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的是幕后黑手 未名北

第三百七十七章 建木

    高耸入云的山峰之下,人身护栏头的死神阿努比斯站在绿茵茵的草地之上,遥望着那转身远去的巨猿无支祁。

    天地之间的明暗都在那庞大的身躯之下变化起来,那种遮天蔽日的感觉是无法用言语仔细形容的。

    死神阿努比斯也见过很多大的巨人与巨兽,诸如尘世之蛇、北海巨妖等等恐怖的怪物,可是没有一个能够给他刚刚无支祁带给他的压迫感大。

    那是真正有着庞大身躯,也有着恐怖的修为的存在,甚至可以说是天地之间的异种。厽厼

    “他很强,我感觉我打不过他。”死神阿努比斯神情严肃地道,他甚至有着一种感觉,或许古太阳神拉不拿出天尊兵器也不是这大妖的对手。

    诡异的布偶人闻言轻声摇了摇头:“请去掉‘感觉’那两个字。”

    “你绝对打不过他,他本体是天地异种,生来就无比强大,而这种强大还会随着他的年龄不断地增长。”

    诡异布偶人像是回忆着什么一般道:“这也是当年禹皇没有杀他的原因,他有着很大潜力。”

    “在他还是年少的时候,当时已经能够和禹皇化身交手了。”

    “甚至他本身的实力还要在不使用天尊兵器的那位公主之上。”

    “能够和禹皇交手?”死神阿努比斯惊道。

    他是活了很久的老化石了,正是因为如此,他当年有幸见过禹皇的强大。

    那种是碾压一切的强大,完全让人提不起反抗之心的强大。

    如同真龙巡视在大地之上,而他就像是一只蝼蚁一般只能仰视着这一切。

    而这无支祁竟然与禹皇有过交手吗?

    它既然这样的强大吗?

    死神阿努比斯不禁看向了远处如同天柱一般的身影。

    诡异的布偶人这时候点了点头:“对,当年大禹镇压真龙,锁九州地脉,梳理整个大地之上的水脉,当时那无支祁就住在黄河之中。”

    诡异布偶人的眼中似乎闪过了悠远的记忆。

    “在大禹梳理水脉的时候,黄河之上,它与禹皇发生了大战,说起来,它也是极其有胆魄的,毕竟在当时没有几个妖魔敢和禹皇动手,当年禹皇已经达到了人皇的极致,差一步……”

    说到这里,诡异布偶人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说到了什么不应该说的事情,他瞬间转换了话题。

    “所以说你打不过它很正常。”

    死神阿努比斯听着“无所不知的先生”的话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甚至还不止一件了不得事情。

    第一,那位名为无支祁的大妖很强,在年少的时候,就曾经和禹皇化身交手,甚至还没有被碾压,其实力很可能比古太阳神拉都要强上很多。

    第二,似乎人皇与天尊仍旧不是天地之间修行的极致,在数千年前,那位降临在东方大地之上的皇者就已经达到了人皇境界的极致,甚至似乎要迈到更高的境界之中。

    更高的境界,人皇之上的境界吗?

    人皇已经强的让人绝望了,竟然仍旧不是极限吗?

    第三,这也是死神阿努比斯最恐怖的一点,这个“无所不知的先生”竟然连人皇的事情都知道,究竟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最重要的是,无支祁似乎与这“无所不知的先生”认识,还异常的尊敬这位先生,究竟是怎样的实力,才让这么恐怖的一位大妖这么听从?

    要知道当年,这位大妖甚至是敢挑战禹皇的存在。

    死神阿努比斯的心中不禁感慨万千,在这位“无所不知的先生”面前,他听到的秘闻是他之前在古埃及神系之中,数千年都未曾听到的。

    但是在这位“无所不知的先生”这里,却像是完全不在意一般。

    死神阿努比斯不得不感叹,这位“无所不知的先生”或许比他想象之中更加的恐怖。

    “如果它真的与禹皇交手过,还没有被快速击败,那么我确实不是他的对手。”死阿努比斯承认道。

    诡异的布偶人摇了摇头:“这本就不重要,又没有让你和他动手,走吧,那位九尾天狐一族的公主,现在一定有着很多的疑惑。”

    死神阿努比斯点了点头,随着诡异布偶人顺着山峰而上,越过无尽云层,落在了山峰之上。

    诡异布偶人和死神阿努比斯在山峰之上看到了一座气势恢弘的宫殿。

    宫殿悬浮在纯白色的云雾之上,像是与整个云层合二为一。

    有着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缥缈之感。

    “谁?”

    一道清冷的声音在山峰之上响起。

    “解答九尾天狐一族公主疑惑的人。”

    诡异布偶人嘶哑的声音在山峰之上响起,将气氛逐渐拖入了一种诡异之中。

    下一秒,一道流光从恢弘的宫殿之中落到了布偶人的面前。

    “是你?”

    白衣宫装女子看到诡异布偶人的那一刻,瞳孔不自然地缩了缩。

    她似乎认出来了百晓生,这让死神阿努比斯更加猜测起来,这位“无所不知的先生”和那位数千年前降临在东方的皇者究竟是什么关系。

    如果说无支祁认识“无所不知的先生”,还可以说是无支祁是在黄河之中就认识这位的。

    那么这位禹皇结发妻子的妹妹也认识“无所不知的先生”,这只能说明,“无所不知的先生”在那时候的地位或许非比寻常。

    “是我,毕竟这人间能够解答公主疑惑的估计也只有我这一个人了。”

    诡异布偶人咧着嘴笑道,那密密麻麻的缝合线似乎在这一刻随着笑声一起颤抖了起来。

    白衣宫装女子确实认识百晓生,但是并不熟识。

    在数千年前,禹皇还在人间梳理水脉的时候,她就曾经在禹皇的宫殿之中见过这诡异的布偶人。

    当时的记忆很清晰,因为白衣宫装女子记得在那个时候,所有与禹皇见面的人几乎都是求见的姿态。

    即便是禹皇赐座,也只有坐在偏座的。

    可是当年大殿之中,这位诡异布偶人却是与禹皇平起平坐,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32&#31508&#36259&#38401&#32&#103&#111&#97&#102&#111&#116&#111&#46&#99&#111&#109&#32&#21434&#21437

    而且,当年这诡异的布偶人还给她留下了一句批言,说她有被囚禁之劫数。

    当时她也没有在意,毕竟以她的地位怎么可能被囚禁呢?

    这是基本不会发生的事情。

    但是后来的事实告诉涂山红玉,这世界上从来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那诡异布偶人批下的命数是那样的准确,甚至如同定命一般。

    她后来确实印证了那句批言。

    厽厼。精准的如同丈量一般,这也让涂山红玉记住了那诡异至极的布偶人。

    她在那数千年的囚禁之中,甚至想过那会不会压根不是批言而是诅咒。

    而涂山红玉真正没有想到的是,在她脱困之后,会再次遇到这诡异的布偶人。

    “你到底是谁?是不是你蛊惑禹皇镇压我的?”

    涂山红玉直接开口问道,如果说这么多年被镇压,她一直有什么想要知道的话,那么就是当年为什么禹皇要镇压她?

    尽管她犯下一些错误,但是远远不至于被镇压数千年之久。

    而且,是不是这诡异布偶人挑唆禹皇镇压的她。

    “我嘛?”

    诡异布偶人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笑道:“我叫做百晓生,大荒之中只有天尊和人皇知道我的存在,所以涂山公主不知道也不奇怪。”

    说着,诡异的布偶人自顾自地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身来,道:“不过我在人间还是很有名气的,我号称通晓过去未来的一切秘密,可以解答一切的疑惑。”

    “没有人可以通晓一切,边睡禹皇也不能。”涂山红玉冷声道。

    诡异的布偶人没有反驳,反而笑着道:“禹皇当然不能,所以你当年才会在禹皇的宫殿之中见到我,不是吗?”

    “当年禹皇是有事情问你?”涂山红玉的声音带着疑惑。

    她确实不知道当年为什么会在禹皇的宫殿之中见到这诡异的布偶人,禹皇也确实没有给她解释当时是问什么。

    她只是感觉那次见面之后,禹皇似乎每天都在思索着什么。

    可是一位人皇竟然会询问问题,她甚至觉得有些不敢置信。

    “是的,我在大荒一般只给人皇与天尊解答问题。”诡异布偶人平静地解释道。

    死神阿努比斯也认真地听着,他也是第一次听着“无所不知的先生”说到自己的过往。

    他对于这个也是很是好奇。

    涂山红玉摇了摇头:“不可能,人皇与天尊已经是人间站在极致的人物,怎么会需要你给他们解答?”

    诡异布偶人闻言笑了:“人皇并非是走到了极致的人物,天尊也不是,自然也需要解答。”

    他轻声吐露着这其中世人根本不可能知晓的隐秘,道:“人皇之上还有人祖,天尊之上还有天道。”

    “这道法或许永远也没有极尽之处,没有人敢说自己走到了极致。”

    诡异布偶人指着天空,似乎双目正注视着大道。

    涂山红玉有些不确定地道:“你是人祖?”

    她倒是还在幼年的时候,听过这个称呼,人祖似乎是比人皇更加久远的时代,只不过便是族中的长辈也没有对其进行详细的描述。

    甚至没有说过那传说之中的人祖究竟去了哪里。

    当时涂山红玉也很奇怪,为什么会没有这个记载呢?

    “我不是。”诡异布偶人摇了摇头道。

    “那你是天道?”

    “我也不是。”

    “那为什么人皇会问你问题?”

    “因为我通晓一切。”

    诡异布偶人再次笑了起来,他轻声:“我知道涂山公主现在有着疑惑,所以从专程从那位三足金乌那里赶了过来,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涂山红玉最终还是将对方请了进去,毕竟当年禹皇都是和对方平起平坐,如果不是刚刚她心中的执念,那么她或许直接将对方请进去了。

    死神阿努比斯跟着诡异布偶人的身后,进入了那巨大浮空宫殿之中。

    进入浮空宫殿之后,死神阿努比斯都呆住了。

    整个宫殿之中并不冷清,反而是人潮喧闹。

    有随从,有侍卫,甚至还有仆人。

    “不是说这位宫主被囚禁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死神阿努比斯惊讶地给诡异布偶人传音道。

    诡异布偶人摇了摇头,直接开口道:“她可不是被囚禁,她在锁妖塔之中有侍卫,有随从,有仆人,还有天尊兵器和修炼资源。”

    “我这么多年都是睡棺材的。”死神阿努比斯呆呆道。

    诡异布偶人瞥了他一眼,道:“她和你不一样,她是天潢贵胄,你是穷人。”

    “额………”

    死神阿努比斯感觉自己嫉妒了,这样被囚禁有什么好生气的?

    之前还和古太阳神拉打得那么凶。

    死神阿努比斯感觉自己已经有些理解不了这位九尾天狐一族公主的思路了。

    &#32&#76&#79&#76&#23567&#35828&#32593&#32&#108&#111&#108&#120&#115&#119&#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这就是天潢贵胄的思维吗?

    等到众人坐定,仆人端上了茶水。

    涂山红玉才开口道:“先生,现在可以告诉我,我心中所想了吗?”

    “自然!”

    诡异布偶人点了点头之后道:“你之所以被禹皇被封在人间,那是对你的保护。”

    “大荒出事了?”

    涂山红玉立马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如果说囚禁是对她的保护,那么也只有一种可能了。

    那就是大荒出了大事,不然怎么会将她封在人间?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说她真的犯了错,也应该将她封在涂山之上啊!

    诡异布偶人没有直接回答涂山红玉的问题,而是转头问了她另一个问题:“天地之间曾有建木通天,又名通天塔,你还记得吗?”

    “似乎是有这个记载,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我记得我还问过族中长辈却没有得到准确的回答。”

    涂山红玉不知道为什么会问到这个,建木这个东西,她确实听过,甚至大荒之中几乎所有种族都有着建木的传说。

    但是却几乎没有见过人说亲眼见过建木,它就像是一个传说,一个属于大荒的传说。

    难道这灾难和建木有关?

    涂山红玉不禁看向了诡异的布偶人,诡异布偶人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缓缓道:

    “灾难就是从这里而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