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木下雉水

第六百二十一章 剑侍之血染长空

    剑气旋风立于身前,矗立苍穹,有如擎天之柱坍塌,向着江流倾轧而来,掀动足以割裂一切的剑气,可以斩断乾坤!

    江流双手持剑,光华不显,仅仅是横批而出,显得有些渺小。

    “腰要稳,势要沉,手要牢,目要凝!”

    江流的大脑放空,脑海中只是在回旋着高人教导自己砍柴的话语。

    这一刻,那剑气旋风在他的眼中,好似变成了一棵大树,虽然大,但依旧是一棵树。

    “砍柴剑法!”

    江流眼眸中迸射着光彩,长剑与那剑气旋风相撞!

    这一刻,旋风撕裂,发出狂吼之声,有如混沌凶兽,欲要吞没一切。

    然而,它总是再无敌,再庞大,在江流的这一病剑之下,依旧被切割开去!

    就好似一张巨大的纸,被一把小刀刺破,随后割裂!

    旋风的嘶吼在这一刻好似变成了惨叫,剑气旋风好似参天玉树坍塌,自此湮灭于无形!

    宏大的天地异象消散,化为了清风吹过,四溢的剑气同样寸寸崩溃,混元大罗金仙的至强攻击,就这么被击退!

    旋风之下,江流的长剑依旧在前进,光华内敛,去势不减,却给人一种强大压迫之感。

    他的对面,第八剑侍瞪大着眼睛,瞳孔之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咬着牙同样的斩出一剑!

    他嘶吼,给自己打气,“给我去死!”

    “铛!”

    浩荡剑气震荡四野,纵横万里!

    第八剑侍的身子如同无根的浮萍一般,双腿拔地而起,在空中倒飞,嘴里喷血,带出一路红桥。

    “第八剑侍……居然被击溃了!”

    “怎么可能?掌剑崖号称剑道第一,掌天下剑道,怎么会被人用剑道击败?”

    “不可思议,这剑修究竟是谁?从何处而来?”

    围观的众人纷纷惊呼,带着不敢置信。

    江流剑指第八剑侍,淡然道:“我拿你磨剑,可惜,掌剑崖……闻名不如见面,有些失望。”

    第八剑侍擦拭了嘴角的鲜血,缓缓的站起身。

    “哐当!”

    他抬手,一个木制的长匣立在了他的身侧。

    这长匣为血红之木制成,身上刻着一个长剑花纹,周围还有星星点点,如宆星排列。

    他的眼眸之中闪烁着红芒,却是死死的盯着江流手中的长剑,“你手中的这柄剑蕴含有我掌剑崖的传承,今日,当物归原主!”

    “嗤”

    江流笑了,目露不屑,“我得此剑,当为真正传人,你掌剑崖不来拜见当年此剑主人的指点之恩,却还妄图抢夺,堂堂剑修,如何好意思说出此等话语?”

    “你们的这份器量,注定你们走不长远!”

    话毕,他持剑迈步,向着第八剑侍走去!

    这一刻,他好似一柄缓缓出鞘的利剑,直指第八剑侍。

    “井底之蛙的小子,剑道之路,你差得远呐!”

    第八剑侍的气势瞬间升腾,他抬手向着那剑匣一指,“渺渺大道,以剑相连,斩断阴阳,镇压乾坤!”

    “铿铿铿”

    一柄又一柄长剑自那剑匣之中窜射而出,带起阵阵光华,每一柄剑都好似一道刺破苍穹的雷霆,闪耀诸天。

    长剑环绕于虚空,吞吐着光芒,使得这一片天地寂静,方圆十万里内,连空气都变得锋利,凡进入此地,似乎就有一柄长剑架在了脖子之上。

    “八剑齐飞,是掌剑崖的逆天八剑阵!”

    有人摇头,畏惧的颤抖道:“不是八剑阵,应该是万剑阵!”

    又有人接口解释,“传闻此剑阵没有上限,半月前,掌剑崖的五大剑侍围攻天道大能,传闻当日有百剑凌空,遮掩苍穹,剑气纵横入混沌,斩灭无尽星辰!”

    “这每一柄剑,都取材于混沌,堪称杀伐道器,更是蕴含了掌剑崖的无匹剑意,同阶之中,谁人可挡?”

    “入此剑阵,那剑修少年只怕悬了。”

    所有人都是瞪大着眼睛,盯着这万古大杀阵,虽不在阵中,亦能感受到那令人心惊胆战的毁灭之意。

    只见,那八柄飞剑环绕于江流的头顶,如同灵蛇一般,剑气拖出长长的尾巴,让这一片空间变成了剑的海洋。

    溢散出的凛冽剑气不断的压向江流,与他的剑气碰撞在一起,互相对抗。

    江流身处其中,从外面看去,他好似被万千剑影笼罩,每一道剑影都划破空间,使得他好似处在了一片破碎的空间之中。

    他手中长剑挥舞,剑光如海浪般浩浩荡荡,不过很快就被万千剑影镇压。

    江流凝神握剑,抬腿迈步,他准备施展身法,走出八剑包围。

    只不过,他刚踏出第一步,其中一柄长剑便激射而来,好似穿梭了虚空,直指他的面门,封锁住了他的路径。

    这八柄长剑,每一柄都好似一名混元大罗金仙的高手,引动法则之力,将江流镇压于此,不说脱困,就连移动都无法做到。只能以自身剑道勉强自保。

    “不对!”

    围观之间,有人突然发出惊呼,沙哑道:“那剑修少年似乎并不是被困住,而是在借此练剑!”

    此等言论,骇人听闻,让听者无不是头皮发麻,心神颤抖。

    然而,当他们带着这种想法再去看场上时,瞳孔飞速的放大,全身血脉逆流,不敢相信。

    “他……他好像真的是在拿此练剑!”

    “磨剑,他从一开始就说出山磨剑,想不到居然是真的。”

    “从开始到现在,他已经越来越轻松了,而且……自始至终,全身连一点伤口都没有!”

    “不可思议,这可是逆天剑阵啊,剑阵之内,搅动否则,连天都可以颠覆,居然会被这种少年拿来练剑!”

    “他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啊,定然是混沌中某个隐世不出的超级大佬的亲传弟子!”

    众说纷纭,声音自然传出了第八剑侍的耳中,让他的脸色更为的阴沉。

    “狗杂种,敢拿我磨剑,你还不够格!”

    他大吼一声,漫天的杀意席卷苍穹,周身都围绕了一层血红色的异象,杀戮涛涛,剑气滚滚,抬步迈入剑阵之内!

    抬手一扬

    虚空中的八柄长剑齐声颤抖,发出长鸣!

    剑气在这一刻沸腾,天地之间,突然升腾起一道光束,这是一柄巨剑之光,悬空而立,悬浮于剑阵之上,周围环绕着七彩异象,随时都会落下!

    此剑一出,剑势已经无法形容,让看者无不是双目刺痛,修为不足者,更是留下血泪,道心受损!

    看到这柄剑,就好似看到了死亡。

    这是一柄悬浮于头顶上的利剑,随时都会收割性命!

    这是逆天剑阵的剑意汇聚,已然超脱了混元大罗金仙的水准,让全场所有人胆寒。

    就在众人心神轰鸣之时,那巨剑没有停留,自空中直线坠落!

    这一落,当洞穿一切,切割生死!

    江流就在巨剑的正下方,他面临的压力比外人要多得多,这一刻,他周围的空间全都被无尽的剑意封锁,周围法则颤抖,在剑光之下,都发生了错乱!

    不过,他并不慌张,握着剑柄,举起长剑,正对着那巨大无比的巨剑!

    巨剑硕大,异象轰鸣,让苍穹失色。

    而他就好似蝼蚁望天,满怀绝望的不甘反抗。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所有人看着江流,居然生出了一种他可以挡下这一剑的错觉!

    在他的体内,似乎有着一种奇异的力量在流转,他锋利,他锐不可当,他就是剑之王者!

    这是一股不败的气质。

    “那……那是什么?”

    有人发出惊呼。

    在江流的周围,一点点黑色气流在流转,这种感觉,就好似白纸上有着墨汁在挥舞,留下字迹。

    黑气潇洒,却好似天地至理,引得大道共鸣,让人打心底生出一股敬畏之情。

    这些字迹的气流形成了背景,衬托着江流。

    “好浓郁的剑意,这剑道少年到底是从何处悟道?”

    “那些究竟是什么字?我穷尽目力,居然都无法看透。”

    “高深莫测,恐怖至极!”

    下一刻,自江流的长剑之上,陡然迸射出一抹浓烈的强光,炽烈的白光笼罩四野,让人目不能视。

    一剑光寒十四州!

    寒光过处,皆为剑域,万剑俯首!

    巨剑落入白光之内,众人根本无法看清其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啊啊啊”

    只有一阵阵的吼叫声从其内传出,随后,一道身影自白光中倒飞而出,周身有着数道剑伤,鲜血四溅。

    “噗通!”

    第八剑侍落地,大张着嘴巴,无比惊骇的看着那道白光,同时又满是火热。

    “这到底是什么剑道?不愧是大道至尊的传承,当属我掌剑崖!”

    只不过,他知道自己败了,此地不宜久留。

    “走!”

    深吸一口气,当机立断,抬手一招,御剑凌空,带着圆脸修士三人向着远处激射而去!

    江流单手持剑,被无形的剑意托起,踏空而行,速度同样快到了极致,宛若离弦之箭,直冲天际!

    他周身,沐浴着剑光,周围还有剑光虚影旋转,所散发出的气势,比之刚刚还要强大。

    剑者,一往无前。

    此战他胜了,气势自然到达了顶峰,当以血磨剑!

    看着飞速接近的江流,圆脸修士三人面容惊恐到扭曲,不甘的嘶吼道:“啊,我们是掌剑崖的弟子,你敢”

    亮丽的剑光一闪,一剑封喉!

    三人在空中身影僵住,瞳孔飞速的放大,随后脖颈处有着血液绽放,元神寂灭!

    江流的速度没有受到一丁点影响,继续向着苍穹迈步,与那第八剑侍越来越近。

    他的周身,神光灿灿,剑芒撕裂虚空,造成重重异象,光华如雨一般,向着第八剑侍笼罩!

    第八剑侍面色微沉,眼眸凝重的看着江流,手中法诀一引,八柄长剑便激荡而出,环绕于自己的周围,形成护罩。

    剑光闪耀,欲要将靠近的一切搅碎!

    江流飞至近前,挥剑断长空,依旧是简单的劈砍,朴实无华的砍柴刀法,将八柄长剑的防御尽数破开!

    第八剑侍骇然的尖叫,“你究竟是谁?”

    “我是一名樵夫!”

    江流淡漠的开口,再度举起手中的长剑。

    第八剑侍目眦欲裂,“不!你若敢杀我,掌剑崖定然与你不死不休!”

    剑光毫无停留,自他的胸前洞穿,剑芒撕裂他的身体,吞没他的元神,混元大罗金仙的鲜血挥洒于长空,如同盛开的红艳花朵。

    绚烂,刺目。

    “噗嗤!”

    他的剑匣与那八柄长剑落于地面,立刻引来了无数火热的目光。

    这可是极品杀伐道器,得之便可纵横于同阶之中,实力大涨。

    不过,他们也就咽一咽口水,根本不可能去打这些长剑的主意,不说这是属于江流的战利品,单说这些长剑可是掌剑崖的东西,他们便不敢去动。

    随后,他们又将目光落在了从空中降落的江流身上,一时无言,震撼而复杂。

    谁都不会想到。

    掌剑崖的第八剑侍,就这么死了!

    死在了这个不起眼的地方,死在了一个横空出世的剑道新秀手中!

    江流将那剑匣与八柄长剑收起,这确实是一样不错的法宝,而且是剑道功伐至宝,其中所蕴含的剑阵,对他还能有所借鉴之用。

    他重新回到郑家,畅快的倒酒自饮。

    周围的人纷纷与他保持距离,生怕被掌剑崖的人误会,从而引火烧身。

    江流不以为意,心中回顾着此战的得失。

    这次收获不小,剑不磨而不锋,高人所言当真是一语中的,剑是用来杀人的!

    自己手中的剑虽然蕴含有大道至尊传承,但是却沾染了掌剑崖的因果。

    高人送我长剑,很可能早就洞察了一切,算到我会有此一劫,所以这掌剑崖其实是高人为我安排的磨剑石?

    高人的强大果然让人难以想象,我一定不能让高人失望!

    却在这时,一道靓影翩然而来,径直坐在了江流的身侧,拿起酒壶,开口道:“这位公子,小女子给您斟酒。”

    这是一位女子,身着浅绿色薄纱裙,长发披肩,五官精致,春水眼、小琼鼻、樱桃嘴,自有一种温婉的气息散发。

    真可谓是,不施粉黛轻娥眉,淡妆素裹总相宜。

    看到她的第一眼,就会让人感觉看到了花间的精灵,蕴含有一丝灵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