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第一太子 夜星月语

第二百九十三章 逆之者亡

    现在就要看这个未来的相国是不是够有担当了,吏部尚书的眼神更加幽深一些,他为六部之首,乃是朝廷的吏部天官,自然也是有自己抱负的。

    到了他这个级别哪怕是在丞相面前也不至于卑躬屈膝,说到底也不过是政治联手罢了,若是胡惟庸或者汪广洋任何一人落马,他都有机会补上去。

    现在的情况就是能站在朝廷上的六部官员,大多都知晓李少田有问题,不过他们不清楚那个姓赵的御史到底是在捕风捉影还是真拿到了证据。

    胡惟庸微微回头扫了眼地上的李少田,然后回过头躬身说道:“微臣的想法跟左相一样,还是应当彻查此事。”

    此言一出,地上的李少田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仿佛是身体不受控制了一般,他自己清楚,若是没有胡惟庸出手掩盖,那么刑部和大理寺可不会给他面子,一定能查出他的问题,到时候依照当今的性子,被斩首都是美事了。

    户部尚书脸上的冷汗就更多了,李少田贪污所得怎么敢不给他大头,现今这小子没活路了,不会反咬一口吧。

    朱元璋却是不急着下旨,目光漫无目的的扫荡着,这群在外面权势滔天朱衣紫绶的大员们各个都有些惶恐不安,他们貌似已经察觉到风雨欲来的前兆。

    朱标同样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切,再过几年这群人能有几个还站在这呢?如此一想也挺有趣的,这种凌驾一切的感觉真是让人迷醉,朱标看他们惶恐不安,他自己倒是突然安心了。

    他们父子才是这盘大棋的操盘者,同时还是规矩的制定者,必然还是最后的胜利者!

    朱元璋最后把目光落在户部尚书身上:“廉能之官若有过错咱还能有所宽恕,贪虐之徒哪怕罪责再小也要严惩,尚书以为呢?”

    户部尚书跪下把头贴在地面上说道:“圣上英明,臣拜服!”

    这时候大家都看出来了,这哪里是姓赵的御史中丞揭发弹劾,分明是圣上又准备拿户部开刀肃清吏治了,看来他们的寒暑之季又要到了,只是不知道这次要多久才能渡过。

    这时候已经跪的膝盖发麻的户部左侍郎李少田突然大笑了几声,不过却没有吓到任何人,他们都知道此人全家都难免共赴黄泉了,这时候就是疯了也是可以理解的。

    其余人不敢说话朱标冷声呵斥道:“有话就说,现在装疯卖傻还有什么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李少田重重的喘了几口气,然后摇头说道:“我李少田自幼苦读诗书,乃是前元进士出身,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难道我小时候的苦还没吃够吗,为何做了官还要受穷挨冻?”

    朱元璋却是沉声说道:“朝廷俸禄不高乃是国情所致,何况咱念及太子为你们说清,自今年年初削减宫廷开支给你们提升了俸禄,如此还不知感恩,简直是贪婪无耻!”

    李少田嘿了一声:“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陛下如此苛刻虐待臣工往后谁还愿意为大明效力,若是继续这么责人以详、待己以廉,恐怕大明会再复秦隋之祸,陛下还是早日传位于太子吧。”

    此话一出朝堂上就仿佛炸开了锅,不论什么人都仿佛要生撕了李少田一般,本来还在一旁看热闹的勋贵们顿时杀意暴涨,这是要砸了俺们的饭碗啊!

    李文忠红着眼睛领着一群侯爵踢开一群六部官员上去就把李少田从地上架了起来,几重拳下去,李少田身上传出闷响,口吐鲜血就仿佛不要钱一般喷了出来,文官们也在旁不断的呵斥。

    整个大殿上还面色平静的只有御阶之上的朱家父子了,诛心之言却也伤不到他们,余光注视着他们的胡惟庸心里仿佛突然沉重了不少。

    朱标看差不多沉声说道:“都停手,圣上御前岂容放肆!”

    听到太子殿下发话了,大家也都有主心骨了,李少田自知死路一条竟敢诅咒国运,还想在皇帝和太子之间埋下根钉子,他们自然要表现的极端愤怒,否则后患无穷。

    朱元璋则是不以为然,他这辈子什么场面没见过,死到临头的人骂几句算得了什么,不过既然要拿此人当肃清吏治的第一刀,那自然要狠狠的砍下去。

    朱元璋靠在龙椅上说道:“工部侍郎李少田联合工部尚书吴宣贪污受贿倒卖朝廷物资,罪不容诛,判其全家满门抄斩,李少田吴宣博俩人为首恶理当严惩,三日后凌迟处死!”

    李少田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眼泪划过面庞上的血迹滑落下去,而工部尚书吴宣博挣扎着喊道:“臣贪赃枉法罪无可恕,圣上要如何处置臣,臣都认了,可家小无辜,还请圣上开恩留他们一条性命,请圣上开恩啊!”

    朱元璋神情没有一丝波动冷漠的说道:“你贪赃枉法的时候,妻儿老小与你同享威福,有没有人出来劝说你告发你?”

    吴宣博只是不断的求着开恩,朱元璋挥挥手殿前甲士立刻就把他们像死狗一样拖拽了出去、尤其是李少田,在奉天殿上留下了不少血迹。

    李文忠领着一群勋贵跪了下去:“臣御前失仪请圣上责罚。”

    朱元璋点头说道:“咱说过廉能之官纵是有些过错咱也能有所宽恕,只是往后要涨记性不可再犯。”

    李文忠磕头应诺,然后领着人退到一旁,他身后的勋贵们仿佛打了胜仗一般,各个志得意满。

    朱元璋看向剩下的官员们:“咱出自布衣,真正的知道百姓艰难,蠹政害民绝非虚言,咱对贪官绝不会手下留情,肃清吏治自今日起,从朝廷到地方绝不会放过一个贪官污吏,希望尔等自珍自爱,莫要死到临头才幡然醒悟!”

    所有官员都跪下说道:“臣等恭听圣训,绝不敢贪污受贿!”

    朱元璋的神情又冷了一分:“你们都是读书人,应该比咱这个布衣更明白道理,就连咱都听过民无以遂其生则亡国有日,国之即亡于你们又有什么好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