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捡到一只始皇帝 历史系之狼

第两百四十章 韩王的秦国十日游

    “韩国国君然拜见秦王~”

    咸阳王宫内,礼仪郎放声的大叫道,秦国群臣肃穆的站在两旁,低着头,在他们身后则是魁梧高大的武士,秦王坐在上位,平静的看着下方,就在礼仪郎的放声呼喊之中,韩王然低着头,恭恭敬敬的从殿门走了进来,他的身后也跟着两位韩国的武士,武士倒是气宇轩昂,目视前方,韩王看起来却有些畏惧。

    韩王走到了秦王的面前,这才俯身朝着秦王大拜,说道:“臣拜见秦王。”

    直到韩王下拜之后,秦王这才笑着站起身来,走到了韩王的身边,秦王握着韩王的手,笑呵呵的说道:“寡人早就听闻韩国有个贤明的君主,却没有能与您相见,今天,寡人总算是见到您了,果然,韩王然威武不凡啊!”,秦王这么一夸赞,韩王顿时就抬起了头,脸上满是得意。

    秦王就让他坐在自己的身边,正式开始了宴席。大概是为了彰显秦国的富裕,整顿宴席异常的丰盛,当今秦王并不是喜欢铺张浪费的人,可是为了韩王,他也是浪费了一次,拿出自己的私人钱财来操办了这次的宴席,韩王惊讶的看着这些,对秦王说道:“国相张平劝说寡人:勤俭的国君未必是明君,可是铺张浪费,无端的消耗国力的却一定是不合格的君主。”

    “如今看来,连您这样的君王都会开设这样的丰盛的宴席,他的这句话是不正确的啊。”

    秦王眯着双眼,他在想,韩王到底是在讽刺自己呢?还是真的这么想呢?只是,韩王的表情非常的淡然,平静,让人看不透他心里的想法,秦王看向了蔡泽?蔡泽这才微笑着对韩王说道:“您说的很对?对君王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他的威仪,若是君王用着跟庶民一样的饭菜?穿着跟庶民一样的衣裳?乘坐的车驾跟其他人没有区别,那谁还会尊敬君王呢?”

    “您说的太对了!”?韩王笑着点头?对蔡泽的言语却非常的赞同。

    “您的国相张平,我是知道这个人的。我听闻?他的父亲辅佐了韩国的三代君王,他也立志想要像他父亲那样。前些时日里,韩国全力牧养耕牛,又推广铁制农具?重新给百姓划分土地?允许百姓开垦荒地,有人在他的面前谈论您的伟业,据说?他非常的不开心,认为那都是他的功劳”

    “我不曾听说过有做臣子的跟做君王的争夺功劳的事情,他这样的人?在秦国?是担任不了一个县令的。”?蔡泽说着,又不断的打量着面前的韩王,看到韩王时不时的点着头,甚至还赞同他的看法,蔡泽便说的更加卖力了,他说道:“张平这个人,他得感谢您的恩德,若不是您,他怎么可能担任国相呢?”

    “国家的事情,是国相来辅佐君王,而不是君王来辅佐国相”

    “唔”,韩王点着头,给了蔡泽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宴席上非常的热闹,秦王的这次宴席,也算是洗刷一下武安君与应侯离开后在王宫内出现的那种悲凉的氛围,韩王笑呵呵的坐在一旁,跟蔡泽有说有笑的聊着,正说着话,忽然有一位大臣走到了蔡泽的面前,冷冷的盯着韩王,非常无礼的询问道:“您还认得我嘛?”

    韩王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个人,隐约有些眼熟,却并没有能想起来,秦王和蔡泽都没有劝阻这位大臣,毕竟,秦国在对待其他国君的时候,一直都是很无礼的。那位年轻人身上满是醉意,他咧嘴笑着,说道:“我是您的上党太守的儿子,冯不惑,您当初下令,让父亲不要抵抗,将上党送给秦国,父亲拒绝了您,将上党送给赵国,从赵国请来援军,继续对抗秦国”

    “甚至他最后为您而战死在沙场上,您还记得他嘛?”

    韩王笑了起来,点着头说道:“寡人当然记得他,您怎么会在秦国呢?”

    “这是父亲的遗命,父亲说:他会用性命来报答您的恩情,这已经足够了,不必再让我来为不值得的君主而效力!”,冯不惑毫不客气的说道,蔡泽笑了笑,急忙站起身来,拉着冯不惑离开了这里秦王设宴款待了韩王之后,在次日,又决定带着他来游览秦国。

    就这样,韩王跟随秦王,看了秦国的农地,看了士卒们的操练,又看了城池内的市,肆等地方,游玩了十多天之后,秦王这才将他送回了韩国。

    韩国臣服与秦国,韩王亲自去觐见秦王的事情,很快就传了出去,引起了诸国的震动,魏国,赵国,楚国等国家都对韩国的行为表示了强烈的不满,魏国更是直接抓住了国内的韩人,将他们驱逐出国,不再允许韩人前来经商,楚国更是直接处死了韩国的使者,表示自己的愤怒。

    只有赵国,并没有做出这样的事情,赵王的心里只有马服的那些大贤,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韩国的事情。

    而在这个时候,学者们的主力军,也是来到了赵国,墨家,道家之类在最前方赶路,儒家就大摇大摆的走在他们的身后,最初,这些人赶来的时候,还能让百姓们好奇的站在路边去观望,可是如今,他们就已经不在意了,见得多了,也就不稀奇了,当这些人赶到了马服的时候,学室已经不够用了。

    赵括还没有着急,赵王却是气的直跳。

    这些人在到来之后,再一次找上了赵括,三个国家的墨者同时出现在赵括的面前,赵括非常的开心,迫不及待的走出门来,拉着这些墨者们,楚墨与齐墨都被吓了一跳,马服君这样子?该不会是早就拿出了针对墨家的办法,就等着自己来了吧?他们没有急着与赵括辩解,反而是找到在之前就赶来的墨者们,跟他们打探了一下情况。

    秦墨只来了不到十个人,他们对马服君非常的客气,他们也不称赵括为马服君,而是称为武成君,这是秦人的叫法。他们也不是来找赵括辩论的,他们是来找马服君请教的。而楚墨和齐墨就要冷淡的多,还抱有敌意,赵括很开心的将这些人带进学室里,他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三类墨者。

    “我一直都很期待能与二三子相见是这样的,我有很多的想法,可是我并不会做具说,墨子曾用水来让机械运动起来,有这件事情嘛?”,赵括开口询问道。

    秦墨的为首者,是一个看似忠厚的老人,他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这样的。”,楚墨没有急着开口,他们看向了齐墨,在有秦墨,秦墨倾向于赵括的条件下,他们只能暂时的结盟,齐墨擅长辩论,事情又关系到墨子,楚墨自然是要看齐墨怎么说,齐墨几个人交谈了片刻,方才回答道:“是这样的。”

    赵括拍着手,“太好了,是这样的,我在乡野看到了硙(微),不过操作起来非常的不便,磨出来的麦子也不好吃我就在想,是否能用水流来磨麦呢?我一直都觉得,墨子用水利来让机械运动起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思路,若是可以设立一个圆的水车,用水来作为动力是不是能节省很多人力呢?”

    “这”,继承了墨子机械学说的秦墨认真的思索了起来,商谈着可行性,聊的开心了,便在地面上刻了起来,迅速的运算,而在另一边,楚墨也是谈论了起来,他们这些年帮着楚国守城,也没有疏与制作,齐墨就有些尴尬了,他们还在思索着赵括的用意,难道马服君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吹捧秦墨?

    赵括又说道:“我方才与公孙龙先生辩论,我说:社会生产力决定了国家的政治制度,而我觉得:只有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在诸多学派之中,墨家是最关心这个方面的,可是当初墨子所研发的很多器械,都只是存在与书中,而且传的太过玄虚,我不能相信墨子可以研发出能用来飞翔的木鸟”

    “这是真的!”,楚墨猛地站起身来。

    “那现在为什么看不到了呢?”

    “因为我们不会制作。”

    赵括摇了摇头,没有纠结于木鸟,他继续说道:“如今的竹简,太过笨重,我听闻,可以用树皮,麻等物品制作出更加便捷的东西,用来书写,可是我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做的,故而想要跟二三子请教。”,赵括将自己能想到的一些发明物都说给了这些墨者们,并且认真的说道:“我想请二三子帮助我,做出这些东西来。”

    “无论是原料,是人手,还是其他什么,我都可以全力帮忙。”

    赵括说的很诚恳,不像是为了挖苦墨者,也不像是要为难他们墨者们面面相觑,只有秦墨认真的说道:“我们一定会完成您的吩咐。”,赵括摇着头,又说道:“我不是吩咐,我是请求我所说的这些东西,除却墨者,是没有人可以帮忙做出来的,自从墨子逝世之后,无论是在科技研发,还是在学术思想上,墨家都没有什么太大的进步。”

    “何况墨家在国内,只是帮助制作各类工具,这些工具,其他匠人也能做出来,君王将墨者们当作简单的匠人,这是不对的,我心里的墨者,不只是能做出完善的机械,而且是能研发出更先进的机械,能走在时代的最前沿,便于百姓,便于国家,若是墨家能够不断的研发出各种有用的东西,各国的君王是否会更加的重视墨家呢?”

    “是否会资助墨家,甚至是为墨者提供一个地方,提供原料,提供人手,来让墨者们为自己研发出更先进的东西,来形成对外的科技优势呢?”

    “这种先进也不只是在器械上,墨子的成就,在数学,力,光等方面,这种研发,可以是在任何一种领域,哪怕是做出了一个全新的饭菜,培育出一种全新的果实,这也是可以的,墨子曾说:学术的意义在于对国家的帮助上。楚墨拿着剑在乡野游荡,齐墨去找贵者辩论,秦墨在秦国担任匠人,怎么样才是对国家最有用的学说呢?”

    除却韩非,没有人知道赵括跟墨者们说了什么,他们只知道,墨者们走出学室的时候,显得有些沉默,他们之间原先的那种矛盾,几乎也减少了很多,有几个齐墨离去了,而其余墨者都没有离开,他们就在学室之外住了下来,整日游荡在外,有的伐木,有的打铁,让人完全看不透他们在做什么。

    当然,他们三家的矛盾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在闲暇时日里,还是能听到他们三派在争吵。

    马服乡里,各派的学者们互相探讨着,或者一同用食,争吵。儒家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了邯郸,浩浩荡荡的儒者们,围绕在一架牛车的周围,荀子不愿意跟这些人一同进去,他让众人先前往马服,只是留下了一个弟子驾车,便慢悠悠的打量着自己的家乡,不急不慢的朝着马服赶去。

    荀子对于自己的家乡,还是有着别样的情感,自从他上次离开之后,赵国又变得有些不同了,他看到那些百姓们脸上的笑容,看到了那些酷似秦国的官吏们,正在乡野里忙碌着,这一切,都让荀子那么的开心。他对驾车的弟子说道:“斯我常因为自己对赵国没有什么贡献而自责,如今,我更是为这件事而愧疚。”

    “老师的贡献在于全天下,不只是在赵国。”

    “我连为这片生育我的土地都没有能做出什么贡献,又怎么敢提对天下的贡献呢?”,荀子摇着头,他忽然说道:“请你记住,我所教授给你的学问,是可以治理天下的学问,一个人知道了更多的道理,他当然能改变自己恶劣的性格,转变为圣人,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有的人只是掌握了治国能力,却并没有去学习任何施展能力的品德,故而贡献少于他所造成的危害”

    “我所说的学习,不只是学习本领,更是一种对自身的弥补,对个体的完善,若是做不到这一点,纵然有再大的学问,也是没有任何帮助的。”

    李斯眯着双眼,认真的说道:“老师,我不赞同您的看法。”

    “正如您所告诉我的,天下没有拥有无暇的道德的圣人。我所知道的,是有才能的人和没有才能的人,有才能的人可以发挥出更多的作用,可以做出更大的贡献,没有才能的人却会危害一方,庸碌一生。秦国的应侯范雎,他睚眦必报,为人狠辣,杀掉了很多的人,可是他治理秦国,却做了很多有贡献的事情。”

    “比如赵国的郑朱,他倒是一个正直,仁义的君子,可是他却因为没有才能而被应侯所欺,做出了伤害赵国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荀子本身就喜欢质疑的缘故,他并不反对自己的弟子们质疑自己,故而,他在讲学的时候,与赵括不同,他总是被打断,他的弟子们总是跳出来质疑他的学说,边学边质疑,荀子也不恼怒,认真与他们辩论。荀子听着李斯的言语,也笑着说道:

    “范雎为人狠辣,睚眦必报,可是他不会去贪墨钱财,不会去做伤害百姓的事情,没有背叛自己的君主,为秦王举荐了很多的人才,他很厌恶儒家,可是他邀请我前往秦国,就是为了能为秦国拉拢更多的贤才,他做事认真,所做的事情,都能对得起秦王对他的恩宠,你怎么可以用他来举例呢?”

    “正如我说的,他自然不是个毫无瑕疵的人,可是在国相的位置上,在属于国相的基本道德上,他是没有什么违背的,若是他贪污,他伤民,害贤,背主,违背了作为国相的道德,那他会有如今的贡献吗?即使有,他造成的危害是否会大于他的贡献呢?”

    两人正在辩论着,忽然,荀子看到了远处那些在溪水周围玩闹的孩子们,这让荀子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荀子是很喜欢孩子的,他朝着那些孩子们招了招手,便有个五六岁模样的孩子谨慎的走了过来,询问道:“老先生,您有什么吩咐呢?”,荀子笑呵呵的翻出了一些吃的,递给了他。

    “马服乡在哪个方向啊?”

    “哦,您已经到马服了,继续往前,走过那个高坡,就能看到学室学室隔壁就是乡邑”

    “你也是马服人?”

    “我是马服子,您还有别得吩咐嘛?”

    “马服君的儿子?”,荀子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孩子,又伸出手来捏了捏他的脸,赵政急忙后退了一步,捂着脸,恼怒的看着他。

    “哈哈哈”,荀子大笑了起来,对李斯说道:“若是他再年长一些,我真想收下他来当我的弟子。”

    李斯看着这个孩子,笑了笑,便继续朝着马服赶车而去。

    ps:明天就要去开会了然鹅,我还没有存稿。各位不要慌,今晚我就准备存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