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第一太子 夜星月语

第一百五十七章 野心

    朱樉看着朱棣说道:“你服不服又能如何,老四别太高估自己了。”

    朱棣笑了一声,二哥是最会讨大哥欢心的,但也是对大哥嫉妒最深的。不过二哥到底是个聪明人,他十分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朱棡接话说道:“你们应该也听说了,父皇要给我们的是实封,也就是有封地的。”

    这些他们自然清楚,那些狐朋狗友的长辈都是高官,不乏中书省和六部的官员,朱元璋想要分封诸王拱卫京师的消息他们早就听到了。

    这可是好事,能到地方去潇洒,做一个真正的王当然是美滋滋的,在京城他们还要给父兄行礼问安,朝中的大佬们也不好得罪,每日谨小慎微的。

    朱棡说道:“父皇又不是没读过史书,汉晋之乱不远,就是让我们就藩也肯定会加以限制。”

    朱棣从自己三哥的手臂下挣脱出来,这大热天的有什么好搂的:“再怎么限制我们也是大明正经的王爷,地方的能有什么人敢管我们,只是不懂大哥当初说的那削藩是什么意思。”

    朱棡把手负在身后:“总不能是大哥上位后,撤销掉藩国,把咱们压在京城养着吧?”

    三人沉默下来,他们可以忍这一时,但是朱标若是想把他们当成猪仔圈养在京城一辈子就真的太过分了,他们也是天潢贵胄的皇子,也是上过战场渴望建功立业的少年。

    朱樉突然说道:“那又能怎么样,就像你我反抗不了父皇一样,大哥上位是众望所归,朝中的文臣武将都是东宫臣属,咱们在朝中连个替咱们说话的人都没有。”

    朱棣脸色一黑,这就是在点他了,老二老三还没有订婚,唯有他早早的跟中山王府三小姐定下了婚约,可是徐家对他可没有半点儿亲近的表现,

    若是徐达身份特殊不好与他说话,这也可以理解,但是徐允恭现在身上又无官职,跟他亲近些谁都不会挑出错,但是徐家除了自己的未婚妻经常送来东西,其余人半句话都不愿意与他多说。

    这分明就是在向大哥表态,徐家只忠诚于太子殿下,朱棣咬着牙没有说话,这世上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确实让少年有些心寒,

    朱樉说完就后悔了,他们三兄弟一起混了这么多年,自然还是有兄弟情谊的,只不过今日受得委屈有些多,所以才口不择言。

    朱棡赶紧打圆场说道:“老四你知道二哥不是那个意思,咱们哥儿三都是一路人,谁都别嫌弃谁。”

    朱棣到底是意志坚定的人,听完后也就放松了,这么多年他也习惯了。

    失望经过慢慢的积累变得苦涩,希望一次次的破碎,等到失望攒到极限,人也就清醒了,皇子们自出生就享受荣华富贵,所以他们追寻的不是物质享受,而是精神享受。

    比如朱元璋的宠爱朝臣信赖还有太子的认可,这些都是他们渴求的,他们想要证明自己,不想再被自己父皇当成不学无术的傻儿子,被朝臣们感觉是麻烦唯恐根他们扯上关系,不想再被自己的兄长当成四肢发达的蠢弟弟。

    不过各方都在压制他们,包括他们的母妃,都在要求他们老老实实的长大,乖乖的跟你大哥想处,等到长大就藩了听从朝廷的话。

    朱棣平静的说道:“咱们怎么商量都是没有用的,大哥能提前跟咱们说就是很给面子了,到时候朝廷诏令一下,你我还有什么拒绝的余地。”

    其余俩人也确实没有话说了,他们治理地方的本事没有学过,打仗倒是去过一次,不过是跟着涨涨见识罢了,朝廷上有徐达常遇春,中间还有李文忠蓝玉,后面徐允恭他们,就藩起兵反抗朝廷削藩才是笑话。

    所以哪怕是王爷,这一生也还是要指着父兄的恩德过日子,这是何其可悲的一件事。若他们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或许没人为了填饱肚子无需想这么多,但是他们也是天潢贵胄的龙子啊。

    不过现在的事实就是如此,他们以前还能盼着随着大哥慢慢长大,父皇年纪变老,会逐渐的开始忌惮打压大哥,这样他们也未必没有翻身的机会,毕竟历史上这样的例子也不少。

    太子年长之后就是皇帝最大的威胁,可是他们亲眼看着朱标的权势一日大过一日,自己父皇非但没有忌惮打压,反而还在推波助澜,太子的潜在势力已经遍布朝野了。

    说句不好听的,哪怕是现在自己父皇突然崩天了,只要大哥没有倒下,那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在灵前继位,大明的政局不会有丝毫波澜,因为掌控朝廷的权力的大臣们本身都还兼任着东宫的官位。

    改朝换代了都不需要清洗朝野,这是何其恐怖的权势,连他们这几个皇子都感觉到了太子的威胁,自己父皇却不知道是如何想的。

    朱棡突然说了句:“莫不是在捧杀?”

    朱棣嗤笑一声:“再捧下去,哪怕是父皇想要换下太子的位置都难了,只要大哥不造反、不忤逆,满朝文武们都不会同意父皇动摇国本的。”

    在政治中站队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朝中的大佬们在开国那天就被朱元璋强制安排到东宫,这些人平时不会跟朱标有过多的接触,但是一旦朱标出了问题,他们就一定会力挺,忠于自己的储君是不会有错的。

    朱樉叹了口气,眯着眼睛看向天空中高悬的太阳:“大哥如日中天,咱们兄弟到底是要指着父兄的阳光雨露活下去的,以后削藩的事情随大哥吧,总不至于要了咱们的小命儿。”

    不一会儿就各自回宫殿了,半个时辰后,朱标坐在文华殿,看着老三送来的纸条,上面详细的记载着朱家三兄弟的话语…………

    朱标乐呵呵的随手撕掉纸条,然后端起绿豆汤喝了一口,皇子们心怀不甘是肯定的,朱标要是坐在他们的位置上,也肯定忍不住幻想能坐上龙椅,这是人之常情。

    别说这三个了皇子了,就连京城要饭的乞丐都会想着,要是老子有一天当上看皇帝如何如何,无论贫贱富贵都在眼馋着龙椅,只不过更多的人清楚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不敢标露出来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