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捡到一只哈士奇 咏汉

第十一章 丘牛语者

    “汝敢否?”

    沈老道气血大涨,非常平静的盯着白天浩,只要白天浩敢说一个战字,他就敢当场击毙白天浩。

    沈老道已经想好了,拼着这具肉身不要了,也要杀的天鹤族全族胆寒,除非他们老祖敢出手,但那正合某位腹黑的意。

    自己那不靠谱哥哥有百十种办法坑死天鹤族脑袋不怎么灵光的老祖。

    白天浩睁目张须怒吼道:“欺人太甚,你真敢开战。”

    “欺你又如何,白天浩,你族行事乖张霸道又不是一天两天,今天在我开口保下各族修士,你还敢开杀戒,你是当镇南王府可欺?还是当我人族无人?!”

    “老夫侄女被人击杀在囚沙岭,怒急攻心,有不当处,会与各族解释,赔礼,用不着你人族说三道四。”白天浩为了尽快离开,不得不软化一下,白天浩在心里暗恨,这个该死的盗墓贼,迟早要他好看。

    “呵呵。”

    “哈哈哈哈哈……”

    “老子走了,白天浩你忙吧。”沈老道张狂的不可一世,跳跃进一处空间,随风而默。

    白天浩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见沈老道离开,哼道:“该死的人族,该死的镇南王府,迟早跟你等清算。”

    白天浩恨意满满的朝着周围扫了一圈,吓的那些修士低头起誓后,前往囚沙岭方向飞去。

    …………

    丘牛语者等了一会儿不见动静睁开双眼道:“你们两个小辈还在嘀咕什么呢?还不快来见礼。”

    苏秦无语的跟沈云海传音道:“额,走吧,这老家伙今天吃定我们了。”

    苏秦走到丘牛语者身前瞪了一眼莫甜甜,吓的后者躲在自己师傅身后,苏秦这才鞠躬行礼道:“晚辈苏秦见过丘老前辈,祝丘老前辈万寿无疆,金身永驻。”

    “云海见过丘叔。”

    沈云海这家伙真不要脸啊,刚才还想跑路呢,现在又巴巴的叔叔的叫,我呸,苏秦心中暗骂。

    “免礼,起身,唔,这两小玩意就赏给你们俩小子了。”丘牛语者轻轻一挥手,苏秦与沈云海眼前就浮现了两柄玉佩。

    “唉,老头子我没什么值钱的玩意,这两玉佩里面有我最强的两击,关键时候可抵行星大圆满致命一击。”丘牛语者一脸遗憾的样子,腰却比刚才挺的更直了。

    苏秦大吃一惊,要知道行星境大圆满的致命一击可碎星填海,让日月变色,这真的是保命的东西,比任何宝物都强啊。

    “这怎么好意思呀,初次见面,就拿前辈这么贵重的东西。”苏秦一边推辞,手却很老实的拿住玉佩把玩。

    莫甜甜有些玩味的看着苏秦道:“苏秦,苏小黑子,既然这么贵重,你倒是别拿啊……”

    苏秦连忙打断莫甜甜的话,恶狠狠地盯着她道:“哼,要不是看在丘前辈面子上,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沈云海低着头,两只手捂着脸,一脸没脸见人的样子,实在是苏秦这家伙没有一点点自觉。

    踢石子击穿了人家的车队,莫敏小女孩霸道的性格,加上一直被族中娇惯,习惯性的吩咐人上前拿他,结果卫士都被苏秦杀光了,然后又对莫敏喊打喊杀的,现在人家师傅出来了,又是套近乎,又是送礼的,他还一脸不忿的。

    苏秦要是知道沈云海这样想他,绝对会暴走的,这女孩居然要自己做她人宠,士可杀不可辱,沈云海知道个屁。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苏秦听说你那只狗祸害了白象族的驻地?”丘牛语者说道常威的时候嘴角也是一抽。

    这只狗真是个奇葩,现在看苏秦就知道那只狗为什么那种性子了。

    苏秦一听不怎么乐意了,连忙解释道:“咳咳,这是一场误会,其实常威也没做什么嘛,他们白象族的卖的那些都是什么玩意。”

    “哼……”莫甜甜刚想说话,被苏秦一瞪眼,莫甜甜吓的不敢吱声,她是真的怕了苏秦了,这个人族小子真的敢杀她的,可恨。

    丘牛语者也是被苏秦的脸皮打败了,什么叫一场误会,关键是……唉算了。

    “这事好办,这不是甜甜要进城嘛,有她跟老夫出面,化解了误会就行了。”丘牛语者心中都快骂娘了,但有人关照过,而且还是自己惹不起的人,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那就麻烦丘叔叔了。”沈云海朝着苏秦眨了下眼连忙回应。

    苏秦要说拒绝的话,因为他可不相信无缘无故的爱,再说了人情这种事还是越少越好,免得将来还不上。

    苏秦也不是白痴,当然明白现如今大家表面上和和气气,那只是大人物还没谈好,或者还没分完蛋糕,要是分好了,大家都满意还好说,要是没有,那这位丘老前辈也许就是另一幅面孔了吧!

    丘牛语者看着人精似的两个小家伙,差点忍不住挥掌击毙苏秦与沈云海,他不知道万族未来如何,但可以肯定人族会崛起,看起来疯疯癫癫的沈老道,还有那位阴险的镇南王,还有圣子殿的田磊等人都已经在诸天战场杀出了名声。

    而自己的族群曾经号称日不落的帝国,大嘤奎牛帝国现如今已经快到日落西山的境地,只能在前十族群中浑水摸鱼保住一点帝国的威望。

    算了,希望未来不会为敌,而且也不好杀啊,当然丘牛语者要是强杀苏秦与沈云海说不定也可以,下场就是自身永无复活之日,还有自己的家族也会被圣子殿疯子,与镇南王府斩尽杀绝,他才不会做赔本买卖呢!

    而且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定,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就只是天才而已!

    苏秦倒是没感觉到什么,但沈云海识海里镇南王沈炼等人留的影子分身差点跳出来拍死丘牛语者。

    苏秦识海的圆滚滚也感觉到了,之所以没有通知苏秦,是圆滚滚在沈云海身上感觉到一股更强大的暖洋洋的气息,然后圆滚滚翘着二郎腿非常惬意的拿着哈士奇常威送给它的人族小说看的津津有味。

    “你不是说你保下常威了吗?”苏秦黑着脸传音道。

    沈云海道:“我是保下了它的命,但白象族还没放人啊,额没有放狗啊。”

    艹

    …………

    哈士奇常威人模狗样的坐在白象族外务馆偏室里吩咐:“嗷呜,快点给本王取一条角鱼尝尝鲜,不然改天还拆你家店。”

    白象族几名弟子,头上缠着五颜六色的包头巾小声的交流。

    “长老为什么不让我们杀了这条狗?”其中一个头上缠着黑色包头巾的弟子问道。

    另一个行云境的弟子鄙视的看了一眼黑色包头巾头弟子道:“你一个七品冲脉境,杀金丹境强者,你……是大寒国的白菜吃多了吗?”

    “就是就是啊,让你不要跟大寒国的人来往了,我觉得你快疯了。”一位肤色很黑的弟子拉了拉黑包头巾弟子埋怨的说道。

    “人都死了吗?还不快送来。”哈士奇常威一边催促,一边盯着一本经书流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