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没人比我更懂强化 大神之姿

232、鬼眼迷心

    “真的来了”

    在发现远处疑似目标出现的瞬间,丁少荣身形低伏,完完全全的隐没于残垣断壁之后,浑身气血、心跳骤然降至最低,整个人仿佛一尊没有生命的石雕般与环境融为一体。

    鬼神众,尤其是内使级别的成员,实力强横不说,往往还具备极强的警觉性。

    但到了武功第五境,大多数的强手都会些收摄气息收摄的手段,丁少荣本身更是精通这类手段,全力隐匿之下,就算是同级别的强手欺进他周身一丈范围,都未必能第一时间感知到他的存在。

    而已如今的埋伏,对方别说是进入他周身一丈,只要是踏入这破落庙宇一步,就是自投罗网,插翅难逃!

    近百丈,数十丈,十余丈

    透过细微的空袭,远处那道身影快速的接近,以丁少荣的目力也看得越发清楚,来人身着兜帽黑袍,将浑身遮挡的严严实实,宛如一个幽灵。

    沙沙沙

    转眼间,脚步声飘进,目标距离踏入武神庙只剩不到十丈的距离,丁少荣心中兴奋,眼中精芒内敛,浑身血气、杀机都抑制到极致,只等待敌人踏入正门的那一刻,便发起雷霆一击!

    然而。

    呼。

    就在脚步声极度逼近,丁少荣力量积蓄接近顶点,即将爆发而出时,在他的视线中,全身笼罩在斗篷中、看不清原本面貌的目标身影,却突兀的在破败庙院前三丈站定了脚步,一动不动。

    然后唰的一声!浑身裹着黑袍的身影仿佛是觉察到了什么一样,猛然向后退去!

    该死,被发现了!

    他是怎么发现的?!

    如此变故只是一瞬间的事,丁少荣眼神骤变,当机立断血气烘炉爆发轰鸣,狂暴的气劲一下震碎周身遮挡的残垣断壁,瞬息间狂掠而出!

    轰!

    而几乎就是在丁少荣出手的一刹那,惊雷炸裂,地面震动,墙面垮塌,藏身于庙中的齐望山、于海坤这两大六境强者身影犹如撕裂白昼的雷霆闪电,带着滚滚如山洪暴发般的血气也一下爆射了出来!

    这两大强者一出手,罡气爆炸,惊风咆哮,空气中一切的一切都在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声势骇人。

    更重要的是,两人明明身居其后,又是比丁少荣晚了那么一瞬出手,但却是在眨眼之间后发先至,更先抢到了黑衣人的跟前,一把抓下!

    咔嚓!

    “啊!”

    下一瞬,骨骼爆裂和惨叫声同时响起,那狂退出去的黑袍人双肩登时碎裂,就像是被两座巨锤打中的皮球一样,当场鲜血狂喷,扑倒在地,惨叫着连连翻滚,似乎毫无反抗之力。

    嗯?

    刹那之间,哪怕是出手的齐望山、于海坤这两大都统也似乎没有预料到,顿时眉头一皱。

    同样没有想到战斗会如此轻易就结束,落后一步的丁少荣也瞬息停下脚步,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地上翻滚惨叫的黑袍人:

    “这个人?”

    战斗在一瞬间就尘埃落定,但是在地上惨叫翻滚的黑袍人却直觉让他感觉到了不对。

    这个黑衣人动作反应,实在太弱,太慢了,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第五境的武功强手。

    而鬼眼阴魔魏离生虽然在除魔司中的情报不算详尽,但是其人身为鬼神众资深内使,凶残强悍,恶名流传,怎么会如此废物草包?

    这个时候,后方另外三个副尉级别除魔人纷纷掠来,于海坤沉着脸,伸手一把扯下黑袍人的兜帽,露出一张痛苦万状的面容。

    这是一个年级大约三十许的汉子,其貌不扬,一张脸因为极度的痛楚显得扭曲不堪,更加离奇的是面对围在自己身边的众人,他仿佛刚刚从噩梦中醒来一样,痛苦中透露着惊恐万状:

    “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你们是谁?”

    “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对方无论是气质,还是体内气血都和五境强手沾不上边,话里更是透着十足的诡异,丁少荣脸色难看,上前一步,厉声喝问道:

    “你是什么人?”

    地上的汉子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恐惧,额头冒汗:

    “几位大人饶命,我,我叫马六,是隆远镖局的镖,镖师”

    “好贼子,当着我们面还敢撒谎?”

    丁少荣冷冷道:

    “说,魏离生在哪!”

    “魏离生?”

    五境强手的气势压迫非同一般,汉子脸上毫无血色,像是被吓傻了般:

    “这个人是谁,我,我不认识啊!”

    说着,他好似回想起了什么,惊恐莫名的道:

    “我记得,我之前明明在酒铺里,一个人喝酒,然后有一个人突然坐了过来,我刚看了他一看,然后他的眼睛,他的眼睛”

    说着说着,这个汉子就好像再度梦魇降临一样,痛苦的嘶吼起来。

    “他的眼睛怎么了?说清楚!”

    汉子的话没有说完,丁少荣不由得喝问出声。可惜没等询问几句,本就重伤的汉子在痛苦挣扎中仿佛到了极限,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而齐望山、于海坤这两大都统,却好似已经明白了什么,面色森寒,犹如万载冰川,令人心头压抑。

    “不用叫了。”

    见丁少荣还在尝试把黑衣汉子弄醒,于海坤声音低沉,倏然道:

    “此人恐怕是被迷了心智,好像提线木偶般被驱使过来的。”

    丁少荣身为除魔司副尉,自然也是见多识广,他颇为不甘的抬起头:

    “控制影响精神意志,那是打破第三关、达到练神级别的武道大师才具备的手段,魏离生不过一个鬼神众内使,怎么会”

    “鬼神众堕入邪道,以自身污染异化,开发鬼神之力,个别拥有奇诡之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齐望山压抑怒火,沉声道:

    “好一个鬼眼阴魔,如此警觉倒也就罢了,没想到他还有这般手段,难怪有鬼眼之名”

    另外三个副尉面面相觑,有些难以置信:“可是这次行动我们的布置足够周全,那魏离生是怎么发现这里有埋伏的?”

    齐望山、于海坤两大都统眼神阴沉似水,没有说话。

    对方为何能觉察到端倪,可能性很多。有可能是他们的情报有所缺漏,也有可能是对方本就警觉无比、故意试探,但是无论如何,这一次行动都已经宣告彻底失败。

    两大都统联手缉拿一个第五境的鬼神众外使,却连对方的真面目都没有见到,这要是传了出去,简直是奇耻大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