野蛮人会需要一个暂时空置的囚笼去成为不朽之王。”

    布尔凯索这样说着。

    眼神带着蔑视。

    初代先祖代表的东西很多,像是什么传统之类的林林总总能排成一长溜。

    但是过去和现在已经并不一样了。

    两个布尔凯索。

    他们跨过了漫长的时间出现在了同一个地方。

    然后用相互嫌弃的眼神对视着。

    “说说吧,怎么回事?”

    初代先祖这样说着。

    有些无奈的坐在了地上,伸出手敲了敲地面。

    然后又一次的展现出了诧异的眼神。

    “这座圣山为什么只有这么点力量的累积?我记得我的身体被留在了圣山之上,光是那份力量就不可能让圣山表现得如此孱弱!”

    初代逼问着。

    眼里有些懵逼。

    “你说的是亚瑞特圣山,这里是哈洛加斯圣山。”

    布尔凯索随口说着,身子往后一躺,依靠着王座的椅背。

    这很不礼貌,也没有什么威严之类的。

    不过这总好过沃鲁斯克在王座上做的那些破事。

    好在每一次沃鲁斯克都会在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默默地擦拭着那些痕迹。

    简直像是一个神经病。

    “我的身体毁了?”

    初代先祖这样说着。

    然后又站了起来,此时的他才开始细细的端详布尔凯索。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

    “布尔凯索。”

    “怎么了?”

    “我说,我的名字叫做布尔凯索。”

    简短的对话陷入了沉默。

    这里的初代先祖只是一个刚刚被唤醒的意识,对于很多事情都不清楚。

    至少在他留下这段意识之后发生的事情,他都不知道。

    只是一个意识而已,出来不过是告诉布尔凯索一些重要的情报。

    “我记得,上一次我出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家伙叫做沃鲁斯克?”

    初代先祖不得不找了一个话题,好让这场对话继续下去。

    “沃鲁斯克现在就在圣山底下,做着大长老该做的事情。”

    布尔凯索一边说着,一边在手臂上扯出了一个伤口,往嘴里灌着夸尔凯克的苦酒。

    酒液洒出来了一些,毕竟吃苦从来都不是什么舒适的代名词。

    “你和我想象的样子有些不一样。”

    初代这样说着。

    然后连上了沃鲁斯克的意识。

    他需要从自己的继任者那里得到一些之后发生的事情的情报。

    一个没有力量的意识体说实话挺没用的。

    毕竟初代先祖向来不是以智慧著称的家伙。

    即便是在那些写着不知道多少吹嘘他的文字记录上,也从未赞誉过他的智慧。

    只是提及了很多他擅长锻造和拥有强大力量的消息。

    或许就连那些记录他丰功伟业的书记官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吹嘘一些莫须有的东西。

    布尔凯索默默地灌着酒,然后笑了笑。

    罗夏的变化快要结束了。

    他已经感觉到了罗夏和脚下的圣山开始产生了联系。

    再过不久,这些就正式开始了。

    “好吧,布尔凯索。喊出自己的名字还是有些不习惯。”

    初代先祖的意识严肃了起来。

    看来他已经从沃鲁斯克那里知道了不少的东西。

    包括真正的自己已经认可了布尔凯索这个名字的事情。

    “我以为,我能告诉你们唤醒我的方法,而不是告诉你们一个最糟糕的消息。”

    初代这样说着。

    “你就是告诉了我该怎么唤醒你,我也很有可能不会照做,况且你的身体已经完蛋了。”

    布尔凯索这样说着。

    带着些狂妄。

    “这个世界不需要两个布尔凯索。”

    布尔凯索的话让初代先祖楞了一下。

    他想不出来为什么。

    难道是在漫长的时间之后,野蛮人已经不能接受活着的野蛮人同名了?

    “我和你本人有过联系,他认可了这一点。”

    布尔凯索继续说着。

    身后的那个裂缝又变大了一点点。

    “你们掌握了时间的力量?”

    初代先祖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个裂缝上,带着些思索问着。

    他不打算继续追问关于名字的问题了。

    “差不多,但是那个不是。”

    布尔凯索看都不看,抬起了手用拇指指了指身后的那个裂缝。

    “时间的力量强大的超乎你的想象,所以你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坏消息?

    我还要向那些死鬼通报自己成为不朽之王的消息。”

    布尔凯索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说着。

    “好吧,拉斯玛掌握了一部分的命运。”

    初代先祖摊开了手这样说着。

    在他看来这个消息足够让布尔凯索端正的坐在那里了。

    这可是一个大消息。

    “哪一部分?拨弄命运还是展现命运?”

    布尔凯索依然无精打采的样子。

    这消息还行。

    “对了,我有告诉过你,迪亚波罗成为大魔神的消息吗?”

    布尔凯索懒懒散散的说着。

    反倒是初代先祖一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紧张了起来。

    “你是说真的!?”

    这由不得初代先祖不激动。

    大魔神代表的东西是半个创世神。

    这就基本成为了七首恶龙一个层面上的家伙。

    这种才是不得不重视的消息。

    “对,我直接剁掉了他的狗……他的脑袋。”

    布尔凯索本来想说“狗头”的,只是忽然想起了大魔神使用的身体是莉亚的,所以不得不改口了。

    “布尔凯索!你TM!”

    初代先祖的脏话说了一半就被噎在了喉咙里边,因为他的名字也叫“布尔凯索”。

    骂人等于骂自己可还行。

    “呼~看来你已经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了。”

    初代先祖进行了一次属于虚影的深呼吸,虽然半点气流都没有出来。

    鬼大概是不会呼吸的。

    这个动作用来平复心情真的挺好用的。

    “说吧,如果只是这样的坏消息,你大概早就告诉了沃鲁斯克。”

    布尔凯索稍微严肃了一些,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影。

    “拉斯玛掌握了拨弄命运的那一部分,而我本来是不能说出口的。”

    初代先祖慢慢悠悠的说着,眼睛一直盯着布尔凯索。

    像是想要确定什么东西一样。

    “老实说,你如果不信任我的话,可以让沃鲁斯克转告我。”

    布尔凯索满不在乎的说着。

    就像是他不能很好的信任初代先祖这个隔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家伙一样,初代先祖也不会轻易的信任他。

    尔虞我诈的事情这些家伙见的太多了。

    但是初代先祖再怎么也是会相信沃鲁斯克的,而沃鲁斯克会信任布尔凯索。

    布尔凯索的话算是提醒了一下初代先祖,自己是众望所归成为了不朽之王的,而不是因为只剩下了寥寥无几的野蛮人后,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或许是因为他的打扮看起来不太庄重的缘故才会有这样的误会。

    好在时间不算紧迫,不需要长话短说。

    “当时,我们跟随着母亲对其他留在了庇护所的天使和恶魔展开了杀戮,他们的尸体都被拉斯玛带走了,我和拉斯玛战斗的时候才发觉他掌握了属于命运的一部分力量。”

    初代先祖已然是一副缓慢地样子,像是一边回忆着一边说着。

    “你掌握了生命的一部分权柄,我是知道的。所以别说的只有拉斯玛做出了恶心的事情一样。”

    布尔凯索有些不满的说着。

    当时的事情已经没有了详细的记载,但是光从初代先祖掌握了生命权柄来看,那些并非伊纳瑞斯和莉莉丝孩子的人类,只怕是没少被拿来做研究。

    瓦西里和初代布尔凯索共同掌握了生命的权柄,而他们的分道扬镳肯定和这脱不了关系。

    至于拉斯玛,一个追求平衡的死灵法师,怎么会舍弃生命权柄这种探索生死的东西?

    “好吧,看来你和真正的我聊了不少。”

    初代先祖久违的感觉到了头痛,虽然亡魂是不会生病的。

    但是作为精神体,这些家伙会感受到自己认为的东西。

    “拉斯玛差点就夺走了我掌握的那一部分,但是瓦西里手中的那一份,基本全都落在了拉斯玛的手中。”

    初代这样说着。

    然后看着吊儿郎当的布尔凯索有些怀疑。

    他从沃鲁斯克那里知道了眼前的家伙有多强大,但是却还是觉得有些怀疑。

    强者多少该有些风范,而不是这样的随意。

    一副连先祖都没有看在眼里的样子。

    “不用想了,我尊重所有的先祖,但是不怎么尊重你,尤其是你还只是一个意识而已。”

    布尔凯索直接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或许是初代先祖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容易揣摩,所以布尔凯索才猜到了这个家伙在想些什么。

    “因为我把责任交给了你们?”

    初代先祖对于这个原因有些在意。

    他没有想过自己会被自己的后代所鄙夷。

    “不是,因为他们口中的三傻,也就是马道克他们的缘故,我才看不起你。”

    布尔凯索直接给出了答案。

    他当然知道马道克他们三个作为守门人的必要性,也不是因为守门人是他们三个而感到恼火。

    而是为了守门人身上的另外一些东西。

    供养初代先祖这个责任!

    在亚瑞特圣山还没有被毁了的时候,也就是初代先祖的身体还在圣山上沉睡的时候。

    还活着的三先祖就已经不会再变强了。

    血脉的力量被拿去供养了那副沉睡的躯壳!

    这才是布尔凯索感到不满的理由。

    牺牲别人永远是可悲的。

    初代先祖的做法就是如此。

    “塔力克他们?”

    初代带着些惊讶说着。

    在这种交谈中,显现了布尔凯索和初代先祖对于守门人的重视程度。

    初代先祖更在意塔力克,而布尔凯索更在意马道克。

    至于科力克,他不需要别人的看重和认同。

    那是一个只顾着走自己路的家伙。

    “我没有用耻辱之证影响他们的意志!”

    初代先祖说出了一些有点了不得的东西,这让布尔凯索的眼神变得危险了起来。

    布尔凯索一直有些在意,耻辱之证这柄武器显然不是塔力克无中生有鼓捣出来的东西,只是他一直没能问出这柄传奇是从哪里得来的。

    现在有了答案,反倒是让他的愤怒升腾了起来。

    那柄邪门的传奇所造成的影响,是从接触到的时候就开始的。

    初代说没有利用那柄传奇,布尔凯索有些不信。

    “真的,我只是给了塔力克一个选择。”

    初代先祖这样说着,布尔凯索的眼神越发的危险了。

    一个选择?

    选择多数时候都是逼迫。

    布尔凯索已经不想计较是什么选择了。

    他身上的怒火穿过了腰间的两柄重武器,开始在这个室内刮起了风暴。

    旋风斩有时候是不需要使用武器就能释放的。

    比如在发出战吼的一瞬间,怒火会和身上的所有装备产生联系。

    而此时只要摆出使用旋风斩的姿势开始旋转,即便是空着手也能掀起相同程度的狂风。

    或许在穿过传送门的瞬间就开始旋转也是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重点是让怒火和身上的一切产生联系。

    布尔凯索如果愿意的话,他甚至能够用挥手这种动作来掀起旋风斩。

    和初代先祖的对话,显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至少现在一点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