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江湖之热点大侠 绅士东

第三百八十三章 令狐冲的机密消息

    楚鹿人这时拿到了这看似疯癫的中年大汉送来的信……

    正是传了擂鼓山的消息!

    故而这大汉虽然疯疯癫癫,前言不搭后语,但是楚鹿人却已经猜到来者身份正是函谷八友之一的李傀儡。

    函谷八友里,还有一个,楚鹿人打过交道,那就是阎王敌薛慕华。

    这八人本都是逍遥派苏星河的弟子、无崖子的徒孙,不过在丁春秋“弑师”之后,苏星河暗中救了瘫痪的无崖子,而丁春秋为了大师兄苏星河不说出自己的丑事,逼其装聋作哑。

    苏星河为了保全无崖子,忍辱负重,并且将自己的八个弟子,全部逐出师门。

    而包括苏星河在内,以及他八个弟子,都是典型的逍遥派弟子,除了武功之外,还精通杂艺,尤其是他们心醉于此,难免疏于习武,结果苏星河这当初也是无崖子精挑细选的大弟子,武功竟是远不如丁春秋。

    函谷八友也各自精于“琴棋书画、医工花戏”,其中这李傀儡,正是八人中的“戏”,沉迷于曲艺之中,他自己大概也难分辨,自己究竟是谁。

    之所以是他来送信,是因为之前他就在福建,苏星河的八大弟子,虽然被逐出师门,但明白师父的苦心,无时无刻不想着重归师门。

    这次帮师父送信,遍布江湖各地的八大弟子,也是各显神通,李傀儡是这最后一班!

    信上所写也很简单,一张是“聪辩先生”苏星河所写的“珍珑棋局”的请帖,另一张则是王语嫣所写,言说自己已经见到了外公,让楚鹿人不急去探望,等到珍珑棋局时再相见便可。

    若是中途这信被其他人截获,不知道的也看不出王语嫣和聪辩先生有什么相干,只会以为是送请帖时,顺便多送了封信!

    不过楚鹿人却看出了其中的深意……

    看来是苏星河是准备将丁春秋引出来杀!大概这也是无崖子的意思。

    苏星河突然有这么大的动作,丁春秋不可能视若无睹,而只要他敢去,已经在擂鼓山的乔峰,加上到时会赶去的楚鹿人,很大把握能一波怼死他。

    至于为什么叮嘱楚鹿人不要提前去?

    大概……

    是觉得楚鹿人太“耀眼”,每到一处都会搅动起江湖风云,不像乔峰可以低调的暂时隐居在擂鼓山附近,故而容易打草惊蛇。

    更重要的是,苏星河在请帖里,提了一句“早闻楚太岁功成逍遥”,大概是暗示楚鹿人,他学过逍遥派武学的事情,连聋哑门的聪辩先生都知道,丁春秋很可能也听过传闻。

    虽说楚鹿人没有直接用过逍遥派武功,但终归风格摆在那儿,并且……在种种传闻中,楚鹿人所擅长的武学,都各不相同这一点,对于其他人来说,八成是觉得传闻不靠谱,而对于苏星河和丁春秋来说,很容易联想到!

    擂鼓山附近,想来也有星宿弟子监视。

    乔峰和阿朱是低调前往,王语嫣……被发现也无妨,丁春秋知道李秋水和曼陀山庄的关系,也知道西夏皇太妃的事情,虽然弑师,但不敢对曼陀山庄的母女如何。

    同理,丁春秋也不知道楚鹿人的逍遥武学是怎么来的万一是和西夏皇太妃一起探险的时候学的呢?故而也没有立刻抱有敌意、加以迫害。

    更重要的是,楚鹿人的武功进境太快、星宿海又太远,消息永远要延迟几个月、甚至大半年,而对于楚鹿人来说,大半年早就上了好几个台阶。

    丁春秋每次听到新消息,楚鹿人都已经出乎其预料预料,现在更是不用说,丁春秋亲自出手,都得加着小心,想做什么也晚了。

    楚鹿人不去珍珑棋局还好,若是楚鹿人也去,说不定丁春秋一心虚,便要由明转暗,只会更难应对!

    再看看日期,这“珍珑棋局”是定在了八月十五,眼看还有近七个月。

    擂鼓山是在中原,距离嵩山也就百来里,楚鹿人要从福建赶去,的确是“不远万里”,不过若是没有拖累,也远用不着七个月。

    故而楚鹿人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先去武当,找张真人打小报告……不,是和张真人一起磋商关于揭穿南天宝藏的武林阴谋的一应事宜!

    如果顺利的话,之后楚鹿人可以先去一趟峨眉,等在峨眉闹出大动静,自己再风雨兼程的回转擂鼓山如此一来,时间很紧,不过只要这后半程楚鹿人老老实实的,丁春秋也不会想到,应该在蜀中的楚鹿人,会出现在“珍珑棋局”。

    ……

    “楚大哥,我师父要来福州,你说……”林平之心里有些没底,来找楚鹿人商量。

    “我不说,你看着办,总之你记得一点,岳不群能做‘君子剑’,最不缺乏的就是忍耐,无论他做什么,只要还没死,就永远别小觑他。”楚鹿人提醒了一句。

    岳不群现在想做什么,楚鹿人也不知道。

    不过岳不群的忍耐,绝对是一流的。

    原作中少林寺一战,岳不群输给令狐冲,而且是在令狐冲跪地不起后,岳不群一脚踢过去,结果反而被令狐冲的内力震断了腿这输的简直没有半分颜面。

    可是后面明确提到,任盈盈向令狐冲转述任我行的话“吸星大法”所得的内力,毕竟不是自己的,融会贯通、彻底收归己用之前,根本没有自行反震的能力!

    令狐冲如果当时没有主动激发内力的话,那岳不群的腿,便是断的有鬼……

    可惜当时令狐冲满心愧疚,没有多想,而任我行虽然看出了什么,但也没将岳不群放在眼里。

    后来事实证明,当时岳不群已经练了,只是有意藏了一手,一来方便他偷袭杀死反对并派的定闲、定逸,而不被怀疑,二来也是引左冷禅并不戒备,大意的答应“以武功论盟主”,最终一举翻盘。

    无论是忍着劳德诺这种间谍,在身边潜伏十几年、甚至偷走了,还是装作被自己的“逆徒”,内力反震便断了自己的腿,都是何其屈辱?

    不过这屈辱最终也都还了回去,劳德诺偷了岳不群准备的假剑谱,自己藏拙也换来了五岳盟主之位……

    “你也不用太多想,现在你师姐也知道剑谱的事情,岳不群除非虎毒食子,否则不会去练,让他自宫他狠得下心,可是要人人都知道他自宫,他可就未必狠得下心。”楚鹿人见林平之紧张,也劝慰了一句。

    对于岳不群来说,自宫是“小事儿”,被人知道自己自宫,可就是大事!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咕咕”声……

    楚鹿人听到后,连忙出去查看,结果看到浑身是血的褐衣身影,正费力的翻进了福威镖局,本就重伤之下,被小红叫得脚步更加踉跄、眼看快要吐血!

    再仔细一看,虽然粘了胡子,但这不就是令狐冲吗?

    “小红!”楚鹿人连忙制止小红继续叫。

    “大师兄,你怎么了?”林平之连忙上前扶住他。

    “小师弟……小心、小心……”

    楚鹿人也好奇的靠过来,想要看看令狐冲究竟要通知林平之什么,不仅不顾自己的嫌疑、名声,还搞得这么凄惨。

    “小心……劳德诺……是嵩山的人!一定……通知……师父……”令狐冲说完,便晕了过去。

    也幸好晕了过去,这才没有看到楚鹿人和林平之的两脸尴尬,好歹心里还以为,自己发挥了很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