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在港综成为传说 凤嘲凰

第一百六十五章 那是我亲大哥,得加钱

    离开高档酒店,廖文杰门前坐上出租车,半小时后,找到了自己停靠在路边的跑车。

    看看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他摸出电话打给程文静,会在零点之前到家。

    天残说他不下贱,比起云萝公主的人,更渴望得到她的心,这话……

    换别人讲出来,比如武德辉和厉迟,再比如里昂和周星星,再比如他自己,那是万万不能相信的。

    可如果这个人是天残,的确有几分可信度。

    就很奇怪,明明天残在夜总会玩得比谁都嗨,一次打八个,两天之间打了三场,廖文杰还是愿意相信他。

    出于本能,觉得天残是认真的。

    虽然天残在外面不规矩,每天抽烟、喝酒、无女不欢,但他真是个好男人!

    半晌之后,廖文杰恍然大悟,他之所以愿意相信天残,是因为在天残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也是好男人。

    ……

    跑车行至别墅区公路,突然吭吭两声,很不给面子直接抛锚。

    瞄了眼油表,没问题。

    廖文杰暗道倒霉,刚到手的新车,味儿还没散就出了问题,也不知是什么情况。

    若是停放路边的时候被小贼偷了零件,不是他吹,那小贼有好日子过了,重案组+刑事组+飞虎队布下天罗地网,保管以后洗心革面。

    正想着推开车门检查一下,后方,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靠边停下。

    正前方,亦有车灯忽明忽面。

    被人堵了!

    廖文杰眉头一挑,推开车门倚靠车边,静等正主现身。

    “廖先生,又见面了。”

    严真笑呵呵走下车,伸手朝廖文杰走过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这个笑脸人背景很硬,廖文杰也不敢打,伸手和严真握了一下,皱眉道:“严老,有什么事情电话里直说就行,干嘛找人弄坏我的车,别说你查不到我的号码,我可不信。”

    “电话里说事,哪有当面清楚。”

    严真笑容不变:“你放心,车子没问题,只是你车速太快,我同事追不上,所以才让它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好手段,特异功能真是无所不能。”

    廖文杰很羡慕,但他也知道,特异功能都是天生的,羡慕不来,即便后期修炼,也得有这个天赋才行。

    “廖先生说笑了,特异功能再强,也比不上道法神通。好比我们特异功能表演团,也就看着厉害,实际上,大家都是混口饭吃,勉强饿不死罢了。”

    呵呵,我信你个鬼,你这糟老头子坏得很!

    廖文杰不想继续扯淡,家里还有重度失眠患者等着他解救,直言道:“严老,你是有身份的人,大晚上不睡觉把我堵在这里,有什么话直说好了。”

    “好,快人快语。”

    严真说道:“我找廖先生还是旧事重提,希望你帮忙,一起对付天残。”

    “有这个必要吗?”

    廖文杰皱了皱眉:“实不相瞒,据我这两天近距离观察,天残大哥为人……虽然很不咋地,但他心思并不恶毒,只是有些是非不分,好坏不明……”

    不说了,他编不下去了。

    “廖先生,诚如你所言,天残若是个普通人,顶多容易热血上头,冲动做错事。”

    严真摇了摇头:“可关键是他并不普通,他活在七百年前,是当时的邪道顶级高手。当下世俗的礼法概念他全然不懂,道德观念又颇为薄弱,对普通人而言,他真的太危险了。”

    廖文杰沉默,确实,别看他能把天残忽悠住,可一旦天残铁了心要做一件事,比如抢银行请他一起去夜总会hy,他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廖先生,大道理你心里清楚,否则的话,我也不会三番两次上门拜访。”

    “你们想把天残带回大陆?”

    “没错。”

    “那……你们会怎么处理他?”

    廖文杰皱眉问道,摸着良心说话,天残对他仁至义尽,虽然因为脑子不好使,连续坑了他好几次,但本意上,天残都是为了他好。

    这点,他没法反驳。

    严真说得也很对,天残留在港岛无人能治,确实太危险了,长此以往下去,天残的成长模板,就是那个很有名的张三。

    回到大陆就不同了,只要有人压他一头,暴脾气多少也会收敛一些。

    若是有人能把天残打到服气,以他的性格,肯定会老老实实修炼,十年之后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天残本领高强,又是邪道出身,想让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非常困难。”

    严真一副正经人嘴脸:“不过,我一向认为,人之初性本善,只要好好引导,必然能挖掘出天残心中善良的一面,让他知道人和人……”

    “可以了,说点实际的。”廖文杰出言打断。

    “天残一代宗师,武学造诣惊天动地,大陆那边有好几个资质非凡的年轻人对他推崇备至,做梦都想拜他为师。”

    “再具体点。”

    “请他回去,好吃好喝供着,只要不惹是生非,干啥都行。”

    “懂了。”

    廖文杰点点头,眉头一挑:“必要时候,可以把天残带出去溜达溜达,露两手震慑一下周边的宵小之辈,是吧?”

    “廖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就算了,我也随便说说,不是很懂的样子。”

    “哈哈哈……”x2

    两人笑罢,廖文杰脸色一整:“严老,既然你实话实说,那我也说句实话,天残是个恶人,但他对我很好,你刚刚的保证,都是真的吗?”

    “绝无虚言。”

    “那好,我会想办法帮你把天残劝回去,所以你先等等,能不用武力最好不要用武力。”

    “廖先生有这本事?”

    严真微微一惊,心里却不怎么相信,天残是当世绝顶高手,一身傲气怎么可能任由他人指挥。真想命令天残,也得先亮亮肌肉,然后大家坐下来慢慢谈。

    “办法其实很简单,天残大哥爱慕云萝,只要我略施小计,让云萝怀上他的骨肉,然后你再把云萝带回大陆……”

    “咳咳!”

    严真握拳直咳嗽,年纪大了,吹会儿风身体就受不了了。

    “怎么,这招不行?”

    廖文杰问完,见严真眼观鼻,鼻观心,似是神游天外,撇撇嘴说道:“办法还有很多,我再想想,严老给我两天时间,不行的话,你们就做好武力制服他的准备。”

    “那就麻烦廖先生了,实不相瞒,如何对付天残,我这边也需要时间准备。”

    严真点点头道:“在此期间,希望廖先生看紧点,别让天残四下作乱,伤害了无辜性命。”

    “这倒没问题。”

    廖文杰表示没问题,这两天带天残游荡各大夜总会,为的就是发泄他的精力,免得他一出门就欺负人。

    “那就麻烦廖先生了。”

    “应该的。”

    廖文杰点点头,忽而话锋一转:“可是,我敬天残如亲生大哥,是手足一般的好兄弟,和你们一起对付他,我实在下不了这个狠心……难啊!”

    一边说着,他一边朝严真搓搓手。

    这事儿要办,但不能让他白干,得加钱!

    “廖先生真有意思,静说一些听不懂的。”

    严真握住廖文杰的手,将其缓缓合上,推手道:“我们是大陆来的特异功能表演团,都出生穷苦人家,廖先生年少有为,身家富裕殷实,看不上我们这点死工资的。”

    “那可不一定,别的不说,光是严老的本事,随意出入银行金库不是问题,你把存款匀点领头出来,我就心满意足了。”

    廖文杰嘿嘿一笑,打太极而已,谁不会啊!

    “廖先生此话当真?”

    严真呵呵一笑:“我每月领死工资,存款也就百十来块,全给你了。”

    “严老,这么说话就没意思,大家都是聪明人,和如来神掌差不多的秘籍,你那有多少,我不贪心,随便来个百八十本……你这眼神,两三本总行了吧?”

    “廖先生不要为难我了,我只能保证,事成之后定有重谢!”

    “多重?”

    “廖先生到时自然知道。”

    “……”

    ……

    严真离去之后,跑车也没了故障,廖文杰继续朝汤朱迪家中别墅驶去。

    对于空手套白狼的人,廖文杰向来不假辞色,没好处还想让他出力,门都没有。

    不过这次,为了帮天残找个新家安顿下来,他就不计较好处了。

    别墅。

    廖文杰开车驶入,就跟回到自己家里一样,直奔汤朱迪的卧室。

    “阿杰……”

    汤朱迪合上书本,小小纠结了一下,很想说一句,麻烦下次进来的时候敲个门。

    “朱迪姐,你准备一下,我身上有点臭,先去洗个澡。”

    “???”

    在汤朱迪的目瞪口呆中,廖文杰直奔卫生间,没过一会儿,里面便传出哗哗水声。

    这么突然,说好的做兄弟呢?

    汤朱迪咽了口唾沫,颤巍巍拿起手机,打给隔壁的程文静:“不好了,阿杰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进门就去洗澡,还说让我准备一下。”

    “太好……好奇怪啊!”

    程文静一个大喘气,舔了舔嘴唇:“朱迪姐,阿杰人品没问题,一定是你误会他了,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汤朱迪:“……”

    一个个的都不正常,这种事能随便试吗?

    “朱迪姐,我拍胸脯保证,阿杰不是那种人,他要是真敢那什么,我就在隔壁,你叫大声点,我过去救你。”

    汤朱迪:“……”

    这只程文静不对劲,难道被廖文杰买通了?

    “就这样,祝你做个好梦。”

    程文静挂断电话,嗖一声跑到墙边,拿起水杯听了起来。

    隔壁浴室,廖文杰洗掉身上血渍,张开口扯出一条红线,片刻后,掌心是一团蠕动的红色蚕蛹。

    “大雪山的灵物,尤其是那条最大的,炸了吃掉能增长念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