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九八一年 实在闲得疼

第六百四十七章:挖到了

    黄道舟指挥张芳芬、黄馨、杜佳、钱国栋、王宇、刘小明、钱爱国、刘晓莉等等布置陷阱。

    他自己在满地寻摸,张芳芬奇怪道:“你找什么呢?这荒郊野地里能有啥?”

    “哈哈,这儿肯定是!”

    见黄道舟拿个小铁锹在地上扒拉,张芳芬更加奇怪了,问道:“你挖什么呢?”

    杜佳和黄馨也特奇怪,黄馨道:“这里不应该有灵芝、人参啊?”

    杜佳道:“应该是挖兔子窝吧!”

    “别瞎想,是我几年前把几个破坛子埋这儿了,那东西不会有人要应该还在。”

    黄馨失望道:“原来是找以前丢这儿的破坛子呀!”

    “啊!你记性这么好?”张芳芬道。

    “这儿跟五六年前一个样,就是草、树长得更加茂盛了些,挖到了,哈哈……”

    “咦!还真是两半的。有意思!以前你和黄瀚来这里时睡哪儿的?”

    黄道舟看了看指了指离河边大概一里外的地方,道:“就是那些草堆,没想到几年过去了,哪儿还是堆草的地方。”

    张芳芬毕竟在农村生活了一二十年,更加有经验。

    道:“那是个晒场,各家各户的草肯定都堆在一起,都堆家里太占地方了。”

    “夜里钻草堆里睡觉一点点都不冷,就是浑身痒痒难受死了。”

    “可不是么,虫子也喜欢钻草堆呀!”

    黄馨和杜佳布置好了一个陷阱,她特想看看爸爸和弟弟当年过夜的地方,道:“杜佳,我们去看看那里的草堆吧!”

    杜佳听见了黄道舟夫妻俩的对话,也很感兴趣,拉着黄馨的手跑在羊肠小道上。

    “你慢点,万一踩到蛇!”

    黄馨虽然是农村户口,但是没有在农村的生活经验,已经看见了好几次蛇,觉得毛骨悚然。

    “咯咯……,我不怕蛇。我们穿鞋了,真踩了一脚,蛇都被踩扁了,哪有可能咬人。”

    “没想到你这么胆大!”

    “小时候爷爷经常带我去农村玩,山里的村子我都住过!那些村子在夜里能够听见狼嚎的。”

    “还有狼啊!我可不想去那种地方。”

    “现在那种地方恐怕也没狼了。”

    成胜利枪法好,打到了二十几只猎物,不全部是麻雀还有几只“山西辣子”。

    成文阁由于带着萧蔷,影响了发挥只收获三只麻雀。

    黄瀚拿了两杆枪带上黄颦、陆瑶、王慧玲、张春梅、王丽、张倩等等就是为了玩,根本没指望打着什么。更新最快 电脑端::/

    事实也是如此,黄瀚一枪未放,压子弹压得胳膊都麻了,第一次开抢的黄颦、陆瑶、张春梅等等都玩疯了,子弹在飞,麻雀很安全。

    刘小明今非昔比,他以前其实经常借王四小的气枪玩,不全部是去打麻雀,大部分时间是在北湾河边打火柴盒比准头。

    换他和钱爱国、钱国栋、黄馨、杜佳几个打猎时,刘小明居然是冠军,打了七八只麻雀,三只“山西辣子”。

    很奇怪的是杜佳的枪法特别好,居然打了七只麻雀。

    其实她应该是冠军,因为她只打了十发铅弹,命中率七成,刘小明埋伏在草堆后面打了多少枪根本没数过。

    那是因为黄馨和杜佳劲儿不大,俩人合作才压得上子弹。

    刘小明虽然还是那么瘦,其实劲儿不小,压子弹一气呵成,速度肯定是黄馨和杜佳合作的几倍。

    所有的女孩子都两手空空,唯有杜佳成绩斐然。

    黄瀚觉得不可思议,萧蔷心里藏不住话,好奇道:“杜佳,你太厉害了,你怎么会是个神枪手啊?”

    “没什么,我小时候就玩枪,每年暑假、寒假,爷爷都会带我去打靶,我不知道今天还要打猎,没准备,我家有猎枪,我以前还打过野猪。”

    黄瀚这才想起,杜佳的爷爷是个老红军,是军队的离休高干,她的大伯现在首都军区,应该是部队里的首长之一。

    他搞笑道:“我们县根本没有野猪,还是别猎枪了,饶了那些兔子吧!”

    “噗呲!”杜佳忍不住笑了,其余的少年也“哈哈……”大笑。

    黄馨道:“杜佳见到几只山西辣子和野八哥都没打,只打麻雀。”

    小颦奇怪道:“杜佳姐姐,为什么呀?”

    “麻雀是害虫,吃粮食,那些鸟是益虫,吃虫子。”

    这话在此时很对,因为以前就是这么宣传的,倒了血霉的麻雀跟苍蝇、蚊子、老鼠同列“四害”之一。

    没人想到以后麻雀属于保护动物。

    黄瀚没有和杜佳辩解,道:“原来杜佳同学心存善念啊!”

    “咯咯……,你好像什么也没打着,是不是也因为心存善念?”

    黄瀚双手合十,道:“善哉善哉,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不杀生,跟我一起的女施主们存了恶念,想杀生。

    却由于枪法太臭杀不了,故而两手空空。我佛慈悲,有即是空,空即是有,善莫大焉!”

    “哈哈哈……哎呦喂,黄瀚你不能再逗了,我笑得肚子疼死了!”

    太阳西斜时,麻雀有了好几十只,兔子肯定没有。

    黄道舟运气不错钓到了三条大鲫鱼和一些小杂鱼,钱国栋运气更加好钓了一条青鱼,小杂鱼也钓到了不少。

    成胜利和成文阁、钱爱国等等都有收获,只不过没有大鱼。

    刘小明不仅仅有打猎的成果,还有两条白条鱼一条昂刺鱼的收获,跟萧蔷大吹牛逼。

    惹得萧蔷不住地翻白眼,气得一无所获的王宇恨不能下河逮一条大鱼。

    傍晚,村长和村主任带着两个刚刚下班的年轻人抬来了一口原大办食堂时使用过的大锅,里面是热腾腾的一大锅羊肉。

    食材新鲜,村主任应该是使出浑身解数做这锅炖羊肉,简直是香气四溢,少年们都开始吞口水。

    帮着干活儿的两个年轻人恭恭敬敬喊黄道舟黄总不喊黄县长,一问才知道,他俩是“全力企业”空调厂的工人。

    他们这个村子有一大半年轻人在城里做工,有四分之一已经在城里租了房子不天天回来。

    黄瀚听黄道舟跟两个年轻人聊了一会儿,心里有了想法。

    三水县的经济水平高了,商品房的需求显现,今年过年前,国务院将要召开“第一次全国住房制度改革工作议”。

    意味着房改正式全面试点,土地禁锢也终于完全放开,房地产业将要迎来三十年黄金发展期。

    把握好机遇相当于捡钱,明年春天,“自强建筑公司”就得在沪城、杭城拿地盖商品房,是不是干脆成立一家房地产公司?

    黄道舟平易近人,既然知道了两个年轻人是“全力企业”的职工,哪有让人家回去的道理,肯定要留下他们一起吃羊肉。

    既然留下了两个年轻人,怎么好意思让村长和村主任走,一起留下喝一杯呗!

    来荒郊野地,没带茅台、五粮液,车上有一箱洋河优质大曲。

    晚上,晒场上燃起篝火,吃羊肉、吃鱼、吃烤麻雀,喝羊肉汤、鱼汤,所有人都觉得新鲜有趣,弹吉他唱歌、放音乐,跳舞必须有啊!

    “黄瀚,你太厉害了,怎么就能想到这个样子玩呢?”

    萧蔷接过黄瀚烤熟分给她的两只麻雀乐呵呵道。

    黄瀚道:“张春梅、刘晓丽,大家都来,一人两只麻雀童叟无欺。”

    陆瑶手里正烤着三条两指宽的白条鱼,同样爱玩的她今天心情不错,终于说了句好话,道:“他太有才了,总能给我们惊喜!”

    “呵呵,你们高兴就行。这串烤麻雀是给你的。”

    “我不白要你的,待会儿给你一串烤鱼。”

    这时王慧玲给黄瀚端来了一碗鱼汤,道:“你自己都没怎么吃,尝尝我烧的鱼汤吧!”

    “你烧的?”

    在啃羊骨头的小颦道:“王慧玲收拾鱼手脚最麻利,都赶得上妈妈了。”

    黄瀚喝了一大口鱼汤赞美道:“真好喝,没想到你的厨艺这么好。”

    “我从小就学着做菜,现在因为学习紧张才做得少了。”

    “不错、不错,出得厅堂下得厨房,你是好样儿的,陆瑶,你要学着点!”

    “咦?为什么总是说我,我可比张春梅、萧蔷她们几个强多了。”

    废话!黄瀚心道,人家我管得着吗?你不混日子、不得过且过,提高了厨艺,我才是最大受益者。

    他诱惑陆瑶道:“厨艺太重要了,你这么聪明应该多花时间研究,能够烧一手好菜,以后的日子肯定更加有滋有味。”

    “没关系,有王慧玲呢,你以后和她一起吃饭吧!”陆瑶白了黄瀚一眼道。

    王慧玲不傻,知道陆瑶话里有话,她故意道:“黄瀚,我愿意给你做饭烧菜,肯定越做越好吃!”

    没心没肺的萧蔷道:“你没意思啊!我们怎么办?”

    “我可以多做些,你也来呗!”

    “这还差不多!”

    刘小明不服气道:“别呀,我的厨艺是家传的,我愿意给你做菜,做一辈子也愿意!”

    他这倒不是吹牛逼,他确实会做菜,而且做得不赖,毕竟他爸爸是三水县颇有名气的大厨师。

    王宇道:“我现在就开始学,以后我给你做。”

    俩舔狗争着谄媚,大家忍俊不禁,“咯咯咯……”

    “哈哈哈……”大笑起来。

    萧蔷满脸通红,道:“不许你们胡说!我自己要学。黄瀚,你等着,我肯定能够做好多好多。”

    黄馨问一直注视着黄瀚那一边的杜佳道:“你会不会做饭、烧菜呀?”

    杜佳家庭条件好,其实是个两手不沾阳春水的,她不好意思了,道:

    “我不会,以前连饭都煮不熟,还好现在家里有了电饭煲。”

    额!黄馨无语了,一个女孩子不会做饭烧菜却会打枪,家里还有猎枪,这算什么事儿啊!

    “我以后一时间肯定要学着做饭烧菜!”杜佳又道。

    黄馨也不喜欢做饭烧菜,这些年由于刘晓莲照应饮食起居,黄馨更加用不着做家务一心学习。

    她道:“我其实也烦烧菜,我俩差不多。”

    “要不我俩一起学呗,就在你们家饭店学。”

    “我不想学,我准备利用暑假出去旅游,好好玩几天。”

    “太好了,我们一起去吧!”

    “我还想问问李梅和王丽华去不去。”

    “她们肯定愿意去!”

    “你不去首都了?”

    “没关系,给爷爷打个电话就行了,反正我是要去首都上大学的!”

    黄道舟跟孩子们一起心情特好,他问身边的张芳芬道:“那么多女孩子,你最喜欢谁啊?”

    张芳芬看了看张春梅、萧蔷、陆瑶、王慧玲几个,摇摇头,道:“我真不知道,那些孩子其实都不错。”

    “唉!黄瀚什么都好,就是这一点不好。”

    “有什么不好?你以为儿子是你呀?”

    “我怎么了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年轻时有多花心!”

    “我哪有,我是个很专一的人好不好。”

    “鬼才信你。”

    “我可以对天发誓!”

    “好了,好了,别没正行,人家要笑话咱呢!”

    黄道舟道:“心情舒畅,特想唱首歌!”

    “好呀,黄馨、小颦快鼓掌呀!”

    “啪啪啪啪……”

    黄道舟仰望星空酝酿情绪后唱道:“美丽的夜色多沉静,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声……”

    这首歌人人会唱,大家都跟上了节奏,成文阁和钱爱国立马弹起吉他。

    此时此景妙不可言!

    夜里睡觉不要紧,在晒场搭了两顶帐篷呢,地上铺些稻草即可。

    而且根本用不着亲自动手,村长、村主任和两个年轻人被留下又吃又喝,都不好意思!

    他们提出回家拿被褥被黄瀚拒绝了,理由很简单,就是图个乐子,要睡得舒服不会开车回家呀?

    于是乎,村长四个就去抱稻草打地铺了。

    大家都知道根本没有必要露营,有四辆吉普车呢,开车回去顶多二十几分钟就到家了。

    但是没人提出来回家睡觉,都觉得露营新鲜有趣,夜里分男女各睡一个帐篷,蚊香真的点了十几盘。

    为了确保安全,黄瀚把所有的蚊香都放在碗里,防止火星点燃了铺地的稻草。

    他夜里还起来检查,发现黄道舟更加负责任,已经换过蚊香了,见到黄瀚起来看蚊香笑了,小声道:

    “放心吧,有爸爸在,你踏踏实实睡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