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第207章:理该高人一等

    单公姬朝对郤至到来选择避而不见。

    感到恼火的郤至没有干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带着部队穿过“单”地,进入到一个属于周天子的平野。

    因为是周天子的直属封地,该地区也就被称呼为“王野”。

    吕武亲眼所见,属于周天子的封地非常空旷,相隔有一段距离才出现一个村庄,走了十来天一座城池都见不着。

    实际上周天子东迁之后就势微了。

    要不然,诸侯的“卿”哪敢对周天的“卿”不敬呢?

    偏偏周天子知道后,至多就是派人去找晋君诉苦,一旦晋君不处理郤至的话,他顶多也就是生生闷气。

    一同行走这一路线的郤锜,他觉得郤至表现还是过于软弱了一些。

    吕武亲耳所听。

    郤锜都要带兵直接杀到姬周家里,被郤犨和郤至好说歹劝才算放弃。

    一样在军中的中行偃,他选择了全程旁观。

    还是郤犨更加理智一些,觉得不应该逼周天子的“卿”太狠,建议部队从“单”地离开。

    另外,郤犨知道郤至去见了姬周之后,详细询问郤至都跟姬周说了些什么。

    郤至内心有些不喜,还是将过程详细地讲述出来。

    在场的吕武就看到郤犨不断皱眉头和叹气。

    郤至不理解郤犨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

    郤犨也就讲事情讲得通透一些。

    他很直白地说出自己的观点,别看郤氏现在那么风光,得罪的人却是有些多了。

    同等级的敌人中有栾氏,光是应付栾氏的明枪暗箭都需要小心翼翼,更别提国君一直在针对郤氏了。

    在这种环境下,郤氏是该像一只刺猬没错,但也别再搞出点什么授人以口实的事呀!

    “与之一见,隐患实多。”郤犨看了一眼吕武,再看向也在场的中行偃,说道:“如有人多以口舌,郤氏必有大祸。”

    话都讲得这么明白,郤至哪还没反应过来?

    他不看吕武,看着中行偃,说道:“你可会告知元帅?”

    中行偃面无表情地说:“在下非长舌之人。”

    郤至又看向吕武,没有开口说话。

    吕武行礼道:“武现如今在温子麾下效力,亦随温子前往。若有事端,武亦难以逃脱。”

    郤至很满意吕武的态度。

    倒是中行偃比较不解地看了吕武一眼,没琢磨明白老吕家的吕武究竟是怎么想的,别人都对郤氏避之不及,不知道想什么的吕武却凑了上去。

    因为有智罃公开表示看好吕武的关系,中行偃觉得需要找个时间,私下好好地问一问吕武,不能让吕武把老智家给坑了。

    他们一路沿着大河沿岸向东行军,经过了范氏、韩氏、栾氏、郤氏以及众多中小贵族的封地。

    这一走,直接来到了卫国。

    孙林父早早地带人在边境等待晋国上军和新军的到来。

    他还很识趣地准备了犒劳晋军的物资,就是只够吃一顿,并且只有贵族有荤腥,武士以及辅兵那是别想能吃到一块肉的。

    这位卫国执政,他遭到卫君卫臧驱逐之后,得益于晋国给力才重掌权柄,恰是对晋国最有好感的时候。

    另外,范氏在孙林父受到那种待遇的时候没什么动作,导致孙林父对范氏失望,必须重新找根粗大腿。

    按理说,孙林父为晋国的“卿”设宴,非卿位不能到场。

    郤至却是刻意地带上吕武,并且要求在宴会上给吕武一个位置。

    同一家的郤锜和郤犨自然不会有什么不满。

    中行偃刚刚成为“卿”,并且因为德不配位的关系,一直谨小慎微得很,同样没表示不满。

    倒是作为东道主的孙林父内心里非常惊讶。

    他在将几位晋国的“卿”给舔得舒服之后,没忘记吕武这么个人物,举起酒爵邀饮时,说道:“阴武子之勇列国皆知,请与我同饮。”

    吕武伸手要握住酒盏,想了想站起来,行礼说道:“今日场合,武本不该来。得温子厚重,有护卫温子的差事,方不敢推辞。孙子为一国执政,武仅为晋国之‘帅’,安敢与孙子同饮?”

    孙林父要说点什么,有人先开口了。

    郤锜说道:“晋之‘大夫’位比列国之‘卿’,你亦为‘帅’,如何不能饮?”

    中行偃先是愕然,随后用诧异的目光偷瞄郤锜,觉得这位不但脾气暴躁,好像也不怎么会讲人话。

    很会做人的孙林父再次邀请吕武。

    只是吕武再次委婉拒绝,并举起酒盏看向站在孙林父边上的那个年轻人,说道:“孙子盛情,武不敢推辞。我与此位良人年纪相仿,可否同饮一盏?”

    这年头,想当个“良人”可不简单,首先名声要好,还得有背景。

    通常称呼谁为“良人”的话,意思就是表达同等交往。

    吕武好歹是晋国的“中大夫”,军中的职位也是“帅”的等级,跟卫国执政的儿子称兄道弟,资格上不但足够,还有余了。

    等于说,他是给孙林父面子。

    那个年轻人叫孙嘉,是孙林父的嫡长子。

    他还在愣神,却被孙林父撞了一下,反应过来很是感激地看着吕武,说道:“阴子相邀,嘉荣幸。”

    他说着赶紧命人酌酒,再邀请吕武,道:“满饮!”

    矮油?

    能被武勇名声响彻列国的人邀请共饮,跟小伙伴们吹嘘起来,绝对是极有面子的事情!

    孙林父则是时不时地看一眼吕武,眼眸里很有想法。

    吕武到酒宴中途,找了个理由离开。

    看着吕武离去的郤犨对郤至说道:“阴武年少有为,难得不见骄横。”

    郤锜就在旁边,说道:“初得高位,胆气未足,谨小慎微罢了。”

    郤至对这个大哥有些没办法,本来要说点什么,收口没讲出去。

    其实,作为晋国的贵族,对上列国的贵族就是天生的高人一等。

    这个习惯还是列国的贵族对上晋国贵族说话不敢大声,深怕给得罪,给带来的规则。

    渐渐的,晋国贵族习惯了列国贵族对自己的态度,不就觉得理所当然了吗?

    在后续的行军中,他们一再受到当地贵族的招待。

    每每进入一地,离开后总是能或多或少的得到一些礼物。

    礼物收到最多的当然是那些“卿”,其余就看当地贵族知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又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结个善缘。

    一路走下来,一直到进入宋国地界。

    吕武收到的极品美玉就有三四块,次一些的玉石甚至能装满一个小箱子。

    其余杂七杂八的土特产,种类千奇百怪,甚至包括了女人。

    其中两个越女最为让他感到满意。

    不是越女的床上功夫太好,是她们竟然被训练得不差,有着一身很好的剑术。

    吕武就缺能在内宅担任防卫力量的女性,得到两个越女肯定需要好好笼络一番。

    至于是怎么个笼络法,自己去猜。

    反正不但废腰子,财帛也没少给。

    甚至,他还过问两个越女有什么亲人,要不要接到老吕家。

    她们原本叫什么名字不再重要,到了吕武名下,被取名小白和小青。

    为什么是这名字?

    看她俩的水蛇腰,懂了吧。

    上军和新军是在宋国都城商丘的郊外与中军、下军完成会合。

    他们需要在商丘等待国君的队伍,也是进行必要的休整。

    晋国四个军团来到宋国,得知消息的宋国贵族开心得跟什么似得。

    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感到开心,只因为晋人长途跋涉过来,之前携带的物资肯定消耗不少,能就近采购补充,谁会派人回去再运输过来?

    这样一来,宋国贵族多多少少都能卖出点东西,要是门路够广,少不了赚个盆满钵溢。

    对于一些宋国贵族来说,赚钱其实是次要的,能趁这个机会抱上晋国的哪条粗大腿,以后在面对同国贵族时,说话就能大声了。

    享受列国贵族巴结这种事情,一般是晋国“卿”的权力。

    毕竟,有晋国的“卿”在场,目标是那么的明显,谁还看得上实力和地位不如“卿”的晋国贵族?

    他们抵达商丘时,季节已经进入到秋季。

    要是人在自家的封地,一众贵族该是进入到准备秋收的忙碌中。

    吕武跟很多远道而来的晋国贵族一样,派人进入商丘采购物资。

    他本着闲着也是闲着的想法,带上足够的护卫以及家臣,随处闲逛着查看营盘周边的环境。

    其他家族是怎么样,老吕家管不着。

    吕武每每去一个地方,能观察山川地势,绝对不会放过。

    在观察地形的同时,他还会绘画地图,要是有机会更会品味风土人情。

    “在下戴安。”他是本地贵族,得知有晋国贵族过来,亲自过来致以问候,不解而又小心谨慎地问道:“敢问足下来此何意?”

    吕武正要回答,却听到一阵马蹄声,转身看去看到一支队伍正在朝这个方向笔直前来。

    他没看错的话,那支队伍打头的战车上站着中行偃?

    戴安又看到一支新的队伍过来,没有出现什么惶恐,有的只是好奇。

    “足下便是晋国‘中大夫’阴武子罢?”戴安是看到那么多身穿铁甲的老吕家武士才有这样的认知。他笑呵呵地说:“阴武子能来我家,请一定接受我家的招待。”

    吕武在纳闷中行偃来干什么,一看还是直奔着自己而来。

    他对戴安行礼,提醒道:“新来者为我晋国上军佐。”

    这一下戴安脸色呆滞了,着实搞不清楚自己有什么东西,能吸引来名传列国的吕武,甚至引来了晋国的一位“卿”。

    吕武说道:“还请回避。”

    戴安并没有感觉受到冒犯,其实也不敢,只好行了一礼,之后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