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捡到一只哈士奇 咏汉

第三十章 你知道我们大寒国有多努力吗?(感谢黑山老鬼盟主)

    土肥源盈子已有死志,淡然的看着哈士奇常威道:“我们也小看你了,不知你居然是一位金丹境强者,如果事先知道,我们也不会盲目的拦截你们。”常威晃着脑袋得意道:“哼,这有什么,你不知道的多着呢。”

    突然土肥源盈子像是受到极大的委屈,嘶吼道:“你虽是金丹强者,但也不能凭空污蔑我!”

    苏秦跟常威都吓了一跳,这娘们知道自己会杀她?已经疯了?

    哈士奇常威人模狗样的直立行走到盈子跟前问道:“我怎么污蔑你了,你窥视我们的美色,这是你亲口承认的。”

    土肥源盈子憋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解释道:“我是有那想法,但那是对人族那个小子,不是对你。”

    她真的都快疯了,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生不如死吧!

    哈士奇常威怒了,她一爪按在土肥源盈子脑袋上怒道:“本王给你一个从新组织语言的机会。想好了再说。”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但我已经实话实说了,你虽是金丹,但样貌丑陋,浑身一根毛发都没有…你还……”

    土肥源盈子眼里都留下来了,她抬起头质问常威:“你还要点脸吗?你们人族缺镜子吗?缺的话法舟了里面有,你去拿啊,去照照啊。”

    常威一直自称狗中彦祖,怎么会受得了这种刺激,怒吼道:“我特么打死你。”

    话音刚落,就要一爪拍像土肥源盈子的天灵盖,这个时候一声尖锐的声音突然传入苏秦与哈士奇常威脑海里。

    “苏哥哥,常威哥哥,快跑啊。”苏秦识海里的圆滚滚汗毛倒立,尖叫的提醒到。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土肥源盈子面容扭曲道:“死吧,死吧,一起死吧,哈哈哈哈。”

    不知道什么时候心存死志的盈子暗中使用了秘法,强行调动血脉之力聚集了一滴心头之血触发了她父亲的分身。

    “何人胆敢欺辱吾儿?”

    一声威严带有强烈杀气的声音从虚空中传出,震的苏秦七窍流血,肉身差点崩碎。

    来不及多想,苏秦一把抓起哈士奇常威抛出,快速道:“去找沈云海。”

    轰!

    苏秦身上的宝物全部被压制,而丘牛语者送的一具分身之力也黯淡无光即将崩溃。

    一声平淡又轻灵的声音忽然从苏秦身后响起一挥手击退了大手道:“脚盆蛙一族哪位?敢欺吾师弟?”

    那只大手中传出一声冷哼道:“圣子殿王若冰?”

    王若冰的分身低头看了一眼浑身是血的昏迷的苏秦道:“知道是你姑奶奶,还敢灭我师弟识海,脚盆蛙族好大的狗蛋,好大威风,不怕被灭族吗?”

    那只大手一声不吭,忽然绕过王若冰分身拍向苏秦。

    “你敢!”

    王若冰分身挡在苏秦前面,挥舞着袖子,想要阻止,奈何自身这道分身之力只是八品行星境的实力,挡不了多久就会消散。

    “很好,脚盆蛙土肥源一族,你等着圣子殿的报复吧!”

    “死了的天才,又能如何,王若冰你还是顾好自己,别再挑衅本王,别在诸天战场遇到本王,否则……”

    王若冰冷笑一声,一只袖子击穿了大手道:“死海里爬出来的烂虾两三只,真是大言不惭,土肥源一族当灭。”

    “先过了这一关在胡吹大气吧,吾看你如何救。”大手从虚空中重新凝聚,化成触手,乌压压的从天而降缠住王若冰分身。

    忽然一只触手变成黑色气体,那是脚盆毒蛙一族的黑狸毒液,可腐化修士肉身,识海,但代价是使用者的心头血,但是脚盆蛙一族确实不怪不顾,经常使用自杀式的攻击方式,这也是万族忌惮脚盆毒蛙一族的一点。

    王若冰分身乏术,一声清脆的叱念劲冲击至虚空,击溃大手所化的触手,王若冰的分身也渐渐变的模糊,她使了最后一点灵力轻轻裹卷主苏秦破烂不堪的躯体送离战场。

    而后王若冰虚幻的分身一声轻喝化身光雨裹挟着即将重新凝聚的大手从虚空中消失。

    “苏哥哥?苏哥哥你醒醒?”苏秦识海中灰色气体翻涌,眼泪汪汪的圆滚滚急的在原地打滚。

    但苏秦的识海除了灰色气体翻滚,没有一丝别的动静。

    沈云海看着一身是血的的哈士奇常威掐着他的脖子怒吼道:“你说什么?你这个废物点心,人都照顾不好。

    说是谁干的?”

    常威一抽一抽的哽咽道:“是脚盆蛙一族,一只大手突然从虚空压下,没有时间,没有啊。”

    沈云海松开常威在一脚踢飞一位大寒国的泡菜修士,大吼道:“人族修士听令,我沈云海,镇南王府世子,现在颁发……”

    “你给我滚一边去,没大没小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那冒出来的沈老道,一只手提着白象族的白天浩扔在地上后,又一脚踢开沈云海。

    “吾镇南王府副府主沈福道,万族厚爱尊称吾一声老道。

    现在紧急颁发镇南王府调令。

    人族修士听令,追杀脚盆蛙一族,不以脚盆蛙姓氏为准。

    吾说的是脚盆蛙一族,胆敢称兵者皆杀。”

    沈老道杀气腾腾的发布镇南王府令。

    吓得让那些万族刚刚还想打呼沈老道出现的各族修士,胆战心惊。

    各族修士迅速的传信回去,他们觉得人族要疯了。

    沈老道一脚踩在白天浩胸膛上环顾一圈后又讲道:“各族修士杀脚盆蛙一族一个人头,两颗碎体果。”

    一颗脚盆蛙的脑袋值两颗碎体果?你人族现在那么富了吗?

    “冲脉境的两颗人头一颗碎体果。

    行云境的一颗人头一颗碎体果。

    金丹境的五颗。

    元婴境的十颗。

    你们要是合伙能弄死像躺在地上这个废物似的行星境,一万颗我人族也出的起。”

    沈老道一脚踢开白天浩骂骂咧咧的遁入虚空离开。

    刚刚跟条死鱼似的白天浩也乘着各族修士消化沈老道发布的消息悄悄离开。

    一名大寒国的泡菜修士道:“哇,脚盆蛙一族真的作死啊。”

    “你大寒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人群中一个披着黑袍的男子低声说道。

    “你是脚盆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