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的是幕后黑手 未名北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我的局,岂是他人能窥探的(求订阅!求月票!2/3)

    在以苏三人离去之后,整个古战船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魔法师们刚刚从两个强盗的手中活下来,正在体会劫后余生的感觉。

    而东瀛士兵则是刚刚闯入一片诡异的领域之中,完全不敢说话。

    当一个普通人落入一群超凡之中,还被一群超凡拿着诡异的目光看着,该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穿戴着防护服的东瀛士兵现在就面对着这样的一幕,他端着枪,动也不不是,坐也不是,最终只能尴尬地挥了挥手,用日语道:“你们好。”

    可是,却无人回应他们。

    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直到披着斗篷的法拉第转过身来,冷然看着一众人,用着道音道:“我们不太好。”

    “刚刚我们进行了一个游戏,玩得并不开心,所以现在我们将和你们进行一个游戏。”

    东瀛士兵额头之上留下的一滴滴汗水。

    和我们玩游戏?

    我可以说不吗?

    我真的怕你们玩死我。

    可是,法拉第似乎并不想询问他们的意见,他淡淡道:

    “莫斯卡,还记得伪装魔咒吗?”

    莫斯卡闻言立马走上前来,道:“是黑暗魔咒·伪装吗?”

    黑暗魔咒·伪装可以前行入所有诡异的境地,只不过它需要大量的测试,这些测试不太人道。

    莫斯卡呆了呆,这是要用这些人进行试验吗?

    “是!”

    法拉第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东瀛士兵道:“现在你可以做测试了。”

    法拉第并不介意在普通人的身上进行试验,在他的眼中除了高贵的魔法师,其他人根本不算是人。

    当年就是因为他的主张过于极端,所以高塔之主才没有落在他的身上。

    而且这些年,随着他发现自己的子嗣没有继承他魔法师的资质,他逐渐变得更加极端起来。

    他讨厌凡人,但是他的儿子却是凡人,这无疑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嘲讽。

    所以,他才决定即便冒着再大的风险,也要来东方寻找那来自于“无所不知的先生”的魔药。

    “是!”

    莫斯卡躬了躬身子道,作为自己老师的弟子,他知道自己老师一旦做下了决定,绝无可能改变。

    所以,这些凡人,你们是能怪自己命不好了。

    ………

    而此时,在猩红之外,大海之上,航空母舰司令罗斯接到了来自于国会的通过意见:

    协商顺利,十五国通过了统一意见。

    容许他在十五国撤退之后,发射氢弹。

    氢弹是远超核弹的现代武器,但是其维护极难,在当今世界仅有两个国家拥有氢弹。

    而其中一国已经准备开始销毁氢弹,不过这项决定估计三五年之后的才会实行。

    罗斯这次来到的时候正好带了一枚氢弹以做应变。

    在接到信息之后,罗斯看着国会审核看了半天之后,转过头看向了自己的副官道:

    “给大明发通知,我们将在三个小时后,发射氢弹,人道主义毁灭这片不详的地域。”

    “然后准备撤离,通知周围十五国的人一起撤退,撤出威胁范围。”

    “是!”

    ………

    太乙山之上,楼阁之上,青烟缭绕,“天地”二字之前,三炷香亮着火星,文征明此时正在和老道士龙须子下棋,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观察远方,将远方的这一切收入眼底。

    因为,设计师游戏的页面,众人无法看到,只有他这个拥有设计师权限的人才能看到页面。

    对面,正在和文征明下棋的老道士龙须子看着又陷入了发呆的小师叔祖,无奈笑了笑道:

    “小师叔祖,你天天这么发呆,也能够修到这般的境界,着实不可思议。”

    自从上了太乙山,老道士就没有见自家小师叔祖修习过。

    可是,就是这样,他仍旧在两年之内修到了练气还神的最巅峰。

    果然,人比人气死人啊!

    文征明听了老道士的话,摇了摇头道:“我呆,心中却游遍天地五湖四海,你不呆,却将心困在了这里,自然不及我修得快。”

    老道士听着这话呆了呆,这话说的似乎是有些道韵。

    就在他思索的时候,文征明忽然笑了起来,像是见了什么有趣的事。

    老道士龙须子抬了抬头道:“小师叔祖,您笑什么?”

    文征明持一枚黑棋落在棋盘之上,一瞬间棋盘之上局势逆转,他笑着道:“有一人要坏我的棋局,我笑他天真,我的局,岂是他人能窥探的?”

    老道士龙须子挑了挑自己修长的眉毛。

    小师叔祖,我怎么感觉你是在骂我天真呢?

    而老道士不知道,刚刚眼前的小师叔祖隔着数千里将远方的古战船秘境加强了一遍。

    ………

    顺天府,太和殿内,雕栏玉砌之下,内阁首辅张东升面色冷峻。

    他看着手中的文件,猛然将文件拍在了朱红色的桌案之上。

    “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敢发射氢弹,那么,这个航空母舰战斗群就留在黄海吧!”

    ………

    船舱之中,无尽的黑暗笼罩着一切,只有古铜灯微弱的灯光之下,隐约之间似乎能够看到船舱走道的轮廓。

    浓重的霉味,充斥在这里。

    乔远山紧紧跟着白衣僧人的身后,而以苏则走在最前方,潮湿的木板之上有着霉菌一般的黏液。

    他们已经被袭击两次了,在这昏暗的过道之中有着诡秘不可见的事物存在着,看不到、摸不着,只有当他们发动进攻的时候,才会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

    不戒的步伐越来越慢,右肩之上一处白袈裟已经化为鲜红色。

    而以苏的面色也是惨白,这地方着实太过于诡异了。

    若不是有着这青铜灯,他们怕是根本坚持不了太久。

    “大师,我们还要走下去吗?”乔远山小心翼翼地道。

    白衣僧人不戒道:“身后已经没有回头的路,每当我们向前走一步,身后的道路便变短一截。”

    乔远山闻言朝着身后望去,果然身后的路已经不见了,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死胡同的样子。

    这船舱之中,似乎是只能进不能出。

    就在乔远山打量身后的时候,黑暗之中闪过了一道黑影,阴冷的气息直冲乔远山的面目之上。

    那鬼东西又出现了。

    而这一次,目标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