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没人比我更懂强化 大神之姿

316、黑吃黑(下)

    “三万零八百当然没什么问题。”

    陆铮眼睛眨也不眨,暴发户般哈哈一笑:

    “我先验验这些宝钱的成色,没有问题吧?”

    云依白嘴角依旧挂着微笑:

    “当然可以,古老板请。”

    陆铮毫不客气,当即上前伸手将盒子里的天符宝钱挨个抚过,一一得到了强化面板的信息反馈。

    而这个过程中,身为云帮帮主的云若海则是眼睛微眯,由上而下的审视着陆铮,像是在打量一头新鲜的猎物。

    武者在没有全力出手时本就很难判断具体的修为境界,若是习练了敛气法门的更是如此。

    在他的观察下陆铮虽然气息隐晦,但却给人一种深沉厚重、难以测量的感觉,起码是突破到血气境的武人,才会具备这样的气质。

    当然,这样的修为实力对他堂堂云帮帮主而言又不算什么,趁着陆铮检查天符宝钱的档口,他微微转头看向了云依白,然后点了点头。

    “不错,不错。”

    毫无疑问,盒子里的天符宝钱全是真货,此刻验证过后的陆铮满意的点点头,当即从怀中掏出一大叠金票,数出三万零捌佰的数额,直接拍在了桌子上:

    “云庄主,点点吧!”

    厚厚的金票拍在桌子上掷地有声,云依白也是因为陆铮这直白的交易风格而微微一愣,然后拿起金票,简单清点过后,笑意盈盈的道:

    “不错,正好三万零八百金叶的金票,这些天符宝钱是贵客您的了。”

    陆铮哈哈一笑,当即上前收起木盒:

    “好,我就喜欢贵庄这样干脆利落的,下次有需要,我还来你们钱庄,告辞!”

    说完,他提起盒子,转身便向外走去。

    “等等!”

    然而陆铮刚刚转身欲走,身后突然传来云依白一声变了调的低喝。

    陆铮停下脚步,转过头来,便见到方才还笑容满面的云依白已经变了一幅脸色:“客人,你这金票似乎有些问题。”

    “哦?”

    云依白一句话,后堂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陆铮好像根本不意外,只是饶有趣味的看着她:

    “什么问题?”

    云依白从手上的金票之中,当即抽出了大半表面金闪闪的金票,一下扔了出来,然后冷冷道:

    “客人,你这三十张面额一千的金票,应该都是假的吧?坑蒙拐骗到我们云海钱庄的头上,你是以为我一介女流就好欺负么?!”

    话到了后半段,已经是阴冷森然,在这内堂之中不断回响,随后脚步声连绵响起,后堂前后两个出口立刻出现了大量精悍的武师,甚至还有疑似血气境的大高手,纷纷将目光锁定在陆铮身上,目光森然:

    “庄主,出了什么事?”

    “可需要将此人拿下!?”

    云依白已然发难,身为云帮帮主的云若海负手踏前一步,宛如锁定猎物的兽王,慢条斯理道:

    “客人,你该如何解释?”

    他自然知道,方才在陆铮转身之后,早有准备的云依白已经将数额为一千的金票偷偷掉了包。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天符宝钱大部分是来自于钱庄背后的主宗子弟,他们实际上并没有多少所有权。而三万金叶,偌大一个云帮扣除消耗花销少说也要三五年的时间才能积攒出来。这么一大笔的财富就在眼前唾手可得,他们又岂有放过这么一大块肥肉的道理?

    尤其是陆铮来历不明,将其吃干抹净更是没有半点负担!

    “呵呵老老实实的做生意不好么?”

    然而,众目睽睽之下,陆铮却是看也未看散落在地的所谓假金票,而是盯着云若海笑了起来:

    “既然这样,我就把这些天符宝钱都还给你们吧。”

    呼。

    话音未落,陆铮随手一抛,手中装着天符宝钱的钱箱便划过一条抛物线,飞向了云若海。

    嗯?

    万万没有想到陆铮半句辩解都没有,云依白是登时一愣,而眼见如此贵重的东西向自己飞来,云若海也是眼神一凝,下意识的便伸手去接。

    然而同一瞬间。

    轰隆一声,整个内堂,轰然一震,恍若地震!

    那是陆铮在扔出箱子的同一瞬间,突然跨步、出拳,也不知道何等的距离爆发之下,上等青花石铺就的地面猛然崩裂、下陷,

    同时巨响发出的同一瞬,他的身影就宛如瞬移一般越过飞在半空的木盒,朝着还保持着伸手姿态的云若海轰来!

    轰

    偌大一个内堂登时就被狂猛的罡风彻底笼罩,陆铮在这一刻瞬间从极致的静止,到一种惊天动地暴起,犹如积蓄已久的山洪一下冲破了堤口,排山倒海的力量汹汹然狂涌而出。

    尤其是在此刻云若海的意念之中,就好像面前炸开了一团毁灭的惊雷,令人窒息的罡风已经将所有的空气抽干,之令他感受到一种肺部将要爆炸一般的恐怖感受。

    无以伦比的惊怒之下,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躲开!

    但是,在陆铮有心算无心的狂袭之下,他怎能躲开?

    仓促之间,云若海这个身经百战的五境强手面色扭曲,强行变抓为挡,然后陆铮携带窒息拳风的拳影就到了!

    轰!

    空气、筋骨连环炸裂,爆出激荡气浪,惊怒、惊悚无比的云若海在这瞬间只感觉到一顿万吨巨轮撞在了自己的身上,胸口、手臂剧痛,眼前突然一暗,随后视野猛的摇晃起来!

    风声咆哮,这一瞬间仿佛灵魂离体,云若海在混混沌沌隐隐能感觉到自己仿佛已经离开了地面,并且空气好像成为了实质化,承受不住他飞翔的速度而在疯狂撕裂。

    砰砰砰砰!

    砖石墙壁爆裂垮塌之声不绝鱼饵,云若海整个人瞬息喷血倒飞,就像是被陆铮轰飞出去的炮弹,接连撞破层层墙壁,被轰出了后堂!

    “大哥!”

    堪堪在陆铮暴起之下反应过来,并且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云依白顿时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尖叫!

    作为兄妹的她很清楚,云若海这位兄长的根骨、天赋比起自己要高出许多,这些年来她花费巨大代价才勉强踏入了血气境,而她的兄长只年长一岁,却早已势如破竹的踏入了武道第五境,所以才能镇压整个云帮,成为威名赫赫的一方枭雄。

    她哪里能想到,随便一个来历不明的肥羊,一出手就能让云若海也抵挡不下?

    然而,不管她心中是如何的震惊,此刻一拳将云若海重创轰飞的陆铮,已经是随手抓住了装着天符宝钱的盒子,并且身影再度一闪,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啊!”

    怎么说也是步入了血气境的大高手,云依白惊恐尖叫一声,仓皇向后退去,然而陆铮却是眼神讥讽:

    “何必呢?”

    嗤啦!

    话音响起的同时,他一掌轻飘飘的疾推而出,先是一下抓破了云依白腰间的衣物,似乎取走了什么东西,然后瞬间变掌为拳,恐怖的气劲轰鸣,宛如一颗炸弹般在云依白腰间爆发!

    噼啪!

    骨肉碎裂的响动中,云依白凄厉惨叫一声,当即步了云若海的后尘,狠狠撞塌了另一侧的墙壁,滚了出去。

    “该死!”

    两兄妹先后重创飞出后堂,前后也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而已,直到此时,刀光剑影,惊呼怒吼从身后涌来,赫然是几个钱庄武师打手才如梦初醒、硬着头皮的齐齐扑来。

    呼。

    然而陆铮却是看也未看的身影一闪,就好像是阳光下不断生灭的梦幻泡影,眨眼就穿过这几个武师的包围,然后瞬息闪出后堂,消失不见,只留一声长笑:

    “多谢大礼,不用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