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京都诡怪秘谭 有熊氏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够嚣张的

    幸好姑获鸟也不是吃素的,反应极快。

    一看到墓坑鸟的腿被缠住往下拖,它便立即攻敌必救,顷刻间展开羽翼,翅膀上面一整排数百根羽毛,瞬间化作箭雨,唰唰唰地往虹光冒出来的地方疾射过去。

    叮叮当当……

    箭雨洞穿了那些废旧车辆的铁皮,发出激烈的金铁交鸣声。

    终于,有一支羽箭射中了隐藏在堆积的车辆下面的陷阱,并且引爆开来。

    轰!

    数十里锈迹斑斑的废旧车辆被炸飞到了半空中。

    缠住了墓坑鸟一条腿的那道虹光也彻底中断了,已经拼尽全力的墓坑鸟满头大汗,心中更是直冒寒气。

    此前它已经尽量高估鬼婴的实力了!

    没想到却还是低估了对方!

    这一次短暂的交锋,居然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看到,就差点夺走了它堂堂妖王墓坑鸟的鸟命!

    这时候,鬼婴幽幽的声音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飘飘荡荡地传了出来:“你们两个蠢货,居然投靠了人类?难道你们忘了妖怪与人类早已经誓不两立、不共戴天了吗?万妖之师异诞就是因为受不了人类的盘剥杀戮侵占地盘,才选择与秽土幽冥联手结盟的!”

    墓坑鸟“呸”了一口道:“异诞大人那是被你们蒙骗了!人类确实贪婪、凶残,但也比不上你们秽土生灵卑鄙无耻!前脚才刚刚与我们妖怪结盟,转眼就坑杀我们数百小妖,你还有什么脸说人类杀戮成性?”

    鬼婴冷笑道:“嘿嘿,看看今天你们俩个妖怪被派出来打头阵就知道了,人类根本就是想拿你们当炮灰,逼着你们送死!”

    姑获鸟不屑地道:“你不用挑拨离间了!今天根本不是人类要拿我们当炮灰,而是我们自动请缨,要来杀了你为昨日枉死在血祭中的小妖怪们报仇雪恨的!”

    “昨天本座确实枉杀了几百个小妖怪!可是死的只有小妖怪吗?并不是啊,当时所有在场的秽土生灵也全都献出了自己的性命和鲜血啊!它们都是因为后路被断绝,死在对抗我们共同敌人的过程中的英雄,他们死的其所……”鬼婴的声音飘飘忽忽,捉摸不定。

    “你们不要忘记了!就算你们眼下投靠了人类,人类也不会信任你们的!因为在人类的心里,永远都与妖怪有着一道天然的隔阂,就是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们两个蠢货连这个都不懂,早晚会蠢死的!”

    一听这话,姑获鸟还没来得及反驳呢,外面的唐泽谦已经忍不住有些不爽了!

    这只鬼婴儿居然当着他的面忽悠起妖怪来了!

    真是叔叔可以忍,婶婶都不能忍!

    听到别人在你擅长的事情上面装逼,真的要花很大的毅力才能忍住不哔哔,就算忍也会忍的很辛苦!!

    所以,唐泽谦决定不忍了,他不屑地嘲讽道:“喂!鬼娃娃,你少在这里放屁好吧!说什么人与妖怪誓不两立、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都是放鬼屁!妖怪和人怎么就不是同类了?妖怪能变身成人吧?人也可以妖化成妖怪吧?看看白素贞和许仙的儿子许仕林,人和妖怪都能结婚都能生出后代了好吧,可见妖怪和人连起码的生殖隔离都没有,怎么就不是同类了?”

    唐泽谦的这番话说的所有人和妖怪全都目瞪口呆!

    馆主阁下这翻话未免也太强词夺理了吧?

    妖怪确实可以修成人身,但那是为了便于修炼啊!人乃是万物之灵长,体内的穴位经络暗合天道,修炼起来比动植物要快几百倍,因此妖怪们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才会化身成人,提升修炼的速度。

    人妖化成妖怪那已经是走上了异端、蜕化的道路,不是正道啊!

    还有白素贞和许仙……这是神话故事啊,不是真事啊,怎么能用来当成是实例呢?这里面哪有生殖隔离什么事?

    要造这么说的话,人鬼还有情未了的呢?人还有怀上鬼胎的呢?难道说人和鬼灵生物也是同类?

    如果这样的话,那人和妖怪、秽土幽冥生灵还有什么可厮杀的,大家都是同类啊!!

    所有人都忍的很辛苦。

    只不过是因为这话是唐泽谦说的,才没有人嘲笑或者反驳。

    “鬼婴”也是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它似乎也有些忌惮,居然没有反驳,而是转移话题道:“废话少说!昨日在京都御所,鬼门突然被偷袭炸毁,确实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输的不怨!今日既然再次狭路相逢,不妨便以着废旧车辆回收厂作为我们的战场,再来较量一次!我已经在这着废旧车辆之中布下许多的杀阵,你们可有胆量进来么?”

    这货够嚣张的啊!

    所有人都惊呆了!

    本以为鬼婴这货发现自己的行踪暴露之后,会立马逃之夭夭,没想到它不但没有逃走,反而布下杀阵,要跟众多人类高手一决雌雄,要么是有所倚仗,要么就是脑残了……

    但是从它刚才一个照面就差点弄死一头妖王墓坑鸟的手段来看,这也不像是脑残啊!

    所以必定是有所倚仗!

    此前,将废旧车辆回收厂合围起来、并且布下阻拦结界的神道高手们,多少还是有些松懈的,觉得区区一头毁灭级的鬼婴,就算实力远超一般的毁灭级,但既然已经被他们困在这里,犹如瓮中之鳖了,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可是经过这一番交锋之后,众人心中松懈的那根弦,不禁又再次紧绷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唐泽谦的身上。

    唐泽谦沉吟片刻后,脑海中传来了“净土圣莲”的声音,提醒他血眼鬼帝已经在布置聚雷阵了,需要一个人进去分散鬼婴的注意力。

    唐泽谦微微眯起眼睛,对众位六阶高手道:“既然这鬼婴敢当面叫嚣,废旧车辆回收厂内必有古怪,我个人而言,是不希望在场的诸位进去冒险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冢本大神官就开口道:“馆主阁下不必多言,擒拿鬼灵本来也是我们神社神官的职责所在,固然有些风险,又怎能逃避呢?老朽年近百岁,也活够了,愿意先进去一探究竟,为大家趟趟路!”

    这么关键的时候,怎么能不好好表现呢?!若是不能展现出自己不畏生死、舍生取义的风骨来,又怎么能得到馆主阁下的青睐呢?如果做了这么多事、最后却得不到馆主阁下的青睐,岂不就变成瞎耽误工夫了吗?

    富贵险中求啊!

    冢本大神官虽然市侩了一点,但是作为百年的人精,这点道行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