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捡到一只哈士奇 咏汉

第九十章 牛大爷 (啦啦啦啦)

    ……

    新丰起身看了一眼大猫二猫,接着他继续道:“是你做的就是你做的,没人否认。

    但是我还是要说,如果留下雷灵大王,哪怕他没有修为,你们也斗不过他。”

    常苏道不敢置信道:“为什么?”

    “因为大父是金丹境。

    因为大父可以在熊族,白象族,脚盆蛙三族中取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地位,资源。

    因为大父,敢下狠心来捉拿魔哈大王。

    因为大父,能从大族中救下我等性命。”

    雷猴公子放下雷灵大王的尸体,一步一步走到常苏道跟前解释道。

    新丰摇了摇头,赞赏的看了一眼这个曾经的对手,开口道:“现在你明白了吧,雷灵大王跟你一样修为的时候,就能跟那些大族交上关系。

    而你不行。

    我也不行,所以世子殿下说留着他是一个祸害,是有道理的。”

    常苏道瘫坐在地上自言自语的道:“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行了,本来就没什么事,一刀结果了事,非要弄出点事,你们才消停,一个个的显摆什么,嘚瑟。”

    看着常苏道那可怜样,少有善心的哈士奇常威怒斥了一句。

    接着他又对着新丰咆哮道:“你特么今天不说出宁定峡的事,就是沈云海保你,老子也要弄死你这个瘪犊子玩意。”

    沈云海奇怪开口问道:“什么宁定峡的事,那边不是成禁区了吗?

    怎么你想去溜达啊。

    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找死了,那里就是行云境的强者也要小心翼翼,就你过去送狗命的。”

    哈士奇常威瞪着眼睛道:“谁说我要去宁定峡了?我都不知道这个地方,神经病吧你。”

    沈云海虽然不知道神经病是什么意思,但敢肯定是骂人话,他气恼道:“你那问什么宁定峡,还要威胁新丰?”

    “老子乐意,管得着吗你。”

    “你,常威你别以为你现在长点本事了,就耀武扬威,在本世子面前嚣张,你还不够资格。”

    沈云海越想越气,自己本来担心苏秦出事,急忙赶过来看看,当然不是说苏秦能出什么大事,是这家伙总能惹出大事。

    每次都要自己帮忙擦屁股,他人没出来,自己跟这个狗东西东拉西扯一点话没套出来不说,反而被这混蛋气了个半死。

    常威肃然起身盯着沈云海道:“你想怎么滴。”

    “你。”

    新丰见两人剑拔弩张,急忙插话打圆场道:“是我的错,魔哈大王想听听人族崛起的故事,就是那一场影响万族的宁定峡大战的事。

    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所以才讲了一个开始,然后就…这样了。”

    常威一见新丰出来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指着新丰怒视着沈云海骂道:“要不是你从中作梗,影响了他,会发生这些这些事吗?

    你是不是故意瞒着我什么,不想让我知道,还是你担心什么呢?”

    沈云海回忆了一下,好像确实是自己影响了新丰的心性,让新丰起了撩拨常威的心思,才让常威这狗东西发火,没有讲下去。

    但自己也是为他们好啊,而且自己好歹也是镇南王府的世子,出场总要有些场面吧,总不能大大咧咧的跑进了的说我是镇南王府的世子,叨叨叨的多没面子。

    影响了新丰撩拨一下常威狗东西,虽然有点自己的私心,给他一个下马威,不也是按照苏秦的话来说,叫那什么逼格吗?

    这不是很正常嘛

    沈云海打算不跟常威纠缠,他摸着鼻子道:“咳咳,这个怪我一些,行了,狗东西,小爷给你道歉。”

    常威阴森森的露出牙齿,笑道:“就这?”

    沈云海叹了一口气,取出一枚五品炼体丹扔给常威道:“狗东西,你真是死性不改,你等着,别落我手里。”

    常威哈哈大笑道:“那你慢慢等着吧,本王迟早镇压你。”

    说着常威就把打劫沈云海的炼体丹扔给常苏道了。

    常苏道茫然的看着常威不知所措:“大王,这,这太贵重了。”

    常威不屑道:“让你拿着就拿着,这两个家伙虽然很讨厌,但是有一句话说的很对。

    那就是本王确实不能在苏哈森林长待。

    本王还要跟苏秦去见识万族天才的风采呢,哪能在这里待着给你们做保姆。”

    常苏道一听急了。

    这新丰走了……也就走了吧。

    但是常威大王走了,这魔哈大王府怎么办,自己虽然突破到行云境了,但是路过的那些各族精英,随便出来一个拉车的车夫,都能一巴掌拍死自己。

    这要是再出点麻烦,自己可搞不定了。

    他劝阻道:“大王,您在待个十年八年,闭关修炼一番,眨眼睛的事。

    容我培养几个高手接班,到时候我跟您一起去找苏秦大人。”

    听了常苏道的话,不但哈士奇常威瞪大了眼睛,就是沈云海也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常苏道,新丰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而两只大猫与雷猴公子他们都低着头抽着嘴角憋笑。

    好一会常威才反应过来,他平静的看着常苏道开口说道:“你还是叫牛大胆吧。

    本王不敢让你跟我姓了。”

    常苏道闻言急忙上前,抱着常威的大腿哭诉道:“大王,属下又怎么惹您生气了。

    我改,还不行吗?”

    常威深吸了一口气,扶起常苏道平静的讲道:“您别叫我大王了。

    我叫你大爷吧。

    牛大胆,牛大王,牛爷,您老人家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放过我,好不好。

    好不好啊。”

    最后一句好不好,哈士奇常威扯着嗓子吼出声,把常苏道惊的退后几步,差点从台阶上掉下去。

    他又跪倒在地上,泪流满面道:“大王啊,您这是怎么了?别出什么事了。”

    接着抽疯的常苏道转过头哀求的看着沈云海道:“世子殿下,您给看看,我家大王自己了,他怎么不要我了。

    还说胡话呢。”

    沈云海心里一抽,抬头看洞顶,好像上面雕刻着什么神奇的东西似乎的,不回常苏道。

    常苏道见沈云海不搭理自己,又看向新丰,他朝着新丰开口道:“你是苏哈森林出去的,你应该明白如今魔哈大王对我们的重要性。

    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新丰忍者笑,低着头看着脚,喃喃自语道:“我这只脚,怎么看起来比另一只脚大。

    这是怎么回事,二蠢,你知道吗?”