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怪诞的表哥

第1104章 真细作

    第1104章 真细作              

    天旋地转。

    福临只觉脑子里一片空白。

    岳乐的那句话仿佛把他所有的信念都轰然炸碎了。

    他脑中成了个空谷,只在不停回荡着那句“没了你额娘,你屁都不是……”

    岳乐却还在说。

    “我知道,皇上近来怪我是权臣。我真的不想当这个摄政王,可我能如何呢?把权柄交给皇上你吗?皇上你要用什么服众?若是太平时我可以帮皇上一步一步亲政,但现在就连我,为稳定朝中局势也只能勉力支撑而已。

    反倒是襄亲王,他虽还只是一个孩子,但恰因他是个孩子,又是这个身份,皇上可知有多少人私下投靠他吗?

    若我大清能撑过这一劫,那必是襄亲王身后的蒙古诸部助力,往后他贵不可言;倘若……我大清撑不过这一劫。皇上与我是必死无疑的,年幼的襄亲王却可逃过这一劫,甚至成为王笑的棋子。

    朝中谁是傻子?谁看不明白?就连我不也在巴结他吗?请封他为亲王,他想娶谁,我岂能不顺着他的意?今日莫说是一个董鄂氏,便是他想娶我的福晋,我也只能拱手相让。”

    福临张了张嘴,道:“朕……”

    他竟是已哑了声音。

    “皇上,济尔哈朗误你啊,他作主让你与你额娘决裂之时起,你便已没了所有的筹码。真不是我想架空你,你……你……”

    福临闭上眼,只有两行泪水从眼中流了下来。

    他就这样沉默着,不停地哭。

    直到岳乐也哭了出来。

    岳乐抱住他的头,喃喃道:“是我话说得重了,但若不如此,皇上你怎么能明白眼下的处境。别和襄亲王争,好不好?学学勾践,卧薪尝胆……”

    “朕……喜欢董鄂氏……”

    “皇上,该说的都说了,你没资格。”

    岳乐把脸贴在福临的光头上,又道:“人家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换到国事上也一样。我们失了势,哀,那也只能忍着。忍到有朝一日我们打败了王笑,那皇上失去的一切,都还会回来的。为了爱新觉罗,我们现在先容忍着博穆博果尔,可好?”

    “为了……爱新觉罗……”

    “是。我在布置,我已联络了察哈尔、阿霸垓部,破坏王笑的会盟,这种时候,我们……”

    就在这君臣抱头痛哭之际,殿外却又传来一声急慌慌的叫声。

    “安亲王,安亲王在这里吗?大事不好啦……”

    岳乐站起身,收了眼泪,好一会才重新摆出一副威严的模样。

    转头一看,福临也已收拾好面容。

    他们这才放了那奴才进来。

    “报安亲王、报皇上,不好了,襄亲王……重病了……”

    岳乐一愣,整个人都呆住。

    福临也是愣了一下,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低下了头。

    很快,他感觉到岳乐的目光瞥向自己,感到头皮凉凉的……

    清宁宫。

    “是天师做的吗?”

    回到宫中之后,福临第一时间召见了张略先。

    他知道不该在这时见张略先,会被岳乐知道……但仔细一想,这已不重要了。

    张略先抚了抚长须,缓缓道:“皇上既要阻止博穆博果尔的婚事,我便作法问了佛母,佛母说,要带他去修行……”

    福临又是许久的沉默。

    末了,他问道:“能否让佛母把他放回来。”

    张略先抚在长须上的手便停了下来。

    老夫下毒很容易,但又没有解药,又不是大夫,怎么救的回来。

    “天师?”

    张略先还是沉默着。

    再叫天师有什么用,你一个当皇帝的,朝令夕改,这事要让人怎么做?

    “皇上,博穆博果尔……可能是……不愿回到凡间了……”

    “襄亲王还能撑住吗?”

    岳乐揉了揉额头,低沉着嗓子问了一句。

    “怕是……撑不住了……他年幼体弱,病得很重……”

    岳乐叹息了一声,道:“封锁消息吧,此事,万万不能传到蒙古,给我盯紧了。”

    “喳……”

    六月十三日,远在千里之外的大宁都司,一个蒙古包里,奇泰正与阿布奈对坐而谈。

    “亲王该知道,王笑能给亲王你的,必然没有大清给的多。大清才是与亲王你血脉相连的……”

    与此同时,盛京城中某处,有人写下一封密信。

    “博穆博果尔已死……”

    这是一个名叫魏凭的中年男子,他认为这个情报或许有大用,于是动用了情报网把消息递了出去。

    递出消息的半日之后,有清兵围住了他的住所。

    一天之后,纳兰明珠接到了一个差事,即审讯魏凭。

    ……

    “好一条硬汉,死活不肯开口。”

    又是审了一天之后,陪同纳兰明珠审讯的两人终于不耐,骂咧咧了一声出了牢房。

    牢房中只剩纳兰明珠与魏凭。

    “真的不肯招吗?”纳兰明珠问道:“盛京城还有哪些你的同伙?”

    魏凭只是喃喃道:“我有重要的情报要递出去。”

    “什么重要情报?”

    “博穆博果尔死了……”

    纳兰明珠给了他一鞭子,骂道:“我问你还有哪些同伙。”

    魏凭抬起头,看向纳兰明珠,张了张嘴。

    “啪。”纳兰明珠又是一鞭子抽了下去,叱骂道:“招还是不招?”

    “我有……重要情报……”

    “我要你招出同伙……”

    几场审讯之后,有人向岳乐禀报了一件事。

    “安亲王,多弼死了。”

    “纳兰明珠呢?”

    “三次单独审讯,多弼试探了好几次,他都没有和多弼接头。后来,当着别人的面,把多弼抽死了。”

    岳乐想了想,缓缓道:“你说,是纳兰明珠看出这是陷阱,还是……他真不是楚朝的细作?”

    “那不是魏凭。魏凭在被捉的第一天就已经死了。”纳兰明珠道:“岳乐想试探我。故意找人扮成魏凭与我接头。”

    “你怎么知道?”纳兰家一个名叫韦成文的包衣问道,态度不像平时那样恭敬。

    “扮得不像。”纳兰明珠道:“眼神就不一样,我看得出来。”

    “看来岳乐还是不放心你。”

    “他早晚会放心的。”

    韦成文又道:“那这个重要的情报怎么送……”

    “不要急。”纳兰明珠道:“这个情报不算重要,我来,是要获取更值得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