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第一太子 夜星月语

第五百二十一章 双生子

    朱标在门口来回转了好几圈,就仿佛拉磨的驴子一般,都是自己无意识的举动,脑海中乱七八糟,千百种奇奇怪怪没有丝毫道理的想法不断涌出来,一细想还什么都没有。

    承乾殿内不时有稳婆宫女进进出出,但里面没有传出丝毫叫声,朱标的面色赤红,突然拽住一个端着盆子的宫女问道:“太子妃如何了?”

    那名小宫女也是紧张万分,猛然被拽住差点哭了出来:“奴婢…奴婢也不知道。”

    朱标咽了下口水松开了她,感觉自己意识很清醒,但又仿佛在做梦,找了个台阶无力的坐了下去,一群太监簇拥下旁边却不敢说话劝慰。

    又过了一会儿里面突然开始传出常洛华的叫声,朱标却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一直太安静了,他都以为自己妻儿已经死了,那些太监婆子害怕所以串通一气在装模作样骗他。

    这会功夫他连怎么用重刑折磨他们都想好了,听到妻子分娩时的叫声终于心神一松,种种奇怪又暴虐的想法如潮水般退去,但心脏又开始上蹿下跳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影气喘吁吁的步履飞快的走了过来,身后远远吊着一群太监,朱元璋胸口不断的起伏连带着胸前的团龙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张牙舞爪。

    虽然很累了,但老朱没有坐下的意思,而是看了一眼殿门然后又看了眼儿子,背着手不断的转起圈来,猛然停下脚步对赶来的太监下令:“立刻让礼部祭祀奉先殿!”

    “对了,凤阳皇陵那边也不能拉下,立刻派人赶过去祭祀,不得延误!”

    看见自己老爹以后,朱标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恢复了往日的冷静,站起身宽慰起自己父皇,不过老朱这时候可没心情听他磨叨了。

    见此朱标无奈的笑了笑,拽过一个宫女走到一旁小声吩咐道:“去告诉张婆婆,如有必要务必舍小保大,无需出来请示,胆敢自作聪明后果自负!”

    那名宫女怔怔的望着朱标出神,眼睛里仿佛有星光在闪烁,随即坚定的点了点头行了一礼就朝产房走去。

    这个时代女子不过就是产子的工具,纵然高贵如太子妃也改变不了这个本质,如果一会儿真遇到那个关头了,老朱定然下令舍大保小,就算是开平王常家也不会有意见,有他们常家血脉的太孙出世就够了。

    但是对朱标来说,孩子是很重要,但陪伴他好几年的妻子更重要,如果常洛华就这么走了,朱标实在难以接受。

    没一会儿马皇后就到了,瞧都没瞧一旁转圈的父子俩,在门口默默的停了一会儿,然后才走进了产房,马皇后当年领着妇孺们在后方,男丁们都在前线拼杀,谁家妇人分娩都是她去坐镇产房,经验丰富。

    里面的声音起伏不定,后宫的妃嫔以及皇子公主们也都赶来了,看到有些心绪难安的爷俩有心上去说几句好话,结果老朱嫌她们叽叽喳喳的烦人,一瞪眼让她们都滚蛋,少在这里添乱。

    顿时妃嫔们花颜失色捂着脸跑了,刚干完活灰头土脸的三兄弟还有心留下陪陪自己大哥,顺便等着见自己大侄子,结果被她们母妃强行拽走了。

    领着弟弟妹妹们的长公主朱镜静向自己兄长投去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就哄着几个要凑热闹的小萝卜头走了,他们还不知道姐姐救了他们的屁股。

    依照老朱的性格以及传统迷信,突然拽过几个皇子揍屁股弄哭他们添点给东宫添点孩子的哭泣声讨个吉利也不是干不出来…

    折腾了半个时辰,开平王妃蓝氏终于匆匆赶到,仓促的行了一礼之后站到产房外安慰起自己的女儿,她来的匆忙身上带着寒风,所以不敢直接进入产房。

    无需人吩咐,皇宫之中灯火通明宛如白昼,奉先殿那边的祭祀都已经开始了,宫外文武百官也都接到了消息,绝大多数人都殷切的希望太子妃顺利产下皇孙。

    尤其是勋贵集团还有保皇党以及东宫所属的官员,他们的身家性命祖孙荣耀都与天家正统紧密相连,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越来越多的官员在承天门前集结,俩俩三三的低声谈论保佑皇太孙顺利降世,以续天家宗庙传承。

    官员们有身穿朝服的也有穿着常服的,越是品级高的身穿朝服的就越多,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少低品官员见状都偷偷溜回家换衣服。

    也有些不上不下的官员暗地里嗤之以鼻,认为都已经入夜了,纵然是太孙顺利出生圣上也不可能放他们进宫宴饮,本就是过来看个热闹,何必如此装模作样。

    朝中官员如何暂且不提,京中底层的官吏们却是在摩拳擦掌,从上个月起京城府尹就吩咐官吏暗中准备了许多大红大紫的丝绸彩带,等太孙降世就挂满全城图个吉利,博圣上殿下一笑。

    如果不顺利出现了不忍言之事,那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红绸彩带就地销毁,往后几天城中禁止婚嫁,等候朝廷的命令。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本来还挺热闹的场面越发沉默,谁都知道妇人产子是过鬼门关,何况这次还是双生子。

    说他们有多忧愁苦闷是假的,毕竟又不是他们的子嗣,何况太子妃能有身孕就说明太子殿下没有问题,太子身体康健那皇太孙降世只是早些迟些的事儿,并不影响大局,更不会动摇国本。

    但他们心情不好是真的,圣上宠爱太子殿下,爱屋及乌之下肯定也极为珍视东宫所出的皇孙,如果有个万一,那圣上哀伤之下把脾气发到他们身上也没准……

    苍天可怜,他们的日子已经很难了,可在经不起圣上折腾了,还是保佑太子妃平安诞下圣孙,好让天伦之乐化解圣上的惶惶天威。

    东宫那边一盆一盆的血水往外搬,耳边的惨叫一声接着一声,爷俩看的眼前直发黑,尸山血海没少见,一道军令之下亡魂数以百万计,但事关自己的血脉可就没那么容易冷静了。

    朱标是准备当爹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朱元璋也没什么经验,别看他儿女众多,但就像朱标出生时他在率军围攻集庆一般,前几个孩子出生的时候他都在外征战。

    等开国称帝不必外出拼杀的时候,膝下儿子女儿已经一大群了,再出生的自然也就没多稀罕了,基本都是让马皇后去看看,自己该干嘛就干嘛。

    像这么特意赶来等候在大殿外也是第一次,心中惦念的唯有自己的孙儿,也不仅仅是孙儿,很可能是大明未来的太子、未来的皇帝,朱明天下将来的继承者。

    “哇啊~哇~哇~”

    终于,一声特属于婴孩的啼哭声突然在东宫响起,朱标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冷颤,而一旁的朱元璋则是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片刻过后就有一个宫女脚步轻快走了出来欣喜的朝父子俩磕头道:“奴婢恭贺圣上恭贺太子殿下,太子妃为我大明诞下皇长孙了!”

    朱元璋眼睛一亮大手一挥就要广发赏赐,然后准备去奉先殿亲自给祖宗磕个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列祖列宗,咱家的江山定然能好好的传承下去。

    朱标赶忙开口问道:“太子妃身体怎么样,还有一个呢?”

    那名宫女回答道:“太子妃安好,皇后娘娘正亲自给太子妃喂参汤补充体力,张婆婆说另一位小殿下胎位也正,很快就能生下来了。”

    “好,咱知道了,你立刻回去伺候,咱过后重重有赏啊,都重重有赏,哈哈哈!”

    “标儿啊,你要当爹了,咱也要当皇爷爷了,咱是真高兴啊,一会儿跟爹去祖宗那谢恩,谢列祖列宗在天之灵保佑咱朱家子孙延绵宗庙有继。”

    朱标也是彻底松了一口气,然后就不得不面对现实了,他有儿子了,但里面还有一个不知是男是女,如果是女儿就好了,一下子儿女双全,如果还是个带把的可就难办了。

    朱元璋高兴过后也反应了过来,爷俩面面相觑,老朱向来都是嫡长子继承制的坚定维护者,可如果这两个嫡孙几乎同时出生……

    就在这时候另一声婴儿啼哭也响起来了,那个刚消停下去的也被刺激的嚎哭起来,此起彼伏颇有章法。

    俩人都想知道这个是男是女,但又纠结的不敢去问,只能眼巴巴的等人出来通知,结果过了好一会儿马皇后才出来。

    并没有抱着婴儿,毕竟是深秋夜里,刚出生的孩子受不得一点风寒,马皇后的脸色也有些奇怪,欣喜跟纠结掺杂,老朱一看妻子的脸色就明白了,也是哭笑不得。

    马皇后开口道:“洛华争气,一口气就给我朱家添了两皇孙,这是大好事,对不对重八?”

    “对,大好事,咱得让祖宗也跟着乐一乐!”

    朱元璋自然是高兴的,有孙子总比没孙子好,何况还是两个孙子,双倍的快乐。

    既然现实如此那也就不纠结了,他们爷俩都是意志坚定之辈,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何况区区两个稚子,真的说起来也不算什么。

    毕竟朱元璋自己春秋鼎盛,朱标这个太子未及弱冠,立谁为皇太孙也不是什么急切的事情,有的是时间可以思虑周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