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侠巅峰之上 衔雨

第五百零七章 会面,机锋

    既是有了炼虚的实力和境界,但差不多就可以将秦旸当成一个同等的炼虚强者来对待了,所以万世师才不敢在没有完全把握的情况下和秦旸死斗。

    “一旦与其一战,哪怕本师能赢,衍圣崖的其他人也估计要死伤大半了。并且这还是在不一定能杀了他的情况下,”万世师道,“本师如此说,王爷,你可明白?”

    在他身后的那个青年士子点头道:“本王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王爷你的对手不是殇旸君,你真正要对付的,是玄皇。”

    万世师道:“没了天子剑,玄京的龙气就失去了镇压,现在正是王爷你的良机。在皇室宗老们的支持下,你每击败玄皇一次,就能夺取部分龙气,只要功成九转,王爷你修成‘九九登龙体’,彻底击败玄皇,便可一举成就炼虚,届时哪怕没有天子剑,王爷也有定鼎大玄的实力了。”

    说到这里,哪怕是万世师,都有些感叹大玄皇室的安排。

    在明面上,大玄皇室已是底牌尽失,连天子剑都被萧冕夺走。但在暗中,皇室实则还培养了一颗暗子。

    这颗暗子,便是此时在万世师身边的楚王。

    当年萧冕逼杀上代玄皇,亲手指定叶彻继位为皇。皇室宗老们明面上顺从,连天子剑都交予玄皇使用,但在暗地里,却是暗中培养了另一个继承人楚王。

    有玄皇在正面顶着压力,楚王潜修武功,并且在暗中得到皇室宗老们的相助,招揽人手,为他日推翻萧冕做准备。

    只是没想到,这一招暗棋最终没用在对付萧冕上,反倒是要用在对付玄皇上。

    “叶彻先是认贼作父,尊奉萧冕,其后又失落天子剑,并引狼入室,让秦旸这么一匹恶狼在朝堂之中搅风搅雨,已是失了天命,失了人心。学生还请伏师助我,重整乾坤。”楚王向万世师长拜道。

    为了得到儒门支持,楚王已是拜万世师为老师,待到他日楚王篡位成功,那万世师便是帝师,届时他也可通过楚王一展抱负,儒行天下。

    这是双方的交易,也是结盟的手段。

    从某方面来讲,万世师和秦旸也没什么不同,只不过一个是需要朝廷的人力物力,一个就是更看重思想流派上的独霸而已。

    不过在短期之内,万世师显然比秦旸更为无害,至少他不会直接要建一座奇观来作为练功之用,并且楚王也没有其他好的选择,是以干脆拜万世师为师,以他为臂助。

    “请王爷放心,不管是为了大玄得复正统,还是为了本师之抱负,本师都会鼎力相助的。”万世师转身扶起楚王,宽慰道。

    当今玄皇是萧冕所立,而楚王是皇室宗老们选择的宗室子弟,若论正统,的确是楚王更有正统性。

    但实际上嘛,在楚王之前,万世师可是要为玄皇匡扶社稷的,只是因为在玄皇那里难以达到目的之后,才会选择楚王。

    所以说到底,终归是利益最现实,至于所谓的正统与否,若是当真看重这个,万世师也不会改变下注目标了。

    这时,脚步由远及近,上一刻还是十分轻微,下一刻就好似近在咫尺,显得极为突兀。

    万世师坐回原地,楚王也是默默垂手恭敬立在一侧。

    然后儒风一动,四周围那淡淡的云气霎时散开,一道身影出现在崖顶。

    这却是万世师在之前使用云气布置了点掩人耳目的手段,让自己和楚王的对话不至于泄露在外。

    “万世师好兴致,盘坐崖顶,坐看云卷云舒,白云苍狗。”

    秦旸的身影直接出现在万世师身侧不远处,毫不避讳地坐下,道:“本座却是没这么多闲功夫了,整天忙碌,无甚闲暇。”

    “殇旸君若是觉得忙碌,本师也是乐意帮忙的,毕竟如今萧冕失踪,朝局混乱,若是没不及时镇压住乱局,让他国觑得机会怕是就不好了。要知道,云蒙帝国此时可是厉兵秣马,随时准备进犯他国呢?”

    万世师淡淡道:“去年云蒙就经历过一场大旱,那时候要不是有大智慧坐镇大夏,两国之战已经开启了。而今年,云蒙又是有干旱的迹象了。若是等到那时候还无法平定朝局,那大玄怕是无法抵挡云蒙的兵锋了。”

    前年年末,大夏和云蒙在墨家推动下准备议和,玄翼王带着使团出使大夏。那一次议和的契机便是因为云蒙的大祭司天阳师预测到第二年会有一场大旱。

    那次议和虽然只是个幌子,但大旱却不是虚假。

    在第二年,也就是去年,云蒙帝国果真有近半地区遭遇旱灾,要不是提前有所准备,怕是早就尸殍遍野了。

    而今年,旱灾又要降临,经过去年的消耗,云蒙已经没有多余的粮食用于赈灾了,届时想要不饿死,就只能去夺去抢,大战眼看就不远了。

    秦旸倒没有怀疑万世师所说的话,儒门有传承,在这方面也是有保障的。

    并且墨家在云蒙的探子的确发现了一些迹象,一场极有可能还要胜过去年之灾的旱灾即将到来。

    估计等到夏季,云蒙定会出现大旱,届时,没有了萧冕的大玄定然首当其冲。

    不过万世师说这话也不是为了提醒秦旸云蒙的入侵,而是要告诉他,想要尽早平定朝局,行啊,让本师帮忙就是。而让他帮忙的结果,自然是让儒门势力介入朝堂,和秦旸这边分庭抗礼。

    “呵~”秦旸轻笑道,“本座倒是觉得,这朝局交给玄皇陛下便可。皇帝有皇帝的职责,厨子有厨子的用处,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位置,若是各归其位,各司其职,那天下自然无忧矣。”

    “你看,这不就是你们儒家的思想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只要每个人都有自己该有的样子,那自然就是天下太平。”

    “至于不肯甘心,想要僭越的,那自然是乱臣贼子了。这样的人,本座想万世师定然是第一个出手将其毙杀,以儆效尤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