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表白失败就变强 辛马甲

第299章真正的壁咚袁素

    林峰此时大脑有点短路,他现在就在纠结一个问题,如果自己废了,做不成男人了,该怎么办?

    刚知道这种滋味,却以后无法再吃,问题是他现在什么也不缺,这才是最难受的。

    别说是他,就算是一般人,也顶不住,尤其是年轻人,连个后代都没有。

    嗯,这个好像用人工可以有后代。

    可是他现在不是纠结后代不后代的问题,他是纠结自己现在自己幸福的问题。

    说实话,到了他现在,有没有后代还真不是很在乎,当然如果要是心爱女人给生个孩子,那当然是好事。

    毕竟那种快乐也是独一无二的。

    要知道女人什么时候最美丽,温柔的时候,其中就包括,这个你最喜欢最漂亮的女人,在床榻上和你的小孩嬉闹的时候,那一刻才是最美最动人的时候。

    林峰脑子现在很乱,想的很多,主要是他并不能确定自己现在的情况是不是王晋做的。

    他只是怀疑,如果王晋否认的话,他真不知道真假。

    可是他突然就变成这样,思索再三,应该是和之前的比斗有关系,现在就是是误伤还是故意为之。

    如果是故意为之,那对方或许还有恢复的手段。

    如果不是故意为之,是误伤,他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还有他对自己的情况还在抱有一丝期望,就是自愈。

    他自己也是一个神医,他可以自己调养,他现在奢望这个。

    他不想去询问王晋,万一对方是误伤,那么自己兄弟坏了的事情就被他知道,他知道的话,袁素肯定也会知道。

    他不能接受袁素知道这件事。

    林峰传好意思,躺在那里,一时间心乱如麻,之前的意气风发对未来的展望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

    王晋这边一切如旧,但是看看任务依旧是没有显示任务完成。

    这难道还不算打倒这个情敌吗?

    他都没鸟了。

    算了反正这个情敌是废了,既然显示没完成那就是说还有后续,是他自己治好了?继续来?

    还是知道是自己做的来找自己认怂?

    认怂才是完成任务吗?

    摇摇头王晋现在是不关心奖励不奖励,现在他活的很潇洒,很知足,能力虽然多多益善技多不压身但是目前也够用。

    人的不幸福主要是来源不知足。

    不知足,其实也正常,因为不知足所以才发展,太知足,会停滞不前满足于现状,自满不求发展。

    但是还是经常会听到一句话,就是知足常乐。

    知足是一种心态放下下来要满足,因为这样会快乐很开心。

    但该拼搏的时候还是要拼搏不能一味的满足坐吃山空,满足现状。

    是不是很矛盾,是该知足常乐呢?还是挣得越多感觉越穷呢?

    这是一种态度。

    其实快乐是一种心情,有的人什么也没,却很快乐。

    有的人拥有百万,几百万,上千万,可是并不快乐。

    你说男人没有了丁丁就没法活了。

    可是历史上多少没有丁丁的却能做到权倾朝野,纵横江湖。

    你说没有丁丁不能活,可是有的人丁丁很好,但人家就是从此戒色,不再碰女人。

    就比如短视频里经常看道几个胖子,一个都是五百斤往上的,那肚子,说句现实的,拉屎都自己估计都没法擦屁股。

    估计就算站到镜子前都不一定能看到自己的兄弟。

    基本上和女人也绝缘了。

    但是人家的快乐就是吃,每天都是吃,食色性也,食才是第一位。

    王晋不知道这个林峰是什么状态,不知道能不能接受自己兄弟无用。

    但是敢打袁素的主意,这个林峰看来很自信。

    肯定有过人之处。

    而且肯定对女人有极大的追求。

    这种人,女人在他生命追求中,应该是拍在第一位,有功夫,而且看情况也不缺钱,肯定是把女人放在很重要的一个位置。

    但王晋也要防止林峰狗急跳墙,所以做好万全准备。

    “你怎么了,经常出神?”袁素坐在王晋身边,关心的问道。

    “这不是突然出现个情敌,没有经验。”王晋挠挠头。

    袁素忍不住笑了:“你再担心什么?这辈子,除了你,别的男人,我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王晋愣住了。

    看着袁素,然后把她抱在怀里,然后像条狗一样,把袁素使劲亲了一番……

    “我家素素这情话说的我热血沸腾,要不是你老公定力深厚,你现在都已经是我女人了。”王晋无比满足的说道。

    袁素很无语,这家伙刚才恨不得把自己吞下去,这还是第一次亲的这么野蛮……

    她红着脸嗔了王晋一眼。

    “小宝贝!”王晋开心的不行,抱着袁素咬耳朵,他很喜欢现在这一刻。

    袁素对于这个称呼很无奈。

    “素素宝贝!”王晋笑着看着红着脸的袁素。

    此时的他感觉自己很有成就感,无比的满足感。

    “小混蛋!”

    “小素素!”

    袁素:“……”

    “我想听你唱歌。”王晋笑道。

    “唱什么歌?”袁素轻轻问道。

    “为爱痴狂!”王晋说道。

    如果说王晋最喜欢的歌是什么,《为爱痴狂》这一首肯定是,还有就是《历史的天空》。

    袁素和王晋抱着,袁素就在王晋耳边轻轻的清唱。

    我从春天走来,你在秋天说要分开。

    说好不为你忧伤,但心情怎会无恙。

    为何总是这样,在我心中深藏着你。

    她的声音本就是一种享受,听她唱歌自然是不用说了。

    尤其这种在耳边轻轻的清唱。

    王晋感觉真的要怀孕了。

    神魂都不知道在何处。

    声音的魅力真的很大很大。

    就比如看小电影,一定要放声音,没声音真的差太多。

    还有就是男女在一起玩耍,声音越大,越好,男人投降越快。

    袁素唱完后,王晋好久才满足的呼出一口气:“听我家素素说话都是一种享受。”

    好想写字。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写字。

    拉着袁素去了书房,哪里有现成的笔墨纸砚。

    写什么呢。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

    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写什么不重要,主要是就是想写。

    写什么不重要,重要事写的字好看。

    龙飞凤舞,苍劲有力,铁画银钩,每一个字都仿佛是一个生命一般,只说好看已经不足以形容。

    王晋也很满意,这是心情极致舒畅之后的倾洒而出。

    袁素虽然对于王晋会什么都不惊讶,因为次数太多了,写字不陌生,毕竟在老家住的那一个月,还有大院子里的阁楼装修中都用了不少的字画。

    袁素知道王晋字写的很好很好,但这一次明显比之前的那些看着更好。

    这是一个意境上的飞跃,这已经不是表面上的提升。

    传说神笔马良的笔可以画出的动物活过来。

    这当然是神话,这就是说可以赋予生命。

    王晋这个自然是达不到神笔马良那种,而那种也只不过是传说。

    但王晋今天写的字,就仿佛给人感觉充满了灵性。

    看着眼前好看的大男孩,袁素有那么一瞬间的出神,然后忍不住又笑了,人生真的是很神奇。

    王晋正好看到袁素看着自己出神,然后还笑了。

    “好看吗?”王晋笑着问道。

    “好看!”袁素笑着说道。

    “是不是想欺负我,是不是想和我一起洗澡。”王晋拉着她的手笑着问道。

    袁素白他一眼,然后拿出裱画的东西,开始准备把这幅字裱起来。

    王晋拿起笔。

    然后开始勾画。

    袁素在那边慢慢的裱画。

    而王晋在这边已经将袁素的轮廓勾勒出来。

    然后开始一点一点的添加。

    当袁素做完,才发现王晋在哪里作画。

    一眼就可以看到是自己。

    不过画中的袁素,只是一个侧脸,大概只有三分之一的脸,但就是这么一个侧脸却是美不胜收。

    王晋很专注。

    很认真。

    他现在不在看袁素,只是凭借记忆中的袁素就可以慢慢的作画。

    袁素此时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被心爱的人画出来是一种什么体验?

    这一画,就是两个小时。

    还好的是王晋的身体足够强壮,不然就这么俯身两个小时,也不是谁都能顶得住,主要是这两个小时中,身体一动不动。

    王晋心情平静下来,看看袁素拉着她的手,看着这幅画,然后等最后的墨迹干涸。

    “你是个富婆,送你别的礼物,也不知道送你什么,这个礼物喜欢吗?”王晋笑着说道。

    袁素笑着点点头。

    以前的袁素都练拍照都不怎么拍。

    现在王晋会拍,不能说每天都拍,但是很多时候都拍,而且还会拍摄,包括小丫头的。

    能有回忆也是美好的。

    然后将这幅画裱起来。

    王晋看看袁素,看看画。

    袁素被他看着脸红,没有这么看人的。

    壁咚!

    王晋这一次终于来了一次正规的壁咚。

    袁素被王晋逼到了墙角,被王晋壁咚,然后索吻。

    王晋今天特别的热情。

    还有舌灿莲花的技能。

    这一次稳的很深,吻的比平时有力度,有点贪恋,有点狂野。

    袁素有点吃不消。

    完全被动,像是海浪上的一叶扁舟。

    她心跳很快。

    王晋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袁素微微一颤。

    脸瞬间变得通红。

    这个混蛋。

    王晋说嘴馋。

    袁素推开王晋跑了。

    王晋就是要给袁素提前打个招呼,让她有个准备,之后的路会好走一点。

    袁素心里有点发慌。

    她其实什么都知道,但毕竟还是女孩子,慌乱是正常的,想想有点害羞,还有点想笑。

    ……

    林峰神医的名声在富豪圈子,有身份的那个圈子已经传递开。

    每天想要见林峰的人很多,毕竟这年头谁还没有个毛病。

    每个人都爱惜自己的身体,既然有深意,自然要拜访一下,花点钱算什么,有病治病,没病先去结个善缘。

    林峰这两天很痛苦。

    心里痛苦。

    他并没有准备好兄弟不能好。

    他又不能不理这些人,所以他很痛苦。

    没有心情去迎合。

    很快他就做出了决定。

    神医要有架子的,是别人求他,又不是他求别人。

    自己心情不好,没空搭理他们。

    拒绝了这些人之后,心里舒服了一点。

    这都两天了,依旧是毫无反应,甚至他感觉不到兄弟的存在,就如一条死鱼一般。

    这确实是出问题了。

    不是自己休息几天就能恢复的。

    他尝试治疗,给自己配药,给自己按摩。

    给自己扎针。

    甚至中间还尝试吃药。

    但是兄弟死了。

    他已经束手无策。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医术很强,不说生死人肉白骨,但是正常的疾病,顽固性疾病,都可以治疗,就算是要命的一些绝症,都能续命一些时间。

    可自己治不好自己。

    他甚至急的把自己兄弟都揍了一顿。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他现在反倒是期望这是王晋干的。

    那样自己还有希望。

    可是一想到去求王晋,这就让他生不如死。

    他做不到给王晋低头。

    他要让王晋求自己,主动给自己治好。

    他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小孩子,精致如瓷娃娃一样的小丫头。

    林峰眼睛一亮,眼中闪过一丝疯狂。

    他一定会求着给自己治疗的。

    林峰的自尊心很强,他是不能向王晋低头的,他要是低头了,袁素也就看到了。

    不管自己的情况是不是王晋做的,但他决定了要做这件事。

    自己肯定是被王晋打后成这样得。

    所以他觉得自己是被王晋害的,既然是他害的,那自己就不能让他好过,他凭什么拥有袁素?他凭什么让袁素给他生孩子?

    林峰此时神情已经有点扭曲。

    甚至连灵魂也开始扭曲。

    林峰内心交战很激烈,他不想走这一步,可是他觉得不走这一步不行。

    自己只是逼不得已,又不害她。

    林峰安慰自己。

    可是这个难度不小,那边有保安,而且王晋经常按点去接女儿,想要抢走小丫头,只能在小丫头上幼儿园的时候。

    闯进去抢风险太大,被抓住解释不清,难道说一句,熟人,老同学,开玩笑的?

    只能在路上。

    可是王晋接,自己又打不过他。

    林峰揉揉头,苦思冥想却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

    蹲点吧。

    他就不信每次都是王晋接送,两百米的路程,要是袁素接送,他觉得就是自己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