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第855章:尘埃落定

    汉军与荀军将在三天之后展开最后决战的消息传开,列国的人无不心情复杂。

    很多人看待这一战原以为会是旷世大战,事先着实没有想到荀氏持国那么不得人心。

    两军抵达交战场地仅仅是过去二十余天,会有十多万荀军投降,又有十多万荀军采取中立态度,仅是剩下三四万荀军还想接着打,不得不令许多人感慨:荀国泄势有如尿崩。

    用尿崩这个形容词很贴切,战前各种声势浩大,像是一憋再憋,真正开打却是双腿颤抖着一下子泄了。

    好多想要学荀国搞全国动员的列国,他们的代表赶紧翻找好不容易从汉国购买到的纸张,写信回去警告自己的国君:千万不要学荀国,会把自己玩坏的!

    时代的改变需要一个过程,一种正确的做法不一定能够适应所有时代。再好的方法在错误的时间使用,极可能没有起到正面的效果,相反把自己折腾死了。

    中行吴做的事情就是没有契合时代特性,弄得本来还能挣扎,搞到加速了败亡。

    其实,在荀国这么干之前已经有两个国家当做反面教材,他们是鼓励黎庶参战的秦国和齐国。

    而那么干了之后的秦国和齐国,他们都是败在吕武手下。

    这一次再有荀国当例子,不少人困惑子产怎么能玩得那么溜,不像秦国、齐国和荀国一样玩崩了。

    如果有人找吕武要答案,吕武还真能够给出合理的答案。

    无外乎就是子产虽然画饼,但也在慢慢实现自己许下的诺言,等待子产拿不出土地去分配,崩盘会是分分钟的事情。

    这种事情其实历史上有出现过,哪怕是完成了大一统的始皇帝无法满足秦人的需要,一样会搞得秦人跟王室离心离德,等待威望足够的始皇帝驾崩,到秦二世整出了秦人面对入侵者各种无动于衷的状况出来。虽说秦二世各方面的作,耕战制度瓦解却是最大原因,要不然之前好几代秦王也不是没有各种作过呀。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

    又是新的一天,汉军一大早出营列阵,荀军那边却是辕门依旧紧闭。

    列阵完毕的汉军,大多数人感到了茫然。

    今天已经到了约定的开战时间,为什么不见荀军出营列阵呢?

    一开始吕武也有相似的困扰,后来得到汇报,说是荀军在营盘里面各种动作,明白了中行吴要依靠营寨来对汉军造成更多伤亡。

    说来也是,荀军事先废了那么多大的劲建设营盘,大批贵族投降或持中立态度,汉军都还没有打过攻寨战呢。

    中行吴清楚跟汉军野战的劣势,约战之后又想打营盘保卫战,他也派出使者邀请吕武挥军攻打营寨了。

    “垂死挣扎,无外如是。”吕武不是生出轻蔑的态度,纯粹是觉得中行吴着实有点想多了,以为汉军会去强攻。

    推进中的汉军被叫停。

    汉军营寨之中则是有大批的器械在紧急拉出来,它们是车弩、床弩、投石机,本来只是带着等兵临城下还会大肆使用,得知荀军结硬寨也有能用得上的心理准备,没想到还真没白事先忙活。

    中行吴上了营中的箭塔,看到推进中的汉军停下,后方有汉军拉出众多器械,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

    重新恢复推进的汉军,队形进行了必要的调整。

    他们变换阵型之下,队列拉成了更长的横线,军阵却也是变得更薄了。

    在汉军变阵的同时,营寨中再次奔出一万左右的骑兵,战场上的汉军骑兵总数一下子变成了两万四千。

    这是吕武防着己方变阵时,荀军有突然出营的举动。

    既然中行吴想玩固守营盘,有着很强远程投放能力的汉军为什么不奉陪?

    吕武现在要做的是将荀军困在营寨里面,享受被箭雨一再洗礼的乐趣,少不得会有各种石块往死里砸,准备妥当后还会有大量的火油罐被投掷进去。

    因为要大量投射远程攻击,汉军这边还有其余更多需要忙碌的地方。

    先有弓弩手调动前往荀军营寨辕门位置,专门用来被针对想要从辕门出来的荀军,一次次将想出营的荀军重新逼了回去。

    后面大批的弓弩、箭矢、弩箭、石块、火油罐被运到前方,在此之前已经有床弩、车弩和投石车在开始投放。

    等待弓和弩被临时下方,一朵朵“乌云”开始从汉军的军阵升起,飞向了荀军营寨之内,引发了各种的声音。

    “如果荀军出来野战,还会是一场互拼意志的苦战。这种攻打营寨的交战模式,比的是后勤资源。”吕武一点都不带对打资源战发怵的。

    汉军开始了自己的各种覆盖,只是暂时没有看到投掷火油罐的情况。

    看到战局演变成这种的列国代表,他们对于汉军远程投掷量能达到那种恐怖的程度,一个个看看小心肝发颤。

    这时候他们就该扪心自问,自家国家的远程攻击部队怎么样,遭受这种远程武器覆盖又会是什么下场。

    芈远想起了楚军跟汉军交战的往事,对于这一次变成荀军挨汉军的射,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发笑。

    田盘找到了韩无忌,问道:“公子以为荀军可坚持日久?”

    韩氏善射的名声还在,就是有那么点昨日黄花的意思了。

    作为时代变革受害者之一的韩无忌,该有的眼光怎么都要有,,答道:“若是荀军出营决一死战,或许可扭转战局。如荀军无法出营,不出两日必……”

    一声声的惊呼打断了韩无忌继续往下说。

    原来是汉军用投石机投掷了火油罐,本来就在燃烧的火油罐在没落地之前就各种撒着燃烧的液体,沿路点燃了不少荀军士兵,落在帐篷或木材上立刻就冒出大火。

    成了火炬的荀军士兵跑动让局势出现混乱,大片区域起火则是让更多的荀军乱跑起来。

    汉军并不止在一个方位攻打中行吴困守的营寨,攻势是从四个方向在同一时间展开。

    这样一来,汉军开始投掷火油罐之后,看到的就是偌大的荀军营寨四个方向同时大片起火。

    可以想象的是,荀军没有及时灭火或突围,顺着风势的那个方位会先让火势大作,随后整个营盘陷入火海。

    韩无忌声音干涩地说道:“汉王何其狠绝……”

    要是让吕武听到了,他会反驳:不不不,这是寡人给中行吴最大的体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