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九八一年 实在闲得疼

第六百一十三章:仿制“卡玛斯”

    说话间就进了“事竟成宾馆”的北门,来到了家门口。

    被打了岔,黄馨居然忘掉了再次叮嘱父子俩少喝点。

    同学们要上晚自习,立刻抓紧时间洗手吃饭。

    黄瀚和黄道舟洗了把脸从侧门进入“事竟成饭店”来到包厢。

    一桌人都知道得等黄瀚放学后酒席才开始,但是都早早的来了,已经聊了超过半个小时,房间里都是烟味。

    看到了黄瀚,钱普义立刻去把窗户打开,道:“咱们接下来喝酒不抽烟,黄瀚不喜欢闻香烟味。”

    黄瀚礼貌性笑了笑,说了声:“谢谢!”

    陈义华笑着问道:“以你的成绩,今天晚上不上晚自习没关系吧!”

    “晚自习基本上不上课,没什么影响。”

    “哈哈,那么今晚你得陪我好好喝一杯!”

    “肯定啊!我特想和你聊聊苏联的风土人情呢!”

    “那赶紧坐我这边来呀!”

    “好嘞!”

    黄瀚几年前就与众不同,就不可能如其他孩子那样,父母介绍,他跟在身边喊:“叔叔、阿姨、爷爷、大大。”

    他基本上是保持笑容,说声:“大家好,或者你好!”就算打过招呼了。

    黄瀚现在已经是一米七五的棒小伙,更加从容,和几个比较熟悉的客人打打趣,问候一句就在专门留给他的位置坐了下来,左手是陈义华右手是黄道舟。

    都是老同事、老相识,有几位算得上是老朋友,边吃边聊不亦乐乎。

    再加上“窝特加”的劲儿不小,酒过三巡,一桌人都有了酒意。

    中国人的特色,喝酒时不是载歌载舞,而是吹牛逼。

    八六年春天开始负责东北业务的刘启全扬言,今年总得想方设法搞从老毛子手里回来几百辆大卡车。

    被刘启全这么一提醒,黄瀚想起了七八十年代比较牛逼的苏联卡车“卡玛斯”。

    正好这时陈义华站起身端起酒杯敬酒,他道:“黄瀚,这酒劲儿大,我敬你一杯,你喝一小口,我干杯!”

    “陈叔叔,您不能这样,我受当不起啊!”

    “哈哈,你当得起,你是我们县的第一智囊,我还想再次得到你的金点子呢!”

    “叔叔,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当然有想法,我们县的发展形势一片大好,如何利用好这来之不易的局面,是我们时时刻刻都在考虑的问题!”

    “那你这段时间都在考虑什么呢?”

    “想法很多,但是都不太成熟,所以特别想听听你的高见。”

    “我哪有什么高见,但总认为仅仅是从苏联老大哥手里弄点二手车、旧设备,没啥大意思!”

    “对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准备过完年亲自跑一趟苏联,怎么着也得搞些新家伙回来。”

    “叔叔,苏联的“卡玛斯”卡车质量还是不错的!”

    “嗯!现在的东欧还基本上都在用“卡玛斯”。”

    “我们的惠农集团有没有可能发展成如“卡玛斯”那样的企业?”

    “你这是什么意思?”

    “中国的柴油机技术原本就是抄袭的老毛子对不对?”

    “不仅仅是柴油机,汽油机也是,当年的一汽基本上都是采用的苏联技术。”

    “陈叔叔,咱们动动脑筋花些心思,有没有可能联系到“卡玛斯”的工程师?”

    “你的心也太野了,这是准备偷“卡玛斯”的技术吗?”

    “别用“偷”这个字啊!太难听了,我们仅仅是借鉴、学习,取长补短!

    我们的柴油机厂追根溯源,基础部分就是苏联的技术,只不过这么多年没什么大长进。

    是时候再去老大哥家里翻一翻,见到什么我们合适的就给顺回来!”

    黄道舟、刘启全、钱普义等等都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愕,这不怪他们。

    中国跟苏联交恶后,中国人对苏联的了解还停留在六十年代,停留在苏联专家多么高大上,苏联这个国家多么强大。

    谁也不知道此时的苏联已经是强弩之末,不知道苏联政府已经腐败无能到了即将亡党亡国的地步。

    更加不知道一九八五年上台的那个脑壳上有地图的蠢货,将要葬送那曾经强大得让人望而生畏的超级大国。

    他们认为黄瀚扬言挖苏联的墙角,弄“卡玛斯”的技术,保不准是喝酒后瞎吹牛逼。

    但是陈义华不这样认为,他夏天还去过苏联,接触了不少老朋友,甚至于找着了那个曾经给人家当翻译的苏联专家。

    老大哥今非昔比,别说军用卡车,连坦克、直升机都能搞得出来,军队都堕落了,这个国家腐败成什么样子可想而知。

    以前的陈义华没往“偷”技术,挖人才这方面想,被黄瀚提醒后,只觉得豁然开朗。

    三水县的柴油机产品原本就是国内名牌,当下的实力不弱于“常柴”,技术就是来自于苏联。

    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加以改进,生产不出如“卡玛斯”那样的重卡,生产轻卡有什么不可以,质量保不准能够超过国产跃进牌。

    他道:“以前这种事想都不敢想,现如今还就真的有可能。唉!老大哥今非昔比呀!”

    黄瀚道:“你可以先想办法换回一些发动机,以我们县‘惠农集团’技术力量和生产能力,生产出轻型卡车应该不难。”

    “难也不怕,我想办法请回几个苏联的工程师,不懂咱们可以学啊!”

    “叔叔,你不但要请生产发动机的人才来指导咱们生产,还得请些研究制冷压缩机的工程师。”

    黄道舟立刻点头道:“对对,我们‘全力企业’一直在搞研发,已经跟制冷设备研究所合作,如果能够挖得到苏联的人才,学到他们的技术,肯定事半功倍。”

    陈义华是大学生,当然知道科学知识的重要性,他道:

    “我知道技术革新太重要了,苏联的教育程度比较高,某些方面的技术确实领先我们许多。

    我肯定要为我们县的企业寻找专业对口的人才。”

    黄道舟道:“人才难得,我们肯下血本,哪怕承诺给人家发美金都是可以商量的。”

    “嗯!真的承诺以美金发报酬,我更加有信心。可是美金太难审批了,你们‘全力企业’做得到吗?”

    “没关系,有‘华美风’呢,他们的箱包出口量月月递增,申请一些美元现金不算太难!”

    “对呀!你们‘全力企业’条件得天独厚。放心吧,我苏联的朋友现在是大学教授,他能够联系到各种专业人才。

    今年,我一定给你们至少请两三个专家级的人才回来。”

    钱普义道:“‘惠农集团’生产的拖拉机供不应求,春天刚刚上马了一条新生产线,他们恐怕未必热衷于再次技术革新啊!”

    陈义华道:“嗯!取得一些成绩就喜欢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是通病,哪能由得他们。”

    黄瀚道:“居安思危,‘惠农集团’生产拖拉机也仅仅能够红火三五年。

    你们想想,国家在大发展,那冒黑烟突突响的玩意儿早晚要淘汰。

    早日加大研发力度,尽快开始生产卡车、生产大型建筑机械肯定前景光明,这些都是可以配套的。”

    “我明白,大部分混凝土搅拌运输车和混凝土输送泵车都依赖进口,如果‘惠农集团’能够吃透技术生产出来,能为国家节约太多外汇。”

    “以前柴油机厂是姜书记蹲点,我建议你干脆蹲点现在的‘惠农集团’,万一挖来苏联工程师,你也可以经常去看望,关心关心。”

    “有道理,明天常委们开碰头会时我就提出来。”

    连续两任物资局一把手都高升了,现任局长兼职书记钱普义哪能没想法。

    他道:“陈书记,我想和老刘一起提前去东北,找机会去那一边联络,我们局已经在那一边处了不少高官,往国内弄大型机械、弄人完全不成问题。”

    陈义华道:“我看行,设备越多越好,特别是建筑设备,我们县消化不了,还可以用来串换物资,两头都有得赚。”

    苏联还没玩完儿时,三水县就开始挖墙脚,而且越挖越觉得油水足。

    这个超级大国每况愈下是历史的必然,到了老大哥完蛋的前夕,先行一步的三水县应该能够弄到不少好东西,挖回一些专家。

    这都是后话,当下陈义华热了心,明天就主动要求蹲点“惠农集团”,保不准这个生产拖拉机的单位能够再次升级,生产柴油发动机的中型、轻型卡车。

    三水县建材机械厂被“全力企业”吞并了,是因为他们的产品技术含量低,没有竞争力,不温不火。

    邻县的建材机械厂就截然不同,有两家不但没有倒闭还做大做强了,九几年改制成为股份制公司后,远近闻名。

    “惠农集团”完全可以把一部分机械外包给扬州地区或者盐城、南通地区的建材机械厂。

    这时的工业布局有些特点,好多厂子都是大同小异,比如说建材机械厂,貌似几个县都有,只不过发展得不平均,有红红火火的,有日薄西山的。

    当下的国产货车的质量远远不如老毛子的“卡玛斯”,如果“惠农集团”能够生产出仿制品并且质量不逊色太多,那可了不得。

    这不是痴人说梦,三水县柴油机厂转型时生产过类似于跃进车型的农用车,只可惜那时竞争对手太多,柴油机厂实力大不如前。

    现在的柴油机厂成为了“惠农集团”比原本轨迹发展得好,实力截然不同,真的有机会。

    汽车工业,无论放到哪儿都是大工业,支柱产业,这得带动上游、下游多少加工厂。

    真的把重卡、建筑机械做大做强了,三水县恐怕真的有成为地级市的机会,让太州变成一个区。

    这不是一厢情愿,后世的三水县有不少股份制企业生产汽车配件,涵盖的品种太多了,跟诸多汽车大品牌配套。

    只可惜曾经生产过农用车的柴油机厂倒闭后,三水县没出现生产整车的企业。

    现如今截然不同,柴油机厂在姜晓娟这个县一把手蹲点时成立了“惠农集团”,由生产配件转换为生产终端产品,赚到了利润,强大了自己。

    接下来再有陈义华这个老牌大学生,现任三把手蹲点“惠农集团”。

    三水县经济总量拿原本轨迹翻了翻,实力不容小觑,集中力量办大企业,而且不是外行拍脑袋决策,成功率不会低。

    精通俄语的陈义华跟苏联方面已经建立了关系网,真的想搞,坦克、直升机保不准都能搞回来。

    但是三水县要那玩意儿没用,三水县不可能牛逼到把武器卖给非洲、南美洲的军阀。

    搞卡车柴油发动机总比搞飞机、坦克容易多了,只要舍得出价,搞回来老毛子的科学家都做得到。

    本来老毛子的东西就“傻、大、笨、粗”容易仿制。

    “惠农集团”的基础就是老毛子的技术,有钱、有人、有技术,有县里全力支持,还可以请示市里、省里予以支持,生产出不比“卡玛斯”差太多的卡车值得期待。

    八十年代中期的扬州地区在中国不算啥,但是以这样的人口、地盘放到欧洲,妥妥的一个中等国家。

    三水县当下已经有七十多万人口,有三四十万纪律性强大的劳动力,文盲比例极低。

    真集中力量搞成了大工业,仅仅是国内市场就足够大展拳脚。

    汽车工业一直受到国家重视,并且属于被保护的,从进口汽车的高额关税就能够看得出。

    离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还有好多年,加入世贸也不是一下子就放开了竞争,汽车关税是分几个阶段减少的。

    因此黄瀚认为老本行就是生产柴油机的“惠农集团”有十几二十年用于学习赶超,二十年后成为国内生产重卡的明星企业大有可能。

    这顿酒喝得开心,散席时唯有陈义华这个海量没啥大反应,其余人脚下都有些飘。

    再次明确了目标,日后又能大展拳脚,陈义华很高兴,认为不虚此行,走时健步如飞。

    一个地方只要遇上好的领头人,发展起来就容易许多。

    如陈义华这种知识型的县级领导,在当下不可多得。

    黄瀚真心实意希望他这样的人能够飞得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