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第一太子 夜星月语

第三百九十五章 灯火阑珊

    陈炳先无奈而退,等他一走,高通判就说道:“这既然陈韵泽可能有龙阳之好,再送美女是否不太合适?”

    张恒笑道:“刚上楼的时候我特意安排了舞蹈,就是特意为了看看他是否喜欢女子,那小子眼睛都亮了,定然是喜欢的。“

    “何况别的准备也不是没有,俊男**也都在三楼候着呢,总能让他称心如意。”

    高通判拱手道:“张兄高明,小弟拜服,既然佳人归他了,那………”

    “哈哈哈哈,高兄原来换了口味,既然不喜管鲍之交了,那楼下的那几个就都送与高兄受用了。

    而朱标这边也感觉时候差不多了,此时他心中已经有些不耐,这时候突然出现一位绝代佳人,定然是效果满满。

    果然,没一会朱标就感觉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摇着折扇一回首就看见了一位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白皙水嫩的肌肤,精致深邃的五官,带着天然的纯真抚媚之态。

    在灯火通明之下,曲乐环绕之间,多时的等待真应了那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原本背对着朱标的舞女们也纷纷转过身子走来,把俩人围成一个圈子,喧闹迷幻之间,氛围更显独奇妙。

    俩人对视片刻,朱标欣然一笑然后转身朝着上面一群看戏的官老爷说道:“果然是份大礼,小侄在此谢过了。”

    张恒拍掌道:“才子佳人相遇本就是一件大雅之事,我等能见证此刻当浮一大白。”

    “哈哈哈,郎才女貌再合适不过了,如此珍宝纵使京城江南也难以遇见,陈公子可有福气了。”

    调笑间那女子走到了朱标身侧牵住了他的衣袖柔声细语道:“奴家名叫清涟,原是庭州人,见过公子爷。”

    朱标自然的牵住她的手,见她面色一红才拉着她走向座位,庭州也就是唐朝所置的外州之一,原属北庭都护府,而今自然是属于蒙古的亦力把里。

    拉着她在软榻上坐下,正式的歌舞也就开始了,众人各自享乐自己的,并没有谈任何正事的打算,又过了一会儿,众人默契的起身,拉着怀中的就走向三楼的卧房。

    只留下了朱标与那个少女,宽阔的大殿内骤然清静下来,唯有香炉上方青烟袅袅升起,不断的升腾扭曲消散。

    过了片刻,屋外突然又响起了几道鸟叫声,等朱标咳嗽一声后又宁静下来,清涟则是素手剥着颗粒饱满的紫晶葡萄,剥出翠绿如玉的果肉后红着嫩脸想放到朱标嘴里。

    却是被他用折扇挡住,轻轻用折扇点了点她的嘴唇后,她就乖巧的自己含住了果肉,酸酸甜甜的味道让她眯起了大大的眼睛。

    朱标则是静静地看着她吃下了四五个葡萄,心中仿佛突然明白了老祖宗为何要拼命打下西域,开疆扩土夺美人,男儿丈夫谁能不愿?

    不过朱标这时候也平淡下来了,眸子间流动的全是清冷的杀意,这些人的生活可比他这个大明皇太子都要奢靡舒适,尤其是在这大灾之年都还如此。

    不,应该说越是大灾之年他们过的才越舒服,现如今要看的就是他们背后到底有什么人了,朝廷派来的钦差大臣众多,绝不可能都会被金银酒色拿下,连一个例外都没有。

    定然是有个能在朝堂压下他们的人,朱标自然清楚胡惟庸是跑不了的,但绝不可能只有他一个,毕竟胡惟庸身为左相,最多就是作壁上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绝不会亲自下场。

    这点儿利益还不足以胡惟庸把自己搭进去,丞相之尊可不是简简单单的金银可以拉下水的,还要弄清楚被贪污的粮食都是谁在经营,有没有涉及到镇守地方的勋贵。

    思索之后,朱标心中的杀意都有些按耐不住了,其实朱标并不会因为官员过的比百姓好而生气,甚至还乐于见成,赈灾救民先喂官儿,这是人性常理,神仙来了也教不出几个宁愿饿着自己去救济不认识灾民的官员。

    想要马儿跑自然得给马儿吃草,但朱标不能容忍官员吃饱了还往自家搬粮再高价贩卖,你这样做就显得本宫很呆,这不行!

    所有牵连到此事的官员一个都跑不了,最好也得满门抄斩起步,本宫这几句叔叔总不能白叫,哪怕最后涉及到钦差勋贵也如此。

    心意一定后朱标也就回神了,抬眼就看见清涟乖巧的坐在原地望着他,深邃眼眸里蕴含着对未来的迷茫,往后何去何从?

    朱标站起身拉过她在她洁白的脖颈处留下一枚鲜艳的印记,惊慌失措的一声嘤咛,让素了几个月的朱标食指大动。

    拉着她朝着楼梯走去,陈家俩兄弟自然没有心情玩女人,都神态不安的等候在三楼楼梯处,但又不敢上去打扰。

    见俩人下来了才松了一口气,陈炳先也不敢多瞧清涟一眼,当即说道:“城内的院子早就收拾好了,这就领公子哥过去休息。”

    朱标微微点头,这时候红光满面的张恒也接到通知走了出来:“呵呵,贤侄可是准备回去休息了,其实也可不必,这里有的房间。”

    朱标含笑拱手道:“家教严不敢在此处过夜,还请叔叔见谅。”

    张恒看了眼清涟脖颈处的红印就知道这份礼物送的很合乎陈韵泽的心意,于是也就不在强留:“既然如此那就回去休息吧,对了,还有这个差点忘了。”

    朱标笑着接过清涟的身契:“不知明日叔叔何时有空,小侄也好前去拜见,城外放着那么多粮食不尽快有个说法,还是让人有些不放心啊。”

    张恒眼睛一亮:“那就明日午时来家中吃饭吧,外边酒楼再好也比不上家里舒服。”

    “叔叔说的是,那小侄明日就厚颜前去打扰了。”

    俩人又好好的客套了一番,朱标才领着清涟上了车驾,见她依旧朝环采阁发呆的样子就问道:“没出来过?”

    “回公子爷的话,奴家自七岁那年进去后还是第一次出来。”

    “你在这里面都学了些什么?”

    “学了怎么伺候公子爷。”

    ……………………

    ps:真诚感谢支持正版的小伙伴,希望看盗版的书友们也能支持一下起点订阅,最近成绩下滑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