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捡到一只始皇帝 历史系之狼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河战役

    当晋鄙率领大军渡河之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只是他,是整个军团都松了一口气,在这样的季节里渡河,这是他们出征之后所遭遇的最险恶的战争,不知道有多少同袍被冰冷的河水所杀死,好在如今,他们成功了,晋鄙已经是极度的疲惫,率领一支六万人的军队渡河,这绝对不是容易的事情,晋鄙忽然感觉自己浑身都有些发烫。

    他摇晃了一下沉重的头颅,看着周围的几个将士,吩咐道:“就在这里扎寨安营罢我们派去的斥候如今应该是已经将我的军令告知了信陵君,我们就在这里等待信陵君,帮着他渡河。”,听到晋鄙的言语,这几个将士急忙允诺,他们实在是太疲惫了,太劳累了,浑身仿佛都要散了架。

    他们还算是好的,底层的士卒们,在这样的冷天里遇了水,再被狂风这么一吹,这滋味实在让他们一生都不敢再回忆,哆嗦着,烤着这温暖的篝火,大军是在凌晨的时候登岸的,如今快过了午时,若再不烤干身体,夜晚一来,有他们受的。将军晋鄙,则是待在主帐内,躺在席上,他的头却越来越痛。

    晋鄙揉了揉额头,只能希望信陵君早些赶来,不然到达赵地只怕也要再耗费很长的时间了。

    最好能快点与赵军取得联系,到那个时候,战事就会顺利很多。

    晋鄙正在想着呢,忽有斥候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仓促的跪倒在了晋鄙的面前,眼神无比的惊恐,晋鄙急忙坐起来,看着他,询问道:“出了什么事情?”,斥候颤抖着,说道:“秦人秦人来了!”,晋鄙大惊失色,这怎么可能,斥候不是探查了周围麽?晋鄙急忙跳起身来,冲出了主帐。

    帐外,满是惶恐无比的魏国士卒,士卒们大叫着,在各自的将领的号令下,迅速的聚集。

    晋鄙急忙看向了远处,远处,黑压压的秦人不知是何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不只是前方,在左翼和右翼,也同样出现了大量的秦国士卒,晋鄙根本看不出敌人有多少,“准备迎敌!!姚!您率领本部迎战左翼,立!您迎战右翼!我来抵抗主力!”,众人即刻应允,晋鄙匆忙的朝着前方跑了过去。

    很快,他的驭者驾着戎车赶来,晋鄙上了戎车,这才赶到了最前方。

    放眼望去,整个河水的周围,全部都是两国的士卒,一眼看不到尽头,六万魏人的营寨,已经是犹如一个城池那般的辽阔,再加上包围住他们的秦人,使得场面更加的壮观,而晋鄙却没有时间来欣赏这个壮观的画面,他专心的看着前方,在前方的秦人阵中,挂着的旗帜,正是白起的将旗!

    就在他的对面,白起同样也是冷酷的看着魏国的大营。

    “将军,终于等到了河岸升起炊烟的这一天了哈哈哈,等了那么久,还不能以大火取暖,这些魏人,行军真慢啊!”,副将站在白起的身边,开心的叫着,白起只是冷冷的看着敌人,一言不发,副将并不吃惊,白起将军在平日里,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对他人是文质彬彬的,可是,只要他穿上了这甲胄,他就变得不大像个人。

    不会笑,不会言语,沉默而又冷酷,脑海里只是想着如何杀死敌人。

    副将觉得,他还是更喜欢平日里的武安君。

    “令蒙骜发动进攻。”

    白起下令道,将士们即刻打出了旗号,又伴随着战鼓声,晋鄙注意道,位于自己左翼的那支秦兵,最先发动了进攻,这让晋鄙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因为左翼这支军队,是今天渡河的,是魏国军队里最为疲惫的,可敌人是怎么看出这一点的呢?晋鄙却又不敢从前军派人去支援,因为这么做,敌人会毫不留情的从正前方击破整个魏军。

    可若是无动于衷,左翼绝对不能坚持太久。

    敌人在魏国精疲力竭的时候发动进攻,这不是巧合而是,有奸细。

    晋鄙瞬间反应了过来,可是如今,却并不是查找奸细的好机会,他也不关心奸细是如何传递情报的,他只是在想,该如何能够抵御敌人的进攻,秦人在数量上,似乎比自己更多,士气旺盛,养精蓄锐晋鄙思索了片刻,方才有了决定,只能在这里硬抗敌人,等待着信陵君前来支援。

    晋鄙急忙对副将下令道:“请您带着两个都尉赶往左翼督战,有后退一步者,斩!”

    他是害怕左翼溃败之后会被席卷整个军团,在他下令后不久,左翼的秦人就开始了逼近,他们整齐的步伐,那密林一般的长矛,让魏国士卒们双腿发颤,眼里满是泪水,他们感觉,自己要死在这里了。

    秦人的步卒渐渐散开,露出了一辆辆蓄力待发的战车,秦国的战车,是诸国内最为坚固,最为高大的,论战车部队,或许只有赵国可以与之媲美,他们战车所用的骏马,也是有力的好马,冲锋起来,更是可怕,当两国的军队越来越靠近的时候,秦国的战车咆哮了起来,朝着魏军恶狠狠的冲了过来。

    战车无穷无尽,耕耘着道路上的一切,魏国士卒们所能看到的只有战车,以及发狂一般的骏马。

    精疲力竭的魏军,本身就不够精锐,再看到这样的场面,浑身发软,有几个士卒尖叫着便朝着身后逃去,却迅速被自己的将领杀死,毫不留情,在这一刻,魏国士卒们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长矛,战车猛地撞进了士卒之中,伴随着士卒们的惨嚎,飞起的尸体,骏马的哀鸣,战车的翻滚,魏国的阵直接被撕开!!!

    秦国的步卒们怒吼着,跟随在战车的身后,从被撕开的口子,直接吞噬了整个左翼的魏军。

    晋鄙面色铁青,额头不断的跳动着,头是越来越痛,他咬着牙,怒视着前方的秦人,对于从左翼传来的惨嚎声,视而不顾,秦人同样如此,两面的秦人,都只是在看着自己人发动了进攻,而自己却只是看着,无动于衷,他们都在等待,等待着左翼战场上的结果,当战车上的秦国士卒无情的收割一个又一个魏国士卒的性命的时候。

    晋鄙终于确定,自己是遇到了秦人的主力。

    秦人之中最为精锐的主力。

    厮杀还在继续,秦人步步推进,魏人退无可退,后退的士卒都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在这种时候,秦人就只能踩踏着尸体来推进,晋鄙的中军,也是在不断的前往左翼,接替死去的魏人。白起看着这一切,忽然,他再一次下令,右翼也展开了进攻,两面受击,好在晋鄙早就安排好了防线,不至于直接崩溃。

    白起的主力依旧是按兵不动,渐渐的,在厮杀声中,天色一点点的昏暗,风越来越大。

    魏国的士卒剧烈的颤抖着,甚至在中军,就有几个士卒一头栽倒。

    白起的戎车忽然出动,直取对方的前军,而被唤作为虎狼的秦国大军,终于也是朝着魏军张开了血盆大口。

    晋鄙站在戎车上,冷冷的看着对方的将旗。

    “信陵君的援军即将到达!!”

    “各部!!坚持住!!”

    “斩杀白起者,赏千金!!斩都尉以上者!赏百金!!斩士卒者!!赏田四十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