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九八一年 实在闲得疼

第八百四十一章:被拒绝了(全书完)

    过了暑假就大四了,接下来应该是到了实习期。

    但黄瀚其实一直是工作学习两不误,他还是十几家公司的最高决策者。

    这些还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远非沾父母光的富二代、官二代可比。

    估摸着拥有这种身份的实习生应该是绝无仅有了。

    暑假前,谢书记、华校长和叶主任等等学校领导都和黄瀚谈过心。

    他们都一致要求黄瀚必须读研究生、读博士,还必须在复旦大学读。

    校长、书记、系主任如此厚爱,黄瀚当然乐滋滋接受。

    他相信,再努力三四年,拿双料硕士文凭应该不成问题。

    所以他暑假只在家里住了一个多星期就回了学校。

    那是因为现在学的都是新知识,他如果不努力,还就真的跟不上。

    他还以准备考研的理由拒绝了参加今年的“激情三水晚会”的演出。

    吴国华、宋解放都是名牌大学生,是高材生,他们都没读研,不是不想,而是考了,没考上。

    所以都能理解,不再强求。

    黄瀚之所以这么快就回沪城,还有一个小秘密。

    那是因为王慧玲天天来,她前世就是黄瀚的初恋,今生又呵护她近十年,俩人感情基础用得着说?

    夏天,衣服穿得少,俩人经常单独相处,激情燃烧时那种销魂不消说。

    黄瀚真的担心出事情,想要逃。

    因为他不是柳下惠,他其实蛮好色的,唉!人世间又有几个男人不好色?

    所以他也用准备考研,而且是考双科的理由说服了想跟着来沪城陪着的王慧玲。

    接下来的日子,黄瀚真的花时间认真学习,虽然没能够做到成绩拔尖,但是一直保持着成绩中上等。

    估摸着有两位系主任和几位教授开小灶针对性培养,有校长、书记的支持,考研应该难不住黄瀚。

    不知不觉中,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一九九二年九月二十六号来到了。

    上一世的这一天,出差刚刚回家的黄瀚被刘小明喊去跳舞。

    那是当时的三水县政府大礼堂举办舞会,萧蔷带着陆瑶来约刘小明,此时她俩都没有谈过恋爱,也不会跳舞。

    但是爱玩的刘小明和已经工作六年的老资格黄瀚早就学会了。

    就在这一天黄瀚见到了陆瑶,开启了两年多的恋爱时光,最后喜结良缘!

    今生,陆瑶是个什么态度,黄瀚还就真的心里没数!

    这一天,黄瀚故意没有和陆瑶一起回家,而是约她晚上七点半在虹口公园见面。

    黄瀚甚至于还准备了一束玫瑰花。

    可是傻傻的陆瑶居然不是一个人赴约,成文阁和萧蔷依旧和她在一起。

    还好黄瀚远远地瞧见了,连忙把那束玫瑰花藏到了路边冬青树的树丛里。

    一见面陆瑶就奇怪道:“神秘兮兮约我们来干什么呀?”

    黄瀚无语,心里腹诽,我仅仅是约你,不是约你们。

    但是他口中却道:“我们都没去沪城的舞厅跳过舞,今天的日子有点特殊,想请你们去跳舞!”

    萧蔷立刻来了兴致,道:“是啊!我们光顾着工作、学习了,居然都没去过舞厅,是应该去好好玩一场!”

    “特殊日子?今天哪里特殊了?”陆瑶疑惑道。

    额!黄瀚无言以对,只得打马虎眼道:“‘好猫集团’三季度的营收再创新高,而且是跟去年同比翻倍了。”

    “嗯!今年,沪城确实有很多人骑上了电动自行车。好像都是‘好猫’、凤凰牌。”

    “所以我的心情不错,想着给自己放个假,约你们去舞厅玩玩!”

    “早就该这样了!咱们赶紧走吧!”

    四人没有开车,步行来到了附近的一个舞厅。

    这个年代的舞厅比较简单,基本上是一大圈排好的椅子围着一个大舞池。

    因为这里靠近大学,来这里跳舞的绝大多数是大学生。

    没有带舞伴的男生会邀请三五个坐在一起的女生,但是不能保证每一回都能成功,事实上被拒绝的概率很大。

    但是穿着得体,相貌堂堂的男生成功的概率大多了。

    四个人都没来玩过,进入舞厅后东张西望觉得有意思。

    只可惜,认识他们的大学生实在太多,他们进来后成为了焦点,整个舞厅里的目光都落在他们四个身上。

    还好他们已经被注视惯了,谈笑自若。

    黄瀚四个跳交谊舞的水平比绝大多数大学生强太多,下场后,引得不少女学生不跳了,她们选择做观众。

    还是黄瀚说了一声:“同学们,大家都跳起来,你们都看着我们,以后我们肯定再也不来这里玩了。”

    这才有几十对进入舞池开跳。

    黄瀚拥着陆瑶翩翩起舞时,她笑了,道:“有意思,没想到舞曲居然是王慧玲演唱的《你的眼角留着我的泪》。”

    “这有什么,估摸着待会儿肯定有你演唱的歌曲。”

    忽然间,原本闪烁的彩灯熄灭了,只有一束光打在布满小镜片的球体上,这个球体不断转动,使得这束光在不停闪动。

    此时此景跟前世邀陆瑶去三水县舞厅跳舞差不多,这一刻黄瀚觉得时光倒流了。

    “我们都来沪城两年多了,才第一次来舞厅玩!”

    “听这话音,你喜欢来这里玩啊!”

    “本来就应该劳逸结合么,同学们都看看电影、跳跳舞,就我们成天忙死了,亏不亏?”

    “同学们看电影、跳舞,那是因为他们在谈恋爱。”

    “嗯!我知道。”

    “要不我们俩也谈恋爱吧!”

    “你说什么?”

    尴尬,她是真的没听清楚,还是故意要我说两遍啊?

    黄瀚只得重复道:“我们俩也谈恋爱好不好?”

    “啊?我没听错吧?我们俩?我们俩这么熟,天天在一起,怎么谈恋爱啊?”

    黄瀚流汗了,他设想了许多可能性,独独没想到陆瑶是这么答复,果然穿越者的光环在感情上面无效。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谈恋爱呢?”

    “应该是一个女孩子偶遇一个男生,顿时有了触电的感觉,那个男生也是一见钟情。

    然后他俩从写小纸条开始,渐渐地写信,然后开始约会……”

    额!这大概就是我当年追你的程序啊!黄瀚心里嘀咕。

    他道:“你说的这些就是一个很正常的相识、相知、相恋的过程,我认同。可是我们俩属于早就相知、相识,就差相恋了。”

    “可是我对你什么感觉也没有!更加谈不上有触电的感觉,怎么相恋啊?”

    黄瀚懵逼了,脱口而出道:“对我没感觉?你怎么可以对我没感觉?你是应该对我最有感觉的!”

    “你这人,怎么还急眼了?”

    “我当然急眼了,我这是求爱遭拒好不好?”

    “咯咯……,你跟我说实话,你已经求爱多少次了?”

    “我这是第一次好不好!”

    “鬼才信你!”

    “是真的,我没骗你!”

    “你别忘了,我们都认识八年多了,每天在一起的时间比跟父母在一起都长!”

    “什么意思?”

    “这都不明白?看来你这个天才的智力值不过如此啊!咯咯……”

    哎呦喂!黄瀚的汗真的留下来了,心道:你个傻丫头居然还认为我傻,简直是反了天了。

    他道:“有话明说!我不赖烦瞎猜!”

    “你跟沈晓蓉是什么感情我有可能不清楚?你和王慧玲是不是已经有什么了?还有那一天,你和杜佳出去一直到凌晨才回来……”

    “我,我,你别废话,我只想知道,你是真的不愿意和我谈恋爱吗?”

    “我这个人淡泊名利,从来不上赶着,而且你好像根本不缺我一个呀!”

    “你是不是心里有谁了?”

    “没!唉!我也想有一个,能轰轰烈烈恋爱一场,可惜没遇到瞧上眼的!”

    “我警告你呀!不可以瞧上任何人,你是必须嫁给我的!”

    “得了吧!我会怕你警告?”

    额!黄瀚意识到自己犯错误了,老婆是个服软不怕硬的性子,威胁她会适得其反。

    黄瀚赶紧缓和语调道:“我在初一时就喜欢你,所以一直在管你、辅导你、帮助你,难道你瞧不出来?”

    “没怎么瞧出来,还有啊!你有问过我稀罕被你管、受你辅导、要你帮助吗?”

    “我,我……”

    就在这时灯光亮了,一曲结束,成文阁和萧蔷乐滋滋走了过来。

    萧蔷道:“我们早就应该来舞厅玩了,真有意思!”

    陆瑶道:“成文阁,下一曲我和你跳。”

    “好啊!”

    没辙,黄瀚唯有选择跟萧蔷跳下一曲。

    耳中听心情不错的萧蔷叽叽喳喳讲学校里的趣事,目光不断瞟陆瑶。

    见她和成文阁说说笑笑好像根本没有把自己刚才的表白当回事,哭笑不得。

    接下来是两曲连放的迪斯科音乐,整个舞厅里的年轻人都在扭动身体,黄瀚四人也跟着“嗨”了二十分钟。

    再次和陆瑶跳慢四步时,黄瀚强调道:“我刚才说得话是认真的!”

    “我的答复也是认真的呀!”

    “那你是明确拒绝我了?”

    “你像爸爸、像哥哥,就是不像恋人,我真的没法跟你恋情说爱呀!”

    “你不能这样,你就应该和我谈情说爱!”

    “咯咯……,不带这样啊!这都变成了死缠烂打了。”

    “我还就死缠烂打了,怎么地吧!”

    “随你便!”

    “我想问问,为什么你会不喜欢我呢?”

    “我没有不喜欢你呀!只不过不是那一种喜欢。总觉得我和你就是亲人!好像上辈子就是一家人。”

    额!这种感觉蛮准的呀!我们原本就是一家人。

    黄瀚道:“这就对了,恋人最终都会变成亲人的!”

    “可是我们俩没有成为恋人的这个过程啊!”

    “每一个人的恋爱方式都是不同的,你就把我们这八年多的相处当做相恋呗!”

    “把成天被你管束,被你训斥当做恋爱,这简直是场噩梦啊!”

    “哎呦喂!你其实根本不懂爱情!”

    “我是不懂,但是知道咱们在一起的九年多跟爱情无关!”

    黄瀚还想说什么,忽然间发现没法说,也找不到理由证明他和陆瑶之间存在爱情。

    这也太操蛋了,原本轨迹自己一穷二白都追上了她,如今有钱有势、有学历、有名望,反而被拒绝了,这跟谁说理去?

    黄瀚决定冷处理,退而居其次,他道:“那咱们说好了,如果你瞧上谁,想恋爱了,告诉我,我要帮你把把关!”

    “我没有瞧上谁!还有啊!让你把把关比较危险,你说不定下手揍人家呢!咯咯……”

    得这个条件也谈不拢!黄瀚放弃了,心里盘算,陆瑶没心机,她有什么变化自己肯定瞧得出来。

    以后自己留心观察,反正不可能让自己的老婆给猪拱了。

    他道:“我哪有可能那么没素质!”

    “嗯!我答应你,真的瞧上谁,先让你瞧一瞧。”

    “我觉得我这么优秀的你都瞧不上,不应该能够瞧上别人的!”

    “那不一定!你又不是世界第一。”

    “你的意思是想找一个比我更加优秀的?”

    “也不一定,但是最起码应该找一个不花心的!”

    额!黄瀚终于明白了,应该是陆瑶觉察出了什么,根本不信任自己能够和她恋爱、结婚。

    故而选择做个局外人,没有恋爱就没有伤害!

    “十个男人九个花,还有一个身体差。”

    “胡扯!成文阁就不花心。”

    额!也是啊!成文阁好像从来没主动跟女孩子搭讪过,都是被动。

    咦!不对啊!我好像也是被动啊!陆瑶怎么就两重标准呢?

    “你觉得成文阁喜欢萧蔷吗?”

    “我觉得萧蔷开始喜欢成文阁了,唉!如果不是发现这一点,我倒是愿意跟成文阁谈恋爱!”

    “啊!难道你跟成文阁不是熟得跟亲人一样?”

    “咯咯……,逗你玩儿呢!一样的因为太熟,根本没感觉。”

    “得!我们还是先当做亲人相处吧!”

    “就是!你今天干嘛要说这些,弄得我好不尴尬!”

    “我才是最尴尬的人好不好?”

    “你老脸皮厚,不会的!”

    晚上回家后,睡眠一直不错的黄瀚难得失眠了。

    穿越者一切都在掌握中的自信心被陆瑶的拒绝动摇了。

    这一刻的他觉得特别孤独,他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中不断浮现后世跟陆瑶一起生活的画面。

    有温馨和甜蜜,也有争吵和冷战,唉!总而言之,就是平凡人过的平凡小日子,直到一天天老去。

    现在怎么办?唯有等等看看再说吧!

    十月中旬,首都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

    黄道舟光荣当选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他知道能够获得如此殊荣完全是做大做强了“全力企业”的结果。

    不能故步自封,当下“全力”空调跟日本货相比,质量上还有差距,必须赶超。

    加大研发投入必不可少,吸引人才很重要。

    由于有了沪城总部,再加上“全力企业”已经是国家重点企业,家用空调的全国市场占有率超过百分之四十。

    分配名校本科生已经是常态化,硕士、博士都不稀奇。

    有资本、有人才的黄道舟有底气,大领导们接见他时,他庄严承诺,力争五年内把“全力”空调做成世界产量第一、性价比第一。

    豪言壮语放出去了,绝不能食言而肥。

    从首都回来后的黄道舟立刻跟黄瀚谈心,谈如何才能让“全力”空调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黄瀚当然希望爸爸能够做到。

    出主意必须有,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黄瀚提醒爸爸万万不能盲目上产量,必须严抓质量。

    想要“全力空调”的质量赶超小日本,有干劲、喊口号不能解决问题。

    集思广益完善已经建立的全面质量管理体系,要做到哪怕一个铜接头出了问题都能追责到生产的某个工人。

    黄道舟自认为“全力企业”已经做得不错了,但是管理做到如此细致,有可能吗?

    他觉得黄瀚要求的那种质量管理体系太理想化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于是乎,黄瀚建议黄道舟组团去山东青岛参观学习,那里有一家成功走出国门的好企业呢!

    但看看人家是怎么做到所有的零部件都可以追溯到生产工人的。

    去学人家的管理,要求人家派一些管理者来“全力企业”培训干部,参与现场管理都可以有啊!

    黄道舟听说过这家企业,因为“事竟成超市”一直在销售人家生产的电冰箱,顾客的反馈蛮好的。

    又听黄瀚介绍后,特感兴趣,当天就联系。

    三天后,黄道舟带着最起码拥有本科学历的中上层干部赶去了青岛。

    此时的“全力企业”比人家牛十倍都不止,再加上黄道舟******的身份,人家哪有可能不接待?

    谁知道,“全力企业”来了两辆客车的人,根本不是走马观花,而是住了下来认真学习现场管理。

    “全力企业”的同志们彬彬有礼,根本用不着人家招待,自己解决吃饭、住宿问题。

    带头人黄道舟不仅仅虚心学习,还跟人家张总谈合作,毕竟“全力企业”在制冷压缩机研发、风机噪音、集成电路上取得了很多国家专利。

    人家生产的冰箱同样有降低噪音,提升集成电路质量的需求。

    黄道舟的意思很明确,不白学人家的管理经验,可以用免费提供专利许可来换取。

    如此态度,人家还能说什么,互相学习呗!

    这一学就是两个星期,回去时还带走了十几个人家的中高层管理者,不是挖了人家的墙角,而是请这些管理者现场教学至少三个月。

    让黄瀚没想到的是,黄道舟回来两个星期后,人家张总也带着团队来学习“全力企业”的成功经验。

    他们认为“全力企业”的销售和售后服务网点建设有独到之处,也准备采取这种模式。

    得!看来两家大企业准备强强联合啊!黄瀚乐见其成。

    人家张总还实地考察了沪城已经开业的七家“事竟成超市”,跟张芳芬洽谈了明年的合作,当然给了更多优惠。

    在各行各业的大发展中,在重拳清理三角债中,九二年过去了,这一年国家的经济增长再次回到了两位数,积攒了实力。

    这一年中国更加开放了,股市成就了不少发财神话,这一年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接下来中美关系逐渐改善。

    这一年“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达成。

    这一年黄瀚跟老婆表白遭拒!简直是岂有此理!

    这一年开业的“事竟成超市”达到十四家,九三年元旦还有三家开业大吉。

    这一年“家园集团”在沪城落地生根,实现营收五个亿。

    这一年,“自强实业”成为沪城排名前五的房地产企业之一。

    这一年,“复旦家园”二期土建工程完工,预计半年后能够交付。

    这一年,国产制程一微米的光刻机研发成功并且投入使用,技术升级正在进行中。

    这一年,电动自行车被大众接受并且认可了,“好猫集团”产量翻番,实现营收二十亿出头,黄瀚萌生了开始研发电动汽车的想法。

    中国是个贫油国,但是中国的水力资源、煤炭资源、光伏资源都很丰富,以后不缺电力。

    “瀚洁蓉投资公司”、“好猫集团”出资,早早地以中科院牵头,联合复旦大学、上海交大、西安交大、中国科技大学等等高校研发电动汽车,肯定利国利民!

    九三年元旦,沈晓蓉打电话报喜,《阿甘正传》斩获六个亿的票房,预计她和黄瀚将要获利一亿五千万美金。

    《DreamItPossible》、《月亮月亮你别睡》这两首歌获得格莱美奖提名,《DreamItPossible》有望获奖。

    都是好事,只可惜黄瀚开心不起来,他甚至于开始怀疑人生!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

    半梦半醒之间,谁在唱这熟悉的歌曲,是蓉儿吗?好像不是。是陆瑶?张春梅?王慧玲?杜佳?张倩?……

    肯定不是萧蔷,她不擅长唱歌!

    能够亲眼看到她们青春吐芳华幸甚至哉!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