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第538章:吕武带来的改变

    冬季来了……

    南下的晋国君臣一点没有要回到国家都城的意思,他们向后方传达命令,卿位家族调来一个新的“师”,轮替已经完成纳赋义务的那些将士回去。

    他们在郑国所取得的收获,会由将要回去的那个“师”携带,排排站分果果这种事情则是需要等各家的家主后续处理。

    这一次,国君不但要求各个卿位家族再分别出动一个“师”,同时跟众“卿”进行商议,决定征召国中的中小贵族再组建三个由各家族凑起来的混编“师”,拉到“虎牢”这边来以备不时之需。

    那么,等明年各个“师”到位之后,晋国在“虎牢”的屯兵就超过七个“师”的兵力。

    说“超过”的原因是,范氏长期有在“虎牢”驻军,每个时期驻扎的兵力都不一样,多的时候达到两个“师”,少的时候只有一个“旅”。

    士匄在“冯”撞得满头包,临时进行兵力抽调就是从“虎牢”调动的兵力。

    晋国这边已经确认了楚军北上的消息,另外一些消息也得到了证实。

    楚军之所以没在郑国求援时立刻北上,原因是楚国内部出现了叛乱。

    起兵搞事的就是子反和子幸的家族,他们实际上也是芈姓熊氏,也就是楚国的公族之一。

    具体过程是怎么样,晋国这边能够得到的信息很有限。

    晋国君臣只能从有限的信息中连蒙带猜,认定楚国内乱是因为楚君熊审杀掉子幸造成。

    楚国的内乱有多严重,又有多少个家族参与,晋国君臣想知道挺不容易。

    耽误楚军北上还有另外原因,包括吴国那边知道楚国爆发内乱搞事,楚军北上时刻意去宋国那边耀武扬威了一波,他们到宋国示威之后甚至跑去陈国进行震慑,才心满意足地北上。

    “楚人如此,楚视郑于无物也。”士匄有着非常明显的幸灾乐祸。

    国君和其余的“卿”看到士匄那样,有的莞尔一笑,有的则是苦笑摇头。

    士匄今年三十一岁,人到壮年而已,对爱恨情仇表现得干脆,没什么不好的地方。

    然而,他是晋国的“常务卿大夫”来着,哪能那么情绪化呢?

    赵武想笑,觉得不对赶紧收敛,又想严肃,认为不适合过于严肃,干脆低下了头。

    正好坐在赵武正前的吕武看到了那一幕。

    赵氏和魏氏的矛盾正在爆发阶段,暂时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后续,究竟会发展到哪一步不好定性。

    国君爽朗一笑,说道:“如此,列国亦然。我借郑而疲楚,尤当谨慎处之。”

    郑国被晋国打了一顿,他们选择投降晋国。

    现在这么个年头,哪个国家进行了屈服,一般会举行会盟仪式。

    这么一个仪式不是为了羞辱战败方,纯粹就是挨打又输要认,根据习俗在屈服后表示原本跟着战胜方混了。

    晋国在教训郑国一顿之后,晋君姬周并没有带着列国君臣去“新郑”跟郑国君臣搞什么会盟。

    这样一来就造成了一种手续不完整的状态。

    郑国是对晋国屈服了,晋国却没有接受郑国的屈服,双方还是在交战状态之下。

    简单说就是,晋国摆明不相信郑国的信誉度,不要那种嬉闹一般的臣服。

    晋国的态度明显让列国不得不思考,他们以后要是跟晋国耍花招的话,代价会有多么大。

    在晋军撤离没有多久之后,楚军浩浩荡荡地北上,刚刚屈服晋国的郑国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跑去找楚国进行哭诉了。

    这里的历史其实已经发生了偏差。

    在原版的历史上,晋国不但接受了陈国的靠拢,又南下救援陈国时接纳了郑国的加盟。

    现在,晋国拒绝了陈国的靠拢,没有跟郑国搞会盟仪式,原因当然是吕武拿着芭蕉扇一再扇呼,导致晋国君臣在想法和思维方面发生了改变。

    晋国的君臣发生改变,原因当然是晋国国内各家族实力对比也跟原本历史不同。

    事实上也是这样,吕武如果一直是个小贵族,无法改变太多的事情。

    他都已经成为晋国的六“卿”之一,阴氏也横空出世,历史要是还像原版那样就太过于惊奇了。

    总体来说,晋国不接纳陈国绝对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如士匄所说的那样,接纳陈国必然会成为晋国被放血,不是他们想要达到疲惫楚国的目标。

    历史上是担任元戎的荀罃力排众议接纳了陈国的靠拢。

    在这个历史版本中,荀罃进行了隐退,还有一些影响力,想要左右国政则是没可能。

    中行偃不是荀罃,想法和思维不一样,权威也不相同。

    所以,中行偃需要考虑同僚的意见,忌惮范氏的强大而没跟士匄刚一波。

    在处理郑国方面,中行偃又屈从于国君的安排,要不中行偃其实是想跟郑国在“新郑”会盟的。

    晋国没有跟郑国搞会盟,免得郑国马上又屈服于楚国,削弱晋国作为霸主的威望。

    吕武静静地听国君与其余人讨论,没有必要决定不开口了。

    老范家刚丢了脸,士匄需要一再表现存在感。

    老赵家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赵武又开始当起了透明人。

    其余卿位家族正常交际也就是了。

    中行偃说道:“今次楚君未至,统兵者乃是令尹子囊。”

    这个子囊是楚庄王熊侣的儿子,也就是现任楚共王熊审同父异母的兄弟。

    楚国是一种亲戚政治,一家子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其余贵族很难染指令尹大权。

    跟楚国相同政治环境的国家不少,宋国、郑国算是其中比较强的两个。

    子囊才刚刚成为楚国令尹不久,有什么样的才能暂时没有表现出来。

    从这一次楚军先去宋国,再去陈国,能大体上判断子囊是个对外非常强硬的人。

    晋国君臣得出这个判断,讨论应该怎么进行针对子囊。

    他们能够肯定的一点是,晋国接下来跟楚国的争霸会比之前更激烈和残酷。

    毕竟,一个国家的实力是怎么样,看的还是领导阶层的风格。

    有些国家看着不怎么样却敢怼天怼地对空气,甚至能搞得他国想教训又不能。

    有些人却能把一个好好强国玩砸,惹上不该惹的对手,想讨好干爹又屡屡出昏招。

    国君说道:“明岁再召诸侯。”

    众“卿”这边当然没意见啦。

    晋国又继续跟楚国快乐玩耍,哪能让其余诸侯国躲在一旁蓄积实力?肯定要连着各个诸侯国一块折腾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