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的是幕后黑手 未名北

第四百五十八章 雪景

    南蛮的十万葱茏大山之上,天空澄澈透明,宛如童话。

    九万里苍穹之上,两道人影相对而立。

    乔远山御剑在上看着自己的小师叔祖。

    小师叔祖永远是那一身寂静的黑色,神情永远淡然,似乎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什么东西难得到他一般。

    他忽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自己的小师叔祖。

    他对于小师叔祖的了解仅仅是强大与神秘,但是一个人如果仅仅是强大与神秘的话,只能说明这个世界上的人根本不够了解他。

    就正如乔远山不了解自己的小师叔祖。

    这个男人从灵气复苏开始就站在天地的巅峰,直到刚刚一场旷古大战结束,他似乎从来都没有变过。

    “为什么?”

    乔远山沉默了半天之后看着自己的小师叔祖道。

    他并不怀疑自己家的小师叔祖有着这样的力量。

    刚刚虚空之中幻象之中已经说明了自己的小师叔祖究竟有多么的强大,强大到甚至足以轻易的泯灭一方世界,足以让人达到超脱的境界。

    自己家的小师叔祖就像是站在永恒的巅峰之上俯视一切的人。

    对于自己家的小师叔祖来说,让一个人成为天尊或许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问题在于“为什么”。

    为什么忽然想要他成为一位天尊?

    世界上没有任何的事情做的时候没有理由。

    乔远山顿了顿,迟疑了一下道:“我有着很多疑问。”

    “问吧!”

    文征明轻笑道,长风呼啸的声音似乎在这一刻消失了,他盘腿就那么坐在天空之上,静静地看着乔远山道:“千万年的大局已经结束,作为一个闲人,我现在有的是时间。”

    文征明此时就像是一个人间闲人,但是乔远山却知道这位人间闲人究竟有多强大。

    乔远山闻言缓缓抬起头来,沉默一下道:“您前世究竟是什么?”

    这是乔远山一直好奇的问题,但是最终却也没有得到合适的回答,但是今天他觉得将自己或许可以得到答案了。

    因为小师叔祖表现出来的态度就是今日想跟他好好谈谈。

    “超脱者!”

    文征明伸手遮挡着刺眼的阳光,就像是一个凡人一般。

    “我知道你并不明白超脱者的意思,这个境界代表着天道与人祖之上,代表着某种程度之上超凡者的尽头,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说的就是我现在的状态。”

    “我成道于万族大战之时,是这个世界第一位超脱者,嗯………目前来说还是唯一一位。”

    小师叔祖说的风轻云淡,可是乔远山却明白着究竟是何等恐怖,这代表着自己的小师叔祖已经走在了所有超凡者的尽头。

    不是最前方,而是尽头,或许未来会有人能够触及到这个境界,但是也绝对不可能超越小师叔祖。

    这足以可见其强大到了极致。

    乔远山闻言深深吸了口气,道:“今天大战是您布的局?”

    能够整合无数天尊级别以上的超凡者,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也只有自己的这位小师叔祖才可能做到。

    “呢,天地为棋,众生为子不是吗?”

    文征明轻笑着承认了,他那笑容之下似乎隐藏着更深的东西,不过乔远山却没有看出。

    比如说真正的大局就是现在也没有人怀疑这只是文征明手中的一场游戏。

    这个世界之上从来都没有什么上古秘史,没有消失在岁月之中的神话,也没有大荒这个世界。

    这说出去足以让这个世界动荡。

    不过这一刻,这一切都不重要。

    揭穿这一切没有丝毫的用处,那么就让这些人沉迷在这个世界之中也挺好。

    至少文征明不准备说,谎言已经被他变成了现实,那么是不是谎言已经不重要了。

    “那么为什么突然想要我成为天尊?”

    乔远山似乎在酝酿着自己的措辞,他看了一眼文征明道:“你应该从见我第一面就可以做到,但是您却没有做不是吗?”

    文征明摇了摇头,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还没有恢复到巅峰,而现在………我已经恢复到了巅峰。”

    这句话并不能算是骗人,毕竟当时文征明还在高速成长之中。

    文征明说到这里看了一眼乔远山道:“至于为什么想要你成为天尊,那是因为这人间需要有一个人守护,曾经是我,现在我觉得需要新的一位守护者。”

    “您是要离开吗?”

    乔远山抬起头问道。

    他已经明白为什么这次大战最终没有波及到人间了,因为有小师叔祖守在这里。

    文征明笑了笑,就跟在闲聊一般地道:“我也不知道,或许会去其他的世界看看,时间到了再回来,或许会去大荒当我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亦或者会找一个地方享受一下悠闲的时光。”

    “总之………一个巨大的剧本写完了,那么就该休息了一下了,或许还会有其他剧本,但是那不是此时的事情了。”

    乔远山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地道:“您说的跟放假一样。”

    文征明耸了耸肩道:“本来就是放假,怎么,少年你愿意接替我的位置吗?”

    “守护人间吗?”

    乔远山缓缓地道,说实话,他有些无所适从,这种无所适从的由来是因为前路忽然超出了他原本的想象。

    乔远山原本准备的是花上成千上万年的时间去缓缓靠近天尊这个境界,但是忽然之间一切似乎唾手可得。

    “对的,守护人间,人间容纳的极致是大罗,可能会有几位天尊出现,但是如果单单是想守护这里的话,那么其中天尊极致的修为已经够了。”

    说到这里文征明笑了笑,道:“毕竟我的名头还是很好用的,多数人不会打人间的主意,也不敢打人间的主意。”

    乔远山闻言挠了挠头道:

    “您让我守护人间总要给我讲解一些大荒的情况吧?”

    文征明笑了笑道:“这个后面我会慢慢给你说,我说要去休假,但是有没有事火立刻就要走,该交代你的事情都会给你说的,总不会丢下一个烂摊子在这里。”

    文征明像是一个前辈带着后辈走过他曾经走过的路。

    乔远山闻言抬了抬头道:“那么我怎么成为天尊?”

    “其实很简单,如果我想的话,只是一个念头罢了。”

    文征明站起身来,拍了拍并不存在的尘埃道:“哪怕是天道也是一样,不过超脱就要费点力气了。”

    天尊与天道境界不过是一个念头罢了,哪怕是超脱只要费点力气,我的小师叔祖您这话说出去,不知道多少修道者估计道心都要崩在这里。

    乔远山苦笑着道:“小师叔祖,您究竟是什么境界?”

    文征明笑了笑道:“大约只有我一个人能够达到的境界吧。”

    “既然你已经答应成为下一个人间守护者,那么我们也该开始了。”

    乔远山闻言睁大了眼睛,道:“就在这里?”

    “都是在天地之间在哪里不一样呢?”

    文征明笑着伸出了手,一指点在了乔远山的眉心之上。

    乔远山只觉得自己一瞬间像是被泰山撞在了眉心一般,他的身体猛然后退像是冲出了这个世界。

    天地之间的大道似乎在这一刻尽数展现在了乔远山的眼前,将他溺在了大道的海洋之中。

    那无尽的道浸入他的身体,似乎不需要任何的参悟就能够通晓这些神通。

    乔远山身体之中气息快速飞涨着,不过刹那之间就达到了仙人的境界,但是即便是达到了仙人的境界也仍旧没有丝毫的停顿。

    南蛮十万大山之上,天地元气在一瞬间暴动起来,紫气东来,金莲遍地。

    那如同梦幻的紫霞之下,南蛮十万大山一刹那似乎化为了梦境一般。

    文征明一指点在了乔远山的眉心,轻轻吐出了三个字:

    “天尊成!”

    刹那之间像是天地大道都在震颤,紫气一瞬间将整个祖星都震动起来。

    无数生灵抬起了头,他们都感受到了一个恐怖的强者诞生了。

    乔远山猛然睁开双目,双目金光冲天而起,将漫天云海全部荡开。

    他此时能够感受到自己似乎变得完全不一样的了,世界在他的眼中也完全不一样了。

    “这就是天尊吗?”

    乔远山感觉到自己似乎无所不能一般,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错觉。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师叔祖的声音再次响彻在他的耳边。

    “适应一下吧。”

    乔远山转头看向了小师叔祖,却见对方压根没有半分高人的气息,只是望着远处的轻笑道:

    “适应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回终南山,之后的事情我会在那交代你。”

    ………

    此时顺天府隐匿在闹市之中的寺庙内,古老的钟声涤荡着人的心灵。

    被青苔覆盖的石板上,袁克用诧异地看了一眼黑衣和尚。

    “你就这么把我放走了?”

    “事情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以你的实力做不了什么了。”

    黑衣和尚双手合十,轻声道。

    袁克用看着眼前的黑衣和尚,沉默了片刻之后道:“我总有一天会重新封了天。”

    黑衣和尚闻言难得露出了笑容道:

    “和尚等着那一天!”

    ………

    三个月后终南山之上,白色的积雪依旧未曾化去,这里或许数千年景色都没有变化过,一直沉浸在冰雪的风韵之中。

    冰冷的寒风吹过文征明的面孔,带来一丝清凉。

    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天空之上的落下,落在文征明的肩膀上。

    文征明看着远处,心有唏嘘之感。

    谁能够想到这些年人间变化都是他一手操纵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而这一场游戏却影响了无数人的命运,这一方世界已经真正变成了神话的世界。

    他一手操纵起来了一个世界的命运。

    “这个剧本我写完了,剩下的故事就看你们自己了。”

    轻轻弹落肩膀之上的雪花,文征明站起身来,转身看向了乔远山。

    此时的乔远山已经彻底地掌握了天尊级别的力量,文征明已经将他教的差不多了。

    “小师叔祖刚刚是在说什么吗?”

    乔远山荡开了周身雪花笑着道,似乎从他登上终南山开始,这少年人便从来没有变过。

    文征明最欣赏他的也是这点,不忘初心者,最是难得。

    面对乔远山的疑问,文征明轻轻摆了摆手,道:“不过些许的感叹罢了。”

    “小师叔祖已经决定走了吗?”

    乔远山看着眼前的小师叔祖,真正成为天尊之后,他对于小师叔祖的敬畏反而更重了。

    因为他知道现在大荒局势的平静全部是被小师叔祖压出来的。

    一旦小师叔祖离开,那么便再也没有人能够镇压这些人了。

    这个世界之上没有第二个超脱者。

    文征明看着乔远山的眼中之中带着对后辈的笑意。

    “我该给你们谱写的故事已经写完了,以后世界需要你们自己写下序章。”

    “可是………”

    乔远山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文征明抬起的手阻止了。

    “没有什么可是,历史不可能一直由我来书写。”

    “但是大荒………”

    文征明没有等乔远山说完,只是摆了摆手道:“你的任务就是守住人间,至于大荒自然会有人挡住,祖龙和禹皇都只差一步罢了,我离开之后,他们两人之中必然有一个会走出这一步,有缘再见!”

    乔远山闻言抬了抬头,漫天飞雪之下,再也看不到了小师叔祖的身影,只有那纷飞的大雪。

    “万族头顶的天离开了。”

    ………

    三年之后,大荒之上爆发大战,乔远山于泰山之上斩四位想要进入人间的天尊,震动寰宇。

    五年之后,祖龙与禹皇于大荒新的万族大战之中,双双证道超脱,自此人族再次屹立于万族之巅。

    三十年之后,终南山之上再次下起了大雪。

    千山暮雪之下,乔远山成就天尊之后第二次在终南山之上看雪,苍茫的雪景之中,一抹黑色显得那么扎眼。

    乔远山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这时候那道身影转了过来。

    “小师叔祖?”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