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侠巅峰之上 衔雨

第七百二十一章 炼实成虚,素天真的建议

    “都说武道之至高,乃是炼虚成实,将虚幻的武道练成实体,与自身合一。而炼器的至高,却是炼实成虚,将有质炼为无质,让佩剑与真气、神念、气血完全融为一体,让其真正成为身体、心灵的延伸。”

    秦旸看向那钉在地面上的长剑,徐徐道:“当年那个创造‘融兵入体’法门的前辈便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去创功的,只是他终究难以做到炼实成虚,只能创出让神兵和身体相融的法门。他的失败,验证了炼实成虚的不可能,让这个设想仅仅是设想。”

    “而现在······”

    钉在地上的长剑,有着起伏的波纹,犹如一团霞光化作剑形。

    炼实成虚,是可能的。

    独孤天意打破了这个不可能。

    “需要吾给你回气的时间吗?”独孤天意徐徐落地,慢慢走入战场之中。

    钉在地上的长剑瞬间化作一道流光,飞向入场的主人,犹如游鱼一般绕着独孤天意不断飞旋。

    这把剑经历独孤天意多年剑意洗练,又被炼实成虚,都差不多要成精了,论灵性,远远超过那些举世闻名的神兵。

    “确实需要一点时间。”

    秦旸轻轻点头,隔空一指点向自己的石碑,在那生死轮印记上留下了一个枪形印记。

    那印记和问天枪一般无二,且有一股刺破苍穹,独尊无二的气势,向所有看见之人宣示着,这才是“天下第一枪”。

    “等到击败你,本座会再添上一个印记。”秦旸看向独孤天意,淡淡道。

    添上一个“天下第一剑”的印记。

    “你很有信心。”独孤天意道。

    “还有实力。”秦旸接言道。

    不止有信心,还有实力,不管是“天下第一枪”还是“天下第一剑”,亦或者是“第一刀”,秦旸都想要收藏一下。

    甚至于连“第一佛”、“第一到”之类的,要是能拿下,那自然也要拿下。

    既是要做“天下第一”,那便要做最全面、最无可争议的“天下第一”。

    “那一位?可真是出人意料啊?竟是想要成为这样的‘天下第一’。不过从他之前的表现来看,他也确实有这本事。”

    素天真的身影出现在元邪皇身侧?并向元邪皇行礼道:“拜见邪皇。”

    “你的实力增长了?看来你成功夺取了天都圣君的功力。”元邪皇看了他一眼,道。

    “仅仅是一部分而已?素某还没有能承载所有叛天神力的体魄。”素天真说得十分谦逊。

    他并未掩饰自己的实力增长,因为没必要?因为做不到。

    在元邪皇面前?那还未完全炼化的真气是如此显眼,显眼到都无需多加观察就能感应到。

    素天真接着道:“若要承载素某父亲的所有功力,素某还需要强大的体魄。这一点,却是要在之后劳烦邪皇为素某转化体质了。”

    “转化体质之后?你就非是人族了?”元邪皇深深看了一眼素天真,“烛龙的血脉,你敢接受吗?你会接受吗?”

    若是转化为烛龙之体,那素天真完全能承载司天的所有功力,并且这还不算是达到极限。

    这的确是能解决问题的方法?并且还是目前最便利的方法。

    只是这样的方法,素天真会接受吗?

    说实话?元邪皇并未对素天真有所信任,就如东方云征所言?素天真此人太过可疑了。

    若非对方确实对自己有用,元邪皇更愿意直接铲除这个忠诚未知的人。

    “邪皇说笑了?能够转生为邪皇的族人?是素某的荣幸。素某又岂会不接受呢。”素天真微微俯身?笑道。

    但对于素天真的话语,元邪皇却只是微微皱眉,道了一声“希望如此”,便不再多言,继续看着场中对峙的二人。

    而素天真也全然不在意元邪皇的不信任,继续说道:“中央天柱是五方天柱的核心,中央天柱若倾,其余四方天柱也会受到影响。相对的,其余四方天柱每被毁去一根,中央天柱也会受到影响。邪皇,现在再想要毁灭中央天柱,可比之前容易多了。”

    “哪怕最后我方败北,只需邪皇如之前一般引动地脉之力,也有三成把握崩坏天柱。”

    元邪皇对地脉的控制能力已是无需多言,若非有天柱镇压,此时元邪皇已经能让天地环境重回上古了。

    若当真己方落败,那这方法也不失为一个选择。

    只是这样的选择,却不是元邪皇能接受的。

    “无需多言,本皇不会败。”元邪皇十分冷硬地道。

    武者之间的比斗不是打战,不会‘未虑胜,先虑败’,因为那是对自己实力的信心不足。但凡武者,无论如何,都会有一颗求胜之心,尤其是如元邪皇这般的强者,更不会先虑败来降低自己的心气。

    所以,这个选择在一开始就被元邪皇否决了。

    对此,素天真也似是早有预料,说完之后就不再多言,只是道:“是素某多言了,请邪皇恕罪。”

    作为一个精明人,他自然是了解元邪皇的心态的,知晓自己说出这个选择只会徒惹人不快。

    只是作为一个下属,那自然是应该将所有细节和可能道出,供主君选择。这才是下属的本分,不是吗?

    素天真的眼瞳中倒映着赤红身影,目光幽幽,看不出丝毫情绪。

    而在他们二人谈话之际,对峙的二人也已经放开自身剑势。看不见的剑气空间逐渐成形,威凌天下的剑意主宰其中一切。

    剑廿三!独孤天意已经放出了那凌驾于万物之上的剑意,渐渐威压剑气空间内的一切。

    空气中飘浮的颗粒缓缓静止,四周的风声渐渐消停,整片天地都好似陷入沉寂之中。

    “‘剑廿三’得剑意,从一开始就要使出这样的绝招吗?”秦旸看向独孤天意,道。

    “你之前也展露过类似的招数,对‘剑廿三’应该也有所了解。既然如此,那遮着掩着,就未免太小家子气了。”

    独孤天意一边回话,一边目光微凝,剑意霎时侵入秦旸周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