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九八一年 实在闲得疼

第八百一十八章:脚踏实地

    从中苏边境往苏南省搞物资,反而是几十辆三水市的重卡一起开往营口,

    车队里有几个三水市正经八百的经济警察带枪押运来得便捷。

    经济警察面对持械抢劫当然要鸣枪警告,匪徒还敢下手,经济警察就敢击毙。

    况且开大货车的司机都是俩人搭档,都是清一色的退伍兵,也都不好惹。

    几十辆车的正副两个司机,加上经济警察,人数都有一个连了,还有几支枪。

    没有任何车匪路霸能够吃得下这么大的队伍。

    刚刚开始时,有不识相的拦路,几次打得车匪路霸抱头鼠窜后,三水市车队有了赫赫威名,再也无人敢惹。

    三水市在营口港区经营了足八年,也有大型仓库,海上有三千吨到五千吨,有利于江海联运的船舶不低于一百五十艘。

    这些船有一半属于联运公司所有,还有一半是个体户或者股份制运输公司的,其中就包括张月生的三艘。

    走海路相对于当下的路况,不仅仅节约了超过三分之二运费,还不见得要多花两三倍时间。

    因为货物一旦上了船,只要不遭遇恶劣天气,基本上是十天左右能够到达南通港。

    其实八十年代末包括九零年、九一年,如螺纹钢、船板、电解铜、电解铝之类的货物,哪怕晚半年到货都没损失,甚至于还能够得到额外的利润。

    原因很简单,钢材、有色金属一直都在涨价,一直涨到九三年中旬才遭遇一段时间猛跌!

    黄瀚九二年就为公司赚过额外利润,那是足一百吨宝钢生产的船用钢板,如果用汽车运输回当时的三水县,运费需要一百几十块一吨。

    但是选择走江河水路,只要六十五块钱就够了,因此黄瀚决定船运。

    谁知道船过了江后遭遇航道堵塞,公司迟迟等不到货,上上下下急死了。

    当时的经理跟黄瀚通电话时简直是破口大骂,因为是黄瀚一意孤行选择了船运。

    然黄瀚的运气特别好,钢材价格飞涨,货终于到达三水县通扬河码头时价格飙升一千块一吨。导致公司多赚足十万块。

    只不过黄瀚仅仅是落下个福将的好评,被公司经理开会时口头表扬几次,连额外的奖金都没给。

    现在的九零年、九一年如果是选择把汽车开回苏南省,繁忙的辽西走廊也是到处在修路,随时有堵车的可能性。

    进入河北、山东路段一样的赌,进入苏南省修路的地段更加多,堵上一整天都大有可能。

    按理说日夜兼程三五天能够到达目的地,实际操作后,才能知道,平均花费的时间得超过一个星期。

    两个换班开的驾驶员还苦不堪言!

    开车经验丰富的书友应该都知道,不怕开车,就怕堵车,越堵越累,能让人心力交瘁!

    真想把车扔路上不管了!

    其实超过一半从苏联换到手的物资用不着运回三水市,一部分直接卖给东北物资系统的公司了。

    有些物资船运直接发往青岛、连云港、上海、温州等等港口。

    运螺纹钢、热轧板、电解铜的船舶甚至于直达省城物资系统的码头交割!

    三水市其实已经形成了早期的物流体系,只不过因为电脑没有大量使用,互联网还没有在中国诞生,故而没法做得到全程跟踪。

    即便如此,也属于当下最快捷有效率的运输,为三水市赚回来不菲的利润。

    牟某中虽然有点神经质,但是不发神经时比绝大多数人都有见识。

    他当然瞧上了三水市的实力,想拉田正泉他们入伙,一起玩空手套白狼。

    牟某中先想办法找到陈义华忽悠,谁知陈义华是个相当踏实的知识分子型干部,觉得这事儿太不靠谱,直接把他赶走了。

    接下来找牟某中又找了三水市物资局局长刘启全。

    三水市物资局的这几年的销售额恐怕都超过了苏南地级市的物资局,都不比省局差了,做生意都是凭硬实力。

    刘启全根本瞧不上这位满嘴跑火车,手里连十几万块钱都拿不出的牟某中。

    他不仅仅赶走了牟某中,还再次组织麾下十大公司开会强调了纪律,

    杜绝任何赊账行为,坚决执行谁欠账谁负责收回,否则全额赔偿的基本原则。

    牟某中这些年被人家当面打脸的次数多不胜数,他早就能够做得到唾面自干。

    他找人是按照从上到下的顺序,先想方设法见到了来中苏边境公务的三水市领导陈义华,

    接下来又去忽悠物资局局长刘启全和商业局领导陆玉琪等等。

    只可惜连个好脸都没捞着。

    但锲而不舍是他的个性,其实就是神经病绝大多数喜欢钻牛角尖,他开始找三水市局机关的下属公司。

    终于有几个经理被感兴趣了。

    其中就包括田正泉,他很年轻更加渴望出成绩,一笔生意赚到手两三千万的诱惑足够大,确实让他动了心。

    但是他不傻,知道大生意就存在大风险,所以想趁着回三水市过年时问一问有知遇之恩的黄瀚。

    当然,也是因为能够争取到黄瀚的支持,就约等于争取到了物资局的支持,相当于争取到了三水市的支持。

    谁知黄瀚可以肯定牟某中能够成功换回来飞机也不肯跟此人合作,仅仅表态卖货给他没问题而已!

    田正泉很不理解,又问道:“难道换成功了飞机根本赚不着多少钱?”

    牟某中通过换飞机究竟赚了多少?至今都是本糊涂账,连牟某中自己都说不清。

    物资系统的公司都是国营单位,账目哪能说不清?

    这会害人不浅的!

    所以黄瀚明知道牟某中成功了也不许三水市任何人、任何单位参与。

    而且黄瀚一直认为牟某中的成功其实是起了一个坏带头,把风气带得更加坏了。

    导致更多人冒出天马行空的想法,导致太多人变得浮夸、浮躁不再脚踏实地,幻想一夜暴富。

    自牟某中始,大骗子越来越多,愈演愈烈,简直是蔚然成风!

    黄瀚拍拍田正泉的肩头,意味深长道:“你给我记住了,以后不许搭理牟某中,哪怕他成为中国最炙手可热的人物都别搭理他!

    你还要给我记住,往国内换重卡、挖掘机、推土机等等大型机械,多多益善,别去想换飞机,得不偿失!”

    田正泉很不理解,问道:“为什么呀?”

    “五六年后你可以去探监,那时你亲自问问牟某中!”

    “啊?他会被抓起来?”

    “成天招摇撞骗,难免不露马脚,下半辈子坐牢就是这种人的宿命!”

    黄道舟一直在认真听,听到这句话后,他开口了,道:

    “小田,我已经基本上弄明白了做那种生意的途径,那都是一环套一环,

    只要有一处出问题,就妥妥的是一场骗局,拿出真金白银参与的注定血本无归。

    你还年轻,没有必要拿坐牢的风险去博取高额利润。”

    黄道舟以前是物资系统的老资格,现在是炙手可热的大领导,田正泉当然虚心受教。

    他立刻表态道:“我听您的,以后脚踏实地,再也不跟牟总那样的人接触。”

    黄瀚道:“干嘛要换飞机呀?其实换重卡、电解铜、电解铝、汽油、柴油更加实惠,还不太惹眼!”

    年轻的书友恐怕不敢想象,八十年代中期包括七十年代,中国是石油出口国。

    但是到了八十年代末,就截然不同,成为了进口国,汽油、柴油的计划供应越来越少。

    老大哥家里油多,价格特便宜,因此这两年三水市以物易物的贸易品种中,汽油、柴油的比例越来越高。

    这些汽油、柴油不仅仅满足三水市车队自用,还倒卖给东北的一些单位。

    现在已经发展到把柴油船运回三水市,因为三水市仿制的卡玛斯重卡都是柴油车、生产的拖拉机全都是柴油机车头。

    三水市每一年的柴油需求量都在倍增。

    田正泉笑了,道:“我们十一月底谈成了串换二十辆槽罐车的合同,今年开了春车就能开回来,而且是满载二百吨柴油。”

    黄瀚点头道:“这种生意按理说至少有百分之四十的毛利润!”

    田正泉道:“不止,两头赚呢!毛利超过一半,纯利润都不止百分之四十!”

    跟田正泉谈过后,回家的路上,黄馨、小颦和张芳芬都在议论那个天马行空的换飞机计划,都啧啧称奇。

    黄瀚见怪不怪,野蛮时代无奇不有,天方夜谭般的水变油都能骗了那么多人,其中还有……

    也不知道那种见识,等同于傻子般的人是怎么混进领导班子的?

    黄瀚不好骗,他成长的年月正是野蛮时代,无论替单位做生意还是自己做生意,都没中过圈套。

    后来总结了经验,越是把生意谈得神秘兮兮的,越是让你觉得对方路子野,上面有人,简直是无所不能,这生意大有可能是一场骗局。

    张芳芬和黄道舟也不好骗,因为他俩务实不贪婪。

    其实只要被骗过的,好好扪心自问,自己就完全是无辜的吗?

    有没有利令智昏?

    今天刚刚巧谈到跟骗术有关的话题,黄瀚就利用这个机会跟一家子讲了好几个骗术,还讲了分辨骗子的方式方法。

    小颦听了后恍然大悟,道:“由此可见,你能够在无意中听到对方的商业机密,这位合作方就有可能是骗子!”

    黄瀚道:“对呀!谁都知道做生意路数不能被别人掌握了。

    你居然能够在无意中听到人家有多少本钱、在做什么大生意,或者马上有几百、几千万到账,说明什么?”

    “说明是对方故意泄露给合作方听到!说明对方居心叵测!”

    黄瀚打了个响指道:“然也!”

    黄道舟笑道:“我们“全力企业”防骗的方法更加简单有效!”

    张芳芬问道:“什么法子呀!”

    “绝不跟皮包公司打交道,小公司拿我们的货不能及时结账也不是完全否决,只要当地物资局肯担保,欠三成尾款半年内结账还是可以的。”

    黄瀚竖起大拇指道:“高!实在是高,你们有七成资金入账本钱其实已经回来了,剩下的仅仅是利润,三成应收款晚回笼三五个月无伤大雅!”

    “哈哈哈……,我算账还能亏了?”

    张芳芬道:“我们“华美风”都是“风牌”专卖店直接面对消费者,从来用不着为应收款烦恼!绝无可能被谁骗了。”

    黄瀚道:“妈妈,你要有面对越来越强劲商业竞争的心理准备呀!”

    “我早就有了,以前读大专时就有这样的课程。

    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十几年,渐渐的由商品短缺往商品过剩过度。

    特别是服装、鞋帽、箱包等等,以后都是买方市场,谁的货卖得好,谁才能够生存!”

    “啪啪啪……”黄瀚热烈鼓掌,黄馨、小颦、黄道舟都鼓掌凑趣。

    小颦还拍马屁道:“妈妈说得真好,比我们的政治老师都分析得透彻!”

    张芳芬笑了,满满的都是成就感!

    黄瀚道:“去年商业竞争就开始愈演愈烈,今年肯定更加残酷,必然会有一些单位撑不住面临倒闭!”

    “我们“华美风”一开始就走对了路,自主经营专卖店,树立品牌形象,以质量、款式、服务态度取胜,去年的营收增长了百分之三十几呢!”

    “这都是因为你经营有方!”

    “谈不上经营有方,但是我一直狠抓质量,不惜代价挖设计师,每个月都会有新的设计投放市场。”

    “嗯!嗯!这就是经营有方的具体手段!”

    “我还准备年后轮番把沪城的十一家“风牌”专卖店重新装修,提升购物环境,增加营业面积。”

    “嗯!很有必要,有些专卖店装修都超过五年了。”

    黄道舟问道:“是不是意味着你们需要不少空调啊?”

    “肯定啊!但是我只肯接受出厂价!”

    “嗬!你们‘华美风’那么有钱,还这么斤斤计较啊?”

    “必须的,生意归生意,不谈私人关系,你为了你的‘全力企业’,我想着我的‘华美风’,各显神通。”

    “哈哈哈……”见爸爸妈妈还在讨价还价,黄颦、小颦笑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