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在港综成为传说 凤嘲凰

第四百六十九章 我变女人比你好看多了

    看清心脏上冒出的人脸,谏山黄泉头皮发麻,抱着刀鞘退在廖文杰身后,难以想象自家堂姐现在的身体构造。

    杀生石、寄生恶灵,这样千疮百孔的肉身,还能抢救回来吗?

    相较之下,作为当事人的谏山冥,表现淡定多了,看到心脏被杀生石取代,再看到为数不多的血肉变作出人脸,二话不说直接昏了过去。

    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救了。

    “黑崎一护,又是你呢,三途河和宏因为你丢失了杀生石,尸体至今下落不明,现在又来阻止我……”

    心脏上的人脸逐渐清晰,是一张年轻的女性面庞,尖下巴、瓜子脸,皮肤白皙,五官娇媚诱人,眼角下的泪痣更是起到了点睛之笔的作用,使其更加娇艳妩媚。

    考虑到只有一张脸,连个后脑勺都没有,还长在一团肉瘤上,美艳指数大打折扣。

    “三途河和宏是谁,我阻止过他什么?”

    廖文杰眉头紧皱,思索片刻,印象里完全没有这个人,可见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他笑着看向杀生石上的女性人脸:“比起那个忘川河,我对你更感兴趣,没猜错的话,阁下就是富江小姐吧?”

    “哦,你知道我?”

    “当然,有段时间我是你的粉丝,听说你转型下海,我还专程淘过你的片子……”

    廖文杰解释完,发现哪里不对,转而道:“不好意思,代入错误,想成了另一个人。”

    “……”x2

    见富江被代入节奏,廖文杰直言道:“废话不多说,手术时间比较赶,咱们直奔主题,这颗杀生石从哪来的,又是谁指使你和驱魔师家族联盟为敌?”

    “你觉得我会说?”

    富江阴仄仄笑了笑,视线看向一旁的谏山黄泉:“今天初见打个招呼,下一个目标就是她,你能取出多少颗心脏,我拭目以待。”

    “一颗就够了!”

    廖文杰眼中寒光一闪,挥刀斩断连接杀生石的血管,长刀在手,剔除人脸血肉,砰一声将整颗杀生石捏成碎片。

    “哈哈哈,没了这颗杀生石,对这个女人而言就等于没了心脏,你下手太快了。”

    富江人脸悬浮半空,被长刀穿透,钉在了墙壁上。

    强大的细胞分裂和自我再生能力,保证她不惧刀剑武器的锋利,钉在墙壁上后,血肉飞快繁殖,隐有朝着完整人形方向发展的趋势。

    “大惊小改,心脏而已,没了再长一颗,这不是常识嘛!”

    廖文杰五指收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杀生石内的力量吸入体内,血色念力一转,瞬间便化为己用。

    “主动汲取杀生石的力量,你的灵魂能承受它的邪念吗?”富江一边快速再生,一边等着看好戏。

    “是挺麻烦的,吸取杀生石之后,我感觉我的恶念都被稀释了。”

    “……”x2

    廖文杰说完,不管陷入无言状态的富江,抬手放入谏山冥胸腔,一团水雾弥漫,飞速膨胀成直径两米的水球,将其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就像他说的那样,没了再长,问题不算严重。

    富江看得微微一愣,片刻后笑道:“是我小看你了,居然真能长出一颗心脏,不过,那具被我血液融合的身体,以及被杀生石污染的灵魂,这些你能也修补回去吗?”

    话音落下,水球中的谏山冥睁开眼睛,胸前创口愈合处,浮现出一张和富江一般无二的面孔。

    紧接着,在她面部、手臂、脖颈等暴露在外的肌肤上,皆是缓缓生长出了人脸。

    “多谢配合,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笨女人!”

    廖文杰朝富江挑挑眉,掌心窜出数条白色锁链,延伸出去后,缠绕上谏山冥的躯干,将其捆成了一个白色粽子。

    面部,富江的人脸消失,一缕缕黑气从水球中溢散开来,谏山冥整个人的气色逐渐好转。

    “居然能做到这种事……”

    富江愣愣出神,身躯生长成人形,皮囊毛发尚未生出,目前还是一个被钉在墙上的血淋淋女体,胸腔内五脏六腑隐约可见。

    她抬手按住狮子王的刀柄,两次发力没法拔出,径直踏前,让刀锋穿过身躯,这才走了出来。

    皮囊快速再生完毕,娇艳欲滴的绝美胴体站立在屋中,伴随着侵蚀现实的诡异念力,整个人都在向外界散发出致命诱惑力。

    噗哧!

    谏山黄泉瞪大眼睛,用充满批判的目光注视富江,看得脸色通红,越来越红,很不争气流出了鼻血。

    说来惭愧,她一直觉得女孩子的身体香喷喷、软绵绵的,比臭男人好看多了。

    “黄泉,麻烦尊重一下我,未婚夫还在旁边,能别老盯着别的女孩看吗?”

    廖文杰抬手一拳打在谏山黄泉头顶,震散缠绕在她周身的念力,将其从迷醉中唤醒。

    瞬间清醒过来,谏山黄泉如临大敌,忆起那股魂牵梦绕的爱慕之情,不敢再和富江对视,也不敢看廖文杰。

    她抹掉嘴边的鼻血,心头呜呼悲鸣,哪里有地缝,实在太丢人了。

    “你……”

    见廖文杰无视自己的魅力,富江很是诧异,准备好的台词都忘了说出口。

    “这么惊讶做什么,给你杀生石的那个家伙……难不成对方没告诉你我有多强?”

    廖文杰咧嘴一笑,嘲讽道:“原来如此,你也只是一个炮灰,不,一个漂亮的炮灰。”

    “黑崎一护,你真的觉得我漂亮?”

    富江眉头微皱,习惯了男女老少通杀,习惯了舔狗痴迷的目光和疯狂爱意,再看前方不为自己魅力所动的廖文杰,顿时来了浓厚兴趣。

    这个男人蛮不错的嘛!

    想睡!

    她决定和廖文杰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上手之后多玩几天,等腻了,再无情嘲讽将廖文杰抛弃,欣赏他愤怒绝望的扭曲面孔。

    想想就一阵心潮和澎湃,她舌尖舔过娇艳红唇,媚眼如丝,眼波水雾泛起。

    “很漂亮,但比我还差了一点,我变女人比你好看多了。”

    廖文杰摸了摸脸,不是他自吹,论美貌,富江是赢不了他的!

    “……”x2

    变女人是什么意思,这张脸果然是假的吗?

    谏山黄泉僵硬看向廖文杰,整个人都傻了,未婚夫能变女人也就算了,竟然还自信能比对面更漂亮……

    噗哧!

    她抬手捂住鼻子,心头又是一声悲鸣,只恨自己太不争气。

    “你这家伙,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就不能像我一样,思想健康点吗?”

    廖文杰鄙视看了谏山黄泉一样,视线转移至富江身上,一边点头,一边啧啧出声。

    他大手一挥招来狮子王,在富江尚未反应过来之前,一刀将其人头斩落。

    屋内鲜血横飞,每一滴血液都蕴含着诡异念力,如同拥有自我意识一般,沿着榻榻米渗透而下,朝屋子下方的土壤中钻去。

    不用明年,也不用浇水施肥,很快就会有数之不尽的貌美少女从地下长出来。

    廖文杰抓起黑色长发,将富江的人头提起,无视黑发毒蛇般缠绕上手臂,眼中血腥红芒一瞬而逝。

    恐怖威压摧残,瞬息间碾碎富江自带的诡异念力,从屋中追至地下,斩尽杀绝不留一分。

    威压来得快,去得更快,近在咫尺的谏山黄泉连感觉都没有,只看到廖文杰捡起头颅后,富江的无头尸身软化成黑色黏状物,汩汩不停冒出的鲜血也变成了黑色液体。

    “黑崎一护,你终究还是舍不得杀了我?”

    长发缠上廖文杰的手臂,富江只剩一颗的脑袋笑得邪魅娇艳,给人一种这样也没问题的感觉。

    “杀了你,我上哪去找情报?”

    廖文杰回以笑容,对视富江的双目红芒绽放,顷刻间攻破其心神魂魄,抽丝剥茧梳理线索,寻找杀生石的来历。

    三秒钟后,一颗头颅软化成黑液,廖文杰掌心托住一团血肉,表情凝重道:“黄泉,把鼻血擦干净,去把你父亲和土宫家主喊过来,我有情报要告诉他们。”

    “好,好的。”

    谏山黄泉抬起袖口在脸上蹭来蹭去,飞快逃离原地,朝会议室方向跑去。

    廖文杰反手将长刀入鞘,血肉悬浮而起,一张娇媚容颜缓缓成型,下一秒,被四面八方凝聚而来的水雾包裹禁锢。

    他伸出双手,水汽风团自行卷来,散去指缝间的污血。

    一阵急促脚步赶来,领头之人是土宫雅乐和谏山奈落,谏山幽也在其中,看到水球中被捆成粽子的女儿,急得满头大汗。

    除了谏山幽,其余驱魔师对谏山冥的死活都不关心,二十来号人挤入屋中,定睛看着隔壁水雾里媚态初成的女性面孔,俱都一阵脸红脖子粗。

    意识到这张脸不对劲,众人慌忙将视线移开,看向廖文杰,等待他拷问到的情报。

    “两位家主,兹事体大,不可轻易外传,我只喊了你们两个过来,其他人……麻烦将闲杂人等清场。”廖文杰客气道。

    “这位先生,或许我们实力不济,但事关驱魔师家族联盟,我们身为一份子,没法束手旁观,请至少让我们听一听。”

    “没错,这里没有闲杂人等,每一个都是当局者!”

    “人多力重,我们来自霓虹各地,肯定有帮得上忙……”

    “……”

    一群人叽叽喳喳,都不愿就此离开,土宫雅乐和谏山奈落只当听不见,静静站在门边。

    “原来如此,拳拳之心做不了假,是我小觑诸位了,以为你们只会勾心斗角和做二五仔。”

    廖文杰严肃脸点点头:“不过,情况紧急,我又不想诸位因实力不够,贸然入局而死,一道考验如下,撑得过的人大可留下。”

    “什么考验?”

    “尽管来,我保证眉头都不皱一下。”

    “莫要小看了我大阪……”

    “……”

    廖文杰双目微眯,呼吸律动之间,浩荡威压剧烈翻滚,于众人视线中化作滔天血海奔涌过境。

    然后……

    就没什么然后了,除了土宫雅乐几人,不该留下的,和该走的人,全部翻着白眼扑街倒地。

    “……”x2

    土宫雅乐和谏山奈落抬手擦了擦冷汗,这道理又大又突然,一下就说服了所有人,他们兄弟俩也是很服气的。

    “两位家主,不用演了,我做老实人之前,这些都是玩剩下的。”

    廖文杰看向土宫雅乐二人,批评道:“明人不说暗话,下次还有装逼的机会,不用遮遮掩掩,请务必优先考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