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在港综成为传说 凤嘲凰

第七十三章 似我者欲俗,学我者死

    道士住得地方没有里昂说得那么偏僻,开车离开警署,十来分钟的路程就到了。

    山道,路边,杂货铺。

    轿车缓缓停下,廖文杰倚靠车窗,纳闷这帮高人怎么都喜欢开杂货铺,鬼王达是这样,还没见面的道士也是这样。

    想到鬼王达,廖文杰寻思着改天让里昂跑一趟,他的折凳蛮不讲理,没准真能把鬼王达打好。

    “靓仔,买什么?”

    老板一袭土色马褂,看模样四十岁出头,蓄须,五官端正,腰肩笔挺。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个练家子。

    “拿三瓶汽水。”

    “好的。”

    三瓶汽水开好,廖文杰依次接过,传递给周星星和里昂。

    这俩混蛋不开口则已,一开口气死人不偿命,所以来时路上都说好了,他们负责沉默,廖文杰负责拉对方入坑。

    不是,是拉对方合伙,干一票大的。

    “老板,这条路我走过好几次了,前后开车五分钟只有你一家杂货铺,生意一定很好吧?”

    “靓仔你想多了。”

    老板笑着说道:“我每天只能卖些汽水零食什么的,做一些路人生意,小本买卖又没有回头客,勉强糊口而已。”

    “那我给你介绍一份来钱的买卖,意下如何?”

    “来钱的买卖……”

    老板眉头微皱:“不用了,违法乱纪的事情我不做,你找别人吧。”

    “阿星,东西拿出来。”

    廖文杰勾勾手,将周星星的警官证在老板面前亮了一下。

    看到是警察,老板神情稍缓,问道:“几位警官,你们找我有事?”

    “我听说附近有个乱葬岗,早些年经常闹鬼,是不是真的?”

    “哦,都传这么开了?”

    老板抬手压了下小胡子,谦虚道:“阿sir,你说的都是陈年旧事了,的确有位厉害法师路过,把乱葬岗的魑魅魍魉一网打尽,时过境迁,已经太平很多年了。”

    “实不相瞒,前两天中元节,警署下面压着的鬼巢跑出来一个吸血僵尸,我想找这位法师前去降妖伏魔,店家能帮忙捎个话吗?”

    “僵尸……”

    老板眉头一皱,正要说些什么,见廖文杰脸上笑意,当即想明白了什么。

    话都到了这个份上,他就没必要再装什么杂货铺老板了。

    只见他默念口诀三句,并指成剑点在眉心,注目朝廖文杰看去。

    灵气内敛浑然一身,若不是修炼有成的大能之辈,那就是天生道骨的修炼奇才。

    考虑到廖文杰年纪轻轻,肯定是第二种,他下意识想问问廖文杰是否拜师,话到嘴边,突觉异样。

    还有高手!

    不是负责开车的周星星,老板看得很清楚,周星星气息杂乱,腰还有点虚,并非修行之中。

    肩头三火旺盛,说明他为人心正口直,正气凛然。这种人,不说福星高照无病无灾,但寻常鬼怪见了他肯定绕着走。

    让老板惊愕的是后排坐着的里昂,一袭黑衣,神神秘秘,念力夸张到不可思议,如同一个巨大放射源,肆无忌惮对周边事物进行压迫摧残。

    “你,你是什么妖怪?”

    老板惊得忘记收手,里昂一身念力之强,当真匪夷所思。别说是他,哪怕他去世多年的师父从棺材里蹦出来,也只能给对方提鞋。

    太离谱了,世上居然有这种异类!

    “嘿嘿嘿,后生小辈眼光不错,想必你已经看出来了,没错,我就是大名鼎鼎的‘抓鬼专家’里昂。”

    “什么,你就是那个神经病?”

    里昂心头得意,本以为名声在外,对方纳头便拜。谁曾想,他刚报出名号,老板就倒吸一口凉气,脸上惊慌闪过,砰一声将店门死死关上。

    唯恐避之不及的架势,仿佛里昂不是抓鬼专家,而是地狱大魔王。

    “……”x3

    车内,三人面面相觑,周星星一脸费解,不明白里昂这么厉害,为什么会被同行嫌弃。

    廖文杰则抬手捂住脸,吐槽道:“我以为你人憎狗厌,看样子,是我小看你了。”

    “低调,这种事我不想声张。”

    “别说话,等我以后有钱了,一定带你去世界上最好的精神病院。”

    廖文杰嗤之以鼻,下车开始锤门,他对老板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表示有事好商量,大门紧锁不是待客之道。

    他说得口干舌燥,奈何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无奈之下拉开车门然后再关上,挥挥手让周星星开车闪人。

    十秒钟后,门缝打开,廖文杰眼疾手快,抬手堵住门缝:“老板,终于舍得开门做生意了?”

    “你这人,你怎么还没走……”

    意识到被耍,老板怼了两下门,没好气道:“今天算我倒霉,生意不做了,你快把手拿开,夹断了别怪我。”

    “这样好了,夹断了我立马就走,夹不断,你把门打开,我送你一桩买卖。”

    神经病!

    老板嘀咕一声,用力推了两下门,见廖文杰吭都不吭一声,也没敢再用力,闷闷不乐将门打开。

    “先说好,你能进来,但那个抓鬼专家不行。他外号扫把星,比鬼还邪门,靠近他准没好事。”

    “哦,这话怎么说?”

    “之前有个前辈高人,和扫把星聊了两天两夜,之后大病一场再没缓过来,临死前还一直念叨,说扫把星害人不浅,让门人朋友离他越远越好。”

    老板心有余悸:“靓仔,你资质非凡,假以时日必有一番大作为,千万别自毁前程和他走太近。”

    “好说。”

    廖文杰严肃脸点头,心里却没当回事。

    前辈高人和里昂聊了两天两夜,肯定不是打麻将,要么是想掰正里昂的世界观,要么是另辟蹊径,学习里昂的奇葩理论,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留为己用更进一步。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不假,可还有一句话,似我者欲俗,学我者死。

    不论前辈高人是哪种想法,大病一场都表明了结果,他被里昂掰歪了,自毁道基,死得无比冤枉。

    这个故事告诉廖文杰,千万别试图和神经病讲道理,输了连神经病都不如,赢了比神经病还厉害,没一个好结果。

    老板见廖文杰是个讲道理的人,放下介怀和其聊了一会儿。

    他姓钟名发白,五岁学道,十六岁出师,二十岁改行开了这家杂货店,已有十个年头了。

    槽点太多,廖文杰忍住没说,竖起大拇指表示钦佩。

    钟发白志高行洁,宁可开杂货铺糊口,也不拿一身所学搏个荣华富贵,他真的学不来。

    “钟道长,警署的情况你也清楚了,吸血僵尸有飞天遁地的本事,已经害死了一个犯人,我想邀你帮忙,大家联手灭了他。”

    不等钟发白拒绝,廖文杰再次开口:“你放心,不会让你白忙一趟,不过小弟囊中羞涩,只能拿出一万块,希望你不要介意。”

    “阿杰,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扫把星太邪门,我不想和他走太近。”

    “巧了,我也不喜欢谈钱,我们继续说大道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