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侠巅峰之上 衔雨

第七百一十九章 洛书河图终聚齐(求月票)

    “玉皇道人,道门众修之首?”

    玄九天皱起眉头,“秘册中并无记载此人。”

    要真有这等人,那道门之中不会没有记载。别说是道门众修之首了,就是各派历代掌门,玄九天所掌管的道门秘册中也记载得清清楚楚。

    然而现实自道祖以下,没有一人能称得上是“道门众修之首”,哪怕之前几十年挑大梁的紫阳天师,也不敢如此称呼。

    最重要的是,不管是哪方面的典籍,都未有一字一言提到玉皇道人,这人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这样的待遇,唯有那人才有,难道玉皇道人就是被封印的那人?”玄九天目露惊疑之色,心中波澜起伏。

    心中有这样的考量,玄九天暗自运气,只待确认真相,便将发出雷霆一击。

    若真是被封印的那人脱困了,那就顾不得其他,直接出手了。

    同样有类似考量的还有佛尊,只是比起玄九天来,亲自坐镇西方天柱一甲子的佛尊却是知道的更多。

    ‘西方天柱之下,也好似有未知灵识波动。老衲坐禅六十年,曾数次感应到天柱之下似有人存在。难不成······’

    思及南方天柱和西方天柱都出过问题,并且在南方天柱被斩之后不久,便有一剑自南而来,佛尊已是猜想这玉皇道人可能就是被镇压在南方天柱下的存在了。

    若是如此的话,西方天柱,以及其余三根天柱,下面也可能存在类似玉皇道人这样的老怪物。

    ‘好在西方天柱被老衲加固,不会像南方天柱这般易毁。’

    此刻的佛尊,无比庆幸自己先前的举动。那一次坐化,不只是让自己以魔锻佛,修为精进,还加固了西方天柱,使其不会遭遇南方天柱那样的厄运。

    要是西方天柱也被斩,再多出一个大敌,那此次天星尽摇也不知能不能撑过。

    二人各自思虑之时,秦旸与玉皇道人的激战已是进入白热化的程度。

    天意刀光克敌,不灭剑光侵敌,这两者合一,便是将碰触到的一切克制侵蚀,将天地元气等能量化作资粮和触手,便是碰触到实质的物体,也将其纳入掌控之中。

    就似在被逼退之前,玉皇道人手上的古剑也碰触到了一点金黄之气,剑身上的剑气立马被克制侵蚀,若非玉皇道人及时逼出这一点气息,那么他手上之剑可能就将面临全面侵蚀。

    “以变化无端的刀光克伐一切,以蕴含佛门度化之意的剑气随后侵蚀。这佛道两派之理融合所创出的招数,竟是拥有如此邪异的能力。但也不得不说,这一招的名字相当符合此招的能力。”

    玉皇道人以真气强行轰震四周,面容上是难以掩饰的惊叹。

    天意不灭,掌控一切。这便是此招的核心。若是任由此招蔓延,也许四周所有的一切都会被其侵蚀掌控。

    甚至于,此招能够对付天柱的镇压之力,一点一点侵蚀天柱。

    “但是,只要不被其克制,那侵蚀就无从下手,你这一招,尚有缺陷。”玉皇道人虽惊不乱,神色依然从容。

    只要是招数,就会有弱点。“天意不灭”的弱点便在于要先克制,方才能侵蚀,而这克制是建立在秦旸自身的见识和底蕴上的,若是他自己的底蕴都撑不住,那克制自然是无法说起。

    这也就导致“天意”这一招虐菜一流,和同等级战斗就只能玩偷袭,和比自己强的人激斗,就基本没能发挥太大用处了。

    不过,秦旸自身也明白这一点,“天意不灭”结合一刀一剑的特性,以“天意”为“不灭”打前锋,以“不灭”为“天意”提供支持。

    刀剑之气不灭不尽,无尽变化不断演化,每一瞬间都是千百次的变化,一次变化不行,接着来便是。

    这一招,施展的时间越长也就越强。

    并且······

    不朽法身突然出现在场外某处,“真空大手印”瞬间击出,巨大的手掌向着正在观战的大明尊教正副教主倾轧而下。

    “你!”

    南宫问阳怒吼一声,炽烈的“十阳圣火”瞬间爆发。

    而在他身侧,带着铁面的副教主以“无量足”横移偏转,以“补天劫手”截击手印。

    观其气机,这位副教主此时也是进入了实打实的炼虚,再非借用他人之力的伪炼虚了。

    但秦旸的不朽法身本身实力就超过二人,并且还是极为不要脸的偷袭出手,哪怕是二人及时反映,又岂能敌得过不朽法身的蓄势待发?

    “真空大手印”一掌碾压圣火,摧断掌劲,庞然之力锁定不断挪移的副教主隔空轰击,令其身影一滞,一口丹红已是喷出。

    最重要的,在这掌印下,一个虚幻的,恍如由气机形成的龟壳从副教主体内被迫出,被不朽法身一掌摄拿。

    “真当本座不知道你便是天君吗?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座找了你这么久,每次都被你逃出掌心,这一次,却是你自动送上门来了。”

    不朽法身抓着这龟壳冷笑一声,身影一闪,径直投入秦旸本体之内。

    天君的身份,早在当初秦旸上日月山之时,就已经通过搜魂大明尊教教众察觉,但是很可惜,当时的秦旸因为迟来一步,与洛书失之交臂。

    那时,天君已经随着南宫问阳暗中前往云蒙,哪怕秦旸万分渴望洛书,也无法直接打到云蒙去。

    天君还以为自己的身份没泄露,亦或者向着如今的秦旸不会在意自己这小卒子,却不知秦旸为了洛书一直惦记着他。

    当他出现在天一山之时,秦旸便已经盯上了他。只是秦旸也是能忍的,一直隐而不发,所有人都不曾察觉秦旸的觊觎,直到此刻,他暗中让不朽法身出手,一举夺走洛书。

    “洛书河图,终于集齐了。”

    秦旸带着笑容将那龟壳按入体内,周身穴窍霎时亮起星光,浮现出一张虚幻的星图。

    河图为体,洛书为用;河图主常,洛书主变;河图重合,洛书重分;方圆相藏,阴阳相抱,相互为用。

    唯有洛书河图相聚,方才有真正的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