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侠巅峰之上 衔雨

第六百零五章 清洗朝廷第二步

    在两大炼虚出现之后,三位老者也从暗处出来。

    他们每一人都弥漫着苍老腐朽的气息,哪怕是强大的功力也难以回转他们已经即将枯竭的寿元。

    他们是皇室的底牌之一,是皇室宗老,也是皇室底蕴的保存者。

    但可笑的是,不管是面对萧冕还是面对秦旸,这些皇室宗老都难以发挥作用,他们一直以来只敢在暗中行事。

    但在今日,在难得一见的机会之前,这几个皇室宗老还是选择了出现。只因错过了今日,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清洗既然已经开始,就不会轻易停下,保皇派被清洗了,那其他人还远吗?

    “老七,你有些不智了,等到玄九天回来再动手,起码还能保住你的性命。”

    秦旸身处在五人杀机的聚焦点,苍白的面色看不出丝毫慌张,不疾不徐地道:“你现在动手,一旦输了,那就真的死了。”

    “现在动手,还有杀你的机会,若是迟了,等你恢复了,哪怕是玄前辈回来也不一定杀得了你。”道无涯说道。

    他心知想要对付秦旸,是绝对不能给他机会的。蒙帝够强吧,云蒙大军够厉害吧,最终还是给秦旸翻了盘。

    想要对付秦旸,就要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其毙杀,否则一旦被其把握到机会,那么哪怕是玄九天,也没有杀他的可能。

    “那么你呢?万世师,你若死,儒门就要成为历史尘埃了。”秦旸又看向万世师。

    “儒门的根源在于儒家,儒家不灭,儒门不倒,便是你秦旸胜了,也无法彻底根绝儒家。”

    万世师不为言语所动,道:“况且稷下学宫还在,虽然本师不认同这学宫的主旨,但稷下学宫确实归属于儒家。殇旸君,你越是多言,就越证明你的心虚。”

    “也有可能,这是本座在示敌以弱呢?”秦旸微笑道。

    他的目光,看向三位皇室宗老之后的玄皇,再环视四周,“楚王不在,看来你们是打定主意,连玄皇都一并牺牲了。”

    哪怕是负伤被重创的秦旸,也足以杀了殿中百官乃至玄皇,并且哪怕是双方的战斗余波,也足以让这些人死于非命。

    除了隐藏身份的火相王元以外,今日百官皆是凶多吉少。

    在这种情况下,皇室宗老们自然得保护好楚王这个一直暗中培养的继承人了。估计哪怕是玄皇未死,到最后也得无奈退位,让楚王登基。

    “三位老祖就这般希望朕牺牲吗?”玄皇坐在龙椅上,握紧拳头问道。

    “陛下,”其中一位皇室宗老回道,“老夫也知陛下这些年的举动多是出于无奈之举,但陛下先从萧冕,又纵容秦旸,哪怕是出于无奈,也无法避免皇室威严的受损,更别说还失落了天子剑。陛下一日在位,萧冕和秦旸的阴影就不会在大玄的天空散去。”

    “所以,陛下退位是不可避免的。”另一位宗老接道。

    众人对话之际,殿中的百官已是知晓自己在劫难逃,在卷入这场风波之时,他们的性命就难以自主。

    不少人想要趁机逃离,也有人想要怒骂出声,但在沉沉气势威压之下,他们连开口都做不到,更别说移动步伐了。

    看起来,他们就和秦旸一样,陷入了死局之中。

    血光、儒气更显昭然,三位皇室宗老已是鼓动最后的生命之火,不惜折损所剩无多的寿元,也要留下秦旸的性命。

    在这种情况下,秦旸突然笑出了声,“看来你们没后手了,本座还想着多拖延一下,让你们的底牌全部打出,但现在看来,你等能出之力也仅止于此了。”

    也对,紫阳天师当时那伤势是真的严重到近乎濒死的地步,想要在这么短时间内恢复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哪怕是有天材地宝助力,这等伤及根本的伤势也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

    “也好,若是连紫阳天师都死了,玄九天恐怕会真忍不住大开杀戒,死一个修炼邪功的老七倒是无妨。”

    原本沉寂到近乎于无的气血再度涌起,如岩浆流动的阳刚血气在四肢百骸中流传,心口之处泛起耀光,好似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你竟然没受伤?!”万世师惊叫出声。

    这等气势,这等沛然气血,万世师自问从未见秦旸展现过,就算是先前秦旸与蒙帝在幽山关大战,也未曾展现过这般强盛的气势。

    “伤,当然是有的,”秦旸沐浴在形成实质火光的气血之中,“如果本座能够无伤杀了蒙帝,那也无需玩那么多小手段了。之前本座可是连心脏都丢了。”

    “但是,一切都在本座计划之中。”

    不管是受伤还是万世师等人的翻脸,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或者说,秦旸故意掩盖凤皇之心的气机,让自身以极端衰弱之态来此,就是为了引他们出来。

    而现在,便是最终清扫的时刻了。

    该拼命了!

    万世师等人心中齐齐闪过这个念头,他们斩却了心中的惊骇与怯意,全神贯注以对强敌。

    背对着猛兽逃跑是最愚蠢的行为,也是最不要命的行为。

    虽然有快过队友就能活命的说法,但那是建立在猛兽出于觅食心态而狩猎的情况下。若当真是抱着猎杀的想法,那么你跑过了队友也不一定有用。

    现在,对于万世师等人言,秦旸便是那猛兽,而他们则是随时可能为猛兽所噬的普通人。

    “你们逃不了的。”

    秦旸一步踏前,剑尖在地上划过,一层无形的力场铺开,将他们众人拘禁在内。

    这是一场死斗,只有活着的一方才能离开。但可惜的是这场死斗,双方的实力眼中不对等。

    秦旸经历铸心之后,实力不退反进,虽是少了灵佛心提供的佛力,功力已是从炼虚层次上跌下来,但那一身人仙武道却是再度精进。

    到现在,秦旸已经能隐隐察觉到窍中之秘,开始向人仙巅峰进发了。

    清洗朝堂第二步,斩除皇室宗老,剿杀儒门中人,将大玄的朝廷彻底握入掌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